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百零一章 厌恶
    “三爷,您新年好。○”

    天蒙蒙亮,刚一出院门儿,贾环就看见面前这位低眉顺目,点头哈腰的人,皱眉道:“你怎么还在庄子上?”

    贾环面前之人,正是赵姨娘的同胞兄长,贾环血缘上的大舅舅,钱启。

    听到贾环不善的话,钱启脸上的笑容没有一点变化,依旧笑的灿烂道:“三爷,明儿不就是三十了吗?我想着,水莲……不,姨奶奶她一个人在庄子上,可能会太冷清,所以就……”

    贾环奇怪道:“太冷清?我娘怎么会冷清?赵国基舅舅不是在吗?”

    钱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了,道:“老……老三嘴笨,二妹……姨奶奶不大喜欢看他。三爷您放心,我一定恪守本分,不会乱想不该想的东西。就是带着李氏和钱槐,陪姨奶奶吃个饭,说说话解闷。三爷您明儿肯定要回府上祭祖,我……”

    贾环吐了口气,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车轱辘子话说不完。留下就留下,不过你最好记住你刚才的话,不要忘了本分。另外,过完年你就回城继续开你的当铺去吧,看在我娘的面子上,贾家的旗号你可以使一使,不过钱启你记住,黑心银子最好少赚一点。”

    说罢,贾环摇摇头,就要离去。

    不想钱启还是跟着,贾环眼睛一瞪,就要发怒,钱启连忙赔笑道:“三爷,那当铺已经被我出手了,不做那生意了。”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正眼打量起钱启来,看着他一脸谦卑的笑容,心里却愈发的厌恶,冷声道:“钱启,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钱启闻言,一脸的冤屈,道:“三爷,瞧您说的,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

    贾环摆手打断了钱启的话,冷冷的看着他道:“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很不喜欢你。所以,不管你打什么主意都是妄想。

    我讨厌你,不只是因为你当初诱骗我娘在府上拿东西,如果只是如此,我还可以睁一眼闭一眼的过去。

    可是,你当初居然费尽心思将我娘送到府里给我父亲当小妾……”

    钱启闻言,只觉得比窦娥还冤。尼玛,没有老子当初费尽心思送赵水莲当小妾,能有你小子今天?

    贾环看着钱启的脸色,就知道他什么意思,贾环冷笑道:“我知道你不服气,甚至还会在心里骂我忘恩负义。

    没错,给我父亲当小妾的确比给普通人当正室还风光,我父亲对我娘也很不错,按理说我该感谢你才是。可是,我还是不喜欢你。

    你为了送我娘进入老太太的眼,不惜花大价钱去贿赂赖嬷嬷。

    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没错的话,那笔钱本来是外祖母临终前留给我娘和赵国基婚嫁用的吧?

    而且其中一大部分是给我娘预备的嫁妆,因为赵国基从小就不得喜,他太粗笨了,外祖母担心他要是出府了,恐怕连要饭都要不上。

    我还听说外祖母为了让我娘脱了奴籍,当年其实已经求到了恩典,只要等我娘成年,就可以由家里自行指配。

    为了让我娘婚后不受欺负,外祖母临终前病成那样都不肯花那笔银子买药,就是为了给我娘留下一份体面的嫁妆。

    钱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娘成为贾府的小妾?如果当初老太太不是替我爹在选小妾,而是在替大老爷选,你应该也会这样做吧?

    你那个时候想没想过我娘可能会所托非人?你想没想过我娘很可能……府上姨娘不清不楚没了的难道还少了?

    没有,你什么都没有想过,就算你想到了,你也不在乎。因为你是一个天生的商人,一个有野心的商人,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你什么都愿意卖,你也愿意破釜沉舟,砸锅卖铁的去搏一把。

    当年如是,今日亦如是。

    只是,我明白的告诉你,我不是我父亲,我娘说几句就会给你机会,被你利用。

    你出手当铺,自然是为了日后更大的抱负,既然你这么有大志,那就先多吃点苦,磨砺磨砺心志,继续在庄子上清理茅厕吧。你当然也可以出去,只是,出去后你若是再敢提半个贾字,长安县的牢房,我会提前给你预备一间。

    另外,日后若无事,不要再随便去叨扰我母亲。”

    说罢,贾环看也不看如丧考妣的钱启一眼,转身离去。

    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但却没什么底线,正如方才所言,他是一个天生的商人。

    权衡利弊后,只要利大于弊,这世上就没有他不敢卖的东西。

    胞妹尚且如此,又何况其他?

