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震惊
    在贾环心里,贾母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她比较喜欢女孩子,尤其是漂亮女孩子。

    所以她才会将贾府里的几个女儿养在身边,陪她玩笑。

    若是没有她的话,贾迎春和贾惜春的命运会更悲惨。

    但是,真正研究,就会发现在贾母的心里,终究还是男孩儿更重要。

    别看王熙凤在贾母跟前最得宠,可在原著中,王熙凤生辰时贾琏在屋里偷腥,送她一顶蓝帽子当生日礼物,惨被捉奸后,不仅不低头,反而觉得丢了脸面,要拿刀杀了王熙凤那个黄脸婆。

    事情被王熙凤闹大到贾母跟前,可那又怎么样呢?最终贾母还是向着贾琏,说什么爷们儿都这样云云……

    贾母多疼爱林黛玉,连亲孙女都比下去了。

    可最终林黛玉在贾府里还是不得善终,泪尽而亡。

    为何?

    究其原因是因为在她长大后,贾母对她的宠爱大不如前了,因为贾母更看重贾宝玉。

    林黛玉的身体太弱,一年倒有一半时间都是靠药维持着,这种情形下,贾母怎么可能愿意让她做贾宝玉的媳妇?

    再有迎春出嫁时,若贾母能出面干预一句,结局恐怕也就不一样了。

    还有探春远嫁……

    综上可知,女孩子对贾母而言,只是赏心悦目,并且能够逗趣解闷的人而已。

    而男孩子,尤其是懂事会来事的男孩子,才是她心中最看重的,比如贾琏,比如贾宝玉。

    千万不要以为贾母是个老糊涂,什么都不知道。

    她为何不喜欢贾赦,原著中,贾母明言说过,贾赦放着好好的官不做,整天就知道和小老婆喝酒取乐,胡子头发都花白了,儿子孙子也成群了,还成天想着女色……

    可见,她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心思去理会罢了,只要不要招惹到她。

    而贾母为何也不怎么喜欢贾政呢?

    很明显,因为贾政太过迂腐,是一个读书读迂了的道学夫子。

    这样的人,一来做不了大官,二来也不能经世致用,甚至连齐家都办不到。

    相比之下,贾母对贾琏就很不错。

    虽然贾琏没有什么大出息,但却署理着整个荣国府的外务,维持着荣国府的运转。

    至少,他是一个做事的人。

    而对贾宝玉的好,则是因为他衔玉而诞,是个有大福气的人。有大福气,是贾宝玉在贾府中的立身之本。

    因此在贾母心中,贾宝玉的地位很高,贾琏仅次之。

    既然有了这个认知,而贾母又是贾府中地位最高的人,贾环若是还不知道该怎么行事,那他上辈子的二十多年才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跪在堂下,很郑重的给贾母磕了三个响头,心中斟酌再三,在走喜庆路线和煽情路线中,贾环还是选择了前者,虽然后者的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可是贾环担心演到半路可能会笑场,如果真那样,那他在贾府的前途……

    因此,抬起头来,面上浮现出一抹灿烂到炫目的笑容,贾环嘻嘻笑道:“老祖宗,您万安!孙儿贾环给您拜年啦!”

    贾母之前心里多少还有些不得劲,担心贾环会不会在她面前诉苦,抱怨庄子上的生活艰难辛苦,毕竟当初是她提议将贾环母子发配到庄子上去的。

    贾环若是此时提起来,未免让人扫兴,她这个当祖母的脸上也难看。

    没想到,贾环这么会来事,大过年的说的这么喜庆,是个好兆头。

    再看看鸳鸯淘洗干净的草莓,红红火火配着翠绿翠绿的叶子,多好看哪!

    贾母的心情就愈发愉悦了,面上也带上了笑容,道:“好好,都好!难为你还惦记着我,快起来吧!”

    贾环嘿嘿笑着起身,道:“孙儿是老祖宗的亲孙儿,岂有不惦念着老祖宗的理儿?孙儿这次来不只带了些草莓,还带了些其他新鲜蔬菜来。有番茄、紫茄子、青椒还有芹菜。

    孙儿听郎中说,多吃这些蔬菜对上了年纪的老人身体非常有益处。所以孙儿命人在暖窑里多栽种了些这几种蔬菜,老祖宗,日后每天我都会派人送一筐新鲜蔬菜回府,专供老祖宗享受,孙儿只盼老祖宗能长命百岁,延年益寿。”

    众人闻言,纷纷对贾环刮目相看,尤其是知道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就更惊奇了。

    搁贾环昏迷前,他在贾母还有王夫人和王熙凤面前,连高声说句话都不敢,头也抬不起来,整天低垂着脑袋,晃着膀子走路,和人说话时也不敢看人眼睛,就算看也只看一眼,然后就立马心虚的移开,好像做了贼亏心似的……

    再看看现在,只瞧贾母的表情就知道老太太有多满意了。

    “环哥儿,你好,你很好,是个好孩子呀!”

