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八章 难题
    “三爷,这是……砖窑?”

    胡老八皱着眉,一双三角眼死死的盯着图纸。

    贱籍的确是不能读书,但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不识字。

    至少,经常见的字和银票上的字,他们多半会知道一二。

    贾环笑的很灿烂,道:“没错,你看看,这和你认识的砖窑有什么差别?”

    胡老八闻言缓缓摇头,道:“差别大了,这……完全不同。”

    贾环道:“我给你大概说一下,能不能领悟全靠你自己了。看好了,这种窑,叫隧道窑。这整个,就是一条直线型隧道,两侧和顶部都是固定的,底部,却是可以活动的。

    这里,对,开口的这里,这里就是进口处,也是预热带。

    而这里,是中间的部分,两侧是两个高温炉,所以这里叫做高温带,也叫燃烧带,预热带的热气,就从这里流散过去。

    这里,记住了,这里是窑尾,从这里可以灌入冷风,所以,这里叫做冷却带。

    怎么样,心里有没有大概的谱?你是砖窑里的老人了,意思大概都能明白吧?”

    贾环看着面色凝重到了极点的胡老八,眼神里尽是希冀之色。

    他前世是土木系的工科狗不差,可土木工程又不是烧砖工程。

    能勉强记一个隧道窑就不错了,哪里可能记得那么详细。

    所以他只能期盼胡老八这个烧砖老手有足够的悟性,领悟先进的隧道窑烧砖法。

    其实,隧道窑并不是几百年后才出现的新科技,贾环记得,大概在一七八几年还是一七九几年的时候,就出现了隧道窑,只是一开始没有用来烧砖,而是用来制作瓷器。到了一八一零年左右,才用来烧砖。

    总的来说,距离现在应该也没有相差太多时间,所以贾环觉得胡老八这个自吹烧砖比睡婆娘还熟练的老手,应该能看得懂这张图纸。

    胡老八却是没有看到贾环的眼神,一双眼如同钉在了图纸上般,死死的盯着。

    见他这样,贾环心里不怒反喜,一般来说,技术男的情商都不会太高,见到先进技术犹如看到绝世美女般,没有这份对技术痴迷的技术人员,多半是没什么大前途的……

    胡老八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缓缓的摇了摇头,语气非常凝重道:“三爷,我不明白。”

    “我艹!”

    贾环气的差点破口大骂出来,不明白你他娘弄的这么神神叨叨干吗?

    胡老八也是见惯人脸色的,他见贾环的脸色陡然沉了下去,连忙收了那套凝重神色,赔笑道:“三爷,我们这个胡同的匠人,都是跟着白师父学的手艺,他老人家是真正的大匠,他要在这里,小的担保一定能看懂这个图。”

    贾环闻言脸色和缓下来,问道:“那白师傅人呢?”

    胡老八道:“死了。”

    贾环二话没说,从地上抄起一根破木棍就朝胡老八身上砸去:“你狗胆包天了,敢这样消遣小爷?去,现在就去找你白师傅去,找不回来小爷扒了你的皮!个驴日的……”

    胡老八躲都不敢躲,还好贾环没几点力气,抽的不疼。

    等贾环抽的气消了后,胡老八才继续赔笑道:“三爷,你看小的这张破嘴,就是笨,不会说话。小的想说的是,虽然白师傅死了,可我们还有大师兄,大师兄比我厉害多了,他在这里的话,也能看明白图纸。”

    贾环阴测测的道:“胡老八,你想清楚了,你要是敢说你大师兄也死了,你以后就不要叫胡老八了,直接叫胡扒皮算了。”

    胡老八赔笑道:“哪能呢?我大师兄就是李万机啊,他还没死呢。”

    贾环闻言一愣,道:“李万机是你们大师兄?”

    胡老八笑道:“是啊,要不是我们大师兄,他也不会是我们的头儿了。三爷,不是小的跟你吹,我们大师兄才是真正的匠门高手,精通各种匠术。师父在世的时候说,小的们是用苦力气做匠活,可大师兄是用脑子做。”

    贾环道:“行了,废话少说,去把李万机叫来。”

    ……

    “怎么样,李万机?看的懂吗?”

    贾环再次希冀的问道。

    李万机人很瘦,也很高,脸显得有些长,其他的倒也罢了,但一双眼睛却平和的让人注目。

    虽然贾环不大愿意承认,但李万机一双平和的眼睛里,确实充斥着淡淡忧郁神色的目光,很骚包……

    这种男人一定要防着,不能让无脑的女人看见,不然杀伤力太大,搞不好就要勾搭成奸,红杏出墙。

    比如说,赵姨娘……

    “三爷,三爷?”

