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五章 发财和镇住
    进了后院,被钱启抱着的刘氏就睁开了眼睛,她急声道:“当家的,你真要给他银子?你疯了,那可是三千两银子啊!”

    钱启见她醒来后,一把把她丢到地上,恨声道:“要不怎么办?让他带着五城兵马司的人来抄家?把我丢进大牢里你好改嫁?”

    刘氏闻言差点没气昏过去,骂:“你这放的是什么……”

    钱启懒得理她,进内宅拿银票去了。

    刘氏紧紧跟着他,嘴里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看着钱启拿出的银票跟看命根子似的。

    “老爷,留一张吧,留一张吧……”

    “老爷,你那妹子和环哥儿都已经成破落户了,他那是在吓唬你呢……”

    “当家的,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不许再拿我的银票,我和你拼了……”

    “啪!”

    钱启用一个耳光让她闭上了嘴,钱启粗喘着气,道:“你给老子听好了,你真以为当铺是个人都能开的?没有荣国府的背景在后面撑着,不出三天,老子就要被人整倒,连渣滓都不会剩下。

    环哥儿今天的表现你也看见了,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有数。以前他要是像今天这般表现,我那傻妹子捣腾的那点银子我当初一分都不会留,早就全给他们了。不,我当初根本不会让她做这样的事……

    老子做这生意,靠的就是一个眼力,看东西的眼力,还有看人的眼力!

    记住,今天的环哥儿不是以前的环哥儿了,他现在才是真正的三爷,值得老子投资。

    不就是要银子吗?我给,我不仅给,后天去庄子的时候,我还把小槐带上,交给他做个亲随,死活不管。

    刘氏,这个家是我当家,记住了,这关系到我钱家以后能走到哪个地步……你以后见了我那妹子和环哥儿最好放尊重一点,再他娘敢瞎诈唬乱嚷嚷,老子我休了你!”

    ……

    “三爷,这是一千五百两银子,您典典!”

    钱启将一沓银票递给贾环,恭声道。

    贾环没有典银票,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钱启,笑道:“怎么,心里有什么打算,说出来我听听。是准备让府上你们钱家的人去找老爷太太告状,还是准备直接去官府告我?说出来,爷现在就陪你走一趟,省的麻烦。”

    钱启闻言苦笑道:“三爷,您说我又不是傻子,哪有胆子敢干这种事。找到府上告状,三爷您估计不会怎么样,可我就算不死,恐怕也得人财两空,去蹲大牢。去府衙,谁不知如今长安县的县令是府上的门生,我又不是失心疯……”

    贾环玩味道:“这里是神京,你还可以去告御状吗?”

    钱启摇摇头,正色道:“三爷,我不过区区一个商贾贱役,去告堂堂荣国公的子孙,我钱启虽然不才,可也不是没脑子的货色。要说想法,既然三爷问到了,我也不瞒您,我确实有个想法。”

    贾环呵呵笑道:“说说看,你有什么高招,尽管使出来。”

    钱启摇摇头,道:“不是针对三爷的,是这样,说句高攀的话,真论起来,咱们其实都是至亲。只是都怪我猪油蒙了心,为了点蝇头小利,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要说恨,我心里确实有恨,但我只恨自己以前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今天被三爷一番教训,我醒悟了,我有个奢望,希望能重回贾府门下……”

    贾环哈哈大笑道:“你想回贾府门下不该跟我说,我如今都已经离开贾府了。”

    钱启摇头道:“我说的贾府,不是西城公侯街的贾府,是三爷您这一房的贾府。”

    贾环闻言一怔,眯起眼睛看着钱启,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钱启道:“三爷,我一个商人,能干的了什么?只是……”

    “对了,我记得,你好像只是一个当铺的伙计。你是怎么入股成为当铺的股东的?”

    贾环忽然开口问道。

    这一次,钱启的面色是真的大变了,他眼神骇然的看着贾环,犹如见了鬼神一般。

    贾环呵呵笑道:“你掏了多少银子我不清楚,但你刚才的话提醒了我,我想想,你能入股一家当铺,除了银子外,想来,你还借用了我贾家的名头,我没说错吧?当铺这种高风险、低投入、高回报的行业,没有扎实一点的背景谁敢随便开?凭你自己,你配吗?”

