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十三章 失误
    等房间内处了小吉祥再没有别的人后,白荷再次深吸了口气,然后在小吉祥大眼睛骤然圆睁的注视下,俯身趴了下去。※%

    吐气,吸气,换气,挤压胸肺……

    一次。

    两次。

    三次。

    ……

    白荷自己也不知到底做了多少遍,只是看着贾环胸口的起伏越来越有力度后,无论多少遍,她都愿意继续做下去。

    直到,直到不知何时开始,一个王八羔子会在她吹气时,突然将一条恶心的舌头度进她的口中……

    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但脸上的笑容却是那样的灿烂。

    他爱闹,就让他闹好了,只要他没事就好。

    只是,当一只胳膊反搂着她的脖子不让她抬头换气时,一旁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

    “啊!!!”

    砰!

    房门再次被推开,一群人涌入。

    “谁他娘的让你们进来的?出去出去!三爷我都走光啦!!!”

    然而贾环气急败坏的声音,对众人而言,无异于天籁之音。

    大家宁肯事后被三爷狠狠的责罚,也不愿移动一步,只是傻乐傻乐的看着贾三爷。

    贾环没有再开口的机会,小吉祥如同一个小飞弹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抽泣不止。

    而门口处,又传来一阵哭天喊地的嚎啕声,那是赵姨娘的声音。

    方才,大家都以为贾环不成了,就有婆子赶紧去后宅传话,要让赵姨娘再来看贾环最后一面……

    总之,一阵乱七八糟的闹腾,只闹的贾环头大了三圈。

    穿好衣裳,好容易才让赵姨娘带着白荷和小吉祥离开后,看着死死盯着他不放的焦大,贾环眼神不善道:“老焦,别看了,摊上你这么个不靠谱的师父,小爷我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好在白荷有脑子,还知道出手把我捞出来,不然三爷我就要被你活活溺死在木桶里了。”

    焦大的脸色青一块红一块,还有一处是肿的,那是李万机动手的地方,听到贾环的话后,他眼神有些茫然道:“不应该啊,你应该可以自己上来的,没道理你上不来啊。”

    贾环闻言气的跳脚骂道:“你准备那么高一个桶,倒进去的水比我还高,我站里面头都露不出来,我爬个鸟毛啊。还有,桶底那么烫,站都站不住,你让我怎么爬?你个杀千刀的老糊涂!

    开始的时候在里面煮着倒很舒服,可舒服久了我也没力气了,胳膊软的抬不起来……娘的,今天可算是亲身经历了一遭生死,明白什么叫生死间有大恐惧。要不是还有一个明白人把我捞出来,你他……”

    一直以来,焦大都是拽拽的,酷酷的形象,贾环也给予了他足够的尊重。

    可今天贾环真是有些怒了,从前世来到这个世上,是因为一通醉酒活活醉死的。

    虽然也经历了一遭生死,可那是无意识的,没有知觉的。

    但今天不同,贾环从未像今天这样感觉过离死亡是那样的近。

    那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那种绝望无助感,那种黑暗死神临近的恐惧感。

    所有的这些感觉,让贾环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感到后怕和惊恐。

    穿越前辈赢志的血泪教训告诉他,带有主角光环的人未必就一定能善终。

    然而人家赢志好歹还做了回太祖皇帝,完成了驱逐鞑虏的丰功伟绩,还上了历史名人孝庄。

    也算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他贾环现在要是死了,可就要真正成为穿越史上最大的笑柄了。

    被一个八旬老汉给折腾死的……呕!

    焦大脸色也非常难看,自责,羞愧。

    好在贾环知道他也是无意的,不愿再刁难他,转移话题道:“这次搞完算是可以了吧?以后不用再这么折腾了吧?”

    焦大面色变了变,用低沉的声音道:“这只是第一次,日后的两年内,每一个月都要继续一次……”

    “什么?绝对不行!”

    贾环闻言虽然也变了脸色,但没等他开口,一直在角落里默默无声的李万机突然站了出来,一脸厉色的怒视着焦大,厉声道:“这次能将三爷救过来,都算是三爷天生命大。下一次,下下次,谁敢保证三爷每次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焦大,你到底是什么人,打的什么主意?”

    焦大对贾环或许心有惭愧,但对李万机,他正眼都不带搭理的,冷声道:“李小子,焦太爷是什么人,不是你有资格问的,太爷我打的什么主意,三爷能知道,你还不配知道。”

    李万机闻言大怒,黄褐色的眼珠子里发出的光泽像是要择人而噬,一般人见了都会畏惧。

    可焦大什么没见过,死人堆里不知爬进爬出过多少遭,还会怕这个把戏?

