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十七章 抄家
    “老祖宗,那个东西,留在那里终究不妥,是不是……是不是我去取回来?”

    贾母吩咐完后,王熙凤当真是喜出望外,正要应承,一次将府里碍眼的厌物们清扫出去,谁想这个时候鸳鸯突然开口了。

    鸳鸯在府里地位很是不同,她是贾母身旁一等一的心腹。

    对于她的话,贾母自然会重视之。

    贾母这一重视,立刻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她刚才惊怒之下,竟然忽略了整件事的真假。

    要不是鸳鸯提醒,她会不会做了别人手里的枪?

    她和王夫人的关系,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和谐哩……

    而赵姨娘,就是当年她安排给贾环做侍妾的。

    不然,这样一个愚蠢的女人,能活到今天都是奇迹!

    如果这件事不是真的,那贾母是万万不会“自毁城墙”的。

    中华权术之道博大精深,最注重的,就是一个平衡之术。

    对贾母来说,一个赵姨娘,再加上老大贾赦的媳妇邢氏,就是平衡王夫人的一党。

    若是赵姨娘和贾环被赶出去了,这个平衡就要打破了。

    这对贾母其实是不利的。

    现在这个局面下,贾母虽然荣养了,但说出一句话,没人敢不听。

    而一旦平衡打破了,让王夫人一头独大,收尽府中人心后,贾母恐怕就真的要去“荣养”了。

    富贵生活少不了,但再想向如今这般在贾府里一言九鼎,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了。

    而这种事,是贾母竭力避免发生的。

    赞许的看了眼鸳鸯,贾母道:“幸亏你提醒了我,不然……去吧,把那东西取回来。”

    王熙凤脸色几变后,连忙插话道:“老祖宗,鸳鸯不知道那……汗巾是什么样的,我陪她一起去吧。”

    贾母眼神深幽的看了王熙凤一眼,道:“你说说是什么样的?嗯,和鸳鸯一起去也好,不然……”

    王熙凤强笑道:“就是一条松花石榴色的,丢了有小半年了。”

    贾母闻言一笑,道:“指不定你是落在哪儿了,去看看也好。”

    说罢她看了眼鸳鸯,鸳鸯点点头,没有说话。

    ……

    “我猜是三根手指,三爷,你可别偷偷的变了!”

    小吉祥眉飞眼笑的看着贾环,笑嘻嘻的道。

    贾环嘎嘎浪笑着,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个“v”,道:“又猜错了!”

    小吉祥顿失所望,噘着小嘴,皱起毛毛虫眉毛,懊恼道:“刚才明明是三根手指……”

    这种无聊的令人发指的猜手指游戏,两人已经玩儿了小半个时辰了。

    “三爷,三爷,该我了,该我了!”

    原本郁闷的小吉祥,忽然又开心起来,把一双小手背到背后,喜滋滋的看着贾环道。

    贾环面带不屑,目光随意朝后方扫了一眼,然后嗤笑道:“小吉祥,你还是没有醒悟,像三爷我这样拉风出众的人,就像高速公路上的手扶拖拉机一般,无论是智慧还是武功,都让人惊叹到心碎。你这一点小把戏,还想考倒我?真是笑话!我闭上眼睛都能猜出来,看,我闭上眼睛了吧?现在我猜,是六根手指!”

    小吉祥震惊的小口下意识的张开,一脸崇拜的看着贾环,叫道:“三爷,你太厉害了耶!你怎么知道我伸出的是六根手指?天啦噜!”

    咳咳,最后一句是贾老三教的,在没有电脑、手机和平板的年代,他也就这么点恶趣味了,美其名曰侍女的调.教……

    听到小吉祥的惊呼后,贾环得意的发出一阵夸张的大笑,让小吉祥也跟着咯咯笑出声来。

    事实证明,没有网的时代,其实也可以玩儿的很开心。

    只是,随着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两个人后,屋内的欢快气氛被打断。

    因为无论是王熙凤还是鸳鸯,两人的脸色和神情都不像是太友好的样子。

    贾环知道,事情终究还是来了。

    说起来,还是他自己失算造成的。

    原本他以为,在这个文贵武贱的时代,选择习武会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他以为,若是学文,先不说他实在搞不了那些云山雾海般的文言八股,最重要的是,会引起王夫人等人的忌惮,担忧他会分走贾宝玉、贾琏甚至贾兰等人的利益。

    只要避开这一点,可能就会好一点。

    谁曾想,在这个世界,从武居然会是这样的,甚至比习文进学还要让人忌惮。

    只是事已至此,贾环已经无法在转头。

    他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不想再死,更不想十数年后被牵累的被发卖成奴仆,那就唯有想法破局。

    贾环自忖没有诸多前辈高深莫测的心性和智慧,所以,他只能选择以力破局,以武破局。

    习文进学贾环心里没有把握,但练武吃苦,他认为还是没问题的。

    前世他作为农家子弟,什么苦没吃过?咬紧牙根,再苦也能坚持下去。

    只是,不知道她们想要怎样来踢场子。

    是因为早上的吼声,还是……

    “二嫂,鸳鸯姐姐,你们这是……”

    贾环笑的很灿烂,站起身来说道。

    王熙凤没有让鸳鸯先开口,她抢先开口,睥睨的眼神看着站在贾环身后满脸畏惧的小吉祥,道:“你就是小吉祥?”

