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八章 承认
    不是鸳鸯发现了贼赃,而是因为一股难言的酸臭味,扑鼻而来。

    空空的一个抽屉里,放置的,是贾环折腾了一天后脱下的袜子。

    在贾府,衣服是由专门的浆洗婆子负责清洗的。

    但里面的衣服还有袜子,多半是由贴身丫鬟清洗。

    贾环这种还没有贴身丫鬟的,就要交给赵姨娘的丫鬟小鹊去洗了。

    但小鹊陪着赵姨娘出门儿了,所以贾环只能将袜子先放了起来。

    可怜鸳鸯,多少年没遭过这种罪,没闻过这个味儿了……

    对于贾环她气,可对于给她挖坑的王熙凤她更气,起身后直视王熙凤,道:“二.奶奶,那就是你的汗巾子?”

    王熙凤闻言亦是气,汗巾是什么意思?顾名思义都能猜出来,擦汗的丝巾。

    男人一般也就是手上出汗,脖颈处出个汗,了不起胳肢窝里出汗要擦一擦。

    可女人需要擦拭的地方就更多了,为了不影响社会的安稳和谐,此处就不详解了,总之,众位看官可以联想之,上面,下面,里面……咳咳,都可以有。

    此刻鸳鸯指着一对尺许长,散发着熏人臭味的,泛着汗黄色的臭袜子,说这是她王熙凤的汗巾,这不是腌臜人吗?

    用这个玩意擦那里……想想王熙凤都要呕吐。

    她不便对鸳鸯发怒,转视贾环,怒声道:“说,东西哪里去了?”

    贾环摇摇头,莫名其妙道:“二嫂,你想整治我,我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但拜托你想个好点的法子行不行?我偷你汗巾子?你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我异想天开?呵呵,好,哈哈,赵姨娘那个奴几辈的在太太房里偷了多少东西,你当我们全是瞎子吗?不过是当个要饭的,把一些我们没处搁的东西放在那里让她拿走罢了,懒得计较。她拿这些东西交给她外面那个开当铺的兄弟去销赃,一笔一笔的我全记着呢。怎么着,环哥儿你想让我全抖露出来,让大家瞧瞧?”

    王熙凤气急反笑,指着贾环厉声道。

    贾环闻言叹息了声,心道终于还是被赵姨娘给坑了。

    事情发生在他身上还不要紧,顶多是挨一顿板子家法,再被数落几句。

    毕竟,他是贾政的亲子,骨子里流着贾家的血脉。

    再差能差哪去?

    可赵姨娘就不一样了,她是一个妾,就算再得宠,她依旧只是一个妾。

    什么是妾?说难听点,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在高雅的上层圈子里,甚至有互换爱妾的风趣活动……

    尽管赵姨娘已经为贾家贡献了一子一女,说来是有大功于贾家的。

    可即使如此,贾家也容不下一个做贼的妾。

    贾政就算再喜欢赵姨娘,可他骨子里还是一个迂腐的儒家夫子,讲究三纲五常,讲究面子。

    事情没闹大闹开还好,一旦闹大,贾环绝对不会指望贾政会护着赵姨娘。

    说不定,第一个开口要将她撵出门的,就是贾政。

    贾环觉得,在这个时代,被人当贼给撵出去的女子,还是早早找个绳子去上吊的好,不然的话,受的罪可能更大。

    礼教吃人,又岂是说说而已?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

    所以,贾环绝不能看着让赵姨娘背上这个名头,那会逼死她的。

    尽管贾环不大喜欢这个骂起人来半个时辰不重样的娘,可贾环始终记得,当他刚醒来时,赵姨娘那双惊喜的红肿的眼睛,也忘不了当他走不动路时,将他背起的那张肩膀。

    贾环叹了口气,看着王熙凤道:“二嫂,如果我不小心找出了你的汗巾,那是不是就是说,姨娘的那些东西,都是太太慈悲,见我们母子生计艰辛,赏赐下来的?”

    王熙凤冷笑一声,道:“现在了你还和我讲条件,我……”

    王熙凤的话没说完,身旁的鸳鸯轻轻的拽了她一下,道:“若三爷真能拿出来,你应承不应承,又有什么区别?”

    王熙凤闻言,顿时想起贾母的安排,若是真能将汗巾找出来带回去,那么赵姨娘也只能跟着贾环,被打发到农庄上去自生自灭了,她又何必再计较那些破事?

    再说了,她现在还真不敢大声张扬出来,闹开了后,第一个饶不过她的,估计就是贾母,第二个是王夫人……

    所以,只要让贾环主动的拿出来就好。

    打定主意,王熙凤笑道:“二嫂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只要你主动交出来,那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二嫂我也就全忘记了。你别不信,满院子去打听打听,我凤丫头说过的话,何曾失信过?”

