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七章 堵口
    贾府,梦坡斋。

    贾环恭恭敬敬的给贾赦、贾政施完礼后,又给贾珍和贾琏请了安。

    只是心里却有些纳闷儿,贾政是贾赦的弟弟,而贾珍才是贾族的族长。

    就算是要商量事,也不应该都挤在贾政的梦坡斋来开会。

    不过,当他起身,看到众人的眼神都若有若无的放在他身上,贾环心里顿时突了突,知道恐怕今日之事和他有关。

    果不其然……

    “环哥儿,你庄子上的那个水泥,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我听不少同僚都在讨论这个东西,大老爷和你珍大哥都不甚叨扰,烦不胜烦,你个孽障,还不快快说来。”

    贾政面色淡然,语气平淡微带厌烦的问道。

    在公众人前,贾政从来都是严父的角色。

    而且看起来,贾赦和贾珍确实让他有些烦恼了。

    贾政是有名的儒家书生,哪里愿意理会这些世俗厌物。

    上次去庄子上,虽然也感叹了番水泥的妙用,但也仅此而已。

    更多的是表扬贾环庄主做的不错,让庄子上人民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是从人文角度对贾环进行的表扬。

    贾环听到贾政的话后,恭声道:“回父亲大人的话,发现那水泥,也只是一个偶然。儿子的庄子总共有一百亩地,可是因为境内有一座光秃秃的灰石头山,所以真正能够产粮的地也就七十来亩。

    孩儿为了解决问题,就去那座灰石头山上看了看,意外发现,灰石头山脚下的地面,竟然被一层灰色坚硬的泥给糊住了,正是因为这层泥,才让庄子上靠近灰石头山的地产出微薄。

    然而在我们想要将这层灰泥铲除时,发现这层泥的坚实超乎想象,然后孩儿就动了脑筋,弄出了水泥。”

    “那……镇国公府为什么会用一千两银子请你去铺路呢?”

    贾赦捋了捋颌下的灰白长须,中气不是很足的拖着长音问道。

    一双不大有神的浑浊眼睛居高临下的盯着贾环。

    贾环笑的很谦卑,道:“回大老爷的话,是这样,镇国公府看管城南庄子的管事的,无意间发现了侄儿庄子路口的路用水泥修过。他看着路还不错,就禀告了镇国公府的牛世伯,而后那管事就来找侄儿,说想要买侄儿的水泥。

    可侄儿寻思,这镇国公府和咱荣国公府乃是世交,两家自曾祖时就已经交好,牛世伯想要用一点水泥,哪里还谈什么卖不卖,只管拿去用就好。

    若是为了几两银子,就去学泥腿子那般尖酸算计,岂不是丢了咱荣国府的体面?

    侄儿虽然已经出府,可依旧姓贾,依旧是荣国公的子孙,父亲大人的儿子,这种给祖宗和父亲脸上抹黑的事,侄儿是万万不敢做的。

    于是侄儿便拒绝了那管事的提议,并且安排庄子上的施工队去给镇国公府上的庄子铺路。

    谁知,得知侄儿这般说法后,牛世伯非但不愿意凭白接受侄儿的好意,还说侄儿支立门户不易,弄点营生来做,他这个当伯父的岂有颜面占便宜?若是如此行为,那他这个做世伯的,脸上就再无半点颜面了,便强给了侄儿一千两银子。

    牛世伯起了个头后,后面几家也想用侄儿水泥铺路的人家,便都这般做了,就连保龄侯史家叔叔都是如此,侄儿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贾环的这番话,让堂上众人的脸色各异,其中贾赦的脸色,是最精彩的。

    一个亲伯父,一个牛世伯,两人的做法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对比起来,更是鲜明……

    脸上一阵青红变换后,贾赦猛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还知道荣国府的颜面?你既然知道荣国府的颜面,就应该在庄子上本本分分的过日子,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妄想。又是从武,又是水泥,你想干什么?你可知,因为这水泥之事,已有御史在写奏折,准备在开年大典上弹劾乃父假公济私!都是你这个孽障!”

    贾赦一怒,堂上顿时一静,众人的面色再次微妙起来,就连贾政的脸色都有些焦虑。

    倒不是说他怕人弹劾会对他造成什么大影响,贾政只是担心这些弹劾会使他的清誉受损……

    然而贾环脸上的笑容却依旧不变,朗声道:“回大老爷的话,这个消息侄儿倒是已经从镇国公府的牛世伯那里得知了。

    牛世伯对侄儿十分关爱,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就立刻派人将侄儿喊去,叮嘱了几句。并且告诉侄儿,要侄儿将水泥的方子交给父亲大人,让父亲大人呈现给朝廷。

    这样以来,外人就没什么说法,也没人能惦记了,父亲大人和咱们贾府还能得一些便利。”

    贾环的话让众人面色再次一阵变动,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还有,大老爷可能不知,不仅是那些御史在动水泥的脑筋,好像军中有些将领也有这个想法。

