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二章 求助
    不去做,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不去坚持,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坚强。

    第一次开筋拆骨时,贾环觉得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残酷的酷刑了,这怎么可能是人能忍受的了的呢?他觉得他就要死去……

    第二次开筋的时候,贾环依旧觉得疼痛难当,恨不得自己直接疼昏过去,然后就可以感受不到痛了。他觉得这是最后一次了,只要再来一次,他一定会疼死掉……

    第三次的时候,贾环还是觉得疼痛,不过,似乎也不至于能疼死。而且,开筋后“泡澡”的过程,还很舒服。

    原本,贾环以为就这样下去,他会慢慢习惯开筋的过程,直到坚持到最后。

    然而,焦大的残酷要求,让他再次,甚至比第一次更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疼痛。

    别人动手,和自己亲自动手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尤其是,在给细小关节如指关节开筋时,焦大要求贾环一定要冷静,要仔细,要小心翼翼的去开……

    贾环觉得焦大不是让他在开筋,而是让他在品位疼痛,让他在保持冷静的情形下去一丝一丝的感受疼痛是什么。

    贾环一边流着泪,一边紧咬牙关,从下到上,一点点的将每一处关节卸下。

    他本以为他坚持不下来,然而,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只是,贾环没有看到的是,一旁处,焦大眼睛里的震惊之色是多么的强烈!

    ……

    “呼!老焦,若不是看在我个头不停的长,力气也不断变大的份上,我都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几遭了。”

    从木桶里出来,活动活动了筋骨,感受着内中的力量后,贾环有些满意的笑了笑,瞥了眼一旁的焦大,贾环撇嘴吓唬道。

    焦大自然不会理这么无聊的话,在一旁收拾着药包。

    贾环也不嫌无趣,继续道:“老焦,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怎么回事,我是被卸了关节放进桶里煮的,这些关节怎么就能在桶里噼啪噼啪的自己给重新上上的?这么神奇?”

    焦大这次没有理会,他手顿了顿,沉声道:“我也问过老太爷,老太爷说,正是因为这样不断的拉伸,才能让筋脉更加坚韧。具体怎么回事,我没练过武,不知道。”

    贾环闻言瞪了焦大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后,无趣道:“老焦,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本来想让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吃个年夜饭,只是我没想到反对的声音那么大,所以……”

    焦大低头干着自己的事,瓮声道:“你焦太爷也用不着。”

    贾环嗤笑了声,道:“行了,你老跟我这里还装?你又不是有病,喜欢一个人冷清的过大年。我跟王贵都说好了,明儿夜里就你们仨光棍儿一起凑合着过,有酒有肉,也能热闹热闹。

    老焦,你别忙着拒绝,这过日子,冷暖自知,怎样过都是过,但既然能过好一点,就没道理往坏里过。别倔,我还想看你个糟老头子多活几年呢,以后好给我儿子也开一次筋骨。啊?呵呵。

    哦对了,还有,虽然你最近是把我往死里揍,可我这人就是有一个坏毛病,心忒善了些,见不得人受穷。我让庄子上的裁缝给你做了两套新衣裳,瞧瞧你穿的这一身,都几年了?太不讲究了。

    好了,就这么着吧,我走了,明年见!”

    说罢,贾环拍了拍焦大的胳膊,转身离开了。

    贾环走的时候,焦大一直没抬头,一直等院子关门声响起,老焦同志才缓缓的抬起头,苍老的手揉了揉眼睛,咕囔着骂了句后,又低下头忙活起来。

    只是,从背影上看,老头子轻快了不少。

    ……

    “老爷,贾府三爷求见。”

    镇国公府城南庄子内,管家陈生躬身道。

    牛继宗一身紫色长袍,手中正拿着一卷古籍细细的看着,听到陈生的话后,他眉头微皱,道:“谁?”

    陈生道:“回老爷的话,是贾府的三爷,就是给庄子上修路的那个。”

    牛继宗闻言眉头再一皱,道:“是那个娃娃?他不好好在家练武,跑着来做什么?”

    陈生想了想,道:“老爷,可能是和最近的流言有关。”

    “流言,什么流言?他一个娃娃,能有什么流言?”

    牛继宗不解道。

    陈生赔笑道:“说白了,还是利益动人心。那位贾三爷如今都快被人当成金娃娃了,他手下两支工程队四处揽活,又有老爷先前开出一千两银子作为报酬,成了标杆,所以……现在好多人都在打他手里水泥的主意呢。”

    牛继宗冷笑了声,道:“一群不要脸的玩意儿,除了睡在祖宗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外加不知廉耻的巧取豪夺外,他们还会做什么?只不过都是一群瞎了狗眼的东西,荣国公的子孙,也是他们能动脑筋的?”

