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十一章 摇桃花
    贾环道:“是这样的,根据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党中央……不,我个人推测,短期之内,大家可能只能叫我英俊潇洒庄的庄主了。”

    “噗嗤!”

    “哎哟,我不行了,快要笑死了……”

    “真真是……哎哟!”

    一干人笑的歪歪扭扭的,站都站不稳了。

    贾环却没在意,他一手轻轻的搀扶住笑的腿发软的贾迎春,一边继续道:“但是这个号我应该用不了太久……”

    林黛玉快笑断气了,她扶着身边的桌子,强站着,笑道:“三弟也知道……呵呵,也知道这个英俊潇洒的名头戴不久吗?呵呵,哈哈!”

    贾环摇头叹气道:“林姐姐,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绝顶聪慧的人,眼光一定长远,没想到……”

    林黛玉觑眼道:“没想到什么?”

    贾环依旧摇头,似乎很遗憾,道:“没想到,林姐姐在小弟身上终究还是走眼了。林姐姐难道就没看出来,我这一辈子,注定了是难以逃脱英俊潇洒这个名头,唉!也是愁啊!那些人只会注重我的外貌,却不能发现我的内在美和心灵美!”

    语气还有些悲愤?

    众人都已经有些麻木了,估计也算是开了眼了……

    “咳咳!”

    贾环正色道:“咱们跳过太严肃太客观的话题,继续往下说,短期的计划就是那样了,至于中长期计划,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等到小弟有所成后,大家再次见面,到了那时,还请大家不吝叫我一声,‘贾壮士’!!”

    不得不说,如今瘦的和鸡仔似得贾环,高昂着头,说出“贾壮士”三个字时,给大家的冲击还是很剧烈的。

    大家本已经平息的笑声,再次鼎沸起来。

    贾环将挂在他身上,瘫软无力的贾迎春扶到了炕上坐着,然后又把快要坐到地上的贾惜春给抱到炕上,其余的都还有力气,各自找了椅子坐下了。

    不过大家都一直注视着贾环,眼睛里的神情似乎多了几分不舍。

    能让大家快乐的人,总是受欢迎的。

    “三弟,你若不想去庄子,我去跟老祖宗说……”

    贾宝玉沉吟了片刻后,在林黛玉的注视下,说出了这句话。

    贾环闻言笑了,他看着贾宝玉,心里感慨着,这个人,肯定是不坏的,只是局限在区区一个贾府里,读了些闲书,世界观、人生观都发生了些问题,也不能说问题,只是,或许真的是清新不俗吧……

    贾环笑道:“二哥,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前面所有的话,都是很认真的说的,没有一句虚言。”

    众人闻言,又笑了起来。

    贾迎春还是有些伤感,拉过贾环,抚着他的额头,道:“日后,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环弟……”

    一句话,说的气氛终究黯淡了下来。

    尤其是贾宝玉,谁也不是傻子,看不透内中的意义。

    豪门之家的孩子见的多,成熟的也就早。

    对于名利的理解也早于一般人。

    贾宝玉是不通世物,那也只是说他不会做,而不是不懂。

    贾环从武的意义,他岂会不明?

    贾环要被发配到庄子,背后的操手,他难道真不明白?

    只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尽管这些都不是他心想的,可他终究不敢真的违背太太。

    贾环不愿气氛太过哀伤,他真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若非贾府里还有很多他的牵挂,比如说贾政,比如说贾迎春,还有探春……

    如果不是这些牵挂,贾环估计他都未必再愿意去花费大力气习武。

    去了庄子上,弄点小玩意,赚点钱,有酒有肉还有妹纸,平平静静的过小日子有什么不好?

    可惜,因为有了牵挂,所以他不能不逼迫自己去努力。

    但这毕竟不是坏事,所以他认为用不着这么悲伤。

    贾环对贾迎春笑道:“姐姐,哪里用这么难过?我又不是死……”

    话没说完,贾环的嘴就被贾迎春轻轻的抽了一巴掌给抽闭上了,他讪讪的看着怒视着他的贾迎春,狡辩道:“姐姐,我是想说,我又不是思蜀难归的阿斗,我想大家了,每月初一、十五也是能回来探望大家的。再说了,我那英俊潇洒庄,就在城南近郊,等天儿好的时候,诸位姐妹还有二哥,大家都可以去我庄子上作客。

    姐姐,等来年春暖花开时,我请姐姐到我那去。那个时候弟弟我一定很壮了,我给姐姐摇动一树桃花看。”

    贾迎春的眼泪,终究还是被这孙子给煽情下来了。

    ……

    “环弟,这些银子你且收好,你这么点年纪就出外单过,没有银子哪里能行?姐姐这点虽然不多,但也算一份心意。你在外面别省着花,日后姐姐还会为你攒着,等你来看姐姐的时候,姐姐再给你。”

    贾迎春从袖中拿出一个小花布包来,塞到贾环的手里,不容拒绝道。

    贾迎春开了个头,贾宝玉也掏出了一个小包,他没那么多话,就是往炕上一丢。

    林黛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也将一个绿色锦袋放到贾环的手里,道:“三弟,来年我和二姐姐一起去你那英俊潇洒庄,嘻嘻,你这庄主可不要厚此薄彼,只给二姐姐摇桃花哟!”

