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笑
    巫山云.雨后……

    贾环神清气爽的站在蘅芜苑的香闺内,被更神清气爽的薛宝钗服侍着更衣洗漱。

    他看着薛宝钗白里透红,甚至绽放着盈盈光泽的俏脸,还有一双不时看过来的杏眼中,分明写着幸福两字,不由嘿嘿笑道:“这么爽?”

    薛宝钗闻言,脸色登时腾起红云,羞恼的嗔了贾环一眼。

    有些妙事,好做不好说,更不好听!

    贾环却愈发得意,哈哈大笑。

    因是在自己闺阁中,又只有夫妻两人,薛宝钗虽然羞恼,但勉强还能承受的住。

    毕竟,方才“大战”时,某三孙子的淫词浪语更多,饱受轰击后,她着实有些免疫了。

    近墨者黑……

    再看他笑的这般高兴,薛宝钗也忍不住抿口羞涩一笑,不过到底不敢往这方面继续下去,唯恐再惹起火来,她可没那么些衣裳给他糟蹋……

    薛宝钗将贾环衣襟前摆上的皱褶拉展,又轻轻扶正他腰间的玉带后,笑道:“爷去了大观楼那里,可别急性儿,大姐姐近来遇到了那样不好的事,心情定然不好,您该多担待些。

    爷本就想着要护好大姐和小皇子,若能说些好话,连老太太都要高兴。

    自打那日从宫里回来后,老太太真真老了好些,看着让人不落忍。

    她老人家啊,就盼着家宅安宁,阖族祥和呢。”

    贾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往后没事时,一起去大观楼里坐坐也好。嗯,要不今儿咱们一起去?”

    薛宝钗笑的愈发娇艳,不过却摇头道:“今儿不好,大姐姐一定有好些话同你说。

    我若在,怕伤了她的颜面。

    毕竟,她是天家的贵妃,身份贵重。

    爷虽不在乎这些,可多一事总比少一事好,是不?

    不过往后我自然愿意和爷一起去!”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道:“你确实极懂事,好,以后咱们再一起去吧。

    行了,别伺候我了,今儿你也辛苦了,这么多姿势你也费了大力,腰扭的那么……唔。”

    薛宝钗一张脸如同滴血一般,一只纤纤素手捂住贾环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羞恼嗔道:“爷啊!不许再说!”

    真真是快疯了,这种话也能说出口,这得多不要脸!!

    而且,那些,还不都是他逼的。

    这会儿子却来取笑她……

    想想之前那些要命的姿势,抱骑势,侧骑势,坐骑势,倒骑势,飞骑势……

    怪道当初他总要她们好生学好骑马,还说日后有妙用,真真是……

    念及这些,薛宝钗直觉得全身发软,站都站不住了。

    贾环却哈哈大笑的得意看着薛宝钗娇羞无限的模样,心里又有些痒,商议道:“要不……明儿再去看大姐姐?又不急于一时……”

    “不行!”

    感觉到危险,薛宝钗登时回过力气来,断然否决道。

    她可真真是怕了,她怕真的会死过去。

    贾环见之,遗憾的笑了两声,也不强求,然后在薛宝钗娇润的红唇上用力亲了亲后,道:“那你就好生歇着吧,对了,这一顿,能管三天饱吧?”

    “……”

    薛宝钗一手用帕子捂着脸,另一只手用力的推着贾环往外走。

    ……

    “琴儿?”

    出了蘅芜苑正间,上了穿山游廊,没走两步,就看到一道身着浅红色轻裘的身影,往这边走来,不是薛宝琴,又是何人?

    薛宝琴看到贾环后,面色先是一红,而后才抿口笑道:“环哥儿,你要走了?”

    贾环笑道:“快天黑了,我去大观楼那里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薛宝琴摇头笑道:“今儿早上才和姐姐一起去过,方才又去了潇湘馆,这会儿子正回来要歇息了呢,环哥儿自己去吧。”

    贾环闻言,笑着点头应了。

    不过见薛宝琴依旧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并不让开,还一直笑盈盈的看着他,贾环自然没有“孤注生”的问她干吗这样看着他。

    天色黄昏,晚霞夕阳,枫林唱晚,此时此景,还用得着多说什么吗?

    两人本就面面相对,相隔不足两步。

    贾环向前一步,在薛宝琴比晚霞还要鲜红的俏脸以及倒映着夕阳的眸光闪动下,双手捧住她的俏脸,拇指轻轻的刮过她脸颊上细腻的肌肤,柔声道:“等和你林姐姐她们办完事,咱们就成亲,好吗?”

