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十五章 相声
    “赵嬷嬷说的没错,我如今的确不算是贾府的人了,可我还姓贾……这些且不提,我只问你,可知我为何出府?”

    贾环乐呵呵的道。

    赵嬷嬷闻言,顿时满脸鄙夷,阴阳怪气道:“这谁知道呢,想来是一些人出身太低,眼界也太低,尽会捡了芝麻丢掉西瓜,手脚不大干净,为了三瓜俩枣的丢了大好的前程,说起来我们这些奴才都觉得脸红!”

    常听人说,不要和这种世俗的妇人斗嘴骂架,这是世上最不理智的行为之一,贾环总算见识到了。

    这份嘴炮功力,果然了得。

    贾环嘴角抽了抽,干笑了两声,继续道:“赵嬷嬷果然够睿智,这话说的倒是没错……不过,我听说我二姐房里的东西也时不时的少一件,我就觉得,这毛贼的胆子真是比天还大,连我这种贾府的近派少爷,都因为一时想不开动了点手脚就被驱逐出贾府,想来这毛贼的下场,总要比我凄惨上几分吧?赵嬷嬷,你说呢?”

    赵嬷嬷和她身后的儿媳妇闻言顿时面色大变,而大门处也传来一阵响动……

    赵嬷嬷铁青着一张黄脸,阴沉道:“三爷,话不能乱说?我常在二姐儿处走动,怎么就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你可不要胡乱牵扯,也没人信的。”

    贾环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道:“我听说赵嬷嬷最喜欢打叶子牌,而且打的还挺大。只是有的时候手气不大好,就会输上不少。没了银钱又想打,怎么办?只好去我二姐那里走一遭……”

    “三爷,你这说的什么话?虽然你是爷,可没讲究的话最好别乱说!”

    赵嬷嬷厉声喝道。

    贾环不笑了,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赵嬷嬷道:“你也姓赵……还好你和我姨娘没什么关系,不过想来也有点关系,你们好像都在钱启那里出货吧?对了,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不知道钱启是我什么人吧?”

    “噼啪!”

    只觉得一道惊雷劈在脑门上,赵嬷嬷整个人都晃了晃,而王柱儿媳妇更不堪,直接瘫软到了地上。

    大意了,大意了,怎么就忘了那钱启是这小子的娘舅,在阴沟里翻了船了?

    原本只是猜测的贾环,看到两人的神态,心里立马大定,乐呵呵的站在那里,看着这婆媳二人。

    然而,他的微笑在赵嬷嬷婆媳眼中和恶鬼的微笑没什么区别,都会要人命啊!

    “三……三爷,您……您这话什么意思?”

    赵嬷嬷强自镇定着问道。

    贾环笑道:“你问我这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

    赵嬷嬷摇摇头,咬牙道:“奇了,我怎么会知道?”

    贾环哈哈大笑道:“你也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吧,我们去找我二嫂,她可是有名儿的明白人了。再把钱启找来,想来他们两人是知道的。

    唉,你们瞧瞧我这一身,多可怜?受罪啊!可有罪总不能就让我和我姨娘两人受吧?我们是那么没义气的人吗?刚好,我庄子里最近在整理茅厕,缺几个人手,钱启一家再加上你们一家,差不离刚好就够了。一百多人的腌臜物,每天都要有人清理,想想都……

    嬷嬷是府里的老人了,再加上你这儿媳妇,看样子就知道已经受了嬷嬷的真传,精明,能干,收拾茅厕一定是把子好手!

    还等什么?这就走吧,咱们一起去找我二嫂,要不直接去找老太太说也成!”

    赵嬷嬷真是怕了,就像贾环刚才说的,几辈子的老人又如何?可还不是奴才?

    别看她刚才口口声声说要闹到贾母跟前,可真到了贾母跟前,她连头都抬不起。

    虽然她也是奶过小姐的乳母嬷嬷,可就身份而言,完全没有她和她儿媳妇吹嘘的那般厉害。

    否则的话,也不会分去给一个庶女当乳母……

    跟贾府里几个能够和贾母说的上话的老嬷嬷相比,赵嬷嬷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

    今天这事真要被贾环闹到王熙凤甚至贾母跟前,赵嬷嬷一家子都要倒霉。

    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老脸不老脸,赵嬷嬷“噗通”一声就给贾环跪下了,还不忘拉王柱儿媳妇一把,然后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求着……

    贾环此刻忽然觉得有些好笑,难怪贾宝玉觉得女儿没结婚前都是水做的,结婚之后就成泥巴汤了,好像也有点道理……

    “拿来!”

    贾环懒得看赵嬷嬷婆媳两人半真半假的演戏,伸手道。

    赵嬷嬷楞了下,然后畏惧道:“什……什么?桃儿?”

    贾环气乐了,道:“除了这个,还有银子和你们当东西的当票!”

    赵嬷嬷三角眼里光芒闪了闪,谄笑道:“三爷,瞧您说的,这玩意哪有什么票啊?不过老奴可以把银子给三爷,您放心,绝对不少一分。”

    贾环不为所动,道:“银子我自然要替我二姐讨回去,但是当票也要,不然谁知道多少?”

