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十九章 温暖
    贾环自然不知道他刚走不久,官路上发生的事,他此刻正脱那身灰土色的破衣服呢,然后随手将衣服丢给小吉祥,道:“去吧,把这衣服还给郭狗子他娘,这可是人家郭狗子过年时才穿的衣裳。”

    小吉祥嫌弃的翘着手指拈着衣服的一角,打算就这样提溜出去扔给人家。

    结果被贾环一个屈指不轻不重的扣在额头,笑道:“小吉祥,我们可以不喜欢别人,遇见看不顺眼的可以不理人,但我们不能嫌弃别人,更不能羞辱别人。这不是为了他们好,而是不能让我们自身的格调变得庸俗。”

    小吉祥能听懂个屁,噘嘴嘟囔道:“什么嘛?让我好好给衣服就说好好给衣服就是了,说那些听不懂的,都怪那个小狐狸精,把三爷迷的怪怪的……”

    说着,朝贾环做了个鬼脸,然后迈着小腿儿“蹬蹬蹬”的跑了。

    贾环见状,哑然失笑……

    “哟!环哥儿,回来了?”

    赵姨娘的声音突然响起在门口,而后毫无阻碍的推门而入。

    贾环无语的看着赵姨娘,道:“娘,我正准备换身衣服去见你,你怎么能先来见我这个当儿子的呢?传出去像什么样……”

    不是贾环变庸俗了,实在是在这个礼教森严尤甚律法的时代,若是在孝道上落人口实,那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赵姨娘却毫不在乎,鄙夷道:“怎么着,贾三爷,回府了一趟,成贵人了?少跟老娘装蒜,你爹说什么了?”

    贾环懒洋洋道:“父亲说,他会抽时间来庄子上看我们的,让娘你注意身体,不要牵挂。对了,他还给你写了封信,咦,丢哪儿去了……”

    本来贾环还准备和赵姨娘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可是看到赵姨娘满脸的不善,一双杏眼眼眸中尽是杀意时,他立刻干巴巴的赔笑道:“娘,开个玩笑,我父亲写的信,对儿子来说,那和圣旨也没什么区别!你想啊,丢了圣旨那是要杀头的。”

    赵姨娘脸色好了些,不过语气依旧不善道:“少扯你娘的臊,快拿来!”

    可贾环又嘿嘿干笑了声,在怀里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什么,赵姨娘的脸色愈发难看。

    这次可不是贾环在开玩笑活跃气氛了,他真忘了把那封信随手放哪去了……

    就在赵姨娘要爆发时,贾环忽然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记性,信在包裹里。”

    说罢,连忙偏身上炕,从炕头拿下一个绿色包裹,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一份被压的皱巴巴的信。

    赵姨娘见状又要发怒,贾环连忙道:“娘,你说父亲是不是快老糊涂了,你说他给你写信有什么用?你又不认识字……”

    “啪!”

    “环哥儿,你今儿是不是中邪了?娘怎么觉得你总是在作死呢?”

    赵姨娘阴测测的道。

    贾环干笑了两声,道:“可能是离府时,府上人民对我挽留太甚,让孩儿我心神有些不宁吧。”

    “得得得,少瞎扯,谁稀得你,赶紧拿来!”

    赵姨娘不耐的右手一伸,道。

    贾环一怔,莫名其妙道:“信不是给你了吗?”

    赵姨娘啐了他一口,道:“老娘说的是银子!你小子回府前专门跑庄户家借了那么一身破皮,不就是为了多骗点银子?你能瞒的过老娘?真没想到你小子比我还精,老娘只打算让你顶着一个黑炭头回去,谁想你居然能想到这么一出……”

    贾环客气道:“娘,这值不当个什么,跟您相比……”

    “淡话少说,赶紧拿出来,到底有多少?”

    赵姨娘今天可能火气也很大,不配合贾环活跃气氛了,直接进入主题。

    贾环将装银子和银票的包裹往桌子上一丢,道:“都在这了,一共两千多两,咱娘俩要是省着点花,能花上百八十年。”

    赵姨娘罕见的没有扑向装银子的包裹,而是满脸怀疑的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你今儿个,可真不大对劲啊。怎么着了?在府上被人笑话挨骂了?

    不是老娘说你,你在府上本来就是破鼓万人捶的货,如今再挨一顿就挨一顿呗,至于吗?咱们现在有自己的庄子,还有那么多自己的银子,你个兔崽子连小妾都准备俩了,让人骂骂就骂骂呗!闹什么心?”

