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八章 祭祖
    午时。@

    待贾母等有诰命者进宫领宴完毕,坐着八抬大轿回来后。

    贾府众人皆列于宁国府正门前排班伺候,等贾母的八抬大轿到了门前后,并不停歇,由众贾族子弟围护着,自正门而入,经过仪门、大厅,一直到暖阁前方落轿。

    一路上皆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的朱红大灯笼如同金龙一般点燃高照,气度不凡。

    贾母自暖阁下轿后,贾族众人齐入宗祠。

    贾氏宗祠位于宁国府西面的一套单独院落内,黑油栅栏内五间大门,上悬一匾,书刻“贾氏宗祠”四字,旁书“衍圣公孔继宗书”,两旁有一副长联,写道是:“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偿之盛。”亦是衍圣公所书。

    进入院中,白石甬路,两边俱是苍松翠柏。

    月台上设青绿古铜鼎彝等器,抱厦上悬一九龙金匾,上书“星辉辅弼”,乃先皇御笔。

    两旁对联书道: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子孙。

    五间正殿前悬一闹龙填青匾写道是:“慎终追远”。旁边一副对联写道是:

    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俱是御笔。

    正殿内,香烛辉煌,锦幛绣幕,虽列着神主,却看不真切。

    贾族众人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贾政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棕献帛,宝玉捧香,贾环……酱油……贾菖贾兰展拜毯。

    青衣奏乐,三献爵,拜兴毕,焚帛奠酒,礼毕,止退出。

    众人又围随着贾母至正堂,影前锦幔高挂,彩屏张护,香烛辉煌。

    上面正居中悬着宁荣二祖遗像,皆是披蟒腰玉,两边还有几轴列祖遗影。

    贾荇贾芷是草字头辈最小者,以其打头从内仪门挨次列站直到正堂廊下。

    槛外方是贾敬贾赦,槛内是各女眷,众家人小厮皆在仪门之外。

    每一道菜(供品)传至仪门贾荇贾芷等,便接了按次传至阶上贾敬手中,贾蓉是长房长孙,所以只有他随女眷在槛内。

    每贾敬捧菜至传于贾蓉,贾蓉便传于秦可卿,而后又传于凤姐、尤氏诸人,直传至供桌前方传于王夫人。

    王夫人传于贾母,贾母方捧放在桌上,邢夫人在供桌之西东向立同贾母供放。

    直至将菜饭、汤点、酒茶传完,贾蓉方退出下阶归入贾芹阶位之首。

    凡从文旁之名者贾敬为首,从玉者贾珍为首,再下从草头者贾蓉为首。

    左昭右穆,男东女西。

    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

    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

    鸦雀无闻,只听铿锵叮当金铃玉环微微摇曳之声,并起跪靴履飒沓之响。

    一时礼毕,贾敬贾赦等便忙退出,至荣府专候与贾母行礼。

    贾环位于贾族众多子弟中,丝毫不显眼,尽管悄悄打量他的人有不少,可他却毫无所觉一般,低眉顺目的顺着大流行动。

    等退出宁国府后,黑压压一群人又赶至荣国府,等候贾母的轿子落下,入内。

    而后众人排着对进入,给贾母叩首问安。

    贾母说了几句祝福吉祥话后,众人便退出,去廊坊下酒席上赴宴了。

    贾环细眼看去,有不少贾族子弟,衣着有些寒酸,此刻忙着去廊下占座,忙了半天貌似就是冲这个来的……

    出了贾母院落后,贾环低着头,趁人不注意,绕过仪门,朝外走去。

    这个时间,众姊妹都在贾母身边侍候着,贾迎春、林黛玉她们根本没可能出来,刚才也只有互相看一眼,使了个眼色,却没有说话的机会,而贾政也在贾母屋内陪奉着,走不开。

    所以贾环便准备起身回庄子了。

    过了仪门,刚出正门,就见李万机等人已在街道拐角一侧候着了。

    贾环见状一笑,正准备走过去,忽然却听身后有人在喊:“三叔,三叔……”

    起初贾环还未在意,今日府上人口纷杂,什么辈分的都有,排行老三的不知有多少。

    可随着感觉呼喊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后,贾环眉头微皱,回头看去。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满脸堆笑的一路小跑追来,看着他口呼“三叔”。

    贾环闻言一怔,先点了点头,也道了声好,才来得及打量来人。

    这少年身上的衣服看上去有些旧,不过倒还齐整。

    笑起来满脸阳光,还是个大帅逼,就是脸有点长……

    “三叔,侄儿给您请安了。”

    少年看着比贾环高出一个头,年纪也大出不少,可喊起三叔来却一点都不违和,低头作揖也不含糊。

    贾环见状笑的也很灿烂,温声道:“安,你是……”

    少年见贾环居然这般好说话,还对他笑,心中顿时大喜,道:“回三叔的话,侄儿名唤贾芸,住在西廊下……”

    贾环闻言眼睛微眯,再次上下打量了番眼前少年,心中有数,而后呵呵笑道:“原来是五嫂子的儿子,回头代我问你母亲好。”

    少年躬身道:“侄儿代母亲谢谢三叔。”

    贾环点点头,道:“你找我有事?”

