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交锋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去赶集。

    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

    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贾环抱着贾惜春,双手握着她的两只手,一边唱一边打拍子。

    贾惜春认真的听着,听到最后那句时,顿时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三哥三哥,你再唱一遍好不好?”

    贾惜春在贾环的脸上亲了口,然后撒娇道。

    贾环自然不能拒绝,于是又唱了遍,贾惜春听到最后一句又忍不住乐了起来。

    好在,她没要求贾环唱第三遍,贾惜春拉着贾环的手,天真道:“三哥,你真的骑着小毛驴儿去赶集了吗?”

    贾环大言不惭点点头,道:“三哥小的时候,确实是骑过毛驴儿去赶集。”

    这话倒也没错,他上辈子确实是如此。

    但林黛玉等人显然不会如此看,听贾环大言不惭的说什么小时候,纷纷忍俊不禁。

    不过贾惜春却还是比较认同的点点头,继续问道:“三哥,你真的有被小驴儿摔到地上摔了一身泥吗?咯咯!”

    贾环嘿嘿道:“那是因为三哥大意了!四妹妹,你想不想要一头小毛驴儿啊?”

    贾惜春闻言,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贾环,惊喜道:“三哥,我可以有一头小毛驴儿?”

    贾环哈哈笑道:“当然,等再过两个月春暖花开后,三哥就接姐姐、哥哥还有咱们的小惜春,去三哥的庄子上玩耍。到时候,三哥就送你一头乖巧的小毛驴儿,好不好?”

    “叭!”

    贾惜春用一个湿哒哒的口水吻来回答贾环,乐的贾环哈哈大笑。

    一旁处,众人看着他们二人的谈笑,都情不自禁的柔和笑出声。

    纯真、美好的感情,总是最能动人心。

    ……

    “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

    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哪西边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贾环将他的声音尽可能压制的低沉一些,沙哑一些,悲凉一些,尽量唱出这首歌的韵味。

    效果……还不错。

    林黛玉和贾宝玉等人纷纷沉浸在这首语调有些悲凉的曲子中,小惜春的眼睛沉浸在几上篮筐里的草莓中,史湘云显得更洒脱一些,嘴角擎笑的看着贾环,只是,一双眼睛似乎更明亮了……

    “收工!”

    贾环拍着手惊醒了沉浸中的众人,得到了白眼球一片,他也不在意,嘿嘿一笑,然后从篮筐中取出一枚草莓,递给贾惜春,道:“真是只能最后一个了哦,不然一会儿闹肚子,很疼的!”

    贾惜春笑的真的合不拢嘴了,接过草莓后,先伸给贾环,道:“三哥,你先吃一口。”

    贾环哈哈一笑,没有客气,张大口作势要一口吃掉一大半,小惜春一张脸紧张的都皱起来了,看的众人纷纷笑出声,见贾环轻轻的咬了一个尖儿,贾惜春这才明显松了口气,然后才发现哥哥姐姐们都笑眯眯的看着她,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还不忘小口小口的吃起草莓来……

    大家也摆脱了刚才那首歌带来的悲凉感,高声笑谈起来,多是在调侃贾环这位小庄主,还有畅想开春后,去贾环庄子上玩儿什么。

    只是刚才开始没谈几句,就听院子里司琪大声道:“二.奶奶,您吉祥!”

    众人闻言,忽然静了下来,看向贾环。

    大家都知道,贾环的出府,这位二.奶奶可是出过大力气,立下大功劳的。

    不过贾环却似乎毫无所觉,连眼神都没变一个,更别说脸色了。

    他继续跟众人吹嘘着,说他现在和庄子上的驴可以在短距离内赛跑了……

    大家都是平辈,又不是远客,所以用不着出门去迎接。

    王熙凤也自在,不用司琪等人引路,自己就推门而入了。

    进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得意洋洋滔滔不绝的贾环。

    “哟!老三来了,几时来的?”

    王熙凤的气场非常强,好像不管在哪里都是她的主场一般,顷刻间就能反客为主。

    也不用人让,自己走来,找了个椅子就坐下了。

    至于这里的主人是贾迎春,而这里是贾迎春的院子,对她来说完全不在考虑之中。进门后她连正眼都没给贾惜春一个……

    贾环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脸上的笑容却极为灿烂,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笑道:“二嫂,给你请安了,祝你新年快乐,越过越美丽。”

    王熙凤哈哈一笑,一双丹凤眼里却没多少笑意,她看着贾环道:“哎哟哟,真是在农庄里待的时间长了,说话都变得油了。刚才在说什么哩?说的那么高兴?”

    一旁处林黛玉忽然道:“凤丫头,你不是在老太太身边服侍吗?怎么有时间跑我们这里来?”

