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十二章 除非
    贾母这句话虽然是冲贾环说的,可眼神却放在了王夫人身上。

    哪怕贾环已经出了府,可说到底,王夫人依旧是他的嫡母,所以贾环见了嫡母要恭敬请安,可有了事,这个嫡母也不得不扛着。

    王夫人见到贾母的眼神后连忙起身,尽管心里怄个半死,可还是得陪着笑脸道:“老太太,半个月前临出府时,公中就拿出了一笔银子给他们,大老爷那里、老爷那里、东边儿的珍大哥儿那里还有我们这帮子娘们这里,都拿出了些银子,杂七杂八加起来也有两三千两银子。按说,不至于这般……”

    听了王夫人的话,贾母脸色一顿,她是当过家的,知道两三千两银子的概念,于是,再看向贾环的眼神里,就多了几分怀疑。

    贾环见状,讪讪道:“老祖宗,孙儿……孙儿去庄子上后,想做些买卖,没成想,赔了……不过老祖宗您尽管放心,孙儿是荣国公和老祖宗的子孙,别的没有,就是有骨气。

    既然已经分了家,那孙儿就万万再没有朝家里开口的道理。孙儿知道,咱们贾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人口也多,花费也多。

    孙儿以前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如今孙儿才真正知道了当家的难处,庄户里百十号人,再加上牛马猪羊鸡鸭狗的草沫,吃饭往锅里添米都要数着粒儿,唯恐添多了下顿就要饿肚子了。

    孙儿如今最缺的倒不是粮食,而是像二嫂这样的管家好手。老祖宗要是心疼孙儿,就把二嫂借孙儿三个月,替孙儿管管家。

    二嫂你放心,小弟绝对不让你饿着,而且小弟的屋子是离驴圈最远的,你去了后我也腾出来给你住,你放心,夜里驴惊了叫唤,绝对惊不到你。”

    贾环的一番话,又把众人说的面色各异。

    贾母眼中罕见的多了分怜悯,王夫人则一如既往的漠然,倒是王熙凤脸上一阵青红变色。

    而一旁处,几个丫头的眼中已经水汪汪一片了,林黛玉虽然心灵剔透,总觉得有古怪,可贾环这一脸的黑碳球却作不了假,所以她也只当贾环受了大罪了,眼泪也流了下来。

    而小胖子贾宝玉则是一脸的唏嘘,心里除了一些同情怜悯外,更多的还是觉得世人皆俗……

    贾母默然了一阵,然后笑道:“你能明白这一点,也算是懂事了。不过,就算如今出府了,你难道就不是我贾府的人了?没有这样的道理。你小小年纪,做买卖赔了也好理解。这样吧,一会儿回去的时候,我让鸳鸯给你八百两银子,可怜见的,这么大点儿就要操持家业,也是不易。淑清,你说呢?”

    王夫人闻言,眼角抽了抽,却只能赔笑道:“谁说不是呢?好在有老太太慈悲……老太太给八百,我自然次一等,给他五百两吧。只是,再不可去做什么生意了,尽惹笑话……拿去好好过日子才是正道。”

    贾母闻言也笑了,道:“嗯,太太想的周到,就是这么个理儿。想想也好笑,这么大点儿年纪,去做什么买卖,哪有不赔的道理?倒还算聪明,知道管我借人……”

    贾母的话没说完,就立刻被王熙凤截断:“老祖宗,我可提前说好,我可不去给老三当什么管家婆娘,府里一堆子的事儿忙也忙不完,我哪有这个时间。再说了,我这个当二嫂的去给小叔子管家,说出去也不像啊……”

    这话倒是提醒了贾母,这两人之间还有一段关于汗巾的爱恨情仇的往事。

    当然,就算没有这出戏,贾母也不可能真的将王熙凤借给贾环去管家。

    如今贾母能在贾府里安享富贵,全靠王熙凤管家得力,半分心思都不用贾母来操,只要盯住王夫人,不让她翻浪作乱,其他的什么事她都可以放手。

    所以,王熙凤是万万借不得的,而且,听贾环的描述,再看他这幅尊荣,也知道那庄子上不定是个怎样腌臜劳苦之地,谁有这个心去那里,那不是被发配吗?

    贾母环视了一圈,大丫鬟里没一个愿意和她对视的,全都低垂着脑袋,或者干脆就找个由子出去。

    贾母无奈,这种得罪人的事,她也不愿做,只好对一脸“希冀”的贾环道:“既然你二嫂不乐意,那我也没办法勉强,不过,她既然不乐意出人,那就得出些钱财,不然也不能白让你叫她一声二嫂子不是?凤丫头,你怎么说?”

    王熙凤心里直骂娘,可脸上却笑的满脸花开,高声笑道:“哎哟哟,大家可瞧见了,到底是亲孙子,心疼的紧哩!既然您老封君开了口,谁还能说个不字?老祖宗给八百,太太给五百,那我就给三百,老祖宗,这总行了吧?”

