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八章 快乐
    “环儿啊,你外祖父外祖母去世的早,我也是早早的被送到老太太跟前做小丫头子,那个时候,全靠你大舅舅帮忙,我和你小舅舅才没被人欺负了去。

    小丫头子和老太太身边的一等丫头不一样,那会儿子,小丫头生了病都要自己请郎中瞧,瞧不好就不能进房里做事。娘小时候身子弱,每个月都要病几遭,月钱全买成药都不够,都是你大舅舅会来事,能和府里管药的管事的讨好关系,才能得一些药沫子回来煎药,娘这才能好起来。”

    贾环听着赵姨娘絮絮叨叨的说她小时候的事,听了不仅不感动,还觉得好笑,道:“娘,就那么点药沫子你就感激到现在?他这么会来事,就不能买点好药?”

    赵姨娘柳眉竖起,喝道:“你懂个屁!那是普通药沫子吗?那是人参的沫子,还是百年以上的老参!没有这些,娘哪里能活的今天?”

    说着,又压低嗓音,神秘道:“你不晓得,当初老太太给老爷选妾侍,其实要从几个丫头里挑的,娘都不在里面,还是你大舅舅花大钱买通了老太太都亲近的赖嬷嬷,在老太太跟前故意夸了娘几句,才有了娘今天。”

    贾环闻言,眼神眯起,缓缓的点点头,脸上笑的灿烂,眼中却没有几分笑意,道:“好,真是好样的……那这样,娘你要认就认,但你别逼我认。他给过你药渣,但却没有施恩过我。不仅没有施恩过我,还害的……这且不说,总之,于情于礼,尤其是礼,他都当不得我的舅舅。后天他来的时候,我会和他说话,但那个时候,娘你千万不要说让他端起舅舅的架子,否则的话,最后下不来台面的还是他。”

    赵姨娘很生气,道:“什么叫施恩于我没施恩你?他救了娘的命,不就是救了你的命吗?再说了,要不是他送礼,娘也不会有你!”

    贾环呵呵一笑,道:“他是用我贾家的东西,救了娘的命,然后把娘送给人去当小妾……好,就算大户人家的小妾比小户人家的主妇还光鲜,算他钱启有功,可这些年他打着我荣国府的名头在外面做当铺生意,赚下了不小的一个家业,这个情还的还不够么?也该还清了吧?

    行了娘,就照我说的办吧,再啰嗦下去,就要改去混女频了……我这边还有事,晚上估计不回来吃饭了,前面工地上紧,晚上还要跟焦太爷做功课。我走了……”

    赵姨娘没有出声,直愣愣的看着贾环出门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叹息道:“这一晃眼儿的功夫,怎么感觉就像是长大了?”

    小吉祥在一旁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站在那里也是动来动去,站不安稳,赵姨娘余光瞥见后,笑骂道:“去去去,赶紧滚。小浪蹄子,才多大点儿,黄毛还没换干净,就一门心思的想当姨娘!没见过比你更野的,还别说,你和那混账东西野到一块儿去了。”

    小吉祥也不恼,嘿嘿一笑,满脸桃花,跳着脚辩解道:“姨奶奶,我是去帮你看着三爷,当心他别被白荷那小狐狸精给骗了!”

    白荷的眼睛修长,眼角微微上翘,很漂亮,也很妩媚,但是小吉祥却慧眼如炬,认为她长的像狐狸精,不像好人。

    赵姨娘没好气道:“去吧,去看好你的三爷吧,没日没夜的疯,才离府多久,好好一个贵公子,如今和庄户的孩子差不多了,黑不溜秋的……”

    看着小吉祥蹦蹦跳跳跑出去后,赵姨娘哼哼的笑了两声,对小鹊道:“我说你也想个法子,别让环哥儿整天看你不是鼻子不是眼的,你怎么就得罪他了,非说你是环奸,还什么身在环房心在玉,狗屁不通的。”

    小鹊眼泪都快下来了,道:“奴婢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去找袭人帮忙,是想请她想想法子,帮帮忙,能不能不让姨奶奶和三爷去庄子,袭人很得太太和老太太的看重,而且她的话宝二爷也愿意听。

    却不想怎么就传到三爷耳中,还变成了是奴婢不安分,想要去宝二爷房里做事。宝二爷的房……宝二爷如今有自己的房吗,都是跟着老太太住,连袭人如今都还是老太太的大丫鬟,奴婢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真是……真是冤也冤死了。”

    赵姨娘好笑道:“行了,环哥儿如今也不知是聪明了还是糊涂了,偏偏还总自以为为能耐的很,连老娘都敢训……不过也好,不管对不对,能当的起家,能拿主意,总比那没能耐的软骨头强。你也别委屈,多学学小吉祥,这妮子,嘿,还真有老娘我当年的风范!”

    ……

    “哟,小荷,你怎么亲自动手了?快给我看看,手磨破了没?”

