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九十章 新庄子
    接下来的日子,就过的很快了。○

    贾环每日清早和焦大锻炼身体,随着那套喘息法门越来越娴熟,以及每日晨跑的长度和时间越来越长,贾环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变的越来越健康,强壮。

    伴随着的,是他的饭量也越来越惊人,赵姨娘每每见之都要骂一次饭桶……

    庄子里的景象也大为改变了

    两个月过去,在关中第一场冬雪降临前,所有的农家和匠户,都住进了新屋子里。

    新屋子自然不是贾环设计的二层小楼,依旧是平房。

    不过与其他庄子平房不同的是,贾家庄子新盖的平房并非是瓦顶,也不是茅草顶,而是用一种叫水泥的东西棚的平顶。

    今天是搬家的日子,老庄户郭三壮带着儿子郭狗子还有媳妇郭李氏齐齐动手,终于在天黑前将老屋里的东西搬完了,破家值万贯哩,啥也丢不得。

    搬完摆好后,一家三口人一起站在篱笆扎的小院儿里,咧着三张嘴,傻乐傻乐的看着这座从此以后归他们住的屋子。

    啥都好,啥都好,就是屋顶有点怪,是半弧型的平顶……

    这还不算完,听说三爷还派人从神京西坊市的西域胡商手里寻到了一种叫沥青的东西,虽然胡子的手里没多少,全加起来也只刚够三爷的屋顶,但不要紧,胡商知道哪里大量有,三爷好像也知道,说是在一个叫什么可拉蚂蚁的地方遍地都是。等来年春天就能大批运来,价钱也不算贵,只要要的量大,也就是个车马运费钱。

    日后再维护屋子,就不用隔几年就要换一批瓦了,只要烧一次沥青重新倒到屋顶就好。

    屋子里的地面,也不是寻常庄户房里的土地了,而是用上好的水泥铺成的光溜溜的地面。

    看着比以前庄头屋里的青砖地都好,赤着脚走在上前也不脏,凉丝丝儿的……

    还有宽大的窗户,采光可好了,哪怕是冬天和阴雨天,屋子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阴暗昏沉。

    三爷还说,等白姨娘把透明没泡玻璃烧出来后,屋子里会更亮哩!

    天哪,玻璃,听说现在只有宫里的皇上和太上皇才用的起,还不是咱大秦自己造的,是从什么欧什么巴大陆运回来的,贵的很……

    再看看如今庄子里的路,虽然都是羊肠子一样弯弯曲曲的小道,可那也比以前平整多了咧,还直接通到每家每户的门口,三爷和白姨娘说,冬天还没啥,可等到了春夏,道路两边种的花儿一开,嘿,漂亮的很!

    不过最受庄户和匠户们喜欢的,尤其是庄户媳妇和闺女喜欢的,就是三爷出钱,买了一批生铁回来,让匠户里的三个铁匠,打出了一批闭拢的铁水箱来,水箱外面刷了一层黑色的沥青,然后接了根水管子,有太阳的时候,晒一白天,夜里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一回热水澡了。

    尤其是大冬天,洗热水澡可真舒坦啊!

    搁以前,庄户家一个月能洗一次澡都不错了。这还是那些赔钱货丫头片子穷讲究,咱爷们儿,一冬天不洗都么事……

    其他的都好,都满意的很,就是……就是靠在灰石头山周遭的那一大片地可惜了。

    生生让那群孙子给挖出一个大坑来,还是三爷有办法,从村口的嘎子河里引了一股活水过来,硬是把大坑儿给灌成了一个大湖。

    三爷说,等来年,大家可以在湖里种一些莲蓬荷花啥的。

    庄户们明里不好说啥,可私下里都撇嘴,种花儿有个屁用,到时候把鸭子和鹅往里一撒,就等着收蛋吧!

    只是,本来就一百多亩地,如今生生少去了一半,也不晓得来年咋办。

    念及此,郭三壮忧愁的皱起黝黑的额头,几道深深的皱纹浮现……

    ……

    “老王,你瞧瞧,李万机他婆娘她们这帮子女人,了不起啊,手多巧,瞧瞧,这些花纹图案雕刻的,多精美啊。”

    原本的庄主大宅的后面又套了两套大屋子,作为后宅,赵姨娘还有小吉祥、小鹊、白荷以及伺候她们的老妈子,都在后宅的二三房里待着。

    原来的宅子就成了贾三爷的书房和会客厅。

    贾三爷如今看着匠户婆娘们雕好的一些床啊窗啊桌啊什么的,赞不绝口。

    不是贾环土包子,没见识,实在是他没想到,这些寻日里见了他畏缩的都要下跪的婆娘,会有这般手艺。

    桌是八仙桌,椅是八仙椅,桌的四边和椅背上雕刻着八仙过海的云纹,非常讲究。

    床叫八步云床,床榻表面有各种精美的雕花镶嵌,比如仕女图和一些水莲花什么的。

    都非常好看。

    不过,贾环的赞不绝口,却让一旁的王贵甚至李万机都哭笑不得。

    李万机咳嗽了声,恭声道:“三爷,咱们本来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值不当三爷如此夸赞。”

    王贵也不以为然道:“是啊三爷,这些东西平常大户人家里不都有吗?”

