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贾母的改变
    自荣国公战殁贾赦袭爵数年后,镇国公府的年礼就多是由管家送来了。√∟

    而后,两家的往来也就越来越平淡,交往也只是颜面上过的去而已。

    不想,今年却由镇国公府的未来继承人亲自前来送年礼。

    能够得封世子爵位,就说明来人至少和贾环一般,已经迈过了武人最艰难的第一关。

    这也就意味着,他日后怎么着也是一个手握实权的亲贵之爵。

    和贾赦那种挂着虚名儿,整天能做的却只有陪小老婆喝酒的情况是天壤之别。

    纵然荣国府如今依旧是名义上的八公之首,纵然大秦权贵多要卖贾家几分薄面。

    可只要不是装糊涂,或者只要不是自己装睡不愿醒,那么贾族中人任谁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影响力,和亲贵之门相比,已经只剩下表面的光鲜了。

    原本已经坚定了眼神的贾母,忽然又动摇了。

    若是我有一个承袭亲贵之爵的孙子,又何必为一亲贵之爵上门拜年而如此郑重?

    可是再看看一旁的王熙凤和贾宝玉,贾母还是犹疑难定……

    真真是两难之局啊!

    不过此时不是发呆的时候,王熙凤和李纨已经领着贾迎春众姊妹去东阁暂避。

    本来她们妯娌的意思是想让贾宝玉和贾环一起留下来陪客,可是经历了刚才那一遭后,贾宝玉正浑身不得劲,哪里肯留下找不自在,便也跟着众女孩儿去了。

    而在婆子引着那位牛世子到来前,邢夫人和王夫人居然也都过来作陪,因为若是只有贾母一个老太太见外客,不仅显得怠慢失礼,也显得贾府没有孝道。

    二人到来后,见贾环居然堂而皇之的陪着贾母坐在榻上,不由俱是一惊,面色惊疑。

    要知道,这荣庆堂正堂上的软榻,历来只有贾宝玉一人有福气在上方坐一坐,再之前的贾珠和贾琏都不曾有这个福气。

    贾环这个庶孽,何德何能,居然能坐在这里?!

    贾环见到二人后,连忙起身行礼,然后就想去下座的椅子上坐下,却不想贾母不放人,虽说不再让贾环坐在邢王二夫人的上首,却让他站在她的身后。

    这个安排,让邢王二人愈发震惊,满眼狐疑的盯着贾环看,两人的目光都有些冰冷……

    不过好在,没等一会儿,两个嬷嬷就带着一个胖墩儿进来。

    贾环其实也有些好奇,他只知道牛继宗的儿子叫牛奔,比他大一些,而且也习武了。

    其他的一概不知。

    可是,来人却和他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同。

    不会是隔壁老王造的吧……

    牛继宗浓眉大眼方正脸,肤色略深,很有武人的威严感。

    贾环自己呢,也因为几个月以来每天都在户外折腾,风霜雨雪全不忌讳,再加上时不时的在砖窑水泥窑和玻璃窑边转,所以一张脸也是小黑小黑的。

    所以贾环以为,凡是习武的人,大都应该如此。

    可是进屋的这个牛继宗的儿子,却真让贾环意外了。

    整个就是一团白肉球,嫩脸也是圆溜溜的,额下两道浓浓的八字眉,小圆眼睛、圆鼻子、圆嘴巴,一笑,噗嗤……

    别提有多喜庆了,比小吉祥还喜庆!

    人家小吉祥是美美哒,这小子是怪怪哒……

    看起来顶多也就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典型高龄产妇晚生晚育出来的半成功产物……

    小白球进门后,二话不说就给贾母磕了一个头。

    这可算是大礼了,当然,这个礼也提醒了贾环,一会儿他恐怕也要给牛继宗来这么一出……

    “奉家父之命,后辈晚生牛奔,给荣国老祖宗请安拜年,祝老祖宗新年吉祥,万事如意,福寿双全。”

    贾环站在上首,看着这小胖子在下面表演,忽然心里一乐,他想到了一个不地道的比喻……

    小母牛!

    还好,因为身边有两道煞神镇着,好歹没有笑出声。

    牛奔被唤起身后,又对邢王二人问好,最后还不忘对贾环悄悄挤了下眼,道:“这位想必就是环世兄了?家父时常跟我提起世兄,说世兄年虽幼,然才具和毅力却百倍于愚兄,颇有先荣国公之风采。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在下深感敬佩。对了,环世兄,家父让愚兄给世兄带句话,让你一会儿跟着愚兄一起回去,还让愚兄多和世兄接触接触,也好多学习之,沾点先荣国公的福气。”

    娘希匹!

    贾环面上带笑,心里却咬牙切齿的骂了句。

    看看一旁处邢王二夫人脸上的表情吧,惊惧的连笑脸都快维持不住了。

    这是在夸老子吗?这是在给老子上眼药挖深坑啊!

    亏老子刚刚还小小的自责了下,不该把你比喻成小母牛,现在看来还真没比喻错。

    这厮绝对是小母牛倒立,牛那啥冲天,面带猪相,心狠口辣!

    不过,贾母没开口,贾环自然没有先开口的道理,只能在两道瘆人的眼神下,勉强维持着笑脸。

    无声的目睹了这一幕,牛奔笑的更弥勒了。

    然而,令贾环奇怪的是,贾母好似丝毫没感觉到两个儿媳妇的不安一般。

    她很高兴的看着牛奔,道:“世子说笑了,我这个孙子哪里比得上世子福气?瞧瞧他,整日里在外面野,晒的黑黝黝的,哪里及得上世子富贵?”

