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七章 提前预防
    贾环闻言,心里有些舒服,替老板着想的员工,都是好员工。

    他道:“万机,你放心吧,三爷我虽然品性高洁,犹如皎皎明月。但是,我也不是傻子。没有好处的事,谁会去干?水泥你没用过,且不去说,但是那隧道窑烧砖你是见识了的,说说看,比起老式砖窑如何?”

    李万机点点头,道:“自然是快的多,而且窑量也大的多。可是……难道我们以后要卖砖?”

    贾环哈哈笑道:“卖砖能挣几个钱,等着吧,瞧好三爷的手段,咱们会挣大钱发大财的!”

    李万机也笑了,道:“我相信三爷……三爷,庄子到了,咦?”

    贾环奇怪,李万机这么沉稳的人,居然也有“咦”的时候,他把头探出车窗外,顺着李万机的目光看去,脸色顿时苦了起来。

    庄子门口处,赵姨娘被几个丫头和婆子围绕在中间,正一脸凄慌的朝庄子外的大路放心眺望。

    在一旁不远处,还有焦大正在那里套着车,而刚就任贾三爷外管家一职的王贵则垂头丧气的佝偻着腰背,站在那里,看样子他可能被骂惨了。

    小吉祥眼尖,远远的就看见了贾环探出的脑袋,尖叫了一声,然后就拉着赵姨娘的胳膊,拼命的向贾环方向指着。

    贾环看着直头疼,暗呼这下惨了,不被骂死才怪。

    果然,他刚一下车,就见赵姨娘飞扑过来,一把把他抓住,他正要关闭五识,等待狂风暴雨的降临,谁料,赵姨娘却没骂他,只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几番后,又一把把他搂进怀里,反反复复的哭喊着“我的儿啊”……贾环正要开口解释他没事,可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又被赵姨娘来开距离,继续上下检查起来。

    忽地,赵姨娘不知怎地看到贾环鞋面上沾了几滴血,然后她整个人都晃了晃,看样子就快要昏过去了。

    本来被折磨的已经快失去耐心的贾环,见状后,心里忽然觉得很温暖,若非赵姨娘将他当作命根子,又怎会如此大惊小怪……

    搀扶住赵姨娘的胳膊,贾环温声道:“娘,你放心,儿子好着呢,不用担心。”

    这句话可能是贾环今天最后悔说出的一句话,因为他没说还好,说完之后,赵姨娘陡然回过神来,紧接着就是狂风骤雨般的责骂……

    类似于“蛆心的孽障”和“没造化的种子”这种程度的用词已经是很温和的了,至于“黑了心的杀才”以及“前几天杀的猪都比你有脑子”之类的用语,只能算是中等程度的评价。

    更惨烈的,已经近乎于王贵教训王成的那句“驴日的”了……

    ……

    “娘,你怎么知道我拿刀出去了?王贵那老小子给你告的密?”

    终于等到赵姨娘发泄完心中的恐慌和不安后,贾环才问出口,准备回头找个人也来这么一通发泄。

    没想到赵姨娘却啐了他一口,道:“扯你娘的臊,王贵一个外宅的管家,能进内宅吗?”

    贾环好奇:“那谁告诉你的?我走时知道的人不多啊。”

    赵姨娘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小鹊那丫头见你拿了把刀出去后不放心,在后面多看了几眼,老娘连你去哪儿了都不知道……对了,你这个孽障,到现在还没跟我说,你拿着刀出门干什么去了!快说!”

    贾环闻言,顿时朝赵姨娘身后站着的小鹊瞪去,不过没等他耍威风,脑门子上就被赵姨娘一巴掌盖下,疼虽然不疼,可难受,贾环幽怨的看着赵姨娘,发现另一旁的小吉祥还在那里偷乐……

    “你瞪什么瞪?小鹊这丫头做错了吗?少给老娘做怪动作,快说,带着刀干吗去了?”

    赵姨娘杏眼怒视,语气也非常不好的说道。

    贾环扭了扭脖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没干什么,就是到城里逛了逛。”

    赵姨娘差点气死:“去逛街?去逛街你带刀干吗?还带着那几个杀才。”

    贾环嘿嘿一笑,得意道:“我这不是想起荣宁二公当年还没从龙之前,干过了一些伟大的事吗?我觉得这方面我要向先祖们学习,所以也去做了件伟大的事。”

    赵姨娘闻言,有点摸不着头脑,蹙起秀眉苦思,荣宁二公没从龙之前……

    忽然,赵姨娘陡然惊醒,荣宁二公没洗白之前,是他娘打劫的土匪啊!

    赵姨娘惊疑的看着贾环,道:“你尽会胡吹,就你?”