    贾母颇为动容的夸奖道,然后连忙声张着,让鸳鸯将她之前预备好的红包取来,交给贾环。

    贾环接过鸳鸯的红包后,先小声谢过鸳鸯,得到鸳鸯很有深意的一眼后,笑的更灿烂了,还掂量掂量了红包,顿时更是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咧着一张嘴对贾母傻乐道:“哟!老祖宗,孙儿谢谢老祖宗的大红包!这不行,孙儿得再给您磕个头!”

    说罢,又跪下磕了一个头。

    这一举动,让满堂人都哄笑了起来。

    贾母笑的最开怀,连声高笑,还冲贾环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来。

    贾环笑嘻嘻的走上前,贾母仔细的看着这个被先夫点化过的孙儿,真的不一样了……

    虽然黑不溜秋的有碍观瞻,可是,一双眼睛特别有神,而且长的也非常好。

    好孩子啊,忍不住,贾母伸手摸了摸贾环的头。

    这大概是她平生第一次接触这个孙儿。

    真是好孩子……

    想到先夫,贾母忽然想起一件事:“环哥儿,当初你去庄子上不是为了练武吗,如今练的怎么样了?”

    贾环没想到贾母会问这件事,王熙凤等人更是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出。

    不过王熙凤等人包括贾宝玉和林黛玉她们,都觉得贾环当初可能也就是一时性起,去了庄子后恐怕早就忘了。

    贾环心里急转了转,还是认为瞒住贾母不是一件好事,否则日后怕是麻烦更大……

    所以,贾环笑的很灿烂,道:“孙儿托老祖宗和荣国先祖的福,从武之道必经的开筋、锻身、炼骨三道门槛儿,孙儿已经刚过了第二道槛儿了。镇国公府的牛世伯说了,等孙儿从武有成后,就招孙儿去他的霸上大营中当个亲兵!当年,他就是给荣国祖宗当过亲兵队正的。老祖宗您放心,孙儿一定不会给荣国先祖和您丢脸的!”

    贾母闻言,原本半躺着的身子豁然坐起,而后更是直接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无比震惊的看着贾环。

    她的夫君曾经是天下第一等的盖世武人,她又怎会不明白,过了第一道开筋的门槛意味着什么……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不止贾母,还有王熙凤、李纨、鸳鸯、林黛玉、贾迎春、贾探春、史湘云、贾宝玉等等。

    除了还不懂得武人是什么、意味着什么的贾惜春外,所有人都极度震惊的看着贾环。

    只是,她们中有的人眼里多了几分惶恐,而有的人眼里,则是多了许多惊喜,还有的人眼中,多的则是担忧。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贾母唯恐刚才听差了,她一字一句的再次问道,只是眼神,非常复杂。

    她是当真没有想过,贾环居然能迈过那一道鬼门关!

    而且,这件事究竟是福还是祸,她都摸不准。

    看看史家吧……

    贾环笑容不变,道:“老祖宗,孙儿岂敢说谎。孙儿侥幸得荣国先祖保佑,身怀武者天资,已经买过从武之人最为艰难的开筋门槛,如今正在锻身了。”

    不过……

    贾环上前搀扶着震惊难言的贾母坐下,温声直言道:“老祖宗且放心,孙儿知道轻重。不该孙儿惦念的东西,孙儿是知道本分的。孙儿说句不该说的放肆话,大家都知道老祖宗更疼我父亲,可祖父留下来的爵位不还是由大老爷承袭了?这就是大道。

    咱们贾家的家风如此,所以孙儿是万万不敢生出什么争夺的念头。为了那么一个爵位,弄的骨肉至亲成了冤家对头,家不成家,亲不成亲,就算做了再大的官,那又有什么意思?这岂不是辜负了寻日里老祖宗和父亲对孙儿的教诲?”

    贾母闻言,更觉振聋发聩,脸色也愈发动容,还有王熙凤,亦是震惊的看着贾环。

    贾母有些犹疑道:“环哥儿,可是,朝廷的袭爵却是先指着武人……而且,难道你就不想做一个亲贵之爵?你应该知道,亲贵之爵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呀!”

    贾母真的犹豫了,她的话,让一旁王熙凤的脸色都发白了。

    贾环慨然一笑,道:“老祖宗且放心,您想啊,孙儿连开筋这般要命的苦头都能吃的下来,难道还没有胆量去自己搏一把,再为咱们贾家赚一个亲贵之爵回来?

    虽然咱们大秦境内已经承平几十年了,可是在九边,在西北和西南,咱们大秦的长城军团、漠北军团和天府军团,几乎无时无刻不再和异族作战,为我大秦开疆拓土。

    这些年新生了不知多少个新贵爵位,虽然大都不是开国爵,可也足以荣耀先祖了。别人能做到的,孙儿自信也能做到!”

    贾环的话,让屋内众多女子无不目光奕奕的看着他,贾母眼中,更是仿若看到了当初荣国公那副自信非凡舍我其谁的笑貌音容。

    就在贾母缓缓点头,眼神坚定下来,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忽然进来一婆子,拜道:“老太太,前院传信儿来,说是镇国公府牛伯爷的世子前来送年礼,还说想要给老祖宗请安。”

    屋内再次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