<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请罪
    “笨熊,你知道我?”

    车厢内两人闹腾了会儿便安静了下来,贾环挑了挑眉尖问道。

    牛奔冲贾环比划了根手指,骂道:“小爷我叫牛奔,不是叫牛笨,是奔兄,不是笨熊!再有,知道你稀奇吗?如今这四九城里不知道你贾老三的世家子弟,还真没几个。”

    贾环奇怪道:“我从来没和你们这群败类打过交道啊,纯纯净净的一个清白老实人,怎么就让你们这么崇拜?”

    牛奔闻言整个人都不好了,伸一根中指不过瘾,十根手指一起伸出来,小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死死盯着贾环,道:“我以为我的功力已经够深厚了,没想到还是被你给打败了。

    我听我爹说,荣国公虽然武功盖世,但为人却相当儒雅,令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然后发自内心的尊重。我爹一个大老粗,从小不喜读书,可自从当过荣国公的亲兵队正后,受了他老人家的影响,居然也开始读起书来,如今还逼迫我……

    我还听说,令尊大人也是有名的道学文章高手,你大哥好像读书读的也不错。

    怎么到你了这里,就长成了这种奇葩了?”

    贾环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反击道:“镇国公我没见过,但也有所耳闻,乃是倾世豪杰。令尊牛世伯,我是亲眼所见过的,威严天成,豪迈无双,更兼义薄云天,对我这个故人之后颇为照顾。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这幅熊样儿?到底是品种突变了,还是畸形了?”

    牛奔想哭……

    ……

    “为什么知道你?呵呵,你不是搞出了水泥那狗屁劳什子玩意儿吗?还厚颜无耻的四处敲诈勒索。你说你的心也忒黑了点吧?我们家上万亩的大庄子,你铺条几百米的路收个一千两也就算了。人家有些就千把亩的小庄子,铺个百十米的路,你也开这个数,人家庄子才值几个钱?

    你真牛啊,逼得人家老韩家为了过年吃上肉,全家老少组团去秦岭深处打野味儿去了……如今谁不知道荣国公府出了个黑心肝死要钱的?连我爹昨天都听说了!听我说的!”

    听着牛奔的抱怨,贾环有点傻眼儿了,天地良心,他哪知道居然会有勋贵之家能困顿到这个地步?

    老韩家?他似乎有点印象。

    好像是祖上得封一等伯,如今世袭二等男的那个韩家,也算是亲贵之家了。

    如今当家人韩德功正在军中打拼,何以至此?

    看着牛奔那个得意劲儿,贾环郁闷,难怪派了这孙子前来找人,这去了镇国公府,恐怕……

    “何以至此?你还有脸问!你自己习武你不知道要花费多大的嚼用?老韩家又是出了名儿的清正持家,不愿意做买卖……环老三,不是哥哥说你,你这事儿做的真不地道,人家老韩家老祖宗当年也是你们家荣国公麾下的悍将,同样在最后一战中殁了。本来人家老韩家是看你小子不容易,想支援你一把,谁知道你把人全家给坑进去了……”

    “得得得!你给老子打住!”

    贾环听的心头火气:“我哪儿知道他们家会这么困难?再说了,我也没听说过他家老祖宗曾经是荣国公麾下战将。不然的话,我就是再没良心,也不至于做这么没品的事吧?娘的,差点被自己给坑了……停车!”

    这次轮到贾环喊停了,赶车的帖木儿“吁”了声,马车停下。

    贾环看着牛奔,道:“先不去给伯父请安了,先去老韩家,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牛奔闻言小眼睛一怔,上下打量了番贾环,忽然笑道:“行啊,看来你还带点荣国公的种……”

    “少放屁!赶紧指路!”

    “老韩家也在西城,不过是在西南角康德坊,柳靖胡同第一家就是。”

    牛奔懒洋洋道。

    贾环敲了敲门板,道:“听到了?知道路吗?”

    帖木儿瓮声道:“三爷,知道。”

    一行数量马车,十数位骑着高头大马的护从骑士,缓缓掉头,朝西南方向行驶去。

    ……

    相比于公侯街的那些亭台楼阁、花园假山而言,位于柳靖胡同的韩家就太过平淡无奇了。

    没有荣国府的五间大正门,又是御笔又是张牙舞爪的大狮子的,韩家大门上几乎体现不出这是一个亲贵之家,普普通通的对联,普普通通的桃符。要不是门匾上书刻着定军伯府,任谁都会以为这是寻常百姓家。

    门口也有狮子,但却是两尊不大的石狮子,狮子老老实实的蹲坐在那里,没有张牙舞爪……

    正门大开,早有一门子进院中回报,另一门子弓腰带笑的迎了上来。

    不过,脸上的笑容谦卑归谦卑,却不带谄媚。

    “老三,新年好啊!你说你,非要干这个门子,害的我还得给你封红包,拿去吧,早晚我也给你这么来一回,让你也给我封一个!”

    牛奔根本不管这是谁家的马车,当头就先下车,然后大咧咧的道。

    贾环闻言正要大怒,以为牛奔在说他,而后就见那年轻的青衣门子嘿嘿笑道:“韩三给世子爷磕头了,祝世子爷新年吉祥。”

    “行了行了,少跟我来这一套。怎么着,准备以后让我也给你磕一个?对了,韩让那小子呢?”

    牛奔笑骂道,语气很奇怪,根本不是以上对下的语气,而是近乎于平等相交。

    他也不介绍身后走下车的贾环,只顾说话。

    韩三笑道:“刚大哥跑进去禀报了,想来让哥儿马上就到。世子爷,这位公子是……”

    牛奔坏笑道:“这位啊……这位就是你们经常咒骂的那个,黑了心整天只知道坑钱的贾老三了!哈哈哈!”