    薛宝琴闻言,俏脸愈发红润,眸眼也愈发闪亮,在贾环的注视下,轻轻点了点头,笑的灿烂好看。

    贾环笑的更灿烂,英俊的面容和雪白的牙齿,看的薛宝琴也有些炫目。

    不过,看着他渐渐靠近的脸,薛宝琴还是悄悄的闭上了眼睛……

    “对了琴儿,姐夫のavi,好看吗?”

    “……”

    ……

    从蘅芜苑出来,往东过了蜂腰桥,路过稻香村,再过一条河,就能看到省亲别墅的石牌了。

    再往里,便是正殿大观楼和含芳阁、缀锦阁两座偏殿。

    贾元春和小皇子,便住在正殿大观楼中。

    因为她贵妃的身份,还有小皇子的身份,此处自有宫中内监把守。

    再往里些,还有数位宫人昭容。

    门角一侧,贵妃皇撵安静的坐落于斯。

    若是贾家其他人来探望贵妃,还需要给内侍说一下,然后内侍进殿内,通秉过贵妃后,才能入内。

    而来者若是成年男丁,即使是贾政、贾琏这等至亲,也需垂下帷幕帘帐,遮蔽视线,方能“见面”。

    但贾环……

    虽然也有内侍看到他的到来后,撒奔子往里跑去报信,可前面警戒的内侍,却绝不敢拦住他的脚步,还得谦卑的陪笑磕头。

    贾环自不会在意这些,他一边往里踱步,一边看着周围的景色。

    只是忽地,他的脚步一顿,眼神一凝,脸上的惬意微笑敛去……

    数十步开外,一栋朱楼上,二楼南向的栏窗不知何时打开。

    一道消瘦的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与这边的贾环,遥遥相视。

    “三爷来啦!”

    一身着宫妆的婢女从正殿内跑出,跑的飞快,到了贾环跟前后,满面惊喜的喘息唤道。

    贾环这才从后方收回眼神,心里有些沉重。

    不过看着眼前的丫头,又收敛了心情,笑道:“抱琴,大姐休息了吗?”

    抱琴,是当初贾元春进宫时,便从贾家跟着进去的。

    一直以来都勤勤恳恳的服侍着贾元春,就连宫里青隼回报的消息中,对这个丫头都不吝美言。

    忠诚,在任何时代,都是美好的品德。

    听到贾环的问话,抱琴眼睛笑的眯了起来,连连摇头道:“还没呢,娘娘正在照看小皇子,听说三爷来啦,便连忙让奴婢出来接您!若不是娘娘还见不得风,一定亲自出门来接三爷哩!”

    贾环呵呵一笑,道:“自家人,客套什么?”

    说罢,又朝后面朱楼上看了眼,见没了人影,便道:“进去吧,你穿的也单薄,别染了风寒。”

    “嗯!”

    抱琴抿嘴一笑后,看着贾环应了声。

    ……

    大观楼。

    “大姐。”

    贾环并不同贾政、贾琏他们那般,看到贾元春还要行大礼参拜,口称“贵妃娘娘”。

    他只是用家常语,笑着问候了声。

    然而贾元春看起来却颇为激动,她身着一件金黄色的凤裳,头戴金钗,面色动容的看着贾环,眼神激荡。

    “三弟……”

    只颤声一唤,杏眼中就流下两行清泪。

    她刚生产完没几天,脸色还很苍白。

    又许是心思忧虑过甚,夜里睡不好的缘故,所以眼圈有些重。

    无助,担忧。

    一旁处,抱琴也早红了眼圈,巴巴的看着贾环。

    唯恐贾环说些无情的话后,转身离开。

    那样的话,她都不知道贵妃和她,会该何等的绝望!

    好在……

    “大姐,你见自家人这般激动做什么?

    你还是贵妃,开了那么多眼界,再这样,岂不让人笑话……

    婴儿床好用吗?”

    贾环语气很轻松,也很随意,是真的用和家人的语气在闲聊。

    埋怨了句后,目光触及到一架小木摇床,笑问道。

    贾元春看到贾环是这个态度,真真是喜出望外,一边落泪一边笑,然后又抹泪,道:“好用,好巧的心思!”

    贾环呵呵一笑,见贾元春眼中的泪水还是止不住,颇有些汹涌之势,抽了抽嘴角,道:“差不多行了啊,大姐,这不是宫里,没个穿龙袍的来哄你!”

    此言一出,贾元春面色却登时一黯,一旁的抱琴更是又气又急,怒视贾环。

    贾环“咦”了声,道:“大姐,这是什么意思?”

    贾元春悲戚道:“三弟,我如今这般……纵然在宫里,陛下他……也不会再见我的。”

    贾环奇道:“大姐莫非没得到信儿?”

