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章 重新规划
    “俺弄你娘,你个驴日下的,我咋给你说的?让你跟着三爷,啥都听他的,你敢不听?”

    王贵拿着吆马车的鞭子,狠狠的抽着王成,直把王成抽的眼泪流个不停。

    另一边,刚才还是“小南霸天”的狗剩子,此刻更是哭的伤心,被一对中年男女按在地上磕头不止。

    贾三爷如今则在庭院里,当庭搬出了一张椅子,他坐在上面,太师椅有点高,三爷坐上去腿还在小半空晃荡着……

    不过这些都是小节,三爷不在乎!

    贾三爷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仇人”挨揍,一边还让小吉祥给他按摩着肩膀……

    “行了行了,打的虚头巴脑的,当三爷是傻子吗?”

    贾环看了一会儿,就没兴趣了。

    王贵鞭子甩的是响亮,骂的也凶,可真正挨到王成身上,那威力估计也就是被人用巴掌抽一下。

    农民式的狡猾,贾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前世他就是农家孩子。

    王贵听到贾环讥讽的话后,面色一变,一咬牙,“啪”的一鞭子抽实了,王成“嗷”的一声叫出来,那叫一个惨。

    狗剩子的爹见状,一咬牙,也想来个狠的交差,不过被贾环连声喊住了,王成已经成年了,皮糙肉厚,抽一鞭子没什么了不起,可狗剩子最多也就六七岁,来个狠的就真出事了。

    “行了,他们又不是真的心存恶意,不过是按照以前的规矩来办事,有什么错?放了放了。”

    贾环不耐烦的吩咐道。

    王贵海松了口气,松开绑着王成的麻绳后,厉声喝道:“还不去给三爷磕头谢罪。”

    贾环是真不耐烦了,道:“好了,少来这套,说正事。”

    王贵摸了摸有些发白的脑袋,不知道该说啥,这事要放在别人身上,也就是屁大一点的事。

    可发生在贵人身上,那就是泼天的大事……

    看了眼还跪在那里哭着的狗剩子,以及狗剩子身边一脸焦急惊慌色的父母,王贵叹息了声,道:“三爷,那个混账小子叫郭狗子,旁边的是他爹娘,他爹叫郭三壮。三壮的父亲和祖父也是……唉!”

    贾环无语的看了眼王贵,道:“谁让你说这些了,那谁,郭三壮,你让你老婆带着狗剩子回去吧,好好给他洗个脸……”

    郭三壮他婆娘闻言大惊,有些绝望的看了眼郭三壮,不知所措。

    狗剩子也吓的大哭起来,气氛一时悲凉到了极致。

    任谁也不信,冲撞惊吓了贵人,还妄图殴打贵人,这么大的罪名,会被轻轻放过。

    郭三壮他婆娘还以为把他们赶走后,贾环不知道要怎么收拾郭三壮呢。

    而且,给狗剩子洗脸?是了,人死了入殓埋葬前,是要讲究净体净身的……

    一家人哭的那叫一个惨哟!

    倒是王贵,看出贾环并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好像不准备追究这事了。

    他唯恐郭三壮婆娘和狗剩子的哭声惹毛贾环,连忙呵斥道:“号什么丧?李氏,你不带着娃儿回去好好管教,在这里发什么疯?三爷留下我和三壮,是为商量大事。你个娘们懂个甚?”

    王贵在庄子里是庄头,平日里威望很高,听他这么一说,郭三壮婆娘顿时收住了哭声,抓起狗剩子的胳膊就往外跑,好像跑慢一点,贾环就会留下她来当压寨夫人一般……

    “三爷,有事您吩咐。”

    王贵弓着腰,谄笑道。

    一副谄媚的样子让贾环看的皱眉:“老王,你只是佃户,又不是奴才,这么卑躬屈膝做什么?你们先辈都有大功于我贾家,只要你们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也必定不会负你们。所以你们平常不用这样,我也很不喜欢这样。”

    贾环的话,说的王贵的眼圈都红了,谁又是真的天生低贱?

    谁又愿意成天卑躬屈膝,打千作揖?

    看到王贵和其他几个庄户都有些痴了,贾环勉强能体会他们的情绪,但不愿气氛变的这般煽情,几个臭大老爷们……

    “咳咳,好了,说正事。”

    打断了几人的怅思,贾环朗声道:“我大概看了看庄子,感觉不大好。”

    王贵等人面色一变,道:“三爷尽管说出来,我们改。”

    贾环道:“是得改,首先,养家禽家畜的圈子得换个地方,你们瞧瞧,咱们四周完全被这些圈子包围了,满庄子飘的都是屎味……这都入秋了,居然还有苍蝇乱飞。现在况且如此,等到了夏天,庄子里还能住人吗?熏也得熏个半死。”

    王贵闻言,缓缓点点头,道:“三爷说的是,这迁出去……倒也不难,再找块地吧。就是怕有贼娃子偷……”

    贾环笑了笑,道:“这个一会儿另说……再有,要修茅房。我转了一圈,居然没发现一间茅房。这不行,这一庄子的人,有男有女,不专门修几个茅房,太不方便了。”

    事关庄子的名誉,王贵不得不解释一下:“三爷,我们是有规矩的。带把的,不管大小,都只能去鸭圈或者牛圈里屙。不带把的,就只能去鸡圈里或者羊圈里屙。这个是庄子的死规矩,谁敢走差了,老子……老汉我打断他的腿。”