    贾环颠了颠手中的银袋子,感受了下其中的分量,一副财迷心窍的贪财样,他嘿嘿笑道:“放心、放心,林姐姐,你的好我都记在心上呢!若不是你……嘿嘿,放心就是,保管姐姐一树,林姐姐一树!”

    看他那副财迷样,林黛玉“噗嗤”一声笑出声,嗔道:“惫赖小子!”

    一旁的贾宝玉不悦了,道:“林妹妹,不用老三摇,我也是可以给你摇的!”

    林黛玉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被林黛玉看了眼,贾宝玉似乎就心满意足了,嘿嘿傻笑起来。

    而后,贾探春也面色复杂的上前,递给了贾环一个银袋,她低声道:“环弟,在外面……你要多多保重啊!”

    贾环笑的很灿烂,和对其他人无异,道:“三姐放心,我一定笑口常开,吃嘛嘛香!”

    贾探春没有笑,点了点头,便退下了。

    最后是贾惜春,她今年才五岁多,小娃娃一个,不过她也拿着一个小银袋子,交到贾环的手上,笑嘻嘻道:“三哥,人家不要你摇桃花,人家想要大桃子!”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将手中的几个银袋子随手放在炕上,然后一把抱起贾惜春,道:“好,等三哥去了英俊潇洒庄,看看哪棵桃树最可爱,就摘了树上的桃子给四妹妹送来,你说好不好?”

    贾惜春咯咯笑道:“好!”

    两人一起大笑起来,一副兄妹相得的动人场面。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目光又是各不相同。

    贾惜春是东府贾珍的妹妹,生母不过是个侍妾,而且已经香消玉殒了。

    她的父亲,就是贾敬,虽然是进士出身,却一味的好烧香修道,连爵位都不愿承袭,又怎肯为区区儿女私情坏了天道。

    她的哥哥贾珍,唉,不提也罢……

    所以,贾惜春自幼便是有人生没有教养,若非贾母喜欢漂亮女孩子,她的下场,恐怕也是不忍言……

    而且,就算她被接到荣国府生活,可寻日里也只是由丫鬟婆子们看着,虽然不缺衣少食,可寻常女孩儿应该受到的来自父母的关心疼爱,却半分都无。

    因此,也就造成了贾惜春性子微冷的局面。

    很少见她特别亲近某个人,也很少见她撒娇。

    大家其实大多也都知道原因所在,可是在这座大宅门里,谁又顾的了谁?

    不过现在见到这一幕,大家心里也都有些感慨,终究是件好事。

    一个人的成长,若是太久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那么这人迟早都会变成一个凉薄的人。

    大家并不希望贾惜春日后成为这样的人。

    几番玩笑话后,天色已晚,众人也都有些疲倦了,可大家却并不想离开。

    因为大家都知道,经此一别,贾环算是分府另居了。日后虽然还是一家人,却已经不是一房人了。

    但是贾环却不想众人再待在这里了,尤其是贾迎春和贾惜春,她们两人如今实际上也算是寄居在贾政这一房。

    若是被王夫人知道她们迟迟留恋于此,对她们却不是一件好事。

    王夫人收拾贾环,可能还要顾忌贾政,可要想法子收拾贾迎春和贾惜春,却无需顾忌什么人。

    无论是贾赦还是贾敬和贾珍,对贾迎春和贾惜春都没什么印象,绝不会为她们出头的。

    所以,贾环主动对众人道:“诸位哥哥、姐姐、妹妹们,天色不早了,诸位就先回去吧,免得老太太和太太担心。”

    林黛玉闻言笑道:“庄主,这里可不是你那英俊潇洒庄,你怎好赶人哩?”

    众人闻言一笑,贾环笑道:“林姐姐说笑了,小弟哪里敢赶姐姐们……实在是,夜已经要深了,我不能耽搁姐姐们回去睡美容觉。咳咳,再有,小弟明早就要离去,还得收拾一点行礼。另外,总归还要缅怀一下我在府里的人生。唉,好姐姐们……”

    说罢,又看了眼对他表示不满的贾惜春,所以又加了句:“还有好妹妹,你们就让我,安安静静的做一会儿萎男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