    陈生跟着赔笑道:“谁说不是呢?不过现在外面都在说,贾三爷手上的方子,是荣国府政老爷从工部私自拿出来的。又有人说,是政老爷将会水泥手艺的工匠,私自卖给了贾三爷,所以,这烧水泥的方子应该是朝廷的。奴才猜想,定是那贾三爷吃不住流言,才来见老爷的。”

    牛继宗闻言沉吟了片刻,道:“你叫那小子进来见我。”

    陈生应了声,便出外去接人了。

    “侄儿拜见世伯。”

    贾环笑容满面,躬身作揖拜下。

    牛继宗的年纪比贾政大,所以贾环才呼其为伯。

    牛继宗看着下方的贾环,眼睛微微眯了眯,道:“你小子不在家好好练武,跑来何为?拜年的话是不是早了两天。”

    贾环嘿嘿笑道:“不敢瞒世伯,小子此来,一来是给世伯提前拜个早年,二来嘛,就是来感谢世伯上回的厚赐。”

    牛继宗哼了声,上下打量了番贾环,戏谑道:“你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谢我?”

    贾环呵呵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份纸,交给了赶上来的陈生。

    陈生接过后,又转身交给了上首的牛继宗,牛继宗打开后,眉头顿时皱起。

    内容先不说,这一笔臭字,就刺的人眼疼。

    抬头看了眼笑的依旧灿烂无比的贾环,牛继宗没好气的哼了声,然后才认真看纸面上的内容。

    两眼三行的看完后,牛继宗脸色有些凝重的看着贾环,道:“小子,你这是……”

    贾环笑道:“侄儿不敢瞒世伯,一来,的确是为了感谢世伯当初开出的那一千两银子的赏钱,为后来众人立下了一个好标杆,让侄儿着实赚了不少。二来嘛,想来世伯也听说了,最近谣言不少,侄儿年纪太幼,实在扛不住这些言论,更不敢牵连到家父。所以,想借世伯虎威一用。”

    牛继宗不屑道:“谣言?区区谣言,会被荣国府放在眼里?别说这只是谣言,就算是真的,那又如何?荣国公的子孙,用几个匠人贱户赚点银子,没偷没抢,谁敢多言?”

    贾环闻言苦笑道:“世伯,人言可畏啊。”

    牛继宗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贾环一眼,骂了声“怂货”,不过随即又哼了声,道:“知道敬畏也不全是坏事,不过,我堂堂镇国公府的牌子,就值一成五的份子?你小子不懂事,这不是在打老子的脸吗?”

    贾环苦笑道:“世伯,侄儿万万不敢骗你,除了世伯外,还有理国公府柳叔父的份子,再加上我们府上的……还望世伯体谅,多少给侄儿留一点汤喝。”

    牛继宗一双虎目紧紧的看着贾环,贾环则一脸无邪的眨着眼回视着他。

    呼了口气,又哼了声,牛继宗将手上的纸往桌子上一丢,道:“行了,我就收下这一成半的份子。不过,你小子别在心里笑老子没见识、没出息,

    你以为这件事只是区区几个蠢货在那里捣鼓?已经有军方的大将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将你这水泥给征收了,因为水泥既然能铺路,就能用来筑城,也能用来修建军事营地……老子知道你不会真的在乎那几个谣言,可军方的意见你在不在乎?”

    贾环闻言傻眼儿了,巴巴的看着牛继宗,道:“世伯,您这……您这可要拉扯侄儿一把,看看能不能压下去……”

    “嗤!”

    牛继宗看傻子一样看着贾环,道:“无知小儿,这种军国大事是能压的住的吗?再说了,就算现在压住了,可你这水泥的方子一旦外泄出去,落到敌国手中,大秦军方又因为你的水泥而吃了败仗,你觉得你还有脑袋在吗?到时候连老子都要跟着吃挂落。”

    贾环傻眼儿了,看了看牛继宗书桌上的纸,又看了看牛继宗,干巴巴的道:“世伯,那您的意思是……”

    牛继宗没好气道:“赶紧让你爹把水泥方子交上去,要抢在军方正式开口前,这样一来,你爹还能捞一些好处。老子的这个消息,要价就是你这一成半的份子,至于柳芳那小子那,你就不用去了,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贾环还是傻眼儿:“世伯,方子都交上去了,你还要什么份子?”

    牛继宗笑骂道:“愚蠢!方子既然是你爹献上去的,那么哪怕是为了给先荣国公一个面子,圣上也会给个恩典。老子再替你敲敲边鼓,让除了工部工坊外,特例准许你继续生产,只要别泄露了方子就是。”

    ……

    ps:感谢梦回天涯浪子兄的大赏,感谢书友c938516兄的打赏,感谢依旧风和林秋保安的打赏~~~

    另,感谢众书友们的推荐票。

    书友们的打赏、推荐甚至是书评,对我的鼓励都非常大,谢谢你们。

    虽然收藏涨的非常艰难,但奇怪的是我居然并没有感到太难过,因为我有大家的支持。

    当每天疲惫的回来,打开电脑点开书,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家的打赏和推荐,然后整个人都会感到一阵轻松和兴奋。

    在我心里,这本书已经不再是我个人的书,它也属于每一个支持本书的书友。

    尽管每天回来时已经比较晚了,也有点困顿,但我依旧认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认真的写好每一章内容。

    不然如何对的起打赏还有投推荐票的书友?

    我一向认为,人想要获得尊重,首先就要先尊重他人。

    而一个写书的作者,对他人最大的尊重就是用心去写书。

    这是我的一点微不足道的想法,也是为自己写作树立的准则,愿意并且也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监督。

    愿与诸君共同取得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