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女史湘云
    如果说大年三十是合家团聚的日子,那从大年初一起始,就是走亲访友的时间了。

    贾环一早起,先在前院里依次接受了众庄户和匠户的拜年和请安。

    发下了n多红包后,就准备出发了。

    这一遭,他只带着李万机和帖木儿回城,下午的时候,赵国基再赶车带着要送给镇国公府、理国公府等府第的礼物进城。

    不然那些蔬菜放一天后就不新鲜了。

    马车走了两个时辰,便到了荣国府。

    贾环亲自提了一个小篮子下车,然后跟李万机低声吩咐了声,就径自进府了。

    因为来的早,贾母和贾赦、贾政并王夫人等有品级的人,此刻都穿了大朝服去宫里朝贺了,最早也要等领完礼宴才能回来。

    另外,今日还是贾元春的生辰……

    所以,贾环提着小篮子绕过荣庆堂,径自去了贾迎春的小院儿。

    果不其然,还没进门,就听里面不时传来一阵大笑,多是女孩子的笑声。

    推开门后,正在院子里忙活茶水的司琪看到贾环后,顿时大喜叫道:“三爷来啦!三爷,您新年吉祥!”

    一旁的绣桔也乐呵呵的给贾环福了一福,说了句吉祥话。

    贾环哈哈大乐,从怀里掏出了两个红包,分别递给二人,道:“吉祥,大家都吉祥。咦,我猜我家里的小吉祥此刻一定在很打喷嚏,因为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念叨她呢。”

    “哈哈!”

    司琪和绣桔都笑的很豪迈,房里一阵动静后,屋门打开,贾迎春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

    “姐姐,弟弟给你道吉祥来了!”

    说着,贾环拱手一揖!

    “嘻嘻!”

    贾迎春还没来得及嗔他,贾环耳旁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笑声。

    这笑声不是贾环熟知的贾迎春、贾探春和贾惜春的声音,也不是林黛玉的笑声。

    贾环好奇,自己起身抬头看去,眼前顿时一亮,只见一个打扮清爽利落的女孩子。

    贾环之所以眼前一亮,不是说这个女孩儿生的天香国色。

    就容貌来说,她和林黛玉甚至和白荷相比,都略有一些距离。

    她的眼睛虽然大却没有美人的娇媚,但是非常明亮有神。

    脸庞不是林黛玉和白荷那样尖尖的瓜子脸,而是微微有些圆润的脸型。

    鼻梁不大,也不小巧,却直而挺,显得很精致。

    然而最吸引贾环注目的,还是她那一双非常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的清澈明快的眼神,以及嘴角一直弯起的那抹不羁的笑容。

    她的站姿不像一般大家闺秀那般含蓄矜持,双肩向中间护着,那样的娇怜动人。

    她站的很直,双肩平齐,给人一种坦荡大气的感觉。

    率性,洒脱,豪气,阳光!

    这就是贾环对她的第一印象。

    她不像西子捧心般的林黛玉那样,时常自哀自艾,甚至因悲悯草木之殇而落泪。

    她也不像王熙凤那般飞扬跋扈、犀利狠辣的气质。

    她就像一缕无忧的阳光,单纯,快乐,似乎即使身在黑夜,也能将快乐通过星辰的折射,挥洒成笼罩世间的星光月色……

    “嘻嘻,三弟,你都看成呆子了?”

    忽然,一道带着微醺冷香的绣帕从贾环脸上拂过,将他惊醒。

    回过神后,贾环只见众人都盯着他抿嘴笑,林黛玉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意味深长……

    而一直被他盯着的女孩儿却不害羞,反而微微扬起下巴,伸手用力的拍了拍贾环的肩膀,爽朗道:“三弟,你送我的酱肉姐姐尝了,味道不错,什么时候再给我送去点!姐姐不让你吃亏,得空给你做双鞋!”

    贾环哈哈一笑,对这个女孩儿的身份了然于心,他拱手道:“云姐姐新年好,区区酱肉算什么?云姐姐想吃,只管派人去取就是。今儿弟弟来,给诸位姐姐、哥哥还有妹妹们带了点新鲜玩意儿,让大家尝尝鲜。”

    云姐姐,史大妹子,史湘云……

    贾宝玉在一旁嗤笑道:“你能有什么新鲜玩意儿,还是我们没尝过的?”一股不含恶意的,城里人对乡下大脑壳子的鄙视优越感迎面扑来。

    贾环也不恼,只是笑眯眯的将手中小篮子上的红布揭开,众人往里一瞧,顿时惊喜交加的欢呼起来。

    只见贾环篮子里装的,竟然是满满一篮色泽鲜艳的草莓。

    这个时节,怕是连皇宫大内都没有草莓这种时鲜水果。

    人群中惊呼声最大的,自然就属年纪最小的贾惜春,她捂着嘴巴,一双眼睛弯成了月儿,甜甜的看着贾环。

    贾环见状大乐,上前一步,单手就将贾惜春抱了起来,让她的手搂着他的脖子,贾环道:“四妹妹,想三哥了没?”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贾惜春先擦了擦嘴角,然后才喜滋滋的道:“三哥,惜春好想你!”

    说罢,“叭”的一声在贾环脸上香了一下。

    贾环更喜,将篮子举起,对贾惜春道:“再亲三哥一下,三哥就让你先尝尝。”

    孰料贾惜春居然摇了摇头,道:“让姐姐和哥哥先吃!”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用额头顶着贾惜春的小脑瓜转了转,喜道:“咱们四妹最懂事了,比三哥还懂事!”

