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一章 摆平
    既然王贵老头儿这么能干,贾环就决定给他升个职,从庄头,升职成为贾三爷的外管家。

    虽然干的活还是那些,不过却可以在贾环这里多领一份工钱。

    只把王贵老头儿感激的差点痰迷心窍。

    能在贾府当管家,那可是一等一的好单位啊!

    说出去都多三分体面。

    荣升管家后,王贵老头便召集了全庄上下三十六口,除却太年弱的和生病了的,其他人不分男女胖瘦,通通出来做事。

    高门大户里的娇小姐讲究七岁男女不同席,可放在农庄里,屁!

    农忙的时候,是个喘气儿的都得往上冲,不干就没饭。

    王贵挑了两家老实本分的婆子,送到主家宅子里,负责清扫、浆洗和守夜。

    又挑了一个公认的厨艺好的婆子,到主家当厨娘。

    其余的,要么打扫卫生,要么拿着工具上山砍柴。

    对了,王贵不知从谁家弄来了一只大公鸡,宰杀了后送来,让厨娘炖了,说算是给主家接风洗尘了……

    寒酸呐!

    到了这会儿,贾环越来越感到被发配的滋味了。

    等他看着庄户们高高兴兴地出门砍柴后,回到屋子,看到的便是发呆的赵姨娘和小鹊。

    清扫工作已经被那两个婆子接手了……

    不过,从赵姨娘一脸的郁郁之色看来,她并不开心。

    贾环心里有些难受,不过面上却笑的很灿烂,道:“哟!娘,想我爹呢?”

    “呸!”

    赵姨娘美艳的脸上一红,啐了贾环一口,道:“刚才前院儿里鬼哭狼嚎的,干什么呢?我怎么听小吉祥说,你们两人差点被人打了?难道这里尽是一些刁民?”

    贾环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一旁吐舌的小吉祥,笑道:“不过是一个小毛头孩子的玩闹罢了,多大点事。娘,这庄子乱遭遭的,我决定休整休整。过两天父亲派下来的人就要到了,正好开工。”

    赵姨娘担忧道:“那要不少银钱吧?”

    贾环笑道:“娘放心,用不了多少。再说了,现在用一些,等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都回来了。儿子说话算话,一定给你挣一座金山。”

    赵姨娘白了他一眼,叹息了声,道:“娘可不敢指望你挣金山,你能守着这个庄子,好好过日子就好。等你长大一些,娶妻生子了,娘也就放心了。”

    贾环哈哈笑道:“娘,你就算小看我,也不能小看你自个儿啊!我是谁?赵姨娘的儿子!!”

    “呸!”

    赵姨娘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忍不住笑道:“你该说,是赵姨奶奶的儿子!”

    贾环笑道:“对对,是赵姨奶奶的儿子,那还能平凡的了?”

    赵姨娘又啐了口,道:“闲话少说,东府大老爷送你了多少银子?他是贾家的族长,你这荣国府近支分府,他不多出点,那能成?”

    贾环道:“给了三百两。”

    赵姨娘闻言明显失望了,怒道:“这个杀千刀的,居然就给了三百两,那贾蔷出府他都给了五百两。”

    贾环不屑道:“娘,你甭管这些,这些都是小钱,不值当什么。”

    赵姨娘明显懒得理会贾环的吹嘘,伸手道:“拿来!”

    贾环莫名:“什么?”

    赵姨娘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当然是那三百两银子。”

    贾环闻言连连摇头,赔笑道:“娘,这是我的本钱,起家银子,马上就要用。没有这三百两,虽然儿子也还能想办法,可花费的时间和代价就有点大了。还请娘信我这一遭,不然咱们就真的算是被发配了。”

    赵姨娘闻言,柳眉微蹙,看着贾环,想了好久,才缓缓的点点头,道:“环儿,咱们如今不比以往了,没几两银子。这三百两你拿去用就拿去用吧,若是用对了,那我没话说。要是用错了用没了,我也不骂你,只是日后,你不得再擅自主张了。”

    都说挫折和逆境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性,贾环觉得赵姨娘似乎就有这么点意思。

    他点点头,笑道:“娘你放心,儿子有祖父保佑,并得异人传授妙法,此生必当富贵。”

    贾环之言,不仅让赵姨娘面色大变,就连小鹊和小吉祥都忍不住变色。

    赵姨娘颤声道:“我儿,是何异人?”

    贾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冷眼看向一旁同样惊诧莫名的小鹊。

    这种“机密”事,他信不过这个脑后长反骨的二五女!