    贾宝玉闻言,忽然一拍手,道:“对啊,凤姐姐,老祖宗回来了吗?”

    王熙凤没好气的白了两人一眼,道:“真是一对糊涂虫,老祖宗没回来我能回来吗?刚回来,折腾了一早,老太太乏了,回来就歇息了,歇下前,叮嘱我来看看你们这一对小祖宗!”

    贾宝玉听到王熙凤的话后很高兴,不过要是王熙凤说他和林黛玉是一对冤家的话,他就更开心了……

    林黛玉倒是无所谓,只平淡的回了句“你才是糊涂虫哩”,就不再辩白什么了。

    而一旁处,史湘云忽然看了看王熙凤,又看了看林黛玉,最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贾环……

    “咦!好啊,我说你们在闹什么?敢情在这里偷吃好东西!你们还真会吃,这个时候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

    王熙凤径自走到贾惜春边上,从篮筐里抓起几颗草莓边吃边道。

    贾环握了握眼神有些巴巴的贾惜春的手,笑道:“二嫂,是我带来的。”

    王熙凤闻言一怔,随即质疑道:“你?你从哪摸来的?”

    贾环哈哈一笑,道:“小弟不是在农庄上讨生活吗,这草莓是我自己在暖窑里种的。”

    王熙凤闻言恍然,一拍额头道:“真真是……还是老三刁滑,连这个都想的到,我怎么没想到呢?赶明儿我也让人在暖窑里种一点,大冬天吃草莓,还真是一享受。老三,你明儿再使人送来些,你舅母最喜欢吃这个了,我去拜年的时候拿这个刚刚好,保管她喜欢。”

    贾环有些楞,不明所以道:“我舅母……”

    王熙凤凤眼微眯,似笑非笑道:“怎么着,你这是打算六亲不认了?太太的兄长,不是你舅舅?我和宝玉的舅母,不是你舅母?”

    贾环闻言恍然,连忙拍了拍脑袋,笑道:“瞧我这记性,庄子上待长了,差点忘记自己还有几个贵亲戚。二嫂放心,我哪有胆子六亲不认,老爷还不剥了我的皮?行,没问题,明儿我使人再送来些,不过可能不多了,下午还要往镇国公府里送去些,这是之前说好了的,牛世伯说牛婶婶喜欢吃这东西,上次差点连根都给我撅了去。”

    王熙凤闻言面色微变,她看着贾环道:“牛世伯?牛婶婶?老三,你这是在胡乱攀高枝还是怎么得?镇国公府的牛伯爷认识你?”

    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

    前面的话虽然也不客气,但还没挑明,只是话中带刺,而这句话,却是在明着看不起贾环。

    林黛玉等人都不怎么笑了,脸上隐隐有些难看。大过年的说这些话算什么……

    贾探春低垂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而贾迎春想要站起来说什么,却被贾环又眼神阻止了。

    史湘云则饶有兴趣的看着王熙凤和贾环两人,好似这种对话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一般,毛毛雨而已……

    贾环也没当回事,他一边朝贾迎春打眼色,一边哈哈笑道:“二嫂有所不知,上次小弟不是侥幸弄出了一种叫水泥的东西吗,然后恰巧被镇国公府的管家看中了,便禀报给了牛世伯。做完事后,牛世伯接见了小弟,得知我是荣国公的子孙后,便对小弟非常亲切。所以……”

    王熙凤脸上有些震惊之色,不过语气依旧尖锐:“我道是怎么回事,原来人家还是看在贾家的面子的上,我就说嘛,单单是你的话……”

    贾环呵呵截道:“那是自然,若不是荣国府的面子,别人认得我贾环是谁?不过,谁让我姓贾,是荣国公的亲孙子呢?二嫂,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王熙凤闻言,脸色再次一变,深深的看了眼贾环,忽然展颜一笑,道:“自然是这个理儿,不过老三,我听说你那水泥卖的好的很,给人铺一次路就敢要价一千两,你这买卖可真是够红火的。亏你上次回来还哭穷,从我们这敲去了几千两……对了,二嫂我有一个哥哥,叫王仁,他托了我好几次,要我这个当妹妹的帮他代个话,说想要和你合作合作。怎么样,老三,给我这个二嫂一个面子吧?”

    贾环笑容不变,道:“不是小弟不给二嫂面子,我昨天才给大老爷、老爷和东府珍大哥说过,对了,链二哥当时也在。因为已经有朝廷的御史和军方大将盯上了小弟的水泥,又经镇国公府的牛世伯提点,所以小弟只好将水泥方子交给了老爷,再由老爷上交给朝廷。二嫂可能不知,这水泥不仅能筑路,还能修建牢固的军营,所以朝廷也是不得不防。二嫂,实在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