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八十章 阴盛阳衰
    白荷的话,还真就提醒了贾环。

    是啊,在贾府里,他确实没见过谁住楼房?

    贾府里不是没有楼房,不过那些个二三层的小木楼,大都是盛放杂货的,没人住。

    从贾母到贾赦、贾政还有王熙凤,这些荣国府里有权有势、身份贵重的人,住的都是大平层……

    不止他们,贾环仔细回忆了下,在他印象里,包括前世影视剧里的记忆,古人似乎都很少住楼房。

    为什么会这样?

    贾环有些搞不懂,便拉下脸面向“土著”人民白荷同学询问。

    白荷循循善诱道:“三爷,您再仔细想想,住楼屋的,都有什么人?”

    贾环开动脑筋,忽地眼前一亮,拍手道:“青楼女子!”

    白荷俏脸一红,嗔怪的看了贾环一眼,没好气道:“还有呢?”

    匆忙间,贾环又哪里想的到那么多,不过好在,又一道灵光闪过,贾环大喜道:“想到了想到了,潘金莲儿!!”

    白荷“噗嗤”的笑出来,没好气道:“三爷真真是……不过也算说对了,一个是风尘场所,一个是……商贾之家。”

    贾环好笑道:“风尘场所倒也罢了,可潘金莲儿算哪门子商贾之家?咦,也是哦,武大郎卖炊饼,也算是商业人士嘛……”

    突然,贾环好像明白过来了,醒悟道:“小荷,你的意思是……”

    “三爷,你还总说我不食人间烟火,我看三爷您才是哩!一般的清白人家,都很少住楼屋,当然,也不是没有,大户人家没有出阁的小姐,一般都有一座学习针线女红的绣楼,但也只是在里面学习和玩耍,夜里并不在里面歇息。一般,只有临街的商铺,才会在楼下卖货,楼上住人。还有一些酒楼……”

    白荷柔声娓娓道来。

    贾环却皱眉道:“不是清白人家?风尘女子不是清白人家倒也罢了,可商贾之家怎么就不是清白人家了?”

    白荷比贾环还奇怪,道:“三爷,商人本来就是贱业呀,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贾环道:“那他们怎么不住在北城,都住东城那个富庶的地方?我去东城转了转,看他们住的很好,宅子个个富丽堂皇的。”

    白荷面色微微一变,道:“三爷,这个贱业,和我们这样的贱籍是不同的。他们只是地位卑贱,而我们,是整个人都低贱……”

    “胡说八道!”

    贾环很不悦的瞪了白荷一眼,道:“白荷,一个人是不是卑贱,不在于别人怎么看,也不在于外在的人强行赋予她的身份和地位,而在于她自己怎么看。只要她自己自尊、自爱、自重,那么她就和任何人都一样,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相反,如果一个人自我堕落,不自尊不自爱,那么即使这个人身份尊贵,可他的人格却是卑贱的。”

    白荷怔怔的看着一脸严肃的贾环,她和他相处半个月,还是第一次见他板起脸正经的样子。

    虽然脸庞依旧青涩稚嫩,但却罕见的附有一丝威严庄重感。

    这种感觉,让白荷第一次从心里感觉到,贾环是一个男人……

    ……

    “这么说,三爷我这个设计图不合适?”

    贾环气呼呼的道。

    白荷抿嘴笑道:“三爷啊,最不靠……最不合适的,就是你这个游泳池了。谁家会在家门口弄一个水坑啊?风水且不去说,也不方便呀,家里有小孩子的,还会担心会不会出事。再说了,沐浴那么隐秘的事,哪有在光天化日下做的?”

    贾环不屑的“切”了声,道:“这怕什么?你等着,等游泳池建好了,我再给你弄一套比基尼,咱们俩一起去游!”

    白荷虽然不知道比基尼是嘛玩意,不过单单只一句“一起游”,就已经把她臊的俏脸通红了。

    贾环看着白荷的红脸眼热,觉得很美,却不好随意放肆。

    白荷和小吉祥不同,小吉祥现在还只是一个平板儿,亲一口只当是个逗趣的乐子。

    可白荷不同,该有的都有了,前凸后翘的,韵味无穷,贾环自忖不是控制力极好的人,所以不能开头。

    因为只要开一个头,立马就会有得寸进尺的念头。

    就算年幼,不能真的成事,可yy更伤身啊,他还要练武呢!

    所以,一定不能开一个太香.艳的头……

    “唉,算了算了,我再思量思量,一定得规划好喽。日后大家的工作都会很辛苦,现在又没什么工钱,所以总得盖个舒服点的好宅子吧?再说,这也是样板儿房,得让人看看水泥的功效……”

    贾环无力的躺在炕上,头疼道。

    唉,难怪有人说,一头猪从乡下赶到巴黎还是一头猪……

    能力这玩意儿,还是要看先天天赋和后天锻炼的,恰巧,贾环这两样都不具备,尤其是对不熟悉的事物。

    倒是一旁对工匠一道很有天赋的白荷开心的笑了,她看着贾环,道:“三爷,要不……您让我试试?”