    贾环瞪了二人一眼,道:“你们懂什么?这些是不是好东西?精巧不精巧?好东西就该赞扬,而不能不以为然。就像王贵你一个庄户,大家都种地,为啥别的庄子就能出产丰富,你种的刚好糊口?”

    王贵闻言老泪都快下来了,老脸挂不住,尤其是竞争对手李万机还在一旁,他腰都要弯到地上了,诉苦道:“三爷诶,不是小老儿我无能,实在是……”

    贾环摆摆手,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又是那一套车轱辘子话。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只是要告诉你,别管这是不是女人做的,但只要做的好,你都要尊重人家的劳动成果。老李,你回去代我谢谢她们,她们有心了。”

    这下李万机又站不住了,躬身道:“三爷,这话我哪里能转诉,能给三爷做点事,是她们的福分……”

    贾环有些挠头的看了看不安的李万机,又看了看苦着脸的王贵,气笑道:“我真是……行,那就不口头表扬了,你从王贵那里支点银子,打发人去买些花布回来,让她们给自己和孩子们都做一身新衣,快过年了,也算是你们辞旧迎新,和过往告个别。这是你们来庄子上过的第一个新年,算我这个做庄主送你们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礼物。”

    李万机躬下的腰,迟迟都没有抬起来……

    贾环看在眼里,倒也没有劝,让他自己平复也好,贾环看着王贵道:“你们五家跟新来的人手艺学的怎么样了?”

    王贵闻言,面色又是一苦,摇头道:“三爷,我们几辈子都是种地的人了……”

    “胡扯什么?你爹是种地的?你兄弟是种地的?”

    贾环毫不客气的打断道。

    王贵闻言,老眼忽然黯淡下来。

    他的父兄,那都是好汉呐,可惜……

    “行了行了,日子总要往前过,想太多没一点用。这都已经干了两个多月了,你们还不能上手?”

    贾环皱眉道。

    王贵收了愁容,苦笑道:“咱爷们儿还好说,跟着搅沙子,和水泥,精细活儿干不了力气活儿没问题。可娘儿们些个,真做不了那些细活。雕花儿刻人什么的,她们实在来不了。”

    贾环咂摸了下嘴,道:“那就没法子了,夏天她们还能种个地,冬天干什么?就这么闲着纳鞋底?”

    王贵颇为羡慕的朝刚刚直起腰,眼睛还微红的李万机看了眼,道:“三爷,我们也想让她们有个活计做做,补贴点家用啊。就因为她们手笨,被家里的爷们儿收拾了不是一遭两遭了,可是揍了也学不会,没用。”

    贾环好笑的瞪了王贵一眼,道:“只有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会朝女人动手……这样,既然精细活儿干不了,那就只能让她们做粗活儿了。庄子里的大牲口有男人专门喂养,但鸡鸭鹅之类的,还是交给你们婆娘去做。另外就是,下雪了,新来的庄户们以后可能每天都要忙,没时间扫雪,你们老庄户的婆娘们就负责整个庄子的卫生清扫工作,每人每个月也有五百钱的月例。”

    王贵闻言顿时嘴咧到耳朵根儿了,胸脯拍的啪啪响,保证道:“三爷,您瞧好哩,老汉我保证,庄子里的路一定溜光溜光的。这又不是以前的破路,坑坑洼洼的,现在的路多好清扫啊!”

    李万机在一旁静静的听了会,忽然开口道:“三爷,庄子里的宅子和路都已经铺好了,我们还要忙什么?”

    贾环闻言一乐,没有直接回答李万机的问题,而是对一旁的王贵笑道:“老王,最近请你吃饭的人不少吧?”

    王贵老脸笑成了一朵老菊花,高声道:“可不是吗?周遭庄子的庄头和管事一个没落,还有几个商人,都想问问咱们庄子上的水泥是咋造的,这路咋铺的。三爷,我在庄子上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这么风光过……”

    一旁李万机闻言面色一变,沉声道:“你把水泥的方子说出去了?”

    王贵不高兴瞪眼道:“老汉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这种秘密也能告诉外人?再说了,就算我想说,也说不出个名堂啊,我又不知道咋烧的,我是真不知道,我一个种地的……”

    话虽如此,老头子眼里还是闪过一抹狡猾的笑意。

    贾环道:“老王,你去跟之前请过你的人说,就说上次吃了诸位的席,礼尚往来,如今你要还席,地点就在咱们庄子里,让他们进咱们庄子里好好看看,酒宴钱我来出。”

    ……

    ps:感谢书友我爱苗苗、c938516、蓝涩飘扬以及皇室之人的打赏,感谢诸位兄弟以及姐妹(注意)的推荐和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