    贾环真是又气又好笑的看着赵姨娘,道:“娘,儿子就是觉得自己又长大了点,准备换种风格,走成熟稳重路线,没什么。”

    赵姨娘眼泪都快下来了,泫然欲泣道:“环哥儿,你可别吓娘啊。这是出门一趟中邪了,还是失心疯了?你一个七岁的孩子,成熟稳重个屁啊!成熟稳重的那都是大官老爷,为娘不期望你为官作宰,只要你像以前一样嘻嘻哈哈的,高高兴兴的,高高壮壮的活一辈子就好。”

    贾环闻言心里一暖,而后哈哈大笑道:“娘,你是不是高兴坏了,儿子知道上进你还不满意?”

    赵姨娘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道:“你这叫知道上进?你这叫心如死灰。我以前听马道婆说,好多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就是这个心如死灰后,才去剃度出家的。”

    贾环闻言更觉好笑,道:“娘,你儿子我今年才七岁,后备小妾都找了俩了,这还叫心如死灰?”

    赵姨娘不服气,道:“那你怎么会把那么多银子都给娘?前几天夜里你还每天半夜三更的跑我房里想偷银子,怎么这才没两天,见了这么大笔银子都不动心了?你这不是那什么心如死灰是什么?”

    贾环笑道:“娘,儿子只是缺少一点启动的银子而已,敲了钱启一笔,这两天他还要再送过来一笔,差不多就够了。这些银子娘你就收着吧,闲的没事就喊上小鹊带上几个婆子去城里逛逛,买点首饰什么的。若是懒得动弹,就把银子交给白荷……”

    “呸!做你娘的春秋大梦吧!她算哪个牌位的,让老娘把银子交给她管?!”

    贾环话没说完,赵姨娘就生气道。

    贾环无语道:“我的意思是,白荷她懂得设计首饰,你想要什么样的可以给她说,什么三步摇五步倒的,她都懂。她设计出来后,咱们庄子上还有会雕刻首饰的银匠。你这叫私人订制,比上城里的首饰铺子去买还高档的多。”

    赵姨娘闻言两眼放光道:“白丫头还有这个本事?”

    贾环呵呵笑道:“怎么样,你儿子的眼光不错吧?”

    赵姨娘哼哼了两声道:“你最好先别把她的身份告诉你爹,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对了,既然你不缺银子了,干吗还回府要银子?”

    贾环无语道:“娘,明明是你催我回府扮可怜要银子的。你儿子我这样的人,要么不做,要么就做个痛快,能多要自然要多要一点了。”

    赵姨娘柳眉忽然蹙起,道:“儿子,我听小鹊还有几个婆子说,你那一套好像还真不赖,弄好了说不定真能赚银子。你现在从府上拿钱,万一你以后买卖做大了,他们会不会……”

    贾环闻言诧异的看了赵姨娘一眼,他真没想到赵姨娘能想到这茬。

    “看你娘看!”

    见贾环的眼神古怪,赵姨娘没好气的骂道。

    贾环哈哈大笑道:“娘,我是在看你啊!咳咳,娘,你就别操这些心了,好好的当你的当家享福老太太吧。不管我拿不拿这份银子,日后他们若真要想打我的主意,娘以为有什么难度吗?父亲开个口,老太太开个口,我能说个不字?”

    赵姨娘闻言更加急了,道:“凭什么啊?明明是……”

    贾环无奈摇头道:“娘,因为儿子我姓贾,如果我想做出大成绩,就离不开这个姓。你以为钱启为什么愿意给我银子?还不就是想继续用儿子额头上的这个贾字。不过你也不用操心,短期内他们不会打儿子的主意的。这些贵族,自恃身份,好面子,暂时还不会打我的主意的。”

    赵姨娘忽然长长的呼了口气,看着贾环道:“儿子,娘还是那句话,娘不用你为官作宰,也不用你大富大贵,就像现在这样就挺好。咱们有吃有穿有银子使还有人伺候着,如今也不用再看人脸色给人立规矩。你若想读书,就读点书认个字,若不想,老爷离的远,也管不着你。天天耍子去,只要人好好的娘就满足了。你小小年纪,不用想那么多事。”

    贾环闻言心中又是一暖,拉起赵姨娘的手,温言道:“娘,难怪人都说慈母多败儿……”

    “啪!”

    “老娘打死你个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老娘不管了,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不过老娘给你提前说好,出府时你爹给的那两千两银子的主意你可不要再打,那是为娘给你准备的压箱底儿的银子。万一娘有个……你也好有个依靠。行了,老娘不和你瞎扯了,回房间还要去给你这个蛆心的孽障做鞋去。”

    说罢,赵姨娘扭着腰肢朝外走去。

    贾环连忙喊道:“娘,银子你还没拿呢。”

    赵姨娘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里的帕子,骂道:“留给你吧,不让你败个干净,老娘担心你个兔崽子还是不知道死心。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遇到这么个没造化的种子……”

    再次听到这么一句熟悉的骂声,贾环脸上的笑容极为灿烂,温暖。

    ……

    ps:尽量转文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