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十一章 贾三爷的女人
    “三爷,你……”

    白荷有些无奈的看着桌子对面,直愣愣的盯着她瞧个不够的贾环。之所以还不羞涩,是因为贾环实在太小了……

    贾环嘿嘿笑道:“谁让你不肯做我小妾的?”

    白荷俏脸一红,低声道:“三爷,良贱不可通婚,这是太祖高皇帝的旨意……”

    贾环叹息了声,正色道:“小荷,你放心,我现在正在习武,日后一定会有一个前程,到时候,我帮你脱了贱籍,再嫁给我吧。”

    白荷闻言,只是抿嘴一笑,不置可否,轻声道:“三爷,能在三爷的庄子里生活,小荷已经很满意了呢。再说了,现在小荷已经是你丫鬟了……”

    贾环摇头道:“我一定要给你一个名分,小荷,这是三爷作为一个男人的承诺。”

    白荷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美了,虽然心里未必当真,不过她还是轻轻的点点头,眼神明亮,心里暗道,就算只是听听这些话,也很动听呢……

    她却不知,贾环看着她脸上甜美的笑容,此刻正觉得下面的小蚯蚓有种朝小泥鳅变身的趋势,连忙控制住心念,默念三个代表,八荣八耻……

    终于,小泥鳅又恢复成了小蚯蚓后,贾环叹息了口气,心里暗骂焦大无耻,居然早早警告他在没有练功入门前不能破了童子身,真是混蛋,难道在他眼里,贾三爷是这样荒诞无耻的人吗?真是的……

    “小荷,咱们现在来谈正事。”

    将图纸铺展在桌子上,贾环的面色严肃下来,而白荷在图纸打开的那一刻,也进入了角色。

    看着在图纸上连比带划,娓娓不停的讲解着的白荷,贾环不得不承认,这个世上,真的有天才这种生物。

    图纸在白荷手上出现不过一个小时,可她却已经理解的极为透彻,甚至比贾环还透彻。

    白荷此刻讲解的,和前世贾环在课堂上学到的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更详实。

    详实到贾环很多都听不大懂……

    “小荷,这个活如果交给你,你能指挥的来吗?”

    贾环忽然开口道。

    白荷闻言一怔,随即大喜过望,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你说……你说把这个活交给我来指挥?”

    贾环点点头,道:“没错,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你就是我的代表!”

    白荷俏脸都激动的涨红了,甚至语无伦次道:“可……三爷……我,可我是阴人,三爷,我……”

    贾环上前,轻轻的牵起她的手,握在手中,道:“小荷,你是三爷的女人,在这个庄子里,谁敢说你的不是?”

    白荷修长的眼眸眨了眨,看向贾环的眼神愈发柔和,不过还是轻轻的摇摇臻首,道:“三爷,可是这终究不合祖师爷的规矩。”

    贾环咂摸了下嘴巴,道:“那这样,让李万机听你的吩咐,你把命令传给他,然后再由他去指挥,你看这成不成?”

    白荷终于开心的笑着点头了,甜甜的说了声:“谢谢三爷。”

    贾环闻言,豪气顿生,小手一挥,道:“谢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不疼你疼谁?”

    “哟!环哥儿,你这毛都还没长齐呢,才下庄子没两天,连女人都会找了,还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是哪位啊?让我这当娘的来瞧瞧!”

    一道充满讥讽和奚落的声音传来,白荷的脸色都唬的发白了,一双极漂亮的眼睛充满了仓皇之色。

    在北城里,像这种被撞破奸情然后被当家主母打个半死卖进青楼的故事,简直都要烂大街了。

    还有浸猪笼的,扒光衣服让人围观砸臭鸡蛋的,要不就扒光了后吊在树上……

    总之,下场极为凄惨。

    更可悲的是,到了那个时候,曾经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男人们,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不支声的都算是好的了,更有甚者,会倒打一耙,说是被勾引的,然后和其他人一起欺负女人。

    这种传闻,在北城的各个胡同里,都是泛滥的旧闻了。

    白荷娘活着的时候,就曾经告诫过她,要自尊自重。

    可是,真到了遇到贵人相逼的时候,比如今天就有个王八羔子威胁利诱,苦苦相逼,在这个时候,答不答应的下场又有什么区别呢?

    除了暗叹命苦,再乞求下辈子不再生成卑贱者外,她还能做什么?

    果然,看到贾环头也不回的笑着奔向了门口处,白荷的眼泪都下来了。

    即使念及过此种情形,可真的发生了,她还是痛苦难当。

    也是,这个三爷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孩子,她居然也信他的话……

    “哟,娘,你来啦?快来瞧瞧,孩儿给你找了一个多标致的儿媳妇!”

