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五章 惦记
    等帖木儿兴高采烈的走了后,李万机和胡老八才从后面走到跟前。

    李万机轻声道:“三爷,没事吧?”

    贾环呵呵一笑,道:“能有什么事?”

    说罢,回头看了眼两人,道:“你们怎么来了?”

    李万机笑道:“这边动静不小,我有些不放心,就带着老八来看看。”

    贾环点点头,笑道:“有心了……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李万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旁的胡老八也咧着嘴嘿嘿乐了起来。

    李万机道:“都准备好了,老婆孩子都有了新衣裳,家里也有肉味儿了。三爷,我……”

    看他一副款款深情的模样,贾环实在有些受不了,笑骂道:“老李你够了,大老爷们儿来这套寒不寒颤!再说了,你帮我做了那么多事,这些都是你应得的,就这我还亏待你了呢。要不是要供我习武花费,你们会过的更好。”

    李万机闻言,先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听到后面,顿时严肃起来,他沉声道:“三爷,哪有这样的说法?没有三爷您,我们……”

    贾环头疼的敲了敲脑袋,瞪了眼李万机,道:“你要不要改名叫唐僧算了?”

    李万机闻言苦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

    胡老八也不傻,看明白后,在一旁嘿嘿的偷乐。

    对他来说,看见李万机吃瘪的时候可不多。

    李万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后,胡老八虽然不出声了,可还咧着一张大嘴乐。

    忽地,贾环一拍脑门,道:“对了,还忘了一件事。你们家里准备什么馅儿的饺子?”

    李万机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道:“回三爷,是羊肉白菜馅儿的。”

    贾环又看向胡老八,道:“你们家呢?”

    胡老八嘿嘿道:“我们家是猪肉。”

    贾环闻言,眨了眨眼睛,呵呵笑道:“怪不得你身上总是臭臭的……好了,为了表彰你们前些日子的辛苦,我带你们去看一点好东西,顺便给你们一些,犒劳犒劳你们。”

    说罢,神秘兮兮的引着二人向后院走去。

    走到二门前两人说啥也不敢往里走了,李万机苦笑道:“三爷,这万万使不得。再往里走,那我们就真该死了。”

    贾环解释道:“不进后院,就是转个弯儿就到了。”

    那也不行,李万机和胡老八两人赔着笑脸,任凭贾环百般劝说威胁,就是不肯迈进二门儿半步。

    说了半天,贾环口干舌燥的,也不耐烦了,骂道:“去去去,娘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要不是看在这几个月你们没日没夜辛劳的份儿上,三爷我还舍不得给你们呢。既然你们不敢进,那回家打发婆娘来,让她们找郭三壮家的,给你们带回去吧。”

    郭三壮的婆娘当初因为死活学不会手艺活,郭三壮觉得丢了脸面了,回家后狠狠的收拾了婆娘几顿,逼得他婆娘都要去跳河了。

    事情闹大后,勃然大怒的贾环使人将郭三壮吊起来狠狠抽了顿鞭子,又将他婆娘招到主院里做事,这才了了一桩可笑的官司……

    李万机和胡老八听贾环这般说,才笑着点头应下。

    不是他们胆小,实在是这种事太犯忌讳了,尤其是对贱籍之流来说,擅入后宅,简直是就是贱籍奴仆死亡率最高的原因。

    在大秦,豪门大户惩毙了奴仆后,往往就是打发个管家去衙门里上报一声,说有不懂规矩的贱籍闯入后宅被抓住后失手打死了……

    也就是这样了事了,没人会追求。

    虽然李万机和胡老八不会怀疑贾环设个套来干掉他们,因为没必要也不可能。但这种禁忌自他们幼年时就耳熟能详,每每被大人警告,可以说对大宅门里二门儿的恐惧早已深入骨髓。

    所以,自北城出来的人,往往看到二门儿腿就发软……

    没好气的瞪了两人一眼后,摇摇头,贾环自己转身进了二门,身后,李万机和胡老八不约而同的呼了口气,擦了把额头的冷汗,然后相视一笑。

    ……

    进了二门儿后,贾环没有径直的往后宅走,而是如他方才所言,拐了弯,又绕过一扇小小的垂花门,顺着一条两米宽的甬道,一直走,绕过二进和三进宅子后,再一转,又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小院儿,当庭则是一套三间大平房。

    只是与庄子里其他平房不同的是,这座大平房的窗户,不是用油纸糊的,而是透明的。

    玻璃窗。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屋内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

    “哟!娘,你们还忙活着呢?”

    推门而入后,贾环笑的满脸灿烂,颠儿颠儿的走了过去。

    赵姨娘带着小鹊还有小吉祥,外加郭三壮家的婆娘,正在那里忙活的不亦乐乎。

    见到贾环进来后,郭三壮家的还有小鹊忙给他请安,小吉祥则是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赵姨娘则十分高冷的瞥了他一眼后,哼了声,继续忙活她的去了。

    贾环对郭三壮家的婆娘和小鹊点点头,然后回了小吉祥一个更丑的鬼脸,逗的她咯咯笑后,才对赵姨娘道:“娘,我给你弄的这间温室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呸!”