    贾环也不在意一堆匠人在周围,见白荷在那里搅拌水泥,顿时一路小跑,冲锋一般的抓住白荷的手,在那里恶心的心疼着。

    尽管已经相处了半个多月了,也已经开始习惯了贾环的耍宝,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白荷还是羞红了脸,想挣脱贾环的小爪子。

    其他人则多是一脸好笑掺杂着欣慰的看着这两人,贾环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一波匠人,基本上都是师从一个师父,白荷的父亲。

    所以他们对白荷这个小师妹都非常关心,能看到她有一个好一点的归宿,他们都非常乐意。

    大家看着贾环恶心了一阵,直到小吉祥来后非常严肃的“嗯哼”了两声后,才开始说正事。

    “这种料已经很让人惊喜了,超乎大家的想象,而且,随着研磨程度的增加,效果也愈发出色。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研磨。生料还可以尽量用石锤铁锤敲碎,可是煅烧后的熟料,想要研磨成粉状,难度不小。不过我们最近也在想办法,已经有一点头绪了,就是……”

    白荷很认真也很详细的对贾环解说道,贾环打岔道:“说个大概,不就说的太专业了,我们专业不大对口。”

    虽然听不大懂什么叫专业不对口,不过话里的意思白荷大致听明白了,她就很形象的举例道:“就像磨坊里磨面粉的石磨,可以用牲畜牵拉,将烧熟后的熟料尽量研磨成细粉。三爷,我调试了很多次,发现后期研磨的越细,水泥的效果就越好,致密、光滑而且更结实。”

    贾环想了想,道:“尽力做吧,也没必要太过吹毛求疵,追求完美。”

    在这方面白荷就不同意了,道:“三爷,如果研磨的不细致,就会影响水泥的质量。用水泥来铺路,本来是件好事,可要是质量不好,那么路面就会不结实,那……”

    贾环笑道:“要比路面结实,什么路能比的过用青石条铺就的路?先秦时期用青石条和花岗岩铺的驿南古道,现在都还完好无损。可这种工程哪里又是随便能做的?那都是用人命填出来的。还有咱们这座神京,也就主干街道和御道是用青石板或者花岗岩铺的,其他的街道还不都是土路?

    为什么不全用石条铺路?因为全用青石板或者花岗岩铺路,成本太高,每一块石条都是工匠用锤子和凿子一下一下从山岩上凿下来的。再算上运费,那不是用石头铺路,那是用银子在铺。

    可咱们水泥就不一样了,当然了,咱们日后卖水泥,价格也不低,但那也比青石条便宜的多,也不需要征发什么徭役,就算偶尔哪个地方损坏了,修补也容易。

    所以,现阶段只要能过的去就行。日后时间还长,你有的是时间去琢磨怎样把工作做细了。”

    一旁的李万机笑道:“三爷这话精道,咱们北城的路不就是土路,一下个雨,到处泥泞,一踩一脚泥。要是能用这水泥铺路,那可就强多了。三爷,难道你说的买卖,就是用水泥铺路?”

    贾环摇摇头,道:“城里铺路工程太大,而且里面牵扯的关系也太多,不是我们现在能干的……这样,现在开始全力生产,然后先把咱们庄子门口到官路这一段的路铺平,然后把庄子大门换掉,现在那个破门看着都寒酸。用新烧出来的青砖砌,然后用水泥勾缝,整的光鲜些。”

    白荷忽然笑了,明艳照人,看着贾环道:“三爷,你这是想做门面样子,好给周围的庄子瞧瞧?”

    贾环闻言,看着白荷笑道:“小荷,我以前一直都不明白‘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句诗的意思,但是,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这不就是在说咱俩吗?”

    周围人先是一阵沉默,而后不知是哪个实在忍不住“噗嗤”的一声后,哄笑声骤起,众人纷纷前仰后合,看向贾环的眼神里,畏惧戒备之色少了些,却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见众人大笑,贾环嘴角也浮现出一抹笑意。这些人从官奴变成了私人奴籍,已经没有任何所谓的人身自主权和政治权利,说起来和猪羊没什么区别,若非主家顾忌名声,就算随意打杀了都没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贾环觉得,再施以威严,效果未必能有多好,反而不如带给他们欢乐,以换取亲近,乃至忠心……

    白荷则是绯红着一张俏脸,嗔怪的看了贾环一眼,欲语还休,不过最终也是忍不住抿嘴笑出声。

    唯有小吉祥同学怒火万丈!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假以时日,这个小狐狸精,必定将成为她通往姨娘道路上的心腹大患!

    念及此,小吉祥一对毛毛虫眉蹙在一起,眼睛里冒着火光,小虎牙呲着,看样子,就要冲上去把白荷这个小三给撂倒!

    不过,还没等她动作,就被贾三爷一把拉到跟前,搂住脖子亲了口。

    本欲捍卫自己第一小妾地位的小母老虎,被贾三爷这一轻浮子的举动给闹的顿时杀心熄灭,骄心渐升,无比傲娇的看了白荷一眼。

    却不想,白荷非但不恼,反而笑的越开心了。

    在白荷眼里,贾三爷或许成熟的多,可这小吉祥,不是孩子游戏是什么?

    看贾环的模样,哪里是在培养小妾,和培养女儿差不多,她又怎么可能吃什么飞醋?

    ps:昨夜没睡好,半夜又起来把第七十六章里的一些俏皮话给删改掉,今天的写作状态也束手束脚的……原本还想诉诉苦,道道难,顺便再求求票,但是忽然想起了国足输球后,李毅的那篇诉苦微薄,顿时就乐了。这个世上,除了少数活在蜜窝里的人,谁活的不苦?想要得到肯定,想要受到尊重,关键不在于你是不是迎着烈日训练,是不是带病上场,而在于你有没有进球,有没有赢!我认为写书同样如此……虽然成绩不佳,批评很多,不过没关系,我虽然不是天赋型选手,反应也比较慢,但自忖还算坚韧,有慢慢磨砺提升的信心以及足够的耐心。更何况,我其实还有那么多默默支持的书友,我并不孤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