    见赵嬷嬷还在那里啰嗦,贾环不耐烦了,冷声道:“你到底给不给?不给是吧,那好,我一会儿就去钱启那里把底档拿来,让老太太看看贾府里的老人现在都他娘的是什么德性!”

    说罢,贾环转身就要离开。

    赵嬷嬷哪里敢让他走,连忙尖叫道:“三爷不要!三爷呐!我给,我给你还不行吗?老奴只求三爷慈悲,饶过老奴这一遭,不要嚷开,老奴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

    听到“三爷不要”和“我给你”这两句时,贾环真是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胃里也翻腾着。

    他深深的后悔,后悔当年为何会沉迷于网络上的糟粕文化,让他如今总是对这种很正常的言语产生一些很不正常的联想……

    贾环小脸儿发白,眼睛不敢看赵嬷嬷那张老脸,强撑道:“不要那么多废话了,赶紧的,拿当票拿银子拿桃和驴肉!小爷我耐性有限……”

    赵嬷嬷闻言连忙起身,和王柱儿媳妇就进屋去了,没多会儿,就见两人拿了一大一小两个包裹出来,满脸堆笑的看着贾环。

    贾环也不接东西,对门口喊了声:“司琪姐姐,绣桔姐姐,你们进来吧。”

    在门口站了半天,激动的满脸通红的司琪和绣桔,闻言立刻推门而入,昂首挺胸,趾高气扬……

    贾环见状笑道:“劳烦两位姐姐帮忙拿一下东西。”

    司琪和绣桔都不客气,一人拎过一个包,还都恨恨的瞪了赵嬷嬷和王柱儿媳妇一眼。

    贾环又道:“当票呢?”

    赵嬷嬷满脸乞求的看着贾环,道:“三爷,银子和东西都在这里,真的一分一钱都不差。当票就……”

    贾环冷笑道:“我拿着当票不是为了要挟你,你值当个什么?我是要去找钱启把我二姐的东西要回来。

    小爷我还真是见着活鬼了,堂堂荣国府的二小姐,居然被几个刁奴欺负。这世道……

    赶紧的,这次看在你毕竟是我二姐乳母的份上,交出东西就算了。再有下一次,赵嬷嬷,我保证会让你记起,我荣国先祖是以何起家的。

    我贾府满门富贵都是用胡虏鞑子的狗头换来的,你想拿也可以,用脑袋来换就好!”

    看着小小年纪的贾环,眼睛里却冒着凶狠的目光,不止是赵嬷嬷婆媳,就连一旁的司琪和绣桔都有些被唬住了。

    听到贾环的话,众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关于贾环昏迷后被荣国公所救之事。

    先前大家无所谓信不信,大多是将信将疑,可现在,赵嬷嬷等人真的信了。

    贾府已经承平安泰好几十年了,府上享尽世间富贵繁华,并且以文华为贵。

    像贾环这种杀气腾腾的话,就连赵嬷嬷都记不清有多少年没在贾府中才听过了……

    若不是荣国公显灵,贾环一个小小人儿,又怎么会懂的这些话?

    念及此,赵嬷嬷忽然又想起,年幼时曾听家人炫耀过,荣国公当年是怎样将胡虏鞑子杀成了尸山血海,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再看向贾环,眼神中畏惧之色再添三分,赔笑道:“三爷,瞧您说的,都怪老婆子灌多了黄汤,猪油蒙了心,才做出这般下作的事。您尽管放心,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日后老奴一定尽心尽力的服侍姐儿,若有半分违心,一定全家都不得好死!”

    贾环哼了声,道:“我二姐用不着你服侍,平日里没事你少往那边去,她若有事,自会打发人来找你吩咐。废话少说,当票拿出来。”

    赵嬷嬷哪里还敢耽搁,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沓当票,双手奉上。

    贾环还嫌膈应,就让司琪先接过去,然后一行人扬长而去。

    回到贾迎春的小院儿时,贾迎春正坐立不安的站在那里,贾宝玉等人也有些生气的坐在桌边,低声说道着什么。

    众人见贾环和司琪绣桔三人回来,还拿着两个包袱,不由好奇围了上来。

    “环弟,你可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你没和赵妈妈吵架吧?可别气着了……”

    贾迎春一脸关怀的问道,不过没等贾环安慰,一旁的司琪和绣桔就跟说相声一样,激动的你一句我一句,把刚才藏在门后头偷听到的话添油加醋的全都说了出来。

    “三爷说了,赵婆子,老娘我真是见了活鬼了,我荣国府的二小姐,多尊贵的人呐,也是被你这下作婆子欺负的?”

    “三爷还说了,赵婆子,你知道我荣国先祖是以何起家,姑奶奶我告诉你,咔擦!就这样砍了不知多少骚鞑子的脑袋得来的!”

    “对,三爷还说,这般富贵你这臭婆子要想来拿,尽管用你的狗头来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