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十七章 小曲儿
    见到气氛变成了这般,最紧张的却是贾迎春,她唯恐贾环不顾一切的闹起来。

    这样的话,先不说王夫人等人是什么反应,就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脸上可能都挂不住。

    日后,大家又如何相处,最后为难不落好的,恐怕还是她和贾环姐弟俩。

    一只手紧紧的握了握贾环的手,贾迎春目光担忧的看着贾环。

    贾环自然不是傻子,小黑脸儿扬起,冲贾迎春灿烂一笑后,又对沉默不语的林黛玉和贾宝玉们道:“哥哥姐姐们,我可提前说好,这首小曲儿是我在庄子门口站着时,听过路村人哼唱的,可不是我作的。后来我在家里学唱出来后,我姨娘她们还批评我说,这首曲子不是好人家唱的,有伤风化。今天我也是没办法,急了,才唱出来。你们听听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在外面唱,要是被老爷太太他们知道了,那小弟可就全玩儿完了!”

    看到贾环似乎已经揭过了刚才的事,贾宝玉和林黛玉两人心里暗松了口气,心里记下以后一定多往这边瞧着点,然后才一起笑骂起贾环来。

    “小曲儿的词虽然不算雅致,略显粗白,可也算不上有伤风化吧?”

    贾宝玉很不悦的否定道。

    林黛玉也蹙起眷烟眉,疑惑道:“不是好人家唱的?笑的甜蜜蜜吗?”

    贾环挠了挠头,忽然想起,可能是因为他刚才还没唱完,只唱了开头两句,而且他贾环的声音,也没有邓丽珺的缠绵悱恻……

    一个小孩儿唱一句甜蜜蜜,唱一句在梦里,甚至可以被当做小儿的呓语梦言,童趣童真,怎样都和有伤风化搭不上边儿。

    贾环反应过来后,连忙笑道:“我只听了这两句,后面的可能还有一些,大概不大雅致,所以姨娘才会这样说。”

    众人闻言恍然,贾宝玉却长叹了一声,道:“真是可惜了,多好的曲调啊,偏偏却被一起子俗人给狗尾续貂的毁了。”

    不只贾宝玉,就连林黛玉、贾探春等人,也都是面带遗憾。

    气氛再次郁闷下来,贾宝玉等人纷纷将准备好的银袋子交给贾环,各自说了几句体贴话,就都告辞了。

    知道贾迎春和贾环两姐弟亲,有体己话要说,就顺手还把抱着一个大桃子啃的贾惜春也带走了。

    “姐姐……”

    贾环脸上挂着不灿烂但很亲近的笑容,看着贾迎春道。

    贾迎春应了声后,温声道:“环弟,你莫要担心姐姐,姐姐已经大了,懂得保护自己哩。原本只是挨着,可如今有了你这个亲近的弟弟,活的反而有趣了很多。以前和宝兄弟林妹妹和三妹妹他们在一起,却没什么话说,只是看他们玩闹。可是有了环弟后,和他们反而有了许多话说,都说环弟怎样怎样有趣。大家还计划着,等来年开了春,大家一起去你那英俊潇洒庄,看你这位俊俏的小庄主哩!”

    说罢,贾迎春掩口轻笑起来,可以看出,她真的很开心。

    因为生命中有了牵挂……

    贾环忽然想起鲁迅说过一句话:而今这世,无聊生者不生……

    意思是说,在如今这个世上,没有依靠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贾环想,这个依靠,不只是生活中的依靠,也有心灵中的依靠。

    祥林嫂的儿子如果没有被狼叼去,那么即使生活再艰苦,想来她也会坚强的活下去。

    在认了贾环这个弟弟前,贾迎春是否也是百无聊赖者呢?

    在红楼中,小厮曾说她这个二小姐,是即使拿针扎一下都不会出一声的木头人。

    若非心中清冷孤僻如斯,一个金闺花柳质的千金小姐,又怎会如此?

    贾环的目光变得极为柔和,他看着贾迎春道:“姐姐,再给弟弟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让你过上你最想要过的生活。”

    贾迎春抿嘴一笑,用手指轻轻的在贾环的黑脑瓜上点了点,拖长声音道:“好~姐姐一直等我环弟出息呢!”

    贾环忽然嘿嘿一乐,笑道:“姐姐,我再给你唱个庄子上的小曲儿吧!”

    贾迎春闻言一怔,道:“好呀!你上回唱的那个小曲儿,林妹妹可是当成了宝呢……”

    贾环嘿嘿一笑,道:“那这个小曲儿,也能让姐姐你当成宝!”

    说罢,他扯开嗓子唱道:“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姐姐来!满山开遍哟,映山红……”

    ……

    轻轻的,贾三爷走了,正如他轻轻的来。

    挥一挥衣袖,三爷带走了一大包银子!