    贾惜春听到表扬,甜甜的笑出声,脆声道:“都是二姐姐教我的。”

    贾环闻言,看向一旁的贾迎春,贾迎春嗔怪了一眼,道:“还不进屋,当心在外面冻着了。”

    贾环哈哈一笑,将手中的篮子交给司琪,然后抱着贾惜春和众人一起进屋了。

    林黛玉一双美目一直打量着贾环,眼神有些好奇,等众人落座后,她道:“三弟,你这一篮草莓是从何而来?这个时节,怎么会有草莓?”

    一旁贾宝玉闻言,也顾不得吃醋,一双眼睛也紧紧的盯着贾环。

    贾环笑道:“我在庄子上搭了个温室,试着栽培了些蔬菜,没想到都长成了。后来想过年的时候该给姐姐、哥哥还有我们的小惜春送点什么好呢?总不能再送酱驴肉吧?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草莓。也是试着种一种,没想到真成了。”

    众人闻言,脸色顿时有些复杂了。

    在他们整天嬉笑玩闹,吟诗作对的时候,贾环却在当农夫种地……

    瞧瞧,他都黑成嘛样儿了。

    贾环最不喜欢这种同情的眼神,见司琪洗了草莓过来,就道:“姐姐、哥哥们,你们都尝尝这草莓的味道怎么样?早上刚摘下来的,新鲜着呢。来,四妹,我们也尝尝!”

    见贾环喂贾惜春吃的香甜,众人也来不及悲春伤秋了,纷纷尝了起来。

    贾环又打趣了司琪和绣桔几句,气氛就好了起来。

    等司琪和绣桔退下后,史湘云忽然坐到贾环身边,笑道:“三弟,你可知昨夜守岁,你爱哥哥和爱姐姐他们是怎么过的?”

    原来,史湘云真的分不清二和爱啊……

    贾环自然不会去嘲笑她,只是摇头道:“不知道,想来大家一起放烟火爆竹了?”

    史湘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他们还是兰哥儿那个毛头小子……我告诉你,昨天大家唱了一宿的小曲儿,一遍一遍的唱,你没发现,今天他们的嗓子都有些不对劲吗?”

    贾环自然发现了,不过他还以为是因为昨夜他们打叶子牌时喊的呢。

    只是,统共也就那么三首小曲儿,难道他们就这么翻来覆去的唱?

    史湘云没有给贾环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她做出了一个超乎贾环想象的动作……

    史湘云一把揽住贾环的脖子,在他猝不及防下,将他拉近到身边,用一种威逼利诱的语气道:“老三,你瞧,爱姐姐是你姐姐,对吧?林姐姐也是你的姐姐,是吧?她们两个都有了自己的小曲儿,那我和你三姐姐也都是你的姐姐,你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一边说,史湘云还一边对贾环挤了挤眼睛……

    而一旁众人对她这样的做法居然没有什么诧异的神色,好似理当如此才是。

    一旁的贾惜春吃草莓吃的小嘴巴红彤彤的,这会儿也舍得停下来了,插口道:“史姐姐,还有我哩!”

    史湘云咯咯笑起来,搂着贾环的胳膊又朝前探了探,捏了捏贾惜春的小脸儿。

    她倒是随意了,可她半边身子都挤到了贾环脸上……

    虽然还只是一朵青涩的花骨朵,而贾环也不是变.态,可是……

    嗅着那一股淡淡的幽香,贾环可耻的……

    硬倒是没硬,就是心里痒痒的很。

    有些尴尬的朝后仰了仰,避开太过亲密的接触,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旁边看自己,贾环回过头去,正好对上林黛玉那一双点漆明眸,只见那双美的令人心碎的眸子中,蕴含着满满的如水一般的笑意,意带促狭。

    贾环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见林黛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后,贾环坐正了身子,刚一回头,却见史湘云正朝他这边探着头靠近。

    贾环的眼睛又正好对上了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贾环甫一见这双眼睛,唬了一跳,猛的往后一靠,椅子就向后倒去……

    “哎,哎,哎……哎哟!”

    “噗嗤!”

    “哈哈哈!”

    “呵呵!”

    “咯咯!”

    贾迎春一边抿嘴笑,一边准备搭手搀扶贾环一把。

    不过贾环如今的体格,哪里还用的着人扶,虽然不会铁板桥鲤鱼翻身什么的,手脚并用下还是能爬起来的。

    见他狼狈的模样,众人笑的愈发大声了。

    贾环看着满脸无辜的史湘云,抱怨道:“云姐姐,你干吗吓我?”

    史湘云耸耸肩,道:“我都叫你两声了,可你只顾着和林姐姐打哑谜,我自然只能过来找你喽!谁知道你又突然转过头来,吓了我一跳!咳咳,闲话少说,环哥儿,快点快点,如今你看我也看了,你这英俊潇洒庄的小庄主总要表示表示吧。姐姐我的要求也不高,一首小曲儿意思意思就好!”

    说罢,她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坐的笔直,笑眯眯的看着贾环。

    贾环这才发现,史湘云的肩膀在女孩子里算是宽的了,也很厚实,估计有一个半林黛玉的厚度……

    到腰部猛然一收,勾勒出一副动人的腰线,这是典型的猿背蜂腰啊。

    猿背……

    咳咳,贾环眼珠一转,忽然有了主意!

    ……

    ps:在原著里,真正正面描写的女孩子,大概只有宝黛二人,史湘云的样貌特征并没有详细的描写,所以在这里,我用我的视角来勾画出一个脑海中的史湘云,欢迎持不同意见者提出来,可以微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