    听贾环语气奇怪,贾元春心知有名堂,问道:“什么信儿?”

    贾环道:“苏培盛前儿专门来府里,转达宫里那位的话,是给你解释一下,因为小皇子出生有些异样,所以碍于宫里的规矩,那位暂时不好去凤藻宫见大姐。苏培盛说,陛下让大姐别多心乱想。

    你不知道?”

    贾元春闻言,眼中陡然多了抹惊喜的光彩,连连摇头道:“我……我不知啊!之前我打发宫人去大明宫见陛下,却不得靠近,我……我以为……”

    说着,又落下泪来。

    不过她觉得终于想明白了。

    皇子生而不语,是个哑人,这别说在天家,就是在寻常百姓家,也会被视为不祥。

    天子不入险地,凤藻宫如今就是一“险地”。

    碍于宫里的规矩,隆正帝就算有心前往,也会被劝住。

    但并不是说,他不愿再见贾元春。

    兴许过了这阵,一切就好了。

    明白这点后,贾元春的心里终于不再那样冰冷似寒铁。

    她先前之所以那样绝望无助,除了孩子是个哑人外,就是遭到了隆正帝的抛弃。

    前者恐怖,后者更恐怖。

    因为没了皇帝的宠爱,只靠她一个失宠的妃子,贾元春甚至怀疑她都无法单独抚养皇子长大成.人。

    宫里夭折的皇子还少了?

    不说别的,隆正帝的长子和次子,不就是在没长大前就夭亡了?

    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哑人……

    但如今又不同了,只要圣眷还在,她就有力量。

    有力量保护她的儿子,长大成.人。

    为母则强这四个字,在没成为母亲前,绝不会明白它们的真正含义。

    贾环又笑道:“宫里那位虽然待我刻薄了些,但他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极宽容的。比如那赢昼,荒唐可笑,不学无术,还不照样在议封王了?就他熊样儿,还封亲王?”

    “噗!”

    贾元春生生被贾环这番惊天之语给逗的破涕为笑,抱琴在旁边也是先惊骇的张大口,然后跟着笑了起来。

    这世上,敢这么明目张胆说皇子熊样儿的,眼前这位差不多是唯一一个。

    要知道,这大观楼里可并不只有贾元春和抱琴主仆二人,还有几位昭容和乳母在。

    要说她们之中若没有隆正帝的耳目,那才是大笑话。

    贾环自然知道这点,可他就是说了。

    贾元春算是彻底见识到每每将隆正帝气的不顾帝尊破口大骂的贾环,到底有多大胆了。

    不过,她也好奇,在她的认知里,隆正帝的脾性之大,无人不惧。

    赢昼就是荒唐不羁的人,在隆正帝面前也瑟瑟发抖。

    而隆正帝也没少因为赢昼的荒唐放肆而龙颜大怒,严加惩处,每次都还要皇后相救。

    可是他对贾环的每每放肆,却宽容的不像话。

    虽然也会大声咆哮喝骂一番,却只是高高拿起,随意撂下。

    这等君恩之盛,连她这个贵妃都艳羡……

    兴许正是这般,才导致了贾环这样肆无忌惮的评价一个君王。

    贾元春有些担心道:“三弟,陛下虽然荣宠于你,可你还需敬重陛下才是。毕竟,他是皇帝不是?你可不能得意忘……”

    话没说完就住了口,她担心惹得贾环不悦。

    纵然隆正帝对她宠眷未尽,可也绝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了。

    而且,就算真的还有恩宠,她也最多只能在宫里护住小皇子的周全。

    等皇子长大后,真正能给他助力,帮扶他的,只有他的母族。

    不过贾环却并没有嫌她多事,而是笑道:“大姐,你信不信,我若在你跟前赞陛下英明神武,气度恢宏如海,说一筐的好话,明儿黑冰台的密间就会疯一样往咱家涌来。

    因为他们会担心我是不是想阴谋造反。”

    “咯咯!”

    贾元春听明白这话的意思后,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贾环见她终于放松了心情,也就不再多言,走到凤榻边上,看着婴孩床里的小皇子。

    很好看,有些奇怪,不是赢秦皇族特有的细眉细眼,小皇子的眼睛圆溜溜的,可以看出来,很大,很亮。

    这一点,不像他爹,倒是像他娘。

    小小的嘴巴一张一合着,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贾环。

    贾环见之喜欢,冲他甩了个响指,笑了笑。

    婴孩床里,才出生几天的小皇子,白胖可爱的脸上,眼睛忽然眯起,嘴角咧开。

    无声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站在一旁的贾元春惊喜莫名,却又一下捂住了口,眼泪心酸流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