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七章 凝固(咳咳,依旧求收藏)
    “你叫李万机?”

    贾环脸色怪异的看着高瘦中年,再次问道。

    高瘦中年,也就是李万机,并没有因为贾环再三询问而不耐,他依旧恭谨的回道:“三爷,奴才就是李万机。”

    “嘶!”

    再次吸了口冷气后,贾环极其郑重的回头厉声吩咐道:“记住了,日后三爷我干成了再大的事,你们都不许用日理万机来形容三爷我。”

    “噗!”

    就算这个时代大家还不知道,日这个词会有另一重意思,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将它理解成一个动词。

    不管这个动词是什么,总之,想来不是什么好话,因此,也就很好笑了。

    “好胆魄啊,冲着这个名字,能抗的住那么多大人物……老李,你是一条真正的好汉!”

    贾环正色道,看着李万机一脸的纠结,他又哈哈笑道:“开个玩笑,老李别介意,对了,既然你是好汉,那你以后就不要再自称奴才了。你说的纠结,我听的寒颤……”

    李万机闻言一怔,一双很深邃的眼睛细细的看贾环一眼,而后点点头,道:“没有外人的时候,小的可以斗胆僭越,若是有外人在时,小的还是要自称奴才的,不然会给三爷惹祸。”

    贾环无所谓,道:“这个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是了。对了,帖木儿跟着我的时候,我问过他一个问题,现在也问问你。李万机,你如今在我手下做事,你能为我做什么?不慌着回答,想清楚再说。”

    李万机想的很清楚,他一字一句道:“敢不为三爷效死。”

    贾环闻言很满意,哈哈大笑了声,然后转头就朝帖木儿腿上踹了脚,笑骂道:“听听,听听人家怎么答话的,再看看你,娘的,就知道煽马煽马煽马,以后好好跟人学着。”

    一番笑骂,就将这层揭过了。

    贾环无法判断李万机所言究竟是真是假,若假,想来也不全假,贾环如果真的做到他所承诺的,那么其所为不啻于给予了这些贱民们新生,而且还是子子孙孙的救赎,其恩如海,李万机等人为他效死也是应该的。

    可要说真,贾环也不敢全信。

    人心,永远都是这个世间最难测的东西。

    而善忘,又是普罗大众芸芸众生们的共性。

    话虽然难听,但良药苦口。

    贾环自忖不是一个多疑的人,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老李,咱们闲话暂且少说,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不过,庄子里的屋子肯定不够安排你们这么多人。也是疏忽了,我原以为父亲能给我十来个人就不错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不过人多也好,人多力量大。

    既然现有的房子不够用,那就先搭几个窝棚。昨天老王领着庄户们上山伐了半天的木头,今天刚好用上,男人先对付着,女人和孩子就进庄子里,让庄户空出几间屋子挤一挤。这入秋的天儿,夜里风寒露重的,爷们儿可以抗住,女人和孩子怕是受不住。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明儿起,咱们就要起窑烧砖了。想来你们这群匠人里面有会烧砖手艺的,等烧好砖后,咱们就破土开工,盖新房。”

    贾环虽然年幼,但毕竟不是真的年幼,最起码脑袋里的魂不年幼了,所以思维和说话的思路理的很顺,一番安排周到得体。

    贾环也不等李万机的意见,就对一旁的郭三壮道:“老郭,王贵带人去买粮了,那你就负责一下,让大家发扬一下风格,空出几间屋子来安排一下咱们的新庄户。另外,老李……不不,不是你,是庄子上的老李,算了,以后我若叫你还是直接叫李万机吧,有特色就要呈现出来不是……咳咳,言归正传,那个老李,你带着李万机,让他挑青壮匠人,一起去搭窝棚。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好看,结实挡风就好。”

    郭三壮道:“三爷,带人进庄这个事交给婆娘做就是了,我还是和李二他们一起去起窝棚吧。”

    贾环笑道:“你婆娘能做这事?”

    昨日被吓个半死的郭家婆娘,好像也是叫李氏的妇人,此刻被郭三壮从围观的人群中扯出来,当着众人面,郭三壮向他婆娘李氏转达了庄子的最高领导贾三爷的指示精神,并告诫她,一定要不辜负三爷和庄户群众的期望,把工作做好云云,不然的话,晚上回去收拾她……

    老秦男子彪悍耐战,女人也泼辣敢为。

    李氏看见贾环鼓励的眼神后,立刻就变了一个作风,咋咋呼呼的吩咐起来,什么一家出几间屋子,柴火屋也成,只要不漏风就行,但牲口棚子不行……

    贾环听了几句就放心了,然后对李万机道:“看见没,我们庄子里男的都是爷们儿,女的都是汉子……不,女的都是巾帼英雄。李万机,你们那边也不能认怂,选一个出来,和老郭家的一起领着人进庄。”