    众人闻言一阵大笑,也有凑趣的,李纨见王熙凤都给了,她要是不出银子,再也说不过去,道:“凤丫头出三百两,我也出三百两吧。”

    贾母连连摆手,道:“你一个寡妇失业的,还带着兰哥儿,哪里有让你出银子的道理,不成不成,你那三百两就由我来补齐了吧,凑个一千两整给他,想来他也不会抱怨少了一百两。”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唯有一旁的邢夫人脸色有些尴尬,这个场合,按理说她也应该开口应承。

    可是一来她一向看银子比看命还重,二来说出来也让人尴尬,她虽然顶着一个主母的名头,可手里哪有什么大份的银子?

    一个月的例钱也不过是二十两。

    她和王夫人还有王熙凤不同,王夫人和王熙凤是正儿八经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王家也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

    所以,在她们出嫁的时候,都有大笔的陪嫁嫁妆,或是银子,或是门面,或是农庄,都丰厚的很。

    每年靠这些门面庄子的进项,两人都有用不完的银子。

    若是只靠那点月例银子,还不够她们打造一副首饰的。

    可邢夫人不过是一个继室,而且还是贾赦从身边的小妾中提拔出来的,身份卑贱,也没什么得力的娘家,更别提什么嫁妆了。

    这也是她在贾府里没什么话语权的缘故之一。

    而且她在贾赦那边根本说不上什么话,大笔银子的出入都由贾赦自己说的算。

    若是她在这里应承了,回去保不准要被贾赦臭骂一通,她可没这个胆子。

    可是这一沉默,在众人的注视下,颜面算是丢个一干二净了。

    她不敢恨贾母,也没法子恨王夫人,她一恨王熙凤这个当儿媳妇的耍乖巧,二则恨贾环这个小赤佬。

    若不是这个王八犊子,怎么又会有这么些个事?

    等着吧,等那老不死的死后,看看这个荣国府到底谁才是当家的!

    ……

    贾环浑然不知他已经上了邢夫人的黑名单,他正乐呵呵的冲贾迎春还有林黛玉等人挤眉弄眼呢。

    至于千把两银子的赏银……

    贾环说不高兴倒也不至于,但说高兴,也没必要。

    有了从钱启那里黑来的三千两银子,庄子的局面已经打开,用不了多久就能开始有进项……

    其实很多事,有了一个好的开头后,只要找对方向,再往下发展就好办多了。

    贾环前世看红楼,看到王熙凤在馒头庵里,通过给人当调解人来赚银子,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可悲。

    再有权势也不是这么个糟蹋法。

    任何一个人或者家族的政治权势和政治人情都是有限的,尤其是像如今的贾府这般,已经没有了增长政治威望的源泉,只靠祖辈余荫生存的豪门家族,权势和人情那都是用一点就少一点,直到最后用尽。

    像王熙凤那般,为了区区两千两银子就随意的打招呼,毫无节制,这不叫生财有道,这叫挥霍,这叫浪费。

    那钱启不过是顶着一个荣国公府小妾哥哥的名头,就能在东城的富庶地段置办下一套家业,再看看贾府中人的做派,就让人好笑了。

    贾环自然不会这般糊涂,他虽然不是荣国公的嫡孙,却也是正儿八经的亲孙子,绝对纯正的权贵二代,以现下荣国府那朵黑云的威望,等局面铺开后,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毛贼来吃拿卡要。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这句话对普通老百姓和普通商人这种底层人民来说是个威胁,可对贾环如今这个身份来说,就是一个笑话。

    而且,很多对普通人来说极为不便,要求人办事的方面,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这么好的条件和环境,哪怕引进外资都没有这般优惠了,如果他贾环还赚不到什么银钱,那他干脆也别当穿越众了,拿把火钩子站在房顶上往回穿吧……

    心里毕竟隔了一层,虽然贾母给了贾环银子,可具体缘由说来却和贾环本身的关系不是太大,一来她是不想坠了荣国府的颜面,二来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她的亲孙子,穿成这个模样心里不落忍,三来,则是给贾政一个面子。

    至于对贾环本人,贾母说到底还是不怎么喜欢的,既然请安也请过了,银子也赏赐了,那就下去吧,离庄子的路也远,用个饱饭后,咱们下个月圆之日再见……

    贾环自然不会反对,乐呵呵笑眯眯的再次叩头谢过后,恭恭敬敬的退下。

    转过身,脸上笑容不变,心里却满是无奈和郁闷。

    这狗娘养的礼教……

    可也没办法,一个是他的亲祖母,一个是他名义上的亲母嫡母,不跪怎么办?

    而且,就算他出府,就算他自立门户了,他和贾府的关系却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

    除非……

    除非……

    ps:感谢书友依旧风的打赏,另外,亦感谢收藏了和投推荐票的书友,谢谢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