    小吉祥不想居然还有她的事,骤一听她的名字,打了个哆嗦,小脸儿煞白,眼圈里泪花浮现,低声应道:“回二.奶奶话,我……我是。”

    王熙凤厌恶的哼了声,道:“老太太发话,贾府容不得你这等乱嚼舌根子的贱婢,自己卷起铺盖,滚吧。”

    小吉祥闻言,顿时如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呆了。

    她自记事起,父母和幼弟就都死了,然后她被人牙子卖入贾府,跟在赵姨娘身后当跟班。

    贾府就是她的整个世界,东小院就是她的家,赵姨娘是她的姨奶奶,贾环是她的小主子。

    这些,构成了她生命中的所有。

    离开这些,她完全不知道该去哪,该找谁,该怎么活……

    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眼里滚落,小吉祥傻傻的看着王熙凤,喃喃道:“我没有乱嚼舌根子啊,我没有乱嚼舌根子……”

    贾环皱眉,他轻轻的拍了拍小吉祥的肩膀,道:“别怕。”

    小吉祥如梦惊醒,转头看向贾环,撇嘴哭声道:“三爷……”

    说不出的委屈。

    贾环冲她明媚一笑,道:“别怕,有我呢。”

    小吉祥闻言,好歹心中没那么慌了,却依旧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愣愣的看着贾环。

    “哟,老三,你这是越发能耐了,连老祖宗的话都不在乎了。有你呢?你能干什么?啊?说说,让二嫂我也开开眼,长长见识,说啊,你能干什么?”

    王熙凤在王夫人和贾母跟前攒了一天的怒火,再加上早上的不满和中午的惊怒,只觉得今天一天都倒霉透顶,她要将霉火发泄出来,此时恰逢其会。

    贾环没有将王熙凤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好奇的看着鸳鸯,道:“鸳鸯姐姐,你这是要找什么东西吗?我瞧你观察了大半天了。”

    鸳鸯闻言,诧异的看了贾环一眼,她还是第一次见贾府里有人敢将王熙凤的话当做耳旁风。

    当着王熙凤的面却不理会她的叫嚣,这种人,这种事,以前从为出现过。

    鸳鸯不想得罪王熙凤太过,因此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叹息了声,摇摇头。

    “好,好,好,果然是个孽障,你好大的胆子。既然你问鸳鸯在找什么,姑奶奶我来告诉你。老三,我那条汗巾子让你藏哪儿去了?老太太想看看,唤鸳鸯来拿。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说,你没拿。”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霹到了小吉祥的脑中,若非她一只手抓着贾环的衣角,恐怕此刻她都要昏厥过去。

    三爷的事发了……

    倒是贾环,反而轻轻一笑,不过随即笑容一僵,皱起眉头来。

    他一直觉得忘了什么,想了一天都没想到,现在才想起来,他还东西的时候,怎么没发现那条汗巾?

    “怎么?是想起什么来了,还是你要给我说你不知道?”

    看见贾环和小吉祥的神情后,鸳鸯暗自叹息了声,摇摇头,而王熙凤则更加趾高气扬了,冷笑道。

    贾环摸了摸鼻梁,苦笑道:“我还真不知道你那什么在哪里……你也知道,我失忆了啊。”

    身后,小吉祥无比崇拜的看着他,到这份儿上了,还敢赖着,果然非常人,天啦噜~

    王熙凤却根本不在乎贾环的狡辩,冷笑道:“你不记得没关系,老太太既然发话了,我和鸳鸯自然会找出来。”

    说罢,看向鸳鸯,道:“鸳鸯,你不知道,下人们都传遍了,咱们府上这东小院啊,就是一个贼窝。你打开那个衣柜,把最底下那个抽屉打开,就明白我的意思了。不是我这当嫂子的咄咄逼人,实在有些人,天生的贼骨头,贱骨头。”

    鸳鸯闻言,眉头皱了皱,长了些雀斑的鸭蛋脸不笑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威严的。

    她看了看毫无畏惧,好像很无辜的贾环,又看了要昏过去的小吉祥,叹了口气,她以为贾环的无畏和无辜,是因为他失忆所致,而小吉祥则是了解内情的人,所以才会怕成那样。

    鸳鸯走到衣柜前,将衣柜门打开,然后蹲下去又将抽屉打开,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