    贾环哈哈笑道:“以后鸡鸭圈都要迁出去,你们大半夜的起夜,难道还要跑出大院去?要建,还要多建几座,争取每家每户都分一座厕所。”

    王贵为难道:“三爷,咱们这些家的宅子都围着庄主主院起的,若是每家都建,那这些茅房就把主院给围住了,那……”

    贾环干咳了声,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件事,也是近来最重要的一件事了。父亲大人是工部的官,近来会给我拨来一些会手艺的匠人,所以,我想将庄子改造一下,顺便好好规划一下。

    如今这般东一间西一间的,杂乱无章,看着实在不舒服,也不方便。再有就是,主屋虽然是三间大瓦房,可还是少了些。除却我娘一间卧房,我的一间卧房外,就剩下一间,来个客人要小歇片刻都没地。而且晚上值夜的人也没地待,总不能让她们在客厅值夜吧?”

    王贵等人闻言面面相觑,惊的不知该怎么回话。

    不管哪朝哪代,动土迁宅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都说破家值万贯,他们的破家自然值不了那么多钱,可也多是用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物什了。

    就这么舍弃了……

    最重要的是,这一动土就要花钱,还要花不少钱。

    他们就算有一点积蓄,又哪里愿意花在这上面?

    王贵为难的看着贾环,支吾道:“三爷,另起宅子,重新规划,本来也是好事。可是……可是……可是我们这些人实在没有那多银子盖新宅。”

    贾环笑道:“没关系,我借给你们。”

    王贵等人脸色更难看了,王贵白着一张脸,咽了口唾沫,道:“三……三爷,不知……不知利钱几分?”

    贾环闻言,这才明白过来他们的脸色为何这么难看,他大笑道:“你们不会以为我要放高利贷吧?放心,不要利息,是无息的。只要你们跟着我干活,最多一个冬天,你们就能还清。”

    王贵想了想,道:“三爷,我们是要盖土房还是……”

    郭三壮等人闻言诧异,不盖土房,难道还能起砖房不成?除了富贵人家,谁住的起?

    谁知贾环却道:“当然是砖房了,土房住着都是土……”

    王贵笑道:“想来老爷派来的匠人里,有会烧砖的手艺人吧?”

    贾环嘿嘿一乐,道:“老王,你果然老奸巨猾。不错,父亲给的人里,确实包含会烧砖手艺的砖瓦匠人。我打算等人一到,就开始着手建火窑,待到入冬前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咱们加班加点的也要把屋子给起出来。”

    王贵闻言,想了想,摇摇头,道:“时间不够,再挤也赶不出这么多砖。造砖的手艺,老汉我也略知一二,当初我也跟过几个匠工干过几天短工。

    烧砖难倒是不难,无非是选土、制泥、制模、脱坯、凉坯,然后放入火窑里烧,最后上水、出窑。一共九道工序,而且,为了好看火,好捣腾,好出窑,烧砖的砖窑通常都不会太大。算起来,一窖砖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出窑,而且产量也不会太高。”

    贾环摸了摸鼻子,皱眉道:“那怎么办?”

    王贵老头儿还是有办法的,他笑道:“三爷,说实话,其实我们这些人,还是更喜欢住土屋。虽然不好看,但胜在冬暖夏凉。当然,三爷愿意规划好看,我们也同意。不如这样,我们用砖包.皮的办法。”

    “砖包.皮?”

    贾环皱眉。

    王贵解释道:“就是墙的内里用土来打,外面包上一层砖皮。这样一来,既好看,我们这些泥腿子住的也舒坦。而且,所需的砖的数量也大大减少了,时间也就够了。”

    贾环闻言满意的笑了,道:“老王,你可以啊,不愧是庄头,有两下子,啊?”

    王贵老脸放红光,笑道:“老汉我不过活的时间长一些,见的多一些而已,当不得三爷夸,当不得三爷夸。三爷,老汉我再多说几句。烧砖,是一项很费柴火的事。如果三爷想要多烧砖,那么现在就要开始准备柴火了。烧窑的时候,起大火烧时可以用煤炭,可刚开始的时候,却要小火烧,要是用煤炭的话,火控不稳,就容易毁窑。”

    贾环闻言眼神有些郁闷的看着王贵,娘的,到底是你穿越来的,还是我穿越来的。

    小爷我堂堂的土木工科男神,虽然是学设计的,可居然懂的没你多?!

    幸好,小爷我还知道一项镇山法宝,不然还真镇不住你!

    ……

    ps:首先,感谢书友good和我想有个萝莉的女儿的打赏~

    其次,诚恳的拜求收藏和推荐,大佬们,不是我啰嗦,每天都求啊求啊求。

    实在是新书期间上推荐,编辑老大就看这个数据,数据不好下周就没推荐。同期的又都是一票需要仰望的大神,亚历山大啊~~

    最后,咳咳,解释一下,鄙人不是真的工科男神,所以,相关的知识大多是查资料,肯定有很多漏洞,希望真正的工科男神,比如说梦回天涯浪子兄,能够多多海涵,嘿嘿,贻笑大方之家了,惭愧~~

    最后的最后,打发个收藏推荐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