    刚才会被李万机打一拳没反应,只是因为当时以为贾环失败了,死了。

    他心如死灰,了无生趣,被打也就被打了,怎样都是个死而已。

    可现在不同,现在证明,刚才那只是失误,并非错误。

    失误和错误,是绝对不同的两个概念。

    前者只要认真修正后就能继续走下去,能走通。而后者,代表的是无法悔改,因为那是条走不通的路。

    既然如今路可以走通,再想让焦大低头,自然是万万不可能的。

    别看老头子今年已经八十三了,真论体格儿和胆魄,他还真不觑哪个!

    “行了,别争了。老焦,你别告诉我,以后每一次都来这么一出,三爷我真玩不起的!”

    贾环很严肃的说道。

    焦大皱眉,声音淡淡的道:“在桶里面药浴的效果怎样你自己有体会,不用老头子再多言。至于没能及时将你拉上来,要打要罚随你的便。只是想来你也明白,这条路,究竟能不能走通。”

    贾环道:“我说的不是木桶里的事,我说的是你之前给我开筋的事。胳膊腿什么的也就罢了,可颈椎和脊柱……”

    贾环真的不放心,万一老头子手松一下,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焦大虽然脸上肿着,可气度还是老样子,一脸的淡漠,看着贾环道:“最关键的就是第一次,最危险的也是第一次,只要熬过去了第一次,就没听说谁栽倒在后面几次的。”

    贾环闻言点点头,深吸了口气,又活动了下肩膀,冲李万机点点头,示意稍安勿躁后,沉声道:“焦师父,如今我身上担着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和我娘的干系,还有很多人,包括贾府里的姊妹,庄子上的庄户……”

    听到贾环这般说,焦大的脸色顿时变得黯淡下来,他以为,贾环这是要放弃了,他被吓住了。

    这种事并不是只有一个两个,太多本可以从武之人,都是在这一关败下来的,败给了自己的畏惧之心。

    当然,他们不是因为在水里煮的时候没被救上来,而是被开筋时的惨痛和绝望给吓住了。

    然而,贾环的话并没有说完:“我听人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所以,我希望焦师父日后能够再用心一点,不要再出现今天这样的疏漏了,我赔不起,你也赔不起。”

    “三爷!”

    听到贾环说还要继续,李万机大急,上前一步高声喊道。

    贾环摆摆手,道:“不用劝了,山高九仞,我不能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万机,为了让我们的亲人活的很好,为了我们日后的事业,我不得不搏一把。因为,仅仅贾家庶子这一个名头,是护不住我们的未来的,没有力量的我也护不住你们。”

    李万机沉声道:“三爷,我们不需要多大的事业,只要三爷无恙,只要庄子无恙,只要我们能在三爷手下有一席生存之地,我们就足够了。三爷,您要三思啊!万机虽然卑贱,可也曾听闻从武之道,难如登天,稍有不慎,就,就……”

    贾环看着李万机诚挚恳求的眼睛,心中微暖,笑了笑,道:“是啊,是难如登天。今天除了差点要了我的命外,还花了三百多两银子的药材钱。这还只是第一次,日后每一次的花费都要比前一次多?”

    后一句话是看向焦大说的。

    焦大点点头,道:“你需要的药量一次比一次大,老参的年份也一次比一次高,所以花费银钱也一次比一次多。还有,你的饭量……”

    贾环闻言苦笑了下,对李万机道:“听到了吗老李?别啰嗦了。你要是想帮我,就好好的干,咱们得抓紧赚银子了。钱启送来的那三千两银子,撑不了太久了。”

    李万机见贾环主意已定,暗自叹息了声,也就不在这上面继续啰嗦了,只是打定主意,日后一定要忠心报效。

    想起贾环刚才的话,李万机又忽然笑道:“三爷,那位钱启还真是难得……他本是东城的一个小富户,也算的上是体面人了。居然这般能拉下面子,放着当铺的掌柜的不当,跑来咱们庄子上来打理茅厕。真是难为他了。”

    贾环闻言冷笑了声,道:“你以为他有其他选择吗?只要我放话出去,以后和他再没有干系,你看他那个铺子能不能守住三天?当铺,哼,当铺本来就是黑了心的人才能开红火的铺子,没有贾家的旗号,他不被人吞的连渣都不剩才怪。”

    李万机点点头,叹息道:“即使如此,他也算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了。寻常人的话,就算知道开不下去当铺,也拉不下脸面来做这个事的。”

    贾环一边感受着身体的各个关节处的力量,一边道:“要不是他给我娘跪下来磕头,哭的要死要活的,让我娘面子过不去,我连这个机会都不会给他。

    老李,不要放松对他的观察,每天让人仔细检查他的工作做的怎么样。你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如今甘愿忍辱负重,一心想重新攀附上来,所图的无非是利益。

    有所图不要紧,真要什么都不图我还不敢用。但是,先让他好好把那一身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在茅厕里磨尽了再说!三爷我什么人才都要,唯独不要自作聪明的人才,因为这样的人,是最经受不住诱.惑考验的人。”

    ps:修改一下第二章的发书时间,提前一点吧,被同行嘲笑了,说哪有在人家吃饭的时候发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