    呼唤声让贾环回神,看到李万机有些讶然的眼神。

    贾环心里打定主意,不能让李万机靠近内宅二十米以内……

    “怎么样,看的懂吗?”

    贾环正色问道。

    李万机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叹息了声,道:“勉强倒是看出了些名堂,但是想具体实施,凭小人的手段,怕是力有不逮。”

    贾环皱眉道:“这需要很高的水平吗?”

    不应该啊,又不是三百年后才有的技术,顶多再过个几十年就会出现的。

    李万机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有几个关键点还是搞不清楚……三爷,冒昧的问一下,这张图纸是何人所绘?既然能绘制出此图,想必此人一定能建出这样的砖窑。”

    贾环闻言干笑了两声,尽管前世他们所在的那所破大学已经很注重动手能力的培养了,可让他去建一座隧道窑,还是太高看他了。

    贾环正色道:“这张图纸来自一绝世高人,我能求来图纸已经是得天之幸了,其他的只能靠我们自己,不要再妄想让高人出手了。人家是高人,这些个臭鱼烂虾的还不值得高人亲自动手。”

    李万机闻言也不着恼,点点头,道:“是小人考虑不周……”

    贾环挠挠头,道:“李万机,以后庄子里没外人的时候,你就不用自称小人了,实在是太难听了。听多了,说不定我真会把你看成小人的。”

    李万机闻言一怔,轻声道:“三爷,小人能够不自称奴才,自称小人,已经非常感激了。要是再自称……就着实太僭越身份了。”

    李万机此言一出,贾环对他的看法又深了几分。

    底层人民中,果然有大才者……

    贾环这个“伪上层人物”如是骚包的想着。

    他呵呵笑道:“都说了嘛,没有外人,咱们庄子里自己人说话时,你们就自称‘我’就行。什么小的、小人、奴才之类的,听的让人太难受。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李万机你是一个人才,不应该受此折辱。”

    饶是李万机心志坚韧,可陡然听闻此言,一双平和的眼睛也生起了波澜,双目通红间,人便拜了下去:“小人……我常闻,士为知己者死,又闻,君以国士相待,吾必以国士报之。小人出身卑贱,世有罪孽,不敢称士子,更不敢妄谈国士,但,小人亦是有血性的汉子。一饭之恩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今日得三爷如海深恩,小人岂敢不以死命为效?但有差遣,必定万死不辞!”

    贾环没有再插科打诨,他亲自弯腰将李万机扶起,笑道:“李万机,太过了,我所为者,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我让你自称‘我’,也只是听不惯奴才、小人什么的。你何必……”

    李万机起身后,大手擦过脸面,拭去泪水后,嘿了声笑道:“对于三爷来说,这的确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对于我们这些罪民……三爷,这胡老八,寻常最顽劣不过,要不是有小人……要不是有先师和我压着,不知道要闯出多少货来。可你问问他,他敢不敢,他会不会在三爷面前撒野?”

    一旁跟着李万机跪下,又自己爬起来的胡老八闻言连连摇头,高声道:“三爷,老大,我老八是性子顽劣,可老八又不是畜生,三爷将我等从那牢坑里解救出来,让我等,还有我等子孙不再受那生不如死的苦,若是老八还敢在三爷面前放肆,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谁敢在三爷面前放肆,老八我豁出去命不要,也要和他辩白个清楚!”

    “不要激动。”

    贾环心里美滋滋的,不过面上却极力淡然的道:“好了好了,这些话都记在心里就好。我虽然年幼,但耳根子也不软。记住,我们自己人,少说,多做。”

    李万机和胡老八两个大汉,被贾环一个孩子这般教训,心里也是赧然,不过听到“我们自己人”时,心里又是一热……

    被人憎狗嫌了几代人,如今却被一贵人当成自己人,这种感觉,又岂是旁人能体会?

    贾环没有再理会太多,作为工科狗,本来就是如此,能动手的,就尽量不动嘴吵吵!

    他拿着图纸,发愁道:“连李万机都没法子,看来只能先弄个老式土窑干着,再慢慢尝试这个了。可惜,老办法太慢了些……”

    李万机和胡老八闻言,两人互相对视了眼,面色都有些……犹疑?

    贾环余光瞥见,不悦道:“有话就说,怎么着,刚那些话都是废话不成?”

    两人闻言立刻色变,李万机躬身道:“三爷莫恼,不是我们要瞒着三爷什么,实在是……实在是怕三爷不信。”

    贾环皱眉道:“你还没说什么呢,怎么知道我不信?”

    李万机闻言,一咬牙,道:“三爷,其实还有一个人,才是真正得了我恩师大匠传承的人,只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