    拉着赵姨娘的手,贾环将她拉进屋内,顺便瞪了眼躲在门后探头探脑偷看的小吉祥……

    “嗯?哎呦,还真是让你逮住了,臭小子,运道不错嘛!”

    赵姨娘进屋后,一张脸上半是冷笑半是讥讽的,伸出一只手指,勾起了白荷的下巴,冷笑道。

    贾环用力搬起一张椅子,搁在赵姨娘屁股下面,然后扶着她坐下,顺便让她把那根手指收回。

    赵姨娘似笑非笑的看着贾环,道:“这就是你跟老娘说的妙方秘法?”

    贾环悄悄的拍了拍白荷的手,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图纸,对赵姨娘道:“不是这个,是这个?”

    赵姨娘闻言一怔,然后低头看向圆桌上的图纸。

    她会看个屁,连她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全,银票上的字倒是认识,可现在也没用啊。

    头昏脑涨的,索性不看了,她抬头看向白荷,语气依旧不善,道:“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看你这模样倒是不差,要是清白人家出身,给环儿当个妾也不是不可以……”

    白荷说到底以前只是一个足不出户的丫头,充其量也是脸上抹上锅底灰,弄的脏兮兮的再出门,听人说说话,讲讲故事。

    而赵姨娘却是贾府家生子,通常来说,豪门大户家的丫鬟,尤其是家生子,往往比普通人家的小姐都见识的多。

    哪怕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不是?

    王八之气,俗称装叉之气,赵姨娘从王夫人身上观摩了很多年了,从贾母身上观摩了就更多年了,不过她吸收最多的,却是她最忌讳的王熙凤。

    王熙凤冷言冷语的训起人来,就如同刀子刮一样的,让人的自尊心又痛又难受。

    赵姨娘受而学习之,此刻用在了可怜的白荷身上。

    好在,赵姨娘有一个不孝逆子,小妾取过门,老娘丢过墙,白荷眼泪巴巴的还没开口,他就帮着解释道:“娘,她叫白荷,不过一个丫头罢了。爹娘都过世了,也没啥亲人了。她这姿色算什么?能和娘你比?不是我自吹自己老娘,就我娘这容貌,就算宫里的娘娘们也比不上啊?还是我爹运气好!”

    “呸!你这个混账东西,蛆了心的……咳咳,罢了,看在你刚才那番话说的还算实诚的份上,老娘在你女人面前给你留点面子……”

    白荷算是看出来了,她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摊上了这么一对不靠谱的娘儿俩。

    “环儿,你自己说说,你爹要是知道,你进庄子第二天就找了个小妾,会有什么想法?”

    赵姨娘一边啜饮着茶水,一边不住的打量脑袋快垂到前胸的白荷。

    心里暗道,这种感觉真是太酸爽了。老娘也算是多年姨娘熬成婆,也能体会一次太太和老太太的滋味了。

    贾环赔笑道:“娘,还不是小妾呢,现在就是一个贴身丫鬟,和袭人一样。娘,我就想啊,我娘不比太太差,论模样,论智慧,论武……总之,我娘比起太太来丝毫都不逊色,娘,你得承认这是客观事实吧?”

    赵姨娘闻言,面色肃然,她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这是娘的事实,和你有什么关系?”

    贾环嘿嘿道:“当然有关系了,关系大了!我娘不比宝二哥的娘差,我自然也不能比二哥差,娘你说对不对?所以,二哥身边有一个袭人,那我就要也有一个,不能让二哥把我比下去了不是?”

    赵姨娘皱眉道:“那袭人是挂在老太太名下的,月例银子都由老太太出……”

    贾环得意道:“这算什么,那是二哥没本事!像我,自己找一个比袭人好看一百倍的丫鬟,还是不用给月例银子的!娘,怎么样?”

    赵姨娘大惊,看了看贾环,又看向白荷,道:“丫头,你真不要月例银子?”

    白荷还能说个蛋啊,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当然了,白荷也是人,心里也有火,不过也只能在心里发泄一番……

    王八蛋才不要月例银子哩!

    赵姨娘见白荷点头,彻底震惊了,看向贾环激动的眼圈都红了,道:“环儿,你这可真是长进了,有出息了!”

    贾环不好意思的谦虚道:“娘你过奖了,这都是娘平时教导有方,咱们娘俩家学渊源呐!”

    白荷愈发觉得,头上的天是那么的昏沉沉的,暗无天日……

    尤其是,在她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圆脸儿丫鬟,此刻正躲在门后面,皱着毛毛虫眉,瞪着眼睛,冲她做鬼脸示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