    赵姨娘冷笑一声,啐了一口后,骂道:“老娘天生就是劳累的命,这才出府清闲几天?好不容易不用在太太和老太太跟前立规矩了,还没歇过劲儿来,就被你个蛆心的孽障打发着做起苦力来了。你还敢来夸功?”

    贾环苦笑不得道:“娘,我这不是想着给你找点事情做嘛!人呢,一定要有理想,要有事业去做,否则的话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娘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理你娘的头!老娘看你才是条臭咸鱼呢,还是条黑不溜秋的臭咸鱼!”

    赵姨娘差点没把脑浆气出来,她这么貌美如花的,居然被比作咸鱼?真是叔叔可忍,姨奶奶不可忍!

    听到赵姨娘的骂声,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吉祥咯咯的最开心了。

    贾环“幽怨”的瞪了小吉祥一眼后,对赵姨娘道:“娘,明天你真不和我回去了?”

    赵姨娘闻言,提着洒水壶的手顿了顿,然后又继续浇洒起来,道:“回什么?环哥儿,那个地方,娘怕是这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咱们的东小院不是都已经给琥珀这个新姨娘了吗?娘是老太太亲自开口打发出来的,没有她开口,哼哼!”

    说罢,赵姨娘到底是没心情继续洒下去了,而郭三壮的婆娘倒也是明白人,贾环刚才开口的时候,就远远的走开了。

    贾环见赵姨娘一脸的落寞伤心,挠了挠头,道:“娘,你放心,用不了一辈子,过几年我就让你风风光光的回去。到时候,也让别人给你立规矩,你觉得小吉祥如何?”

    赵姨娘还没表达意见,小吉祥就开心的狂点起小脑袋来,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弯弯的,甜甜的。小鼻梁也皱起,小嘴巴咧着,露出上面两颗小虎牙来,小圆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这俩活宝生生将赵姨娘给气乐了,笑骂道:“真是一对不害臊的坏东西,倒是都凑到一块儿了!过几年,过几年你们还不是一样毛都长不齐……”

    贾环眉开眼笑道:“娘,我听说有的人家的公子哥儿,十来岁当爹的都有。您放心,到时候儿子我加把劲,给你生几个孙子出来。”

    “扯你娘的臊!”

    赵姨娘差点把手里的洒水壶丢到贾环的脸上去,小吉祥的脸也红到耳根儿了,羞答答的不敢看贾环。这句话对她来说,口味还是重了些……

    赵姨娘骂道:“那些十来岁就当爹的混账,有几个能长寿的?能活过三十就不错了!自个儿身子骨都没固好,生个锤子生!”

    贾环笑嘻嘻的看着赵姨娘,经过这么一笑一怒,赵姨娘的精气神儿又提上来了。

    “明儿你早点走,回府后还要祭祖呢。今年不同往年,你被荣国公托梦救了一遭,老太太可能要大办一场。”

    骂完一通后,赵姨娘神清气爽了很多,然后想起了正事,叮嘱道。

    贾环道:“也不会大到哪去,前面不是已经折腾过一遭了嘛。明儿你们先乐呵着,等我祭完祖后,就赶紧往回赶,大家一起高兴高兴。娘,我给你说,我们可是准备了不少节目,到时候保管让你大吃一惊。”

    赵姨娘闻言,没有憧憬,而是叹了口气,缓缓的道:“也不知道,三丫头如今过的怎么样了……”

    贾环闻言一怔,抬头看向赵姨娘,她没想到赵姨娘居然还会惦记着贾探春。

    赵姨娘惆怅了半天,回过神后见贾环愣愣的看着她,便气骂道:“再怎么说她也是老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是从我肠子里爬出去的,老娘能不想她?不像你个没良心的,整日价就知道惦记你二姐姐,她和你亲还是三丫头和你亲?你别忘了,你魔怔的时候,是你三姐姐出的银子……”

    贾环闻言,微微一愣,回忆了下当初那一幕,他沉默了片刻后,点点头道:“娘,你放心,我没说不关心她。只是,三姐姐和太太还有二嫂她们走的近,也没谁敢欺负她,她过的好着呢。”

    赵姨娘闻言,顿时不支声了,咬牙切齿的也不知道念叨了一番什么后,又看了看贾环,底气忽然不怎么足了,道:“还有,我想让钱启明天过来,和我们一起过三十,你怎么说?”

    贾环笑道:“不是说和赵国基舅舅一起过吗?他还没成亲,正指望娘你这个当姐姐的帮他寻个好亲事呢。”

    赵姨娘脸色不好看道:“老三笨的和木头一样,半天放不出一个好屁。和他一起过,闷也要闷死。怎么,你娘被人赶出府来,想找个娘家人来过年三十儿都不成?”

    贾环沉吟了下,呵呵笑道:“娘,你要是想和这个人长长久久的做兄妹呢,现在最好和他少些往来,等儿子将他那一身的烂心眼给磨光了,你们还是亲兄妹。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聊聊天解解闷的话,那就随便你了。只是……”

    赵姨娘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点点头道:“那你就去磨吧,用那些臭茅厕磨吧!你要是磨不出来,老娘就把你丢进去磨一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