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九章 大局
    “三爷,工序大家都熟练了,可是原料却……有那座石灰石山,主原料倒没什么,很充足,可烧砖和烧水泥都要大量的黏土,少量的咱们在庄子边边角角凑一些倒还行,可要是量一旦加大,黏土就成大问题了。”

    说话的人叫刘杆子,当然,这是绰号,因为他瘦的和竹竿儿一样,至于真名,估计连他自己都忘了。

    刘杆子虽然精瘦,可面相却很忠厚,人也的确老实,本职工作是砖瓦匠。他一边说,一边用眼光小心翼翼的看向一旁的王贵,被王贵怒视一眼,也不恼,反而赔着笑脸笑着。

    王贵见状愈发有种恼火积郁无处可发的憋闷感,他哼了声,高声道:“你没法子看老子……看我干什么?我告诉你,庄子里就那么百八十亩地,就是丰年也就刚够人吃饭的。再说了,那地本来就不肥,你还惦记着地里的土?你把土都刮干净了,我们还种个屁的地啊?种粮的地你们也想毁?个驴日的!”

    刘杆子被王贵训的头都抬不起来,却还是不恼,依旧赔着一副笑脸,让王贵自己都不落忍继续骂下去。

    骂人的没出气,反而更窝火了。

    贾环闻言,皱眉道:“咱们庄子周遭就没地儿去寻黏土?”

    胡老八在一旁插话道:“三爷,想烧好砖,烧好水泥,对这黏土也是有讲究的。土不好,烧出来的砖就酥,风一吹雨一淋,冬天再一冻,来年开春一化冻砖就不行了。要我看,这地不种也罢,种地能挣几个钱?还不如挖开了咱们放开量的烧砖卖砖,比种地强多了。”

    王贵闻言,顿时怒发冲冠,指着胡老八的鼻子就要开骂。

    胡老八不是刘杆子那样的好脾气,他常年在砖窑里做工,火气也大,抬起眉毛就要对干,却被李万机一个眼神给瞪住了,李万机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胡老八道:“老八,你怎么回事?谁让你开口的?显摆着你了?三爷都没有开口,你开什么口?你以前在窑上被监工打骂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去给人家出主意?你还和王管家瞪眼?怎么,你这是准备在三爷面前撒撒你八爷的威风?”

    贾环见胡老八这么个大汉,被李万机一通话说的头都抬不起来,要不是贾环再三警告这些人不要随便下跪,他很不喜欢,胡老八现在恐怕已经跪倒在地了。

    而一旁王贵也因为这一席话收敛了要干仗的姿态,然后一双老眼有些复杂的看着李万机。

    从李万机身上,他感受到了威胁,对他外管家一职的威胁。

    也对刚才的行为检讨了番,再看看贾环面无表情的脸,不由心底一沉,暗呼失算了。

    可是,让他妥协,却又万万不能。

    这个庄子是农庄,没了地,那还叫屁的农庄。

    贾环摆摆手,让李万机停了训斥胡老八,也没再说这回事,还是问道:“咱们周遭就没有地方可以寻黏土了?”

    这下胡老八不敢开口了,刘杆子刚才见胡老八被训的这么惨,也不敢开口了。

    至于王贵,则不愿意接这个话题,唯恐贾三爷小手一挥,那些匠人就去地里开土去了。

    见王贵没有开口的意思,李万机才道:“三爷,老八虽然混账,不过话却是没错的。烧砖对黏土的要求不低,尤其是要烧好转。咱们庄子周遭的地都是有主的地,恐怕……”

    李万机话没说完,一旁的王贵就忍不住道:“那也不能毁地,地才是根本!”

    李万机闻言,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说话,看向贾环。

    贾环也头疼,他挠了挠头,道:“先干着,我回去想想法子。不过王贵,我要提前给你说一声。”

    王贵闻言,心里一凉,瓮声道:“三爷您说着,老汉我听着呢。”

    贾环呵呵一笑,语重心长道:“我回去会好好想法子,但是,不管我想出个什么结果,结果一出来,那不管是谁都要接受。老王啊,你要明白一件事,虽然这个庄子不仅是我的庄子,也是大家的庄子。但是,你要顾全大局,以大局为重,大局,你明白吗?我要考虑的,不只是少数人的利益,还有广大的……”

    前世,“大局”二字不知被贾环暗地里腹诽过多少遍,却不想,他也有对人说这个词的时候,还说的那么爽。

    让别人顾全大局,果然是解决难题的好办法,牺牲别人,成全自己的好事,谁不喜欢……

    周遭人听到这番话后,面色各异。

    匠人帮的,大都面带喜色,因为贾环话里的意思,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可以到地里挖土。

