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十五章 较真儿
    “三爷,您这是……”

    站在主家大院里,透过照壁和大门的夹缝处,可以遥望到王贵家的热闹景象。↖

    车水马龙。

    李万机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哪有管家大宴宾客,主家在屋里坐冷板凳的。

    贾环呵呵笑道:“老李,王贵今天宴请的都是什么人?”

    李万机不假思索道:“都是周遭庄子上的管事的……”

    贾环道:“所以,王贵宴请他们正合适。”

    李万机“啪”的一声敲了下脑门,苦笑道:“三爷您瞧这,我真是空活三十多年。”

    贾环轻轻摇头,道:“这不算什么,反正这种疏漏你也只会有一次……你知道我什么让王贵请他们来赴宴吗?”

    李万机想了想,道:“三爷是想让他们好好看看我们的新庄子,看看水泥的功效。”

    贾环点点头,道:“没错,我们庄子就是最好的样板。”

    李万机疑惑道:“三爷,上回庄子口的路铺好后,他们不是已经上赶着想要买咱们的水泥了吗?当时怎么不卖给他们?”

    贾环笑道:“当时就卖给他们,好东西卖不出好价钱,也容易被糟蹋。得到的太容易,他们也不会重视,更不会珍惜。”

    李万机恭敬的看着贾环,叹服道:“三爷真是生而知之的贵人,这种手段都能运用自如。”

    贾环哈哈大笑道:“万机,我们是自己人,要多说真话,不要随便拍马屁。再英明的人,马屁听多了也会飘飘然,然后出岔子。”

    李万机正色道:“三爷,我不是拍马小人,刚才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啊,我……”

    贾环摆摆手,说道:“没说你是小人,我的意思是……以后这种话,心里想想就好,不用说出来。我要是听习惯了吹捧,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意见,我反而听不进去了。据我所知,凡是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离败亡也就不远了,明白了吗?”

    李万机闻言脸色变了变,看着眼前的小人儿愈发恭谨,沉声道:“三爷,我明白了。”

    贾环最后看了眼远处王贵家门口的盛况,而后道:“走吧,王贵在忙他的事,咱们去干咱们的事。”

    李万机闻言,立马笑道:“三爷,这段时间小师妹可是把我们好一顿指派,她听了三爷您说的玻璃造法后,都快入魔了。每天不停翻来覆去的试着,不停的找失败的毛病。要么是陆师弟的窑没搭密实,漏气有气泡了。要么是胡老八的火力不够,偷懒了,所以颜色杂了。要么是李五的铁模子没做细致,不平有小坑了……哈哈!最近我那伙儿师弟都是远远的躲着她走。”

    贾环也笑了,道:“哪有那么简单,咱们汉人两千年前就能烧出琉璃了。可从琉璃到无色无气泡的玻璃,需要的不仅是工序的改变,还有其他各方面的要求,我也只能给她一个粗劣的概念罢了……不过白荷在这方面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虽然现在还有些瑕疵,玻璃里还有一些气泡,但也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李万机摇头道:“师妹就是太较真儿,烧水泥的时候,她就要求我们必须将石灰石都敲碎到拳头大小,还是她的拳头……烧熟后,她又要求我们要将熟料磨成粉末状,越细越好。

    可是熟料到了那个地步,再想提高细度,每提高一个度,就至少要增加五个工,但是效果除了让路面更细腻一点外,也没有其他太大的效果。

    我就给她说,咱们铺三爷屋里的地面要求这么严也就罢了,可咱们铺庄子里的路,牛踩驴踏车轮滚的,要这么细腻做什么?

    结果小师妹将我好一顿训,说做工自然要精益求精,哪能得过且过,敷衍了事?训的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在大伙儿面前是颜面扫地啊,哈哈!

    好在最后还是三爷您发话了,不然,我看再过两个月,咱们庄子也起不来。”

    贾环哈哈大笑道:“你以为就你挨训了?”

    李万机瞠目结舌道:“三爷,小师妹她还敢训三爷您?”

    贾环乐呵呵道:“也不算训,她是给我讲道理,也是你刚说的那一套……不过万机你要明白,她的任务和咱们不同,她是研发人员,在研发具体可行的工序,这般严谨较真自然是应该的。我们不仅不能阻拦,还应该大力支持。当然,在具体工作中,我们也要见机行事。就像你刚才说的,庄子里的路可以稍微铺的粗一点,只要结实平整,就不需要像屋里那样的细腻。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万机闻言连忙躬身道:“请三爷指示!”