    贾环听到这话就太开心了,对对对,富贵的和白皮猪似的……

    不知怎地,贾环觉得牛奔似乎看出了他在骂他,因为他看到牛奔藏在右腿侧的右手,悄悄握拳,然后大拇指塞进食指和中指之间,露头的方向更好冲这他……

    这个动作在大秦来说,与贾环记忆中的中指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我艹!

    这哥们儿有点道行啊!

    贾环不动声色间,用放在身侧的左手比划了个手势,就是经典的中指。

    这下,轮到胖墩儿牛奔震惊了。

    可能他没想到,贾环不仅能看破他的法门,还能创新还击。

    一双溜圆的……小眼睛睁的大了些,王八眼变成了绿豆眼,却显得愈发有喜意了,他一边客气礼貌的回应着贾母的寒暄,一边也不动声色的,将大拇指和食指强行扭曲,一起塞进了中指和无名指间……

    贾环瞬间拜服!

    就冲这一手,贾环立马就能判断出这龟孙绝对已经开完筋了,所以才能做到将关节随意闭合,韧带也可以轻松放收。

    若非如此,他那粗笨的大拇指塞进中指和无名指间容易,但食指却是万万不可能的,除非撅折了。

    不过叹服归叹服,想认输却万万不能。

    不就是比下.流手势吗?

    贾环还真不信了,前世看了那么多古惑仔和无厘头电影,要是连几百年前的人都比不过,那他还混个屁啊!

    似乎觉得后脑勺痒,贾环左手不经意间伸到脑后抓了抓,不过奇怪的是,他左手放下来的时候,右手在前肘前从上而下滑过……

    曾经做过混混儿的二球们都知道,这是港片里惯用的顶级流.氓手势,尽管意思和中指差不多,但含义接近无底线。

    贾环就不信,这个极端低俗的手势小白球还能理解。

    结果令他失望了,见到这个手势后,牛奔几乎是瞬间领悟其内涵,因为他的王八绿豆眼差点瞪成真正的牛眼。

    眼神也变的无比钦佩的看着贾环,甚至都忘了回答一旁邢夫人客气的问话。

    这让邢夫人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只是牛奔她奈何不得,不用说,这笔账又要记在贾环头上了。

    贾环在一旁看的只觉得鸟疼……

    这孙子绝对是有意的!

    倒是贾母好似看出了牛奔似乎一直把心放在了和贾环的“互动”上,不过她不仅不恼,反而觉得欢喜。

    一来牛奔的身份不同,二来,牛奔从始至终不曾对她失礼过。

    能够和亲贵军门深交,对如今的贾家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贾母从来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人,尤其是当初荣国公在世时,她作为荣国夫人,是何等的尊贵。

    如今虽然也还算过的去,可比起当年来说,差的何止万里……

    以前是子孙都不争气,她也就得过且过,但是如今……

    她似乎又从贾环身上看到了重振贾府门楣的希望。

    如果贾环能够做到如他刚才自己说的那般,不窥探东西二府的那两个爵位,再为贾家另赚下一个爵位的话,那她就是立马死去,也能有脸去见荣国公以及贾家的列祖列宗了。

    念及此,在邢夫人再次开口前,贾母先一步开口笑道:“既然牛伯爷相邀,那环哥儿你就先去吧,不要失了恭敬。对了,记得代我这个老太婆向他问好。嗯,还有,若是伯夫人有闲暇时间,也可以来我荣国府作客,府上虽然寒酸,可也有几样子可以赏玩的玩意,几样可以入嘴的东西,一起说说话也好。”

    贾环闻言连忙躬身应是,牛奔自然也不敢怠慢,亦是躬身回话,并且代牛继宗及夫人感谢。

    开玩笑!贾府如今的袭爵人或许不怎么出众,可贾府的老太太却是连宫里的皇帝皇后都要给几分薄面的。

    看在已故荣国公的面上,还有贾家那朵黑云在大秦军中无与伦比的影响力,早熟的牛奔又哪里敢有半分托大?

    两人又分别向邢王二夫人行礼告罪了番后,又相互看了眼,才一起告退出门。

    只是甫一出门……

    ……

    ps:感谢书友东月离歌、c938516和书友151214的打赏,感谢白话小说、巫师家庭以及龙心在手天下我有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谢谢~~~

    今天过的有点郁闷,因为我不喝酒,也不会抽烟,甚至连牌也不会打,所以可能有些得罪人了。

    别人问我,你啥都不会干,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谦卑的笑了笑,回了句乐在其中。

    然后得到了一声不屑的笑声做回应。

    我没有和他们理论什么,因为我无法让他们去理解我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生活观念,所以没必要去争论什么,赢了又如何?

    但是,被鄙视还是让我有点郁闷……

    不过当回来后看到大家的打赏、推荐、表扬书评甚至是催更留言,嘿嘿,我的心情顿时又美滋滋的乐起来了。

    咱不会喝酒,闻到烟味儿头疼,也不会打牌耍钱,可咱会看书,还会写一点自己的故事。

    最让我小自豪的是,故事还有不少书友喜欢,这就很快乐了。

    哼哼,那些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们,你们懂个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