    而以王贵和郭三壮为首的几个庄户派,则纷纷面色沮丧。

    贾环见状,眼珠子又转了转,再次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老王啊,你自己也说了,咱们庄子统共就百八十亩地,而且还不肥。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最后收成也就够勉强吃个饱饭,是不是?这说明一个什么道理?这说明,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

    贾环说话的气势很足,只是其他人有些莫名其妙……

    贾环蹲下来,在地面上画了几笔,让周围的人都围过来,他指着地上的那几笔道:“这里,是神京,这里,神京的南边,是咱们庄子。”

    众人本来见贾环如此郑重其事,以为是有什么天大的机密,便小心翼翼的围了上来,谁知道说的是这,这谁不知道,庄子本来就在城南。

    而后,众人又见贾环用一根木棍,在庄子的方位,轻轻的画了个圈……

    “一年,最多一年,我要让这个庄子,成为大秦最富庶,最开放的庄子!”

    说罢,贾环背着小手,也不理会面色各异的众人,嘴里哼唱着小曲儿,就下班了。

    “隆正十三年,那是一个秋天,有一位帅哥在神京的城南边画了一个圈……”

    ……

    “三爷,你是不是已经有想法了?”

    贾环的房间内,白荷柔声问道。

    同床共枕了半个多月了,白荷也算看出,虽然贾三爷总是嘴上花花,可实际上,无论是对她还是小吉祥都非常尊重的,根本不像传言中的贵公子那样,变着花样百般作弄女婢,顶多偷偷的亲一口,然后自己乐上半天……

    再加上他将“三爷女人”的名头牢牢的扣到白荷的头上,时间一长,白荷心里的心思渐渐也就变了,似乎真的已经成了三爷的女人,是自己人了,所以说话时开始为贾环考虑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在其他人眼里,她也确实已经是贾三爷的人了,基本上就是一个童养媳的身份。

    当然了,正室肯定够不着,不仅正室够不着,连小妾都难说,因为身份太低贱,良贱不能通婚是太祖铁律。

    日后,估计就是一通房丫头的身份,不过就算是通房丫头,只要得宠,一样能吹枕边风不是?

    所以在窑厂那边,大家伙对她都非常恭敬。

    哪怕是曾经只当她是小师妹关照的匠人帮们,如今和她说起话来,都多了三分恭谨。

    老实说,这种感觉,白荷并不讨厌……

    贾环听到白荷的话后,非常自得,小胸脯挺着,腿一偏,就上了炕,把炕头处藏着的那一个小包裹又打开,再次拿出一份图纸来。

    在书面上铺开后,白荷的眼睛就睁大了。

    这是……

    只见图纸上,一栋栋风格怪异的二层小楼林立,每栋小楼前面好像还挖了一个小池塘……后面则是小花园,小楼之间用篱笆间隔着,门前的道路两侧,栽种着一些树木,有石榴,有苹果,有酸梅……

    “怎么样?犀利不犀利?哈哈,看看,家庭游泳池配私家花园,啧啧,多美的环境,多好的设计啊!”

    贾环见白荷被震住了,愈发得意洋洋,笑着说道。

    实在是近来被这个妖孽一般的工科女学霸给震的麻木了,人家拿着贾环给的两张粗糙的图纸,和两个模模糊糊的概念,居然还能主动改进,让烧砖的隧道窑和烧制水泥的立窑更有效率了。

    甚至,白荷根据这两个火窑的改进,还联想到了对烧制琉璃瓦的改进……

    贾环是每时每刻都在感觉“夫纲不振”啊,有这么一个学霸级的女友,当真亚历山大。

    尤其是在白荷提出对琉璃瓦的工序进行改进时,贾环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那她娘的还是在烧琉璃瓦吗?

    那是在烧玻璃啊!!

    这到底谁才是穿越众?

    没法子,贾环想破脑筋,终于想出了这么一个别墅小区的构画图,心道,小样儿,小爷我还震不住你?

    “噗嗤!”

    看样子白荷没有被镇住,反而笑了出来。

    贾环没有恼,反而很惊奇道:“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白荷抿嘴笑道:“三爷,我说,你可别恼哦!”

    语气里罕见的有些俏皮的味道了。

    没法子,原本好端端的小家碧玉,跟贾三爷相处的时间久了,就变质了……

    贾环闻言愈发纳闷儿了,他朝图纸上看了看,这么好的乡间别墅,他自己画的时候都心潮澎湃,难道还有问题?

    又仔细看了看,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贾环摇摇头,道:“三爷的胸怀宽广的和天空一样,有意见你尽管说。”

    白荷得到保证后,问了个很简单的问题:“三爷,你是高门贵地出身的,可曾见过哪些贵人住过小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