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十一章 没反应
    “老焦,这也三个月了吧?你教我的那个喘息法,我现在睡觉都用着呢。±咱也该更进一步了吧?”

    仰着小黑脸儿,穿着一件单衣在雪地里折腾了几公里回来后,贾环对焦大道。

    焦大面无表情的看了贾环一会儿,然后漠然的点点头,道:“可以。”

    听到这两个字后,贾环那张原本满脸怨气的脸,在一刹那间绽放出极为灿烂的笑容,小嘴儿一张就来:“哟,太爷,您真是这个!”

    说着,一只小手竖起了一根黑不溜秋的大拇指。

    “太爷,没说的,您屋里还缺家具不?回头我就让王贵给您送一套去。我听说您还爱喝口小酒?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让王贵给您买几坛上好的地瓜烧送屋里去。您缺女人不?我……”

    “噗通!”

    贾三爷被焦大一脚给踹进一边儿的雪堆里。

    焦大冷冷的瞪了贾环一眼,道:“老子希望一会儿你还能笑的出来。”

    贾环闻言,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防备的看着焦大,道:“太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焦大很快让贾环知道了他是什么意思……

    “啊!!!”

    贾环嘴里发出的喊声比杀驴时王成喊的还凄惨,没办法不惨,他两条腿都快被焦大给掰成畸形了。

    老不死的真是往死里整,比劈叉的幅度还大。

    老家伙美其名曰开筋骨,这还只是第一步。

    贾环哭了,真哭了,疼的。

    他觉得两条腿已经不是他的腿了,从撕裂痛,到刀割一样的痛,再到稍微碰一下就火烧一样的痛,再到现在失去了知觉……

    “老不死的,我这两条腿要是废了,你就等着瞧吧。三爷我……”

    贾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骂骂咧咧道。

    焦大冷眼看了他一眼,道:“就你这样的还要从武?习武要是那么简单,喘喘气儿,跑跑步,打打拳就成,也不至于就那么点儿武人了。你要是坚持不了,现在就说,以免后面吃更大的苦头时自己先疯了。”

    贾环打了个哆嗦,不可思议道:“还……还有更疼的?”

    尼玛,这真是比生孩子还疼啊!

    焦大漠然道:“你刚才开的不过是腿筋,除了腿筋外,你身体其他部位的筋脉都要拉伸展开。”

    贾环怒道:“开筋拉筋不是通过运动来的吗?哪有你这样的?”

    焦大依旧漠然,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运动是什么,当年老太爷就是这样锻炼十三……就是这样锻炼人的,老荣国公也是这样教荣国公的,其他从武人家的武人也都是这般开筋的。最后问你一次,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贾环真的犹豫了,这尼玛真的要疼疯了。

    可是……放弃的话,贾府……贾迎春、贾惜春、贾探春还有父亲……

    到时候,树倒猢狲散,贾府倒了,贾家的对头会放过他这个漏网之鱼?

    到时候,赵姨娘怎么办?小吉祥怎么办?白荷怎么办?还有这一庄子将他看成主子的人,他们该怎么办?

    贾环忽然想起,前世种地的父亲曾经给他唠叨过的话:男人,什么是男人,能扛起难事的人,能担起责任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贾环自认是一个真男人,所以……

    “啊!!!”

    ……

    贾环是被人抬回后宅的,然后在赵姨娘和小吉祥的带头下,整个宅子差点被掀起来,炸了。

    哭声、喊声、叫声、骂声,声声入耳。

    贾环没觉得烦,而是觉得解气,这些人骂的越狠他越解气。

    而且他觉得骂的还不够,因为那焦大真是往死里整他。

    开腿筋也就罢了,胳膊和肘部往死里掰也说的过去,可连手指头和脚趾头都一根根的往死里撅算哪门子事?

    好,就算这些部位都有关节筋脉相连,松松也就松松吧,也说的过去。

    可脊柱和颈椎,这些关键部位,就算贾环前世是工科男,也知道这些部位的神经丛有多丰富。

    神经细胞不是表皮细胞和肌肉细胞,神经细胞是不可再生细胞,毁了就毁了,治都没法治啊!

    别的地方动坏了顶多不方便一阵,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可脊柱和颈椎这些地方出一点岔子就真要瘫痪了!

    但到了这个地步,焦大连贾环声称要放弃的声音都不顾了,强行给他开了筋。

    一阵咔擦咔擦咔擦的声音后,从穿越醒来,就一直保持着嬉笑怒骂游戏人生态度的贾环,心中终于有了敬畏感。

    因为除了一双眼珠子和一张嘴,他甚至已经失去了对身体其他部位的知觉。

    这是瘫了吗?