    虽然赵姨娘已经告诉他,小鹊不是告密他偷东西的人,贾环也相信了这点,但在红楼里,小鹊往通风报信的记载贾环至今犹记。

    小鹊想到里去上班,想跳槽攀高枝,贾环都能理解。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本性使然。

    可她拿贾环母子做她登高台的阶梯使,那就不是贾环能够忍受的了。

    尽管,在当初读红楼时,贾环曾经觉得贾宝玉是“得道者多助”,而赵姨娘和贾环是“失道者寡助”。

    只是如今地位变幻,自然又是另外一种看法。

    “环哥儿,小鹊是娘的丫头……哎呀算了算了,小鹊,你先下去吧,看看她们几个粗婆子打扫的怎么样了?这庄子里的婆子,粗手粗脚的,哪里干的好精细活?”

    赵姨娘毕竟还是知道屁股坐在哪边的,挥了挥手,找了个理由让脸色黯淡的小鹊离开了。

    “这下好了吧?明明是个爷们儿,偏偏心眼儿比女人还小。”

    贾环自然不能告诉赵姨娘,说她身边有一个打入内部的眼线。

    否则按照赵姨娘的脾性,非给小鹊花了脸不可。

    小鹊虽然不忠,但要说她多坏,也不至于。

    她就是想进一家好一点的单位上班,并且理想是成为这个公司的股东之一……

    贾环不怕她日后使坏,是因为他有信心,日后会活的比贾宝玉的还好。

    让她心甘情愿的在贾三爷的府邸里工作。

    ……

    “你是说,当日你昏迷后,不仅遇见了荣国公,还遇到了匠神鲁班?”

    赵姨娘不可思议道。

    一旁的小吉祥本来就因为小鹊出去了她没出去而高兴不已,因为她觉得距离通往姨娘的成功道路又近了几分,此刻听闻此言更是惊呼出声。

    贾环神色凝重道:“娘,这可是天大的秘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那鲁班匠神见儿子骨骼清奇,面貌俊秀,道儿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就传了儿子几道秘法妙方。所以,我才敢一直都说,我一定能让娘过上富贵的生活。”

    赵姨娘听了后激动不已,不过激动半天后,她忽然皱眉道:“那你之前怎么不说出来,你前面要是说出来,说不定咱们娘儿俩就不用被发配到这个狗屁破庄子来了。”

    贾环低声道:“娘,要是我在荣国府里就把这些方子拿出来,赚了大钱,这些银钱还和儿子有关吗?怕是就连爹,都做不了主。儿子可不愿一场造化,凭白给人做了嫁妆。我还想让我娘过的比老太太还富贵哩!当然,还有忠心耿耿的小吉祥!”

    这一番话,说的赵姨娘和小吉祥两人都激动起来了。

    一个在幻想过的比贾母史老太君还酸爽的日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在幻想日后当了姨娘后的人生该是多么的成功,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环儿,那你说练武……还是不是真的?”

    赵姨娘疑惑道。

    贾环知道,眼前这个也不知道到底是糊涂还是精明的娘,已经开始怀疑他练武的动机了。

    他们娘俩被人赶出府,初始的时候,赵姨娘或许会认为是因为贾环偷了王熙凤的汗巾,被发现后才造成的后果。

    但等冷静下来后,她就会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剥开一层层的面皮,说白了都很简单。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归根结底不过是两个字,“利益”!

    贾环习武,就是造成他们母子二人出府的根本原因。

    因为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和影响,无论是王夫人还是王熙凤,甚至还有贾母、贾赦还有东府的贾珍等人,通通都无法接受的。

    赵姨娘现在可能在怀疑,会不会是因为贾环不想将匠神鲁班传给他的秘法妙方分享给贾府众人,想要独享,然后故意打着要习武的名号,引起众人的忌惮,最终达到出府分家的目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赵姨娘恐怕就不会有多高兴了。

    因为贾环毕竟是由贾府养大的,她自己也是因为贾母的赏识才一举从奴才成了主子。

    贾环这样做的话,就会显得太过凉薄了些,不免让人心寒。

    贾环笑道:“娘,你放心吧,祖父救我时对我说,日后贾府会有一场大难,若我不习武的话,贾府阖府最终都难有善果,包括父亲和娘。所以,我是一定会习武的。

    其实,刚醒来的时候,我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并不知道从武居然和爵位的承袭有关。孩儿一心想着习武,就是为了日后能够保护父亲和娘,保护亲人。

    如果我不习武,如果我习武不成,那就算能够凭借秘法妙方赚得泼天富贵,日后贾府大厦将倾,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贾环面色郑重,可心里却苦笑不已。

    说到底,他如今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如果不能取得赵姨娘的支持,那行事起来,必将困难重重。

    所以,他才不得已采用这种方法,摆平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