    贾环闻言顿时不乐意了,把那只沾了点血点的鞋往前一伸,语气豪迈道:“娘你不信?瞧瞧这,瞧见没,瞧见没?像孩儿我这样绝世高手,宝刀一旦出鞘,那不见血绝对是不可能收回的。唉,就凭今天这一刀,相信用不了多久,江湖上就会盛传,最近出了一个威盖苍生的霸王轮回刀!”

    一副高处不胜寒的模样。

    只是,先去赵姨娘还被他唬的脸色苍白,担忧不已,可随着他开始自吹后,赵姨娘的脸色却愈发红润……

    “啪!”

    “瞎扯你娘的什么臊?什么乱七八糟的鬼玩意,老实说,到底干吗去了?”

    赵姨娘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相信刚才那番鬼话。

    一旁,不说小吉祥,就连近来一直过的很忧郁的小鹊,此刻都忍不住狂抖着肩膀,死命的咬着嘴唇,唯恐喷笑出来……

    贾环郁闷的摸了摸脑门,道:“真打劫去了,你爱信不信。”

    赵姨娘见他这般说,反倒有些信了,先是很担忧的看了贾环一眼,可发现他已经好端端的坐这里了,想来没什么事,眼珠子转了转,身子向贾环方向靠了靠,还压低嗓音,神秘兮兮的问道:“儿子,你这买卖怎么样?劫了多少银子?”

    贾环:“……”

    小鹊:“……”

    倒是小吉祥双眼放光的看着贾环,期待他说出一个天文数字出来。

    至于会不会有官府人上门捉拿……

    开什么玩笑,再怎么说,贾三爷也是堂堂荣国公的亲孙子,谁敢来捉他?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娘,收成倒是还不错,不过你就别惦记了。儿子如今穷的都快要找个鸭店去当小鸭子了,如今就攒了这么点家当,绝对不能给你。”

    赵姨娘闻言讪讪的哼了声,骂道:“什么狗屁乱七八糟的,还鸭子?鸭子能值几个大钱?谁稀罕你那几两银子,那你总得说说,你劫了谁的道吧?”

    贾环笑眯眯的道:“我劫的是钱启的道。”

    “噗!”

    赵姨娘一口茶水没咽下去,喷了出来,然后拼命的咳嗽起来。

    贾环也没上前帮忙,只笑眯眯的喝着茶,看着小鹊和小吉祥两个在那里忙活。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赵姨娘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贾环,道:“你去打劫你大舅舅?”

    “大舅舅?”

    贾环冷笑了声,道:“娘,你可知道,那日凤丫头和鸳鸯去抄家,她们根本没有找到那个汗巾,汗巾是我自己拿出来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赵姨娘更不解了,高声叫道:“我就知道,我还纳闷呢,藏在那么隐秘的地方,她们两个贱人是怎么翻出来的,原来是你?环儿,你疯了?”

    贾环哼了声,道:“我疯了?凤丫头说,要是我不把那个汗巾拿出来,她就去找老太太,把你这些年一直从太太房里偷东西的事抖露出来,一笔一笔的她都记着呢。娘,你说说看,我倒是交出来还是不交出来?”

    赵姨娘闻言顿时傻眼儿了,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被揭穿后,她的下场是什么。

    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妾,一个有辱门风的妾,除了被打一顿板子然后赶出家门外,还能有什么路可以走?

    赵姨娘叹了口气,理了理头发,看向贾环,道:“刚说什么来着,晚上吃什么饭?”

    贾环:“……”

    小鹊:“……”

    小吉祥,一脸崇拜的神色看着赵姨娘,高手啊!

    ……

    “娘,钱启这两天应该会过来。”

    看着赵姨娘那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贾环笑了笑道。

    他要提前给赵姨娘打好预防针,以免坏事。

    赵姨娘闻言,这次是真的叹息了声,颇为感慨的道:“他现在来也没用了,娘现在已经没了进货的渠道了……”

    贾环挠了挠头,不理这一茬,继续道:“娘,我想说的是,钱启来了后,就算你不摆谱,也别把我的谱给拆了。他这种人,见利忘义,你不压着他,他就一门心思的想翻浪,想捞好处。”

    赵姨娘闻言,终于不感慨了,她面色有些凝重,有些青……看着贾环的眼神很不悦,道:“环儿,他是你亲舅舅,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贾环呵呵笑道:“娘,咱们娘儿俩被发配到这里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吧?这个时候钱启怎么没想起他是我的亲舅舅来看看我们?

    这些年你从太太房里不停的‘捡’东西,往他那里送,那可都是绫罗绸缎啊,还有不少都是出自宫中的好东西,我往少里说,怎么着也值个五六百两银子吧?可这些年你扣扣索索的攒银子,最后就攒下了不到二百两?

    我病的不省人事的时候,为了给马道婆银子,你四处借钱,最后也就从我那三姐姐手里还有赵国基手里捞出一些碎银子,这个时候他怎么就不是我亲舅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