    贾环轻笑了声,却没直接回应,而是看向鸳鸯,道:“鸳鸯姐姐,祖母要怎样发落我?”

    鸳鸯叹息了声,道:“你不是要练武吗?老祖宗思量在府里毕竟不便,不如就去城南的庄子上去练。老祖宗说了,习武要花费,所以那个庄子就给你了,庄子所出日后都供你练武所用。小……小吉祥要出府,在府上不能待了。不过,要是你愿意接她去庄子,我可以答应你。另外就是……嗯……姨奶奶也要跟着你一起去庄子,你要有人照顾。”

    贾环闻言,长呼了口气,点点头,道:“多谢老祖宗慈爱,也多谢鸳鸯姐姐了,小吉祥自然是要跟我们去庄子的。”

    鸳鸯神色复杂的看了贾环一眼,叹息不语。

    王熙凤却等不急了,而且,在贾府里,多咱时候有人敢让她站在一旁当路人甲?

    她气道:“闲话少说,老三,快将那汗巾拿出来。”

    贾环呵呵一笑,道:“二嫂,不是我不交,我是真的不知道它在哪里。你忘了,我脑子坏了,失忆了……”

    王熙凤闻言一滞,随即恶狠狠道:“你敢耍我?”

    贾环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拿你东西的人,是曾经的贾环,不是今日的我……”

    王熙凤哪有心情听他扯淡,摇头道:“废话少说,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贾环笑道:“我是真不知道东西在哪,不过既然二嫂发话了,我还是要找找。我以前是做过一些荒唐事,我认。”

    说罢,贾环拍了拍死死抓住他衣角的小吉祥的手,又笑着捏了捏她满脸泪花的脸蛋,然后翻起柜子来。

    赵姨娘藏东西不是一个好手,她也没有那么高深的智慧和心眼儿,在一层被子的夹层里,贾环抽出了一条绛红色的华贵长巾。

    “哈!找到了!”

    王熙凤看到那条汗巾后,大喜过望。

    而鸳鸯则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再想起他刚才所说的那句“拿你东西的,是曾经的贾环,不是今日的我”,心里居然没有半点对小偷的厌恶,只有惋惜……

    再次叹息了声,鸳鸯正要说话,却见外面又走进一个人,亦是贾母身边的一等丫鬟,琥珀。

    琥珀先是看了王熙凤手中的汗巾,又看了眼贾环,最后才对鸳鸯道:“老太太吩咐,让三爷和奶一起过去。”

    她顿了顿,又道:“老爷、太太、大奶奶还有姨奶奶现在都到了,你们快些吧。”

    ……

    贾环进屋时,发现不仅屋外,就连屋内都没什么丫鬟婆子在。

    而房子当中,花着一张脸在那里跪着啼哭不止的,不是赵姨娘又是哪个?

    见贾环走了进来,王熙凤手里还拿着那条汗巾时,赵姨娘哭的更凶了,她抱着贾环哭道:“都怪娘啊,环儿,都怪娘,要不是娘贪心……”

    说罢,她似陡然惊醒,转身看向贾政,哭泣嘶喊道:“老爷,那汗巾子是我拿的,是我贪心,见二丫头的汗巾子好看才拿的,和环儿无关啊,和环儿无关啊……”

    贾环闻言笑了,他跪到赵姨娘身边,帮她拭去眼泪,朗声道:“姨娘,你怕什么?不就是孩儿当初年幼无知,荒唐行事的时候做错了事吗?你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老祖宗慈爱,她不仅不怪罪孩儿,还把城外的庄子划给我,供我习武的花费。”

    赵姨娘可能才得知此事,不仅没有半点开心,反而哭声愈发凄惨了。

    因为她知道,贾环这是被发配了。

    在贾家,只有犯了大错的奴才,才会被发配到城外的庄子上做事。

    城里和城外,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更重要的是,贾环只被一个农庄就给打发了。

    作为家生子出身,赵姨娘早就听说过农庄是不值几个钱的。

    贾府偌大的家产,到头来,贾环居然只分了一座农庄。

    都是她害的,都是她害的。

    赵姨娘此刻恨不能用剪子铰了她的双手,要不是这双手贱,贾环今早就已经把所有的赃物都丢掉了。

    都怪她,都怪她……

    赵姨娘是面若死灰。

    贾政坐在上头,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半晌后,方道:“东西是你拿的?”

    贾环闻言,脸上居然浮现出一抹害羞的神色,道:“父亲大人,前面的事我大抵都记不清了。不过醒来的这两天里,孩儿听多了曾经做的荒唐事。想来……想来二嫂的东西的确是孩儿所拿。不管记不记得前事,既然是孩儿所为,孩儿就不会赖账。”

    贾政闻言,眼神愈加复杂,有恨铁不成钢,也有怜爱,还有一抹……欣慰,但最终都化为一声叹息,道:“你愿意去庄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