    ……

    “那个天杀的老东西,简直没了王法,环哥儿,你还不派人去把他绑了,打个半死再送到衙门去,这背主欺主的刁奴,把他简单打死都便宜他了。我可怜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呀?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

    赵姨娘骂一阵,哭一阵,直到有老妈子战战兢兢的前来吩咐,说焦大让把贾三爷送到前院去。

    赵姨娘闻言,当真是怒火冲天,就要不顾遮拦,出门找人去灭了那个老王八,最后还是贾环拦住了。

    神气的贾三爷如今只能动动嘴,可怜巴巴的道:“娘,咱先等等,先把我送到前面去,那老家伙还要给我泡药浴。要是泡完不好,咱再干掉他。”

    赵姨娘闻言一怔,道:“他能治好?你不等郎中了?”

    贾三爷哪里知道能不能好,反正全身都没知觉了,要是焦大弄不好,估计就是太医来了都没法子。

    他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先看看吧。”

    赵姨娘闻言无法,只好一边安排几个壮婆子将贾环抬到前院去,一边吩咐人到庄子里找人,先把宅子围住了,一有不好的消息传来,就进来拿人,先打个半死再说。

    不提赵姨娘的动静,贾环被几个婆子用木榻抬到前院后,那里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大大的木桶,里面一片白气环绕,看不清东西。

    焦大面无表情的在那里搅动着什么,不停的往里面加着料,看样子和煲汤似得。

    几个婆子都退下了,可小吉祥却死活不肯出去,白荷虽然不说话,却也不愿意出门。

    焦大懒得理会这些俗事,只是对冲他怒目而视的小吉祥和白荷道:“帮他把衣服脱了,一会儿不能出声。”

    原本怒火万丈的小吉祥和白荷闻言,脸色都红了红,可看到贾环如今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而焦大又不像真的凶狠坏人,好像还真有些门道……

    两人对视了眼,然后一起上阵,小心翼翼的将贾环身上那件被汗湿透了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焦大没有理会两个黄毛丫头的羞涩,上前粗鲁的捏住贾环的脖子,拎着他将他随手丢进了木桶。

    可怜贾三爷进入木桶后,连个泡都没冒,就沉到水里看不见了。

    “啊……”

    “闭嘴!”

    小吉祥和白荷两人只惊呼了一半,就被焦大厉声喝断:“他现在到了最关键时候,稍有差池连命都不保。你们要想他死,尽管叫唤。”

    小吉祥和白荷两人的眼光如果能杀人,焦大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

    焦大哪里会在乎她们的眼神,又开始往木桶里扔东西了,一包一包的,最让小吉祥和白荷惊骇的是,他居然在木桶底下升起了火……

    这是要炖了贾三爷吗?

    小吉祥一边流泪,一边死死的看着焦大,心里打定主意,要是三爷有个好歹,她一定要像戏文里演的那样,将这个老狗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白荷则是擦干眼泪,转身出门了。

    她信不过焦大,也信不过赵姨娘,她去召集她的师兄们。

    让他们在外面等着,等消息。

    如果贾环有个好歹,想来,不用她开口,李万机和胡老八等人,就能一片一片的将焦大拆掉,吃掉……

    他们才从地狱爬出来,刚刚品尝了天堂的滋味,他们不会让任何人毁了他们的天堂,毁了他们的家。

    焦大没有理会小吉祥的眼光,自然也不会理会白荷决绝的离去,他面色肃然,一丝不苟的看着木桶里的贾环。

    这一套工作,他做的无比娴熟,因为他六十年前帮老太爷做过,而在之后的六十年中,又在梦里无数次的做过。

    所以,他绝不会出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木桶下的柴火已经烧光,木桶里的水汤也不再冒热气了,一旁站着的小吉祥目光已经呆滞起来,而门外,则是黑压压的一片,一片人头……

    焦大的面色也严肃到了极点,一双老眼死死的盯着木桶中。

    如果失败了,他根本不用别人来杀,袖口藏好的匕首就是为自己准备的。

    死根本不可怕,他怕的是,辜负了老宁国公的嘱托。

    他叫焦忠,他这一辈子,都要忠于老太爷。

    对于老太爷的命令,哪怕只是让他尽力而为不必强求的命令,他都要用最大的努力去完成。

    哪怕耗尽一生的生命。

    桶里平静的水面没有半点反应,乳白色的水汤渐渐冷却,而焦大的心,比水汤还冷。

    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