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九章 有道理
    “胡老八不是说你就是你们这波人的老大了吗?说你是最厉害的。”

    贾环将信将疑的问道。

    李万机苦笑了声,道:“如果只算男子,这么说也没错。”

    贾环闻言,忽地如同饿极的鬃狗嗅到了肉味一般,眼睛亮的都快放光了,道:“莫非,是你师娘?”

    李万机和胡老八见状,神色甚至有些惊恐。

    就算是师娘,三爷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李万机今年都三十多了,他师娘再年轻也四十多近五十的人了,还是在北城那种困顿的地方。

    这种级别的女人,三爷都惦记?

    李万机忽然有些后悔,愈发不知该不该将那人说出。

    贾环看到两人的脸色,心里自然能大致明白两人的想法,他无语道:“你们别误会,我又不是变态。我以前听说过一个笑话,说江湖上的武林人士之间骂架,通常都不会问候对方的母亲或者祖母。而是问别人,你的武功是你师娘教的?咳咳,当然,我问你们这句话可是一点侮辱性的意思都没有,你们可不要多想!”

    听到贾环的解释,李万机和胡老八二人才暗自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李万机哭笑不得道:“我师娘几年前就病逝了,所以……”

    贾环这下又疑惑了:“不是你们师娘,又不是男的,还比李万机你的手艺好,那是谁?你师祖母?”

    李万机闻言,嘴角抽了抽,道:“不是,三爷,是我们小师妹。”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失笑道:“是我想岔了,实在没想到居然会是你师妹。对了,你师妹随你们来了吗?还是在她婆家?她应该比你们小不了几岁吧,居然这么能干?”

    李万机嘴角又抽了抽,苦笑道:“三爷,小师妹今年才……才十四岁。”

    贾环闻言,顿时不笑了,眼神严肃的看着李万机,道:“李万机,你可知道我虽然年幼,可家父却是工部员外郎,我对工家之事也是略知一二的。你不要说大话,一个十四岁的丫头,她能知道多少手艺?”

    李万机也是为难,苦笑道:“三爷,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可小师妹却是工家一脉不世出的天才。师父指点我们技艺的时候,师妹只是旁听,收获就远比我们要强的多。所以……只是,三爷,恩师临终前,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师妹了。所以……这个……”

    贾环哪里还不明白他们的意思,顿时气的笑了出来,笑骂道:“三爷今年才七岁,就算想抢个美人做压寨夫人,可又能做的了什么?你们要提防我,过几年还差不多。”

    李万机摇头赔笑道:“贵人有天授之德,自然也有天授之才。原我也不信这种说法,可见识到三爷后,我就不得不信了,三爷非常人。”

    贾环摆手,道:“别,三爷我最不喜欢别人奉承我,咱们有话说话。既然你们那小师妹那么厉害,去个人把她找来,好赶紧看看能不能搞定这张图纸。”

    李万机笑道:“三爷,师妹如今进了庄子,里面大多是女眷,我进去却不大合适。”

    贾环皱眉道:“你们来的时候不都在一起吗?哦……也对,算了,你还是别去了。”

    贾环想到了要将这个人远远隔离于赵姨娘视线之外的打算,其实他真是多虑了。

    赵姨娘虽然没什么文化,可眼界却高着呢。

    跟过公门高官贾政这么多年,两人又情深意重的,哪里会将一个贱籍放在眼里……

    “你不便去,胡老八自然也不便去,得,三爷我亲自跑一趟吧,你们师妹叫什么名字?”

    贾环问道。

    李万机连忙回道:“小师妹叫白荷。”

    贾环“嗯”了声,将图纸交给李万机,道:“你们先等一会儿,我去去就来,今天一定要弄出个章程来,时间不等人。”

    说罢,就朝庄子里小跑而去。

    “老大,三爷年纪小,不过却是个干才,人也不错,我们有福了。”

    胡老八看着贾环的背影,对身旁李万机道。

    李万机点点头,缓缓的道:“苦了几辈子,熬了几辈子,如今总算是看的见光了。只可惜,师父没有熬到今天……”

    胡老八犹豫了下,轻声道:“老大,师妹的相貌那个样子,三爷见了会不会……”

    李万机闻言,脸色也有些举棋不定,道:“应该……不会吧,三爷看着还是个孩子……”

    胡老八道:“老大,我们见过那么多孩子,有哪个能说出三爷说的那些话?贵人,懂事的早。”

    李万机面色一变再变,沉默了长久后,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道:“如果真那样,也不是件坏事,看三爷的言行,并不是坏人。师妹……唉,但愿……”

    ……

    贾环并不知道李万机和胡老八两人正满腹忧愁,哪怕知道恐怕也无暇顾及。

    因为当他走到庄子门口后,就在那棵老槐树下看到了宿仇。

    隔了一宿的宿仇,郭狗子。

    江湖人称,狗剩子。

    狗剩子的名头在江湖上虽然不怎么响亮,可此刻小脸儿却板的极为严苛,一双有些肿泡的小眼睛散放着森冷的寒光,直盯盯的看着贾环。

    我艹,这个杀手有点冷啊。

    贾环心里一个激灵,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他挤出了一张笑脸,亲切的打招呼道:“狗剩兄,最近好着呢?”