    李万机笑着点点头,虽然他可能长久没笑过,笑的优点难看,可能笑也算是一个进步,往心里洒点阳光总是好事。

    李万机回去他们那群人群里说了几句后,也领了一个妇人出来,不过这妇人比起郭三壮家的李氏就差多了,虽然也在吩咐做事,可声音轻轻的,神情也有些畏惧。

    李万机见状叹息了声,对贾环道:“让三爷见笑了。”

    贾环摆摆手,道:“这算不得什么,刚开始都这样,日后日子久了,自然就一样了。好了,闲话少说,我们庄子的作风,从来都是多做少说,说的再多想的再多都没用。

    你们现在就去出,就围着庄子外院墙搭建就行,这么大的院墙,足够了。另外,老郭,你不去领人,也别去盖窝棚了,你这样,带两个壮小伙儿,去找一头大肥猪杀了。

    虽说咱们现在的条件还很艰苦,但今天毕竟来了新成员,总要给他们接风洗尘一次。买猪钱等王贵回来直接从他那里取就是,对了,再去弄些黄酒回来。既然要高乐,那咱就高乐个痛快!”

    人群中众人闻言发出一阵欢呼。

    然后,人群开始有规律的涌动起来,分流、分流、再分流……

    ……

    “没有,一钱银子都没有。”

    赵姨娘脸板的和搓衣板儿似的,丝毫口风都不留,对面前一脸谄笑的贾环视若无物。

    贾环哀求道:“娘啊,我又不是去赌去嫖,我是要做大事。你就再给一千……算了,我打个半价,你就再给五百两就行。”

    赵姨娘眼皮都不带夹一下的,只是摇头说没有。

    苦求不得,没法子,贾环只能讪讪出门去了。

    走到门口,却见小吉祥探头探脑的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贾环,背着一双小手,口气神似某人的说了声:“三爷,您好着呢?”

    饶是贾环心里郁闷,也被这个小丫头给逗乐了,道:“小吉祥,三爷的神韵你最好还是不要去追求了。像三爷我这样的人,是注定了一直被模仿,但永远无法超越的。你呢,还是继续走你萌萌哒的道路吧。”

    小吉祥闻言噘了噘嘴,道:“三爷,我找你来是有正事哩!”

    贾环哈哈大笑道:“好,咱们小吉祥也有正事了,说说,是不是想找三爷一起午休啊?你这小蹄子,就那么急?”

    “呸!”

    小吉祥气的差点吐血:“你才急呢!三爷,我真的有正事给你说。”

    “好吧好吧。”

    贾环投降道:“说说看,你有什么正事?”

    小吉祥突然从袖兜里掏出一个小荷包来,然后把打开系扣,翻过来,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却是一把细碎的银锞子。

    小吉祥笑眯眯的看着贾环,道:“三爷,我听说你最近手头有点紧,缺银子使啦?这是小吉祥攒的私房钱,可以借给你使噢!”

    贾环看着小吉祥手心那一把细小的银锞子,忽地心里一热,他一把接过银子,放进自己的袖兜里,然后又一把将小吉祥抱入怀中,感激道:“小吉祥,你放心,日后三爷一定圆你一个姨娘梦,让你成为新时代的人生赢家。”

    靠在贾环怀里,小吉祥一双溜圆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弯弯的,甜甜的。

    心里嘀咕念叨着:赚到了耶!

    ……

    “你就是砖瓦匠?会烧砖吗?”

    贾环看着面前这位背部佝偻,面色枯黄的男子,问道。

    这个男子形象不算雅致,笑声也很难听,和老鸮一样刺耳,他道:“三爷,小的叫胡老八,从七岁起进官窑里做火工师傅的搭手,至今已经在砖窑里做了二十年了,烧砖的时候,小的常常三四个月都不下窑,吃住都在窑上。小的对砖窑的熟悉甚至超过了对小的婆娘的熟悉……”

    贾环满意的竖起大拇指,道:“好,胡老八,我最欣赏这么敬业的好汉了。不过,你这么能干,官窑怎么舍得放你离开?”

    胡老八嘿嘿一笑,摇头道:“令尊大老爷就是管官窑的堂官,小的这样的贱籍,还不是大老爷一句话的事……”

    贾环笑道:“对你来说不算坏事。”

    胡老八闻言笑的更得意了,道:“可不是,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哪里会是坏事。要不是我胡老八的手艺最好,烧的砖也最漂亮,还轮不到我胡老八出头哩!”

    贾环闻言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将手里的一张纸打开,这是一个图纸。

    当图纸完全展开在胡老八的面前时,胡老八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