    贾环摇摇头,认真道:“也不算指示,就是看看可行不可行。这样,咱们把水泥根据细度分成不同的等级。比如说一级水泥,就是专门铺屋里地面的。二级水泥的细度差一点,则是铺就院子里地面的。三级水泥再粗一点,可以铺庄子里的地面。你觉得这样可行否?”

    李万机闻言眼睛一亮,喜道:“三爷,这主意真是太好了!您真是……”

    贾环笑着打断他的恭维,继续道:“还有,不同等级的水泥,价格自然也不同。至少一级水泥的价格,要比寻常的砖贵一些。”

    李万机大乐道:“自然如此,又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皇宫里的金砖铺地。普通红砖,烧的再细腻,终究还是有些糙,远不如金砖。

    皇宫里的金砖是用江南大运河边上的河土烧制,非常讲究。每一道工序都要经过严厉的审查,就这样,一窑里顶多也只能十得其二,稍有瑕疵就要毁掉,而且一窑金砖就要烧大半年。

    不过虽然费事,可那金砖确实好,我以前随师父见过一次,真是明如镜、声如磬。铺到地上,中间根本不需要再用黏土黏连补缺,就能对的齐齐整整的。非常细腻,还很沉,人走在上面,连个声都没有。

    不过除了皇帝老子能用金砖外,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别的砖烧的再好,也总要用稍许黏土勾连。而且砖也没金砖细腻,走的时间长了,起土不说,还说不定哪里就会出现不平,比起咱们的一级水泥差远了。”

    贾环正色瞧了瞧李万机,道:“老李,你行啊,连皇宫里的金砖都见过,有见识。不过这话出去别说,要是让别人听到你拿皇宫的金砖和咱们水泥相比,恐怕咱们就有不小的麻烦了。”

    李万机歉意道:“三爷,是我大意了。不过三爷也不用在意,用青砖或者红砖铺地,可以说是富贵人家几千年来的祖法,轻易哪里能变改?用青砖或者红砖铺地,一来寓意青云直上或红红火火,二来,砖块通常都烧的方方正正,寓意主家家风清正。而咱们的水泥就算再实用,估计也只能在东城富户和城外庄户里得用。一般的做官人家,可能都不会用咱们的水泥……”

    贾环闻言楞了楞,道:“还有这么个说法?”

    李万机笑道:“三爷,屋子里的讲究多的很,这还只是其中一个。再有,咱们水泥虽然很平整细腻,但颜色多是深灰色和灰黑色,颜色不正。所以就算是那些御史老爷,也万万没有说咱们僭越的道理。”

    贾环皱眉道:“那……咱们的水泥还能卖出好价钱?”

    李万机笑的很灿烂,道:“一定能。三爷,咱们要是卖水泥的话,多半是卖给商户和庄户,还有普通百姓。这些人要么用不起好砖,要么身份不配用上好的砖,怕僭越,平日里他们用的都是粗砖。

    现在咱们的水泥出来了,又细实又平整,他们哪有不用的道理?三爷您瞧好吧,只要您开口说卖,用不了多久,咱们就要新开一个火窑了。”

    贾环闻言放心了,他摇头轻笑道:“先不急,先不急。地方到了,走,咱们先去看看你小师妹把玻璃捣鼓的怎么样了。”

    李万机看着贾环略显单薄却笔挺如松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气,双眼流露出的是兴奋的光芒。

    良木耶?

    明主耶?

    ……

    “王管家,您这庄子,可真是……可真是让我等开了眼了。居然,居然……”

    赵管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贵家的水泥地面,脚还轻轻的在上面研磨着,震惊道。

    其他人也纷纷的打量着屋内的一切,还有人站起身,推开窗子,细细的观察着刚才走过的路面。

    哪怕是冬天下过雪,可清扫过后的水泥路面依旧能清净干爽。

    这对大部分人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这种景象,他们只在城里主家的宅院里见过。

    然而即使在城内主家的宅院里,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中间勾缝里依旧会残留一点扫不净的冬雪,被太阳晒化了后,还是有一些泥水。

    但是在这里,却完全见不到半点污泥垢水,他们从庄子口一直走到王贵家,一路数百米远,脚底下却依旧是干干净净。

    要知道,这里不是神京皇城,这里只不过是城外的一座最不起眼的农庄而已。

    这水泥,当真是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