    贾芸闻言,有些紧张的笑笑,赔笑道:“三叔,侄儿听说三叔如今做的好大的事业,侄儿和母亲说起来,都佩服的紧。不过侄儿想,三叔的事业这般了得,手下定然缺少忠心得用的人。三叔,侄儿如今也有十五了,正有一把子力气,所以,想投三叔手下,寻个差事干干。”

    贾环呵呵笑道:“想找差事,你去找二嫂……去找你二婶啊。如今她管着家,手下的缺儿多。我那里不过小打小闹,而且还离的那么远,哪里方便做事?”

    贾芸脸上虽然依旧带着笑,可声音却有些低沉了下去,道:“不瞒三叔说,侄儿也想去找二婶,可侄儿又算哪个牌位上的,别说二婶了,就连她手下管家的面轻易都见不得。”

    贾环闻言,皱眉道:“我记得你是近支啊……对了,你怎么没去族学念书?”

    贾环知道,贾家为了保证族中子弟的教育,特意开设了族学,专供族中子弟读书。

    学里起初是不收学费的,不过后来渐渐的,开始有人给夫子送些束脩,再后来送束脩就成了潜规则了……

    听到贾环的话后,贾芸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勉强,道:“回三叔的话,侄儿家中条件着实不好。父亲早逝,母亲还病着,所以……”

    贾环闻言点点头,再看了眼冻的脸色发青的贾芸,又扫了眼他身上单薄的衣衫,道:“今儿不是说话的时候,后日吧,等初二的这个时候,你再到这里来寻我,到时候再说。别来早了,早了我也不得闲。”

    说罢,贾环拍了拍贾芸的胳膊,穿过街道朝李万机等人走去。

    贾芸留在原地,看着贾环虽然还幼小单薄,却笔挺沉稳的背影,不知该作何感想。

    到底是敷衍,还是……

    摇摇头,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贾芸搓了搓冻的冰凉的手,哈了口气,又跺了跺脚,抬头再看去,只见贾环已经骑上了一匹高头大马,在两个大汉的陪伴下,扬长而去了。

    贾芸想起之前众人私底下议论的话,心里一阵苦笑,姨娘养的又怎么了?再是姨娘养的,人家也是大房一脉正经的公子哥。

    再看看他们,一个个倒都是太太养的,可那又能如何?

    最近还不都是成日间盼着年三十和正月十五这两天,可以到荣国府上给老太太磕头,然后混一顿好吃的……

    坏了!

    贾芸忽然一拍手,心道:只顾着说话了,桌上的肉菜想必要被那起子饿狼吃完了。

    念及此,他哪里还顾得贾环会不会记得他的事,拔腿就往里跑!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最重要,他还想着看能不能打个包,带回去让母亲也尝尝。

    正门的门子站在那里,目不斜视,虽然不曾拦下贾芸,可眼睛里尽是鄙夷,淡淡的哼了声……

    贾芸不知,其实贾环不仅记得他,而且还记得很清楚。

    原因很简单,因为贾环知道,高鹗续写红楼梦,其中相当大的一个公认的败笔,就是将贾芸丑化。

    实际上,根据前八十的描述,以及脂砚斋的批示,和众多残本的记载批注,贾芸在贾府败落后,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而且还仗义出手,狱神庙中探视被囚的宝玉和王熙凤,最后,更是冒着大风险从青楼中相救巧姐于虎狼之口。

    王熙凤女儿巧姐的判词是一首叫《留余庆》的词: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这里的恩人,普遍认为是受了王熙凤二十两银子赏赐的刘姥姥,但笔者认为,还应该加上贾芸才是。

    给刘姥姥银子是扶穷,而给贾芸安排差事则是济困。

    因为若没有贾芸冒死相救,巧儿最后也不能嫁入刘家当媳妇。

    知道忠义,为人又玲珑八面,世事洞明,人情练达。

    这样的人,贾环觉得可以一用。

    ps:感谢书友130727数字君的打赏,感谢书友c938516的打赏,感谢书友龙心在手天下我有、呼乎祜、皇室之人、依旧风、白话小说和巫师家庭的打赏~~~~

    感谢众书友的推荐,谢谢大家的支持!

    另,有兴趣的书友可以搜搜贾芸此人,根据脂砚斋的眉批以及前八十回曹公的描述来看,贾芸和醉金刚两人都应该是义薄云天之辈。

    虽然可能市烩了些,没有宝二爷那般志向高洁,但为人都是不错的,一重义,一重孝。

    所以在高鹗后续的四十回中,将两人一写成出卖贾家的小人,一写成贩卖巧姐儿的恶人应该是不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