    ……

    “哟,老焦,你这日子过的不错啊,昨儿个还去打猎了?不过你也太狠心了吧?这鹿多漂亮,你打它干吗?算了算了,打了就打了,一会儿我抗走一半,晚上给我娘烤点鹿肉吃,再腌点鹿脯。对了,还有鹿茸……”

    焦大作为贾环的师父,在庄子里也是有一座小院儿的,贾环甫一进院门,就看见焦大在地坪上打理着一头大鹿,数了数,鹿头上的角有五六个叉呢。

    本着有好处不占是王八蛋的原则,贾环毫不见外的提着要求……

    从贾家庄子再往南走一段,就是一望无际的秦岭了,这个时代的秦岭还没有被过度开发,原始森林依旧茂密,内里野物繁多,甚至连熊、虎和野猪这般的大型凶兽都有,野鹿自然也不少。

    焦大如今在贾家庄子上的地位超然,自然不会再像在宁国府那般,被人指挥来指挥去,做一些跑腿套车的杂役活计。

    如今他除了每天清早训练贾环一回外,其余时间都是富余的,他又是飞毛腿儿,跑一趟秦岭外围用不了多少时间。

    老焦听到贾环的声音,连眼皮子都没抬,蹲在那里剥皮。

    焦大房屋门大开着,不时有白气冒出,贾环瞥了一眼后,顿时觉得牙齿发凉。

    如今贾环的药浴已经进行了几遭了,可除了第一次外,每回都是人山人海的围着。

    李万机等人着实不放心焦大一个人做事,每一次都带着胡老八等人站在门口,一站就是两个时辰。

    白荷和小吉祥也是每一次都要进屋里,小吉祥还要争抢着和白荷捞贾环……

    赵姨娘则每隔一会儿就打发婆子来询问一次。

    总之,劳师动众搞的焦大烦闷不已,贾环见后面两次都没出什么状况,也不愿被围观了,他又不是暴露狂……

    所以药浴就换了个地方,改在焦大的房间内进行。

    虽然知道不会再出现什么状况,可贾环还是怕啊。

    主要怕疼!

    等了小半个时辰,看焦大将鹿皮剥下来收好,又将鹿肉剁成了几大块,用绳子捆好后吊在一根木梁下,最后还在附近的雪堆里抓了两把雪搓了搓手,发出“嚓嚓”的声音。

    干了一辈子的粗活,焦大手上的老皮和锉刀都差不多了。

    要是搓在女人身上……

    贾环还没来得及乐,又长叹一声。那双锉刀没搓在女人身上,却锉到他身上了,娘的!

    焦大收拾利索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屋了。

    挑起门帘儿,在靠南的房间内,水汽弥漫,房间的正中间有一个低矮的灶头,上面搁置了一个大木桶,木桶里正翻滚着热浪……

    贾环如同就要英勇就义一般,昂首挺胸,紧闭双目,悲愤道:“来吧,不用温柔……”

    他在等着焦大残忍的将他全身的关节骨头都拆掉。

    等了半天,却没等到动静,贾环睁开一只眼睛看去,发现焦大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只是在桶边搅拌着药料……

    “老焦?”

    贾环提醒了声。

    焦大没有转头,只是冷淡道:“你自己动手。”

    贾环“艹”了声,质疑道:“我自己怎么动手?”

    焦大道:“想要习武,就一定要了解身体是怎么个情况,不然的话,到底在练什么都不知道,日后出手也是不明不白……自己拆骨是第一步,日后,还要自己锻身。”

    贾环无语道:“就是要自己打自己?”

    焦大道:“没错,你也要了解身上的每一块肉是干什么的,是怎样发力的。”

    贾环闻言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只是还是觉得很变.态,不近人情。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和腿,又想了想每次开筋时的惨嚎,贾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只有对自己狠,才能对敌人更狠。而且,这也会让你记住一件事,一个道理:习武之人,或许有粗蠢愚笨的,或许有上不了台面无脑的,但,一定没有心慈手软下不了手的,因为慈不掌兵。这是老太爷的原话。”

    说罢,焦大又往灶里加了几根木柴,之后便直愣愣的盯着贾环看。

    贾环见状,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这话说的确实没错。

    对自己都能这么丧心病狂的,对敌人更不会在乎什么轻重了。

    而且,千万不要指望习武的人会心慈手软,咦,这话好像有点意思……

    贾环的眼睛眯了眯,却没来得及多想,因为他看到焦大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不耐烦了。

    贾环撇了撇嘴,还没动手,就先发出一声惨叫,过了把干瘾,开了开嗓子,然后手中才一用力,咔擦……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