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六章 深奥的问题
    在宽敞的马车里待腻了,贾环打开侧壁的车窗,掀起小窗帘儿,跟护卫在马车一侧的王成打了个招呼。

    不过他有点奇怪,王成骑在马上感觉像是坐不住一样,七扭八扭的,看着别扭。

    “王成,你不会骑马?”

    王成摇摇头,瓮声道:“会,不过俺不爱骑马,俺喜欢骑驴。马不听话,驴听话,阿花可听俺话了,俺让它不在俺房里……”

    皱眉听着王成滔滔不绝的讲述他和阿花不得不说的故事,贾环打断道:“那你怎么没骑驴来?驴跑的慢?”

    这个王成绝逼不服,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大黑和阿花跑的都可快了。唉,是俺自己不争气,以前还能骑,现在不成了,越长越高,也越长越沉,俺都已经饿着了,少吃些,想瘦下来,可还是不成,阿花已经驼不动俺了……”

    语气沮丧,伤心……

    贾环好心劝道:“成啊,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拦是拦不住的,随他们去吧,啊!你放宽心,虽说这世上多是负心驴,不过你见多了也就不难受了。再说,天涯何处无芳驴,是吧?等阿花和大黑生下驴娃子后,你还可以再来一次养成嘛,多有意思!是吧?”

    没再理会王成依旧唉声叹气的那张脸,贾环把车窗关闭,打开了另一侧的车窗。

    还好,这边的是李万机,这个人成熟的多。

    而且,看到李万机看向他的眼神明显多了些“敬畏”,贾环心里忍不住一阵得意。不过……

    “李万机,问你个问题,城南不是说很穷吗?怎么咱们出城后的路铺垫的这么平整?这一路上路过的庄子,他娘的,好像哪个都比我的庄子大,还齐整的多。一个个小别墅一样,怎么就我的庄子就跟灾民的避难所一样?”

    看着一路上时不时露出一座大庄子,柳树环绕,小河为堤,院墙刷的粉白,内里的屋子都是层层叠叠套在一起的古香古色的院落,贾环心里酸的不行,满口酸气的问道。

    李万机闻言,轻笑道:“三爷,城南确实不是一个好地方,都是穷人的窝棚……可是城南外的庄子却都是好地方呀,您想,这神京近郊的庄子,不是皇家庄园就是公府和侯府的别业,一般的伯爵门第,想在靠近京城的农郊弄个庄子都不容易。至于三爷您的庄子为何……我不是府上的人,不大清楚,对了,帖木儿应该知道。帖木儿,过来,三爷有话问你……”

    “帖木儿,今天表现不错。还敢跟着往里冲,当时你要是说不进,要在外面煽马,小爷今天带着刀就地就把你给煽了!”

    贾环笑着和帖木儿开着玩笑,让周围的几人都哄笑了起来。

    帖木儿也大笑着抓了抓脑袋,道:“三爷,你太小瞧我了。当时那不开眼的小子冲过来,是王成动手快,一巴掌给撂倒了,不然,我就地就给他煽了!打架我不会,可煽那东西,连马我都能煽,还割不了他那个小泥鳅?”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大笑,可贾环却不乐了,因为自卑……

    “嗯哼,注意素质,不要随便把煽啊啊的挂在嘴边,大家都是文明人!”

    贾环很严肃的批评道,不过帖木儿不服:“明明是三爷先……”

    “闭嘴!你还有脸说?小爷我这么清纯无瑕的一个人,都是被你给带坏的。以前我连煽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自从认识了你以后,我的思想复杂了好多……算了,不怪你了,都怪我学习能力太强。今天大家表现的不错,回去后一人赏五……唔,一人赏一两银子!”

    贾环苦口婆心道:“不要嫌三爷小气,没办法,现在正是艰苦创业之初,三爷我恨不得一两银子当作二两使。对,就这样,你们就当三爷发给你们的银子是二两,你们先拿一两,等来日咱们事业做起来后,我用我舅舅的名义保证,我一定会再给你们补发一两的。你们要是不信,我现在就用我舅舅的名义给你们发个毒誓,好吧?”

    “不用不用不用,环哥儿,你发一两就好了,不用发毒誓,不用发毒誓!”

