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九章 手段
    贾环早上坐车从庄子赶到贾府用了两个多时辰,近五个小时。∽↗

    等他骑马回来时,只用了半个来时辰,不过一个小时。

    不过代价却是,额上的头发还有眉毛和睫毛,都沾染上了一层白霜。

    好在,如今身子骨壮实,不然这一趟,他就得得一场大病趴窝。

    到了庄子门口下马,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一个扎了两个小发髻的小脑袋在主院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

    等看到贾环的人后,小脑袋明显的往外伸了伸,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

    隐约传来一声“三爷回来啦”的欢呼声。

    贾环等人见状,纷纷大笑出声。

    相比荣宁二府的奢华和庄严,以及数不尽的礼仪规矩。

    庄子上的人情味儿无疑浓的多。

    贾府里虽然拥挤了不知多少姓贾的人,论起来大家都是一个祖宗的亲戚。

    然而,维持大家相聚于一府的却不是真正的亲情,而是礼仪,还有利益……

    但这里不同,庄子上姓贾的只有他一个,但是,维持这里的,却是情义、忠诚,当然,同样有利益……

    “行了,劳烦你们一遭,赶紧都回去吧,老婆孩子都等着全家团圆呢。”

    收拾干净头发和脸上的雪花后,贾环对李万机等人道。

    李万机和帖木儿闻言,都乐呵呵的一笑,然后两人一起跪下,给贾环磕了个头,在贾环准备伸脚踹人前又利落的爬了起来。

    李万机赔笑道:“三爷,今儿不同。往常您不让磕,可今儿我们挨骂也要磕一个。为了感谢三爷今年对我们的关照和爱护,为了感谢三爷让我们的老婆孩子都吃的饱穿的暖,为了感谢……”

    说着说着,李万机居然嗓子哽咽难言,眼圈也红了,居然说不下去了。

    见他说的如此真诚,贾环也有些动容,不过他还是不习惯这一套,上前踹了李万机一脚,笑骂道:“行了,车轱辘子话来回说了多少遍了。也不怕帖木儿笑话,你看人家帖木儿,人家就不说。”

    帖木儿闻言,长毛的手抓了抓毛发更茂密的脑袋,嘿嘿憨笑道:“三爷,我也想说两句。啊!长生天……”

    贾环鸡皮疙瘩刷的就落了一地,二话不说,蹲下身抓了把雪就朝两人砸去。

    李万机和帖木儿见状,哈哈大笑,转身就跑。

    等两人跑远了,贾环才站直身体,哈哈大笑出声。

    不远处,不知哪个庄户家的熊孩子偷了家里的爆竹,等不及让主家先放就提前点燃,噼里啪啦的开始了。

    贾环也不恼,看见那座屋里惊马一般飞奔而出的大人,抄起扫把追着孩子招呼起来,更是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

    那庄户也看见了贾环,远远的就要跪下磕头请罪,贾环大笑着摆摆手,又拱拱手遥祝了番,嗅着满庄子的肉香味,转身回家了。

    ……

    “娘,我回来啦!哟!你们都干上了?”

    贾环进屋后,就见堂上摆了一个大案板,周遭围绕着三大一小四个人。

    大的自然就是以赵姨娘为首,外加小鹊和白荷二人。

    小的自然就是正笑的满脸桃花的小吉祥。

    见贾环进门后,小鹊和白荷都站起来礼了一礼,小吉祥没有,因为她本身就是站着的,不然个儿太矮,够不着案板。

    “哼!不干怎么办?本来这些自然都是丫头婆子做的,偏偏有个小王八羔子毛病多,非要说什么自己包的饺子才香甜。老娘也是倒了八……老娘也是中了八辈子的大彩了,生了你这么个能折腾的孽障!还在那里傻乐什么?赶紧滚过来帮忙!没眼色的东西……笑,笑个屁!噗嗤!”

    赵姨娘一番责骂后,见贾环笑的愈发灿烂了,没忍住,自己也乐了起来。

    然后一旁的几个丫头也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贾环在衣服上擦了把手,然后就要上手帮忙,却被几个女孩儿惊恐的看着,防备着,赵姨娘抄起擀面杖就朝贾环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下,吼道:“还不去换一身衣服,看看你一身的马毛,你再往我这边蹭,小心我……”

    “叭!”

    “你个孽障,真真是欠了你的。让你爹看到,仔细皮给你揭三层!”

    在赵姨娘的笑骂中,偷袭了一口的贾环大笑着跑掉了。

    等贾环的身影消失在堂上,赵姨娘又狠狠的瞪了站不住的小吉祥,骂道:“老娘真是活见鬼了,摊上你们这么一对活宝。一个比一个混账,滚滚滚,看你屁股上都快长钉子了。真是奇了,黄毛还没褪干净,就开始不知羞为何物了,比老娘当年还……”

    一旁小鹊和白荷差点没把手上的面皮挤烂,强忍着笑意。

    小吉祥则咯咯笑道:“姨奶奶,奴婢是你养大的嘛,自然都跟姨奶奶学喽!再说,人家是怕三爷换不来衣服,奴婢去看看嘛,帮三爷换一身衣服就来!”