    因为水泥这种建材,使用十分便捷,不仅在筑城和修路方面十分好用,想来就连在修建军营和军事工地方面都有几分的益处。

    所以,只要父亲大人将这方子呈现上去,再有牛世伯帮衬着说说话,想来圣上一定会龙颜大悦。”

    贾环的话音刚落,就见贾赦“噌”的一声猛然起身,然后面无表情的迈步离去。

    其身后,贾珍向贾政叨扰了一句,也紧跟着离去了,两人再未多看贾环一眼。

    两人身后,贾琏面色有些复杂,也有些纠结,不过终究还是起身,低声和贾政说了两句,见贾政并无不悦的点点头后,方海松了口气,转身离去。

    只是在离开前,特意的和贾环点了点头。

    贾环微笑着回应之。

    待人都出去后,贾政不禁长出了口气,再看向贾环时,脸上带了抹笑意。

    贾环脸上的笑容就灿烂多了,他从袖兜里摸索了阵,摸出了一个拳头大的西红柿,然后贼眉鼠眼的看着贾政,道:“父亲,西红柿,您吃不吃?”

    贾政哪里还能在这个孽障前维持住严父的架子,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又哼哼的笑出声来,道:“也不知跟谁学的这般刻薄刁滑,将大老爷挤兑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和牛继宗这般亲厚了?”

    贾环乐呵呵道:“父亲,您这就太小瞧孩儿了。您是儒教门人,自然不知武林轶事……像孩儿这般骨骼清奇,百年不世出的练武奇才,在真正从武之人眼中,那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瞅花开啊!再加上牛世伯曾经做过祖父的亲兵队正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辅助原因,使得牛世伯对儿子格外器重。还特意叮嘱孩儿,大年初一下午要在镇国公府恭候孩儿的大驾……”

    “放屁!”

    贾政这般儒雅恪守儒教的人,都被这竖子给气的骂脏话了,明明是因为牛继宗做过荣国公的亲兵队正,有了这层渊源他才会对贾环另眼相看,可到了贾环嘴里,这却成了微不足道的原因,他自己自恋揣测的原因却成了主要原因。

    不过,看着三两口将西红柿吃掉,笑的一脸阳光的贾环,贾政却又生不起真的怒气,哼哼了两声后,道:“看你长高了不少,脸色也黑了很多,在庄子上过的还习惯?”

    贾环嘿嘿道:“父亲,儿子在庄子上活的快活着呢……当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常常会思念父亲到难以入眠的……”看到贾政眼神不善,贾环赶紧转换话题:“咳咳!父亲,咱这不叫黑,这叫健康。对了,姨娘还托我给您捎来一双鞋,一会儿给您送来。唔,还有,这是水泥的方子。”

    贾政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后,伸手接过他递上的方子,随意扫了眼,而后面色犹豫了下,低声道:“你把方子交上来,那你……你那边怎么办?今天祭完祖你还要回去么?回去?好,那临走的时候你再过来一趟,为父这里还有一些银子,你先拿去使吧。”

    贾环闻言,心里一热,笑着摇摇头道:“父亲,你放心吧,儿子不缺银子使。而且,父亲你怎么不问问孩儿,这西红柿从哪来的?”

    贾政闻言先是皱眉,而后一怔,随即恍然道:“我说刚才总觉得哪里不对,是了,环哥儿,你这蕃茄从何而来?府上暖窑中似乎并无此菜吧?”

    贾环嘿嘿笑道:“父亲,这就是儿子日后赚银子的买卖!”

    贾政闻言,看着贾环皱眉道:“你在庄子上起了暖窑温室,想要种菜卖?何以至此?”

    贾环正色道:“父亲,不是至此不至此的缘故,儿子如今虽然依旧年幼,可毕竟已经分府单过了,就算有父亲的接济,却也不能坐吃山空。庄子虽然不大,可也有百十号人要养。水泥这门营生,做不做得不好说,但总归不能做大了,所以儿子就得另想法子。”

    贾政面色有些唏嘘,眼神又多了几分怜爱,道:“可是就卖菜,能有几分进项?你做水泥都是成百上千两银子进着,这蔬菜总不能有这些收益吧?”

    贾环笑道:“一来,水泥不会立刻就停了,还能再做一些下去。二来,父亲可不要小瞧了这种菜。孩儿知道神京里各公侯府多有自己的暖窑温室,也能自己种菜。

    可他们的温室多和府上的一样,能种些青菜韭菜就了不得了,却是种不来蕃茄、青椒和茄子这些菜的。

    等儿子明天一家给他们送一筐去,待他们吃罢了,就会想起来找儿子买喽!”

    ……

    ps:根据传统记载,明朝万历年间,西红柿就已经传入中国了,因为从外域番邦而来,故名蕃茄。当然,也有报导说,早在两千年前西汉时期,就有小西红柿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