    赵国基一边吆赶着马车,一边满头大汗的劝阻道。

    他担心天上劈下神雷来劈死他,那就太冤了……

    李万机和帖木儿还有胡老八三人在一旁哈哈大笑,王成没笑,看他那忧郁的眼神,应该还在思念那头和他青梅竹马长大的……驴……

    “三爷,咱们荣国府以前在城外也有这样的庄子,而且比这样还好的都有。只是后来府上的爷们儿都不大愿意出城,只愿意在城里高乐,城外的庄子也就只打发人去看着,没怎么管了。至于三爷你……”

    帖木儿可能在努力想一些尽量不伤害贾环自尊心的词语,这太难为他了,头发都快被抓掉了都没想出来,贾环也懒得为难他,摆手没力气道:“行了,我知道了,不用你多说了。唉,真他娘的……”

    “李万机,问你一个可能有点敏感的问题,你要是不愿意说,我觉得不生气,这是一个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不回答的问题。”

    贾环有些试探性的说道。

    李万机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道:“三爷,对小的……对我来说,如今的生活比以往好过百倍。除了能穿的暖吃的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妻儿受罪外,还能站直了说话,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我还能有什么不满和敏感的?三爷您有问题尽管问就是。”

    胡老八在一旁凑趣道:“就是,三爷,大师兄要是回答不上来,还有我老八呢!”

    贾环冲他比了跟小小的中指,然后皱眉道:“我有一点很奇怪,我大秦是继明廷之后的朝代,不是女真鞑子,可是……这奴才、主子的,好像是女真才有的奴隶制度吧?大秦怎么也有这种落后的制度?”

    李万机闻言,眼中充满了极为复杂的神色,有羞愧,有痛恨,还有深沉的哀伤……

    这种神色看的贾环心里都难受,不落忍,他连连摆手道:“好了好了,我就这么一问,不是要为难你,你看你这张脸,痛苦的跟什么似得,咱不说不就得了,万机,我可提前说过了,我没有恶意啊。”

    李万机闻言感激的一笑,对贾环道:“是我失态了,三爷,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太祖高皇帝做的,应该说也没错。”

    贾环奇道:“一代人的事一代人了结就好了,怎么能祸及子孙呢?你这观点……”

    李万机摇头道:“如果没有太祖和府上荣宁二公他们挺身而出,那么我们的先祖说不定就是女真鞑子的从龙功臣,那样的话,今日说不定……”

    贾环恍然:“那样的话,今日说不定你们就是主子,我可能就是奴才了。”

    李万机有些惶恐道:“小人不敢。”

    贾环摇头:“就是这么一个比喻,你继续说。”

    李万机点点头,道:“是。正如三爷刚才所说,既然如果是福气,则能恩荫后代,那么成了祸事,自然也会牵连后代,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享福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受罪的时候却讲究祸不及妻儿……”

    贾环好笑道:“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这个立场好像有点不大对吧?”

    李万机摇头叹息了声,轻声道:“三爷,如果不能说服自己,我们这些罪民之后,恐怕也活不到今天的……”

    贾环闻言不笑了。

    李万机继续道:“太祖当年的旨意:既然这些人这么喜欢当奴才,好啊,那就让他们子子孙孙都当奴才好了。没有道理他们乐意给女真骚鞑子当奴才,给我们汉儿当奴才就委屈了。呵呵,三爷,公正的说,这话也没错。”

    贾环沉默了,因为他也有些迷茫了。

    ……

    摇了摇头,贾环道:“这些问题说不清,道理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只是,我还是觉得,无论你们先祖的后辈,也就是你们,是享福还是受罪,并不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我还是无法彻底的理解……

    可能当年太祖他们也是为了解一时之气,并没有真的想让你们受这些磨难和罪孽。还是那句话,别人我管不了,我不是救世主,但力所能及的事,我还是会做的。

    万机,也许我没有办法帮你们脱去贱籍的身份,毕竟这是太祖的金科铁律。但我可以做到,把你们当成正常人一样看待,一样对待。甚至,我们可以做朋友。

    好了好了,别下马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到别人下跪磕头都瘆的慌。”

    李万机和胡老八重新起身上马,擦去脸上的眼泪后,笑的更轻松了。

    不只为他们自己,也为他们的妻儿子女……

    “三爷,我也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李万机脸色有些犹豫,不过看样子,他明显是在为贾环考虑。

    贾环笑道:“我们自己人谈话,哪有那么多讲究,什么问题,说?”

    李万机神色沉着道:“三爷,您花了那么些银子,烧那么多砖,如今小师妹又在指挥着人手烧那个叫水泥的东西,这些东西,真的有必要吗?我的意思是,对三爷您有用吗?”

    ……ps:感谢哈哈就呵呵的打赏~~~~得亏昨天还有个打赏,不然就被书评区的批评弄的睡不着了。今天就不求推荐和收藏了,不敢了……嘿嘿,说正经的,转折快到了,还有几天……我自己觉得挺有意思,大伙不妨猜一猜,贾环到底怎么破局,再次杀回贾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