    狗剩子很有杀手的风范和原则,面对贾环的笑脸丝毫不为之所动,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贾环。

    贾环看了看眼前的小二球,又看了看附近,没发现有什么能救驾的人存在,思量跑路的话,未必能跑的过眼前这黑厮……

    完了,难道真是天欲亡我贾环耶?

    眼看着狗剩子越走越近,贾环已经做好了抱住头,保护好重要部位的准备了。

    谁料,一直板着脸装杀手的狗剩子忽然咧开嘴冲贾环极为“妩媚”的讨好一笑。

    “呕!”

    贾环没忍住,往一旁干呕了下,然后就见狗剩子摸不着头脑,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没呕出来,强压下心口的恶心后,贾环长呼了口气,不挨打总归是好事。

    贾环三爷的气度又回来了,背着小手,看着狗剩子沉声道:“狗剩子,你该当何罪?”

    狗剩子闻言,更迷茫了,喏喏道:“俺……俺就是听说要杀猪了,想讨个猪鞭吃,俺没想干啥。”

    贾环闻言,面色顿时一变,再看狗剩子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敬佩,道:“都说补肾要从娃娃抓起,没想到狗剩兄竟然已经做到这么超前了,了不得,了不得啊。”

    狗剩子完全听不懂贾环在说什么,不过看到贾环在笑,他就高兴了,得寸进尺道:“俺……俺还想要猪尿泡……”

    说罢,可能也为自己的狮子大开口感到不好意思,低声解释道:“俺老尿炕,尿一次俺娘就揍俺一次。俺听人说,吃了猪尿泡,以后就不尿炕,都尿猪尿泡里了。所以才……”

    贾环自忖做人从来以义字当头,急公好义,助人为乐。既然狗剩兄需要在肚子里添加一个猪尿泡,他又岂能不成他人之美?于是便小手一挥,慷慨道:“没有问题,狗剩兄,杀猪后你就给人说,就说我说的,猪鞭和猪尿泡都归你了。”

    狗剩子感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跪下就给贾三爷磕头,磕了仨后被心地善良的贾三爷给拦住了,告诉他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随便给人磕头云云……

    这下,狗剩子就更感动,带着眼泪和贾三爷的指示找杀猪的去了,他打定主意,只要这次真能要到猪鞭和猪尿泡,以后贾三爷就是他的人生导师和精神领袖了!

    ……

    “白荷?白荷是哪个?站出来!”

    本来贾环思索,看李万机和胡老八的样子,防备他是个色鬼,扭扭捏捏的不肯说出这个小师妹,想来白荷一定是一个藏在底层人民中的金闺花柳,说不定正是贾环最喜欢的那种清纯动人的妹纸。

    所以一开始贾环没有大张旗鼓的询问,而是准备自己猜猜看,看能否自主的发现寻出。

    当然,如果能够和一个打着绣伞身着青衣的清秀小娘来个意外的邂逅,在她惊慌失措间搀扶她一把,或者她意外的捡到一个装满了银子的荷包,蹙起秀眉,迷茫四顾间发现了阔绰不凡又俊朗不凡的贾公子正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走在前方……

    这种畅想都是极好的,可惜,贾环在充满屎尿味飘荡的庄子里都转了三圈了,他觉得他衣服上都已经熏染了一层鸡屎味时,依旧没有发现哪个极有姿色的小娘。

    气急败坏下,贾环才大声嚷嚷道。

    一群妇人沉默的看着贾环,静静的,只是看着,没人说话。

    贾环纳闷了,难道没这个人?不能啊!李万机敢骗他?

    不死心,贾环再次大声道:“现在广播找人,现在广播找人,李万机和胡老八的小师妹,李万机和胡老八的小师妹,白荷同学,白荷同学,有事相找,请出来!”

    妇人们还是一阵沉默……

    贾环见状真生气了,骂道:“两个驴日的玩意儿,敢骗老子!小爷我还真是开了眼了!”

    人群中终于不再沉寂了,贾环看到一处人群中,几个人好像有些拉扯,不过,终究没有阻挡的住一个瘦瘦弱弱的身影挤了出来。

    只一眼,贾环便明白了,李万机和胡老八为何有此担心。

    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