    说罢,一蹦一跳的就跑了。

    赵姨娘看着小吉祥的背影,没好气的瞪了眼,嘟囔道:“越发没规矩了,都让那个孽障给惯得。”

    贾环走了,小鹊也敢说话了,在一旁笑道:“姨奶奶,奴婢看三爷是拿小吉祥当妹妹看哩!就是姨奶奶,也拿她当女儿在养。”

    赵姨娘嘴硬:“就她?她要有这个福分就好了,最多不过和我一样,是个姨娘的命。”

    小鹊咯咯笑道:“她可不就期望着这一天嘛!”

    赵姨娘想想也乐了起来,然后看了眼一直嘴角擎笑,默默包饺子的白荷,哼了声,道:“那小妮子也是个没出息的,看看白荷,什么都不用做,环哥儿还不是上赶着要?”

    白荷闻言,俏脸刷的一下粉红一片,就要站起来回话。

    赵姨娘不耐烦:“坐好了说话,站的高我看着眼晕。”

    白荷在赵姨娘面前还是拘束的紧,不知道该怎么答话。

    赵姨娘见状又哼了声,刚准备说什么,就见贾环换了身淡色衣裳,牵着小吉祥的手笑着走来。

    她眉头一皱,道:“你小小年纪,怎么穿这个色的衣裳?太素淡了些,不吉利,快去换了。”

    贾环哈哈笑道:“娘,儿子是您生出来的,穿什么都一样帅。这不是要包饺子嘛,穿件深色的,一会儿就全成白面了。”

    赵姨娘闻言,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却也不强求了,让小吉祥再去搬把椅子。

    贾环笑道:“娘,小吉祥虽然比椅子沉,但还没椅子高,她哪里搬的动,我自己去吧。咦,小吉祥,你想干吗?别以为你有虎牙就是小老虎,哎哟,你还真咬啊!”

    看小吉祥冲上来抱着他的胳膊就啃,贾环大笑着一把抄起她的腿,把她抱起来。

    小吉祥忽然失重,先是一惊,然后顿时松口,顺势趴到了贾环肩上,搂住他的脖子咯咯乐。

    看着两人嘻嘻哈哈的走开后,赵姨娘对目瞪口呆的小鹊和白荷道:“瞧见了吧?这才叫本事!尤其是白荷你,别以为你长的狐媚子就不用努力了,这女人呐,光靠长相是靠不住的。还得学习,学习手段。没有手段,就算能得宠一时,早晚也得失宠。你再整天搞那些土啊灰啊的,我看你以后未必能有小吉祥过的好。”

    白荷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四的少女,成长时也不过是躲在闺房里轻易不出门的小家碧玉,哪里懂得什么手段,不过好在她好学,懂得虚心请教:“姨奶奶,那我……奴婢,该怎么做?”

    赵姨娘闻言,顿时昂首挺胸道:“你跟小鹊打听打听,论当姨娘的手段,荣宁二府,还有哪个能比老娘我还强的?我告诉你,一个都没有。所以,你想要当一个好姨娘,就跟我学吧,没错!”

    ……

    神京,荣国公府,贾母所居荣庆堂。

    从清早就忙活热闹了一天的贾母不堪疲乏,熬不住守岁,嘱托婆子丫鬟们照看好宝玉和黛玉后,便在鸳鸯的服侍下径自去西暖阁休息去了。

    而贾宝玉和众姊妹兴致未尽,就吩咐人备了好些点心吃食,一起去了东边的碧纱橱里说话玩笑。

    “又是一年过去了,真快!”

    贾探春挨着贾宝玉和林黛玉,坐在右侧,而贾迎春则带着贾惜春,坐在左侧。

    贾探春看着小嘴儿吃不停的贾惜春,又看了眼一直亲切照顾惜春的贾迎春,忽然感慨了句。

    贾宝玉坐在上头榻上,撇嘴道:“我倒是希望过的慢一点!”

    林黛玉在一旁掩口轻笑道:“舅舅又要你去学里进学了?”

    之前贾政已经说过几遭了,不过都让贾母和王夫人以贾宝玉身子太弱给挡下了。

    故而林黛玉用了一个又“字”。

    贾宝玉不忿道:“还不都是老三,不好好在庄子上种地玩耍,做了什么买卖……俗也俗死了,还惹得父亲对我也怒了。这老三真是惹祸精!咦,对了,老三呢?今儿他没来?”

    贾迎春一边用帕子轻轻的替贾惜春擦去嘴角的点心渣子,一边笑道:“来了,你没看到。”

    贾宝玉皱眉道:“来了?他来了怎么不和我们照面儿?哦,是不是我们上次说,史大妹妹要找他算账,吓着他了?”

    贾迎春摇头道:“不是,他祭完祖就回庄子去了,明儿再来。”

    说着,贾迎春抬头向南边看去,眼神微微茫然,感怀道:“也不知环弟在庄子上究竟过的怎么样?他会不会吃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