    钱启闻言,当真是一身的冷汗,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如果这个推测是一个大人做出,那么钱启大概只会笑一笑,并且称赞对方一声好眼力。

    可这番推测却是被一个孩童说出,尽管钱启觉得他已经高估了贾环,却依旧没有想到,贾环的心智会成熟到这个地步。

    “你不要怕,借着荣国府这块牌子吃饭的人多了去了,你毕竟是我娘的同胞大哥,说到底,也算是我的娘舅,借这块牌子用用也没什么。不过,今天这三千两银子,算是我们之间的一个了结。

    钱启,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若是再想把主意打到我娘或者我身上,我向你保证,绝对不是区区三千两银子就能解决的事了。到时候你可以看看,我会不会认你这个钱姓娘舅!”

    贾环面上带有淡淡的笑容,但目光冰冷的看着钱启,说完这一番话后,便径自带着李万机和帖木儿等人扬长而去,留下满头大汗的钱启呆呆的站在那里。

    “老爷,怎么样了?”

    钱启之妻刘氏本来在后院里偷偷的哭泣,却被儿子钱槐拉来,说他爹傻了。

    刘氏闻言大惊,来到正厅,看到呆呆的站在那里的钱启后,小心翼翼的拉了拉他的袖子,问道。

    钱启忽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长吁了口气,惊叹道:“竟然……竟然到了这个程度,难道传闻是真的,他……他真的得到了荣国公的庇佑?是真的,一定是真的,可怕啊……”

    刘氏见钱启醒来后,心里欢喜,再听他所言语无伦次,又小心道:“当家的,你这是……魔怔了?”

    钱启闻言非但不怒,反而大喜,大笑道:“翠花,以后我们想不发达都不行啊!本来我以为,我钱启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勉强混个富家翁,衣食无忧。至于槐儿,他远不如我,能守住这份家业我就阿弥陀佛了。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契机竟然会在他身上!哈哈哈!”

    刘氏闻言,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连眼圈儿都红了,拉着钱槐的手,可怜巴巴的道:“槐儿啊,完了,你爹被人吓傻了!”

    钱槐点点头,同意道:“娘,那群人好凶。表兄也变的好凶,他还拿着刀……”

    钱启听了妻儿的话,暗自叹息了声,摇了摇头后道:“你们俩好好收拾收拾,准备份好礼,后天,我们全家去城外贾家庄子,去见见我二妹。”

    ……

    “我得儿意的笑,我得儿意的笑……”

    “嗯啊,冷啊冷,嗯啊,疼啊疼,嗯啊,哼啊哼,我的心,哦~”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变成此时对白!!”

    “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贾政留给贾环的那辆黑云座驾车厢里,贾环一手拿着一把银票,左亲一口,右亲一下,开心的哼唱着。

    有银子的感觉真爽!

    最近几天他都快被银子给愁疯了,夜里不睡觉,偷偷的潜入赵姨娘的房间里去偷,结果没想到小鹊那小蹄子提前得到了赵姨娘的叮嘱,防备意识非常高,贾环走了几遭都没得手,最后还失手被擒……

    屈辱啊!

    想想那些穿越前辈们,脑子随便转一转,大票的银子就到手了。

    谁像他?偷老娘的银子还被抓……

    要是今天这个法子还不能得手,贾环已经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再回贾府一趟,看看当初丢还在人家院落里的东西还在不在,要是在的话,就弄回来卖掉。

    要是不在了的话,那就再去摸点儿回来……

    好在,今天装叉,镇住人了。

    贾环自我感觉很不错,觉得自己王八之气正漏侧漏到处漏,自忖一定镇住了李万机和胡老八等人。

    没错,确实镇住了。

    马车外,李万机等人骑着马,听着车厢内的鬼哭狼嚎和阵阵瘆人的大笑,面面相觑。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

    “老赵,照你这么说,这个钱启,可算的上是三爷的亲娘舅了……”

    李万机寻常平静的眼神,此刻掀起各种波涛巨浪。

    胡老八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之前还以为钱启和贾环只是七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谁知……

    这个时代,可是讲究“天大地大,娘舅最大”的时代,外甥的诸般大事,比如结婚娶妻,娘舅都是有发言权的。

    当然,钱启和赵国基按照礼法来算,算不得贾环的娘舅,贾环的娘舅是王夫人的兄弟。

    可这世间除了礼法之外,尚有人情一说。

    君不见在皇室里,若中宫皇后无子,妃子之子登基后,那么立马就会出现两个太后。

    一个是生母皇太后,一个是圣母皇太后……

    有的时候,血缘关系和礼法同样重要。

    一个能拿着刀把自己亲娘舅给打劫了番,还一脚踹人脸上的人,能不把人给镇住吗?

    李万机等人心里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一个念头:

    三爷果真是能干大事的人呀,连亲舅舅都下的了狠手,何况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