    将装了银子和银票的包裹枕在脑后,贾环双手反抱着躺在车厢里,想着心事。

    临走前,他悄悄的将司琪叫到一边,取了二十两银子给她,除了补上她和绣桔这个月的月钱外,还额外多发了半年的月钱,其余的留在身边,以备贾迎春急用。

    另外又取了二十两,让她留意贾惜春那边,如果那边也是这种情况,就让她也给那边的丫鬟奶妈补上。

    虽然司琪说不用,而且还有贾环从赵嬷嬷那里讨回来的银子,贾环却告诉她,那包银子目前能不用暂且不用。等到他从钱启那里将东西弄回来再说,如果弄不回来了,这些银子说不定还得交上去。

    贾迎春房里的那些装饰和家俬,的确是发给她用的,她有使用权,但所有权却依旧是贾府公中。

    贾环还叮嘱司琪,若贾迎春有急事,或者急需用银子,就让她或绣桔立刻去城南庄子上找他,他一定会赶来的……

    贾环不是小气舍不得多给,而是如今他对除了贾迎春外的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百分百的放心……

    又摸了摸铬的他后脑疼的包裹,里面好多银子。

    要说贾府里一窝子都是败家子,还真不冤。

    半个月前出府,贾环和赵姨娘就带走了三四千两的银子,这次走一遭,卖了回可怜,又捞了两三千两。

    贾环想了想,在贾家兴旺的时候,哪怕在园子里种一次树,随手也就开出去了两百两。

    刘姥姥进了两次大观园,也带走了上百两。

    贾赦求娶鸳鸯不成,在外面买了个丫头,花了八百两……

    当真是不拿银子当回事,富贵久了的豪们……

    这也是真正的权贵和富商之间的差别,后者拿银子当命一样看重,而前者,只要有权势,银子只是点缀而已。

    当然,他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到,用不了十来年,等贾府彻底势弱后,王熙凤为了应付园子的开销,甚至到了和鸳鸯一起合伙盗贾母首饰去当二百两银子使的局面了。

    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可随即嘲讽又变成了无奈。

    他虽然被人赶出了贾府,可那也只是被发配,而不是从族谱上除名。

    从今天贾母的反应来看,就算不喜他这个孙子,可依旧拿他当贾家的人来看待。

    还有王夫人和王熙凤,即使再不喜欢贾环那又能如何?该背的担子不还是得背,该给的银子还得憋屈的掏?

    再加上贾府里一屋子的姐姐妹妹还有哥哥们,贾环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凄惨的死去落魄呢?

    对了,还有贾兰……

    想起这个小侄子,贾环就觉得好笑。上次出府的时候,还有这次回府,贾环都没见过他。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李纨这个大嫂可是贾府里最出名的善于明哲保身之道的人了。

    别说是他这个被出府的贾府庶子了,就连贾宝玉和林黛玉这样的贾母宠儿,她都不让贾兰靠的太近。

    在红楼原著中,大观园里那么多活动,贾兰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

    无非是因为李纨怕惹是非,担干系罢了……

    贾府里的人,还真是形形色色。

    贾府暗叹了声,坐起身来,挑开车窗窗帘朝外远远眺望去,忽地,他眉头皱起。

    不远处就是贾家的城南庄子里,此刻,庄子门口处怎么围了那么多人?

    这都快夜了,能出什么事?

    “舅舅,马车赶快一点。”

    贾环心里不放心,皱眉说道。

    在庄子上住了半个多月了,贾环已经摸清了庄子周遭的情况。

    还真像李万机说的那样,在神京近郊这样的好地方,次一点的伯爵府第都捞不着一个好庄子。

    围绕在贾家庄子附近的又都是成千甚至上万亩的大庄子,哪有什么善茬?

    左侧是镇国公家的庄子,镇国公牛清是和第一代荣宁二公一个时代的人物,如今袭爵的是牛清的孙子,现袭一等伯牛继宗。

    和贾环庄子仅隔一条官路相对的,是理国公家的庄子,理国公柳彪亦是与荣宁二公同封国公之人,如今理国公府当家的亦是柳彪的孙子,现袭一等子的柳芳。

    牛继宗和柳芳都是和贾政贾赦一个辈分的人,不过从他们的爵位上来看,就可知他们都是亲贵之爵,而并非贾赦和贾珍那样的宗亲之爵。

    伯爵和子爵这样的爵位,可不是什么一等将军和三品将军这样的宗亲之爵可以媲美的,牛继宗和柳芳如今在朝堂上也都是位高权重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从武之人!

    至于贾环庄子的右侧,就让他郁闷了,因为那是一位郡王的庄子。

    这个郡王并非红楼中所述的东南西北四大郡王,而是正儿八经的龙子龙孙,当今皇帝的亲弟。

    至于他的名字,就更让贾环无语了。

    赢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