    贾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白荷,质疑道:“小荷,不是三爷我小瞧你,像房屋设计这种非胸怀广大者难以完成的工作,你行吗?当然了,你的胸怀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很圆,也很大,只是……”

    白荷也不知是羞恼的还是气的,总之小脸儿煞红,不过可能也有些免疫了,她撇撇嘴,道:“三爷,您可不要瞧不起人,我设计的宅子,连我爹都夸哩!”

    贾环皱眉道:“我岳父很厉害吗?”

    白荷想了小半柱香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贾环口中的岳父是谁……

    原本提及亡父还有些难过的心情,在反应过来后,瞬间就成了哭笑不得了。

    这是什么人呐……

    不过,除了觉得荒唐外,还有浓浓的感动。

    毕竟,以她的身份,连做贾环的小妾都不够格,而且就算是做了小妾,她的父亲也没有资格做贾环的岳父。

    就像钱启和赵国基虽然是赵姨娘的胞兄弟,却没有资格做贾环的舅舅一样。

    贾环高兴了,赏脸喊一声舅舅,不高兴了,脚能踩人脸上……

    白荷斟酌着用词,给贾环大致的介绍了下她父亲白大匠的辉煌历史,比如说给多少达官贵人设计过园子,给多少富商建过别业和豪宅,甚至有不少皇亲国戚都找过他。

    若非有如此能耐,他也不能教授了这么多弟子,还能庇佑住白荷……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三爷我要是不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就太不近人情了。总要允许人追求进步不是?好吧好吧,三爷就给你一个展示才华的机会。不过,我还是要将我的指示精神再传达一下,首先……其次……然后……最后……”

    贾环洋洋洒洒的唠叨了半个钟头,话里的意思简单归纳一下,无非就是既要保证住宅的舒适,又要保证住宅的美观,还要保证整个小区的方便,比如对道路的规划。

    最最重要的是,要在这其中将水泥这种新型建筑材料的优越性给展示出来。

    车轱辘子话翻来覆去的说的贾环自己都烦了,可白荷却始终面带甜美的微笑,极有耐心的静静的听着。

    最后,贾环感慨了一句:“荷啊,你这是生错时代了。就凭你这好耐性,若是晚生个几百年,你一定能当大官,做大事。”

    白荷抿嘴轻笑道:“三爷又拿我打趣了,这世上哪有女子做官做大事的。”

    贾环闻言,顿时乐了,极为赞同道:“没错没错,女娃儿嘛,就该好好的相夫教子,伺候好相公才是正道。一个个当什么女学霸,那么拼命干什么?还给不给我们这些爷们儿活路了?”

    想起当年那群疯婆子的拼命劲儿,贾环至今心有余悸。

    那是一群裹着被子披头散发能在自习室里干通宵的主儿!

    认真的看了眼白荷,贾环又叹了口气,道:“没法子,阴盛阳衰啊!都怪咱自个儿……罢了,不说这些了,小荷,你好好设计一下,我看后要是觉得不错,那你就吩咐李万机他们安排好人手,早日开工。如今咱们暂时不缺银钱,木料也堆了一大堆了,砖和水泥也都烧了不少了,可以动手了。咱们要趁着入冬第一场大雪前,让庄户和匠户们都住到新宅子里去!”

    说干就干,白荷当下就找出贾环的笔墨纸砚来,准备做草图。

    却见小吉祥小胸脯抬的和小母鸡似的,一摆一摆的走过来,冲白荷做了个鬼脸后,然后爬到炕上拉着贾环的胳膊道:“三爷~姨奶奶让我来叫你过去说话哩!”

    贾环懒得动,道:“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啊?去,给三爷端洗脚水去,咱们一起洗完了好上炕睡觉!”

    小吉祥冲贾环皱了皱小鼻子,道:“三爷,你要是不去的话,姨奶奶可要生气了,她有话要给你交代呢!”

    贾环莫名道:“她有什么话交待?难道是让我不要再去敲诈钱启了?”

    小吉祥摇摇头,笑的和小狐狸一样得意。

    贾环恶狠狠道:“你不说三爷我就不去了,晚上也不让你糟蹋我了!”

    “噗!”

    一旁的白荷实在忍不住了,喷笑出声,然后歉意的对二人笑了笑,又抖着肩膀继续画图去了。

    小吉祥红着一张苹果脸,低着头,小声道:“谁……谁糟蹋你啦?不就……不就把三爷当成布娃娃了嘛!”

    贾环哼哼了两声,冲一旁偷乐的白荷抛了个飞眼儿,然后道:“管你当成什么娃娃,只要不是充气的就好……快说,到底什么事?三爷我都困死了。”

    小吉祥撇撇嘴道:“三爷啊,你忘了,明儿个就是初一了,当初你可答应过老爷,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回府看望的,上个十五你就没回!”

    ……

    ps:感谢书友醉卧平生、天涯明扬、神秘的牙膏以及zmcyhh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