    韩三闻言脸上顿时一滞,贾环的脸色也黑了下来,哼了声,对韩三沉声道:“进去禀报,就说荣国公子孙,贾家贾环,特来请罪。”

    韩三本来清冷下来的脸上,在听闻此言后,忽然又缓和了下来,他对贾环和牛奔躬身一礼后,转身飞奔而入。

    贾环看他跑步的身姿,还有他的骨骼关节处,忽然倒吸了口冷气,猛然转头看向牛奔,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牛奔没有再插科打诨,他缓缓的点点头,道:“韩大和韩三兄弟俩的父亲,与韩世叔原本就是异姓兄弟的交情。后来在战阵中因为掩护韩世叔而战殁,临终前,将二子一女托付给韩世叔。

    韩二妹早早就被内定为韩让兄弟的嫡妻,而韩大和韩三两人,则被韩世叔收为义子,衣食住行用全部都和韩让相同,甚至比韩让还好。

    最让人感动的是……韩世叔将韩家所有的习武资源都用在了韩大和韩三兄弟身上,韩让兄弟反而……韩大和韩三百般推辞不得,就以亲兵自居,寻日里做一些门子杂事,并且改姓为韩。两人还悄悄的节省药材资源,将省出来的药材给韩让受用,韩让这才得以成了武人。不过因为三人享受的资源有限的紧,所以发展的都不是太好。

    这件事在亲贵军门里,早就成了美谈了。老三,你今天做的不差,虽然不是负荆请罪,但效果想来也还不错。不然的话,你在亲贵军门内的名声可就……连我爹昨天听我说了后,都有些生气呢。”

    贾环闻言,深吸了口气,道:“让牛世伯担心了,笨熊,也谢谢你。”

    牛奔不屑的“切”了声,不过再看贾环,却觉得顺眼了些。

    ……

    几句话的功夫,大门内传来一阵脚步声。

    转眼间,以一个清瘦但鬓角斑白的男子打头,三个同样清瘦但步伐沉稳,腰背挺直的青年紧跟其后,一行四人走来。

    见他们走出,贾环理了理衣衫,迎了上去,距离四人三步远时,忽然以单膝下拜,沉声道:“晚辈贾环,不修己身,酿成大错,实有辱祖宗威名。今幸得牛世兄相告,方才知晓悔悟。现特来向韩世叔请罪,请世叔责罚,否则晚辈心中难安!”

    贾环此举,大大出乎众人意料,就连牛奔都楞了楞,他以为贾环最多也不过说几句场面话罢了。

    毕竟韩家的地位与贾家比起来,说天壤之别都不为过。

    不过随即,牛奔脸上就浮现出他那标志性的充满戏剧色彩的笑容。

    韩德功和韩家三子满脸震惊的看着以军礼单膝跪下的贾环,再听他所言,就更加动容了,韩德功毕竟老道,他连忙上前准备扶起贾环,口中连忙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三爷又有何罪?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轻轻的一扶,竟然没有将贾环搀扶起。

    要知道,他可是正儿八经的武人哪!

    贾环抬头正色道:“韩世叔,三爷之称小侄担当不起,世叔只管称在下贾环便是。先前小侄年幼无知,当真不知世叔和韩家与我荣国先祖之渊源,若非牛世兄实言相告,小侄几酿大祸!钱财虽不算什么,但不免让人心中生寒。所以,晚辈再请世叔责罚!”

    韩德功闻言又大为动容,看着眼前极为郑重以军礼跪在那里的贾环,亦感到太过棘手。

    没有今天这一遭,外人的确会腹诽贾环不地道,连荣国公的老部下都坑。

    可有了今天这一遭,贾环美名骤起不说,要是他韩德功真敢依贾环之言出手惩戒,那他日后也不用在大秦朝廷里混了,趁早申请退休然后移民跑路吧……

    所以,他是万万不会出手的。只是,看贾环一副“你不罚我我就不起”的姿态,他又没有法子。

    万般无奈下,韩德功看向了一旁看好戏的牛奔,无言的拱了拱手。

    韩德功身后的三个小伙儿,也纷纷向牛奔使眼色。

    牛奔会意的点点头,嘿嘿一笑道:“喂,差不多行了啊,再整下去就不是请罪了,变成逼宫了。让世叔知道你不是有心的就得了,真要赔罪就赶紧把兜里的银票拿出来给人家。”

    韩德功前面听着还感动,可后面听着顿时不是一回事了,连连摇头道:“焉有此理,焉有此理?世子之言万不可行,万不可行。不然的话,韩家一门就自此闭户,再也无颜与外人相见。贤侄,快快起来吧,若是再不起,我这个恬为世叔的,就要给你还礼了。”

    贾环闻言,终于不再推脱,站了起来。

    他自然也不会听牛奔之言胡闹,真要掏银票那就不是赔罪了,那叫撕破脸皮打脸了。

    ……ps:感谢书友月落碧痕、c938516和书友130727、巫师家庭的打赏,感谢皇室之人、111122、吾道子以及龙心在手天下我有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谢谢~~~

    今天兄弟们真给力,打赏和推荐票让我看着乐的合不拢嘴,尤其是推荐票,历史性的突破了五百票。

    书友们,兄弟们,为了表达我的谢意,在本书里的王夫人和邢夫人两个夫人中,你们随便选一个收下吧,就当在下一点微不足道的心意好了!

    表谢,表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