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提前除害
    “噗!”

    “哈哈哈!”

    宁国府后街,薛家内宅中,林、史、薛三女,还有后来从蘅芜苑中赶来的薛宝琴四人,并薛姨妈,都一起笑的前仰后合。

    满堂笑语欢声。

    深秋的神京城,已经很有些清寒了,但薛家内宅里,却满是香暖之意。

    林黛玉俏脸粉红,眼波流转,微微喘息笑道:“环儿,你当初去西域,混进俘虏营中,为了吸引人家注意,真的使出了……哈哈,使出了脱衣大.法?”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贾环这个污妖王,众人对这方面话题的接受能力,远非前世所能相比。

    贾环黑着脸道:“林姐姐,你听哪个说的?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小赤佬……”

    林黛玉抿嘴笑道:“难道,乌仁哈沁姐姐说的也是错的?”

    贾环傻眼儿道:“乌仁哈沁会同你说这些?”

    林黛玉笑道:“我虽不曾和乌仁哈沁姐姐聊过这些,可有人和她聊过呀!”

    贾环闻言,额头顿时浮起黑线,家里只有一个人最是自来熟,他咬牙道:“小吉祥真真是疯了,她敢造谣!!”

    见几个姑娘都笑的喘不过气来,薛姨妈打圆场,她拍了下咯咯欢笑的薛宝钗一下,不许她再笑,道:“想来是乌仁哈沁在和小吉祥顽笑,环哥儿什么样的人物,怎会做那样的事。”

    “噗!”

    林黛玉闻言,见一旁的贾环脸色更黑了,真真笑的坐不住,一手扶着贾环的胳膊,一手伏在桌上,使劲的颤着肩头。

    别人不清楚,可她太清楚了。

    为了成事儿,贾环十成十的能作出这事来。

    只想想那副画面,林黛玉心里就忍不住想笑。

    若是换个寻日里英明神武总是端着体面的主儿,放下身段来委曲求全做这事,兴许会让人觉得心酸艰难。

    可贾环……

    只有满满的喜感。

    想到他将那些骚鞑子们唬的傻不愣登的,带他回到老巢,结果一把火烧了龙城,林黛玉就觉得特骄傲。

    至于光屁股……

    这对某人来说,算事吗?算事吗?

    薛宝钗自不用说,两人早成了对彼此身体最熟悉的人。

    她虽不似某个不害臊的,总喜欢摸来摸去去探索,可也在“不经意间”看的清清楚楚。

    因为事罢后,她还要服侍贾环做清洁,对贾环的身体,自然不陌生。

    就连林黛玉和史湘云二人,虽都还未真的成就好事。

    可某人在她们眼前也早裸过,目的自然不言而喻,礼尚往来嘛……

    “你们差不多行了啊!”

    贾环觑着眼,看着大笑不止的林黛玉和其她几个,威胁道:“这是姨妈在这,我得给她老人家面子。不然,真当我不敢打老婆?”

    “呸!你敢!”

    几人虽齐齐啐了声,但也都适可而止,不再嘲笑他了。

    主要是薛姨妈也在,确实不大合适。

    林黛玉瞅着薛宝钗身上的士子服,笑道:“宝姐姐穿这样的衣裳,倒也好看。”

    薛宝钗笑道:“谁耐烦穿这个?不过是今儿跟着环哥儿出去接我哥哥,为了方便不得已才穿的。”

    林黛玉闻言,本想刺她两句,可因长辈在,也只能哼哼的笑了两声,却斜眼觑视贾环。

    贾环嘿嘿笑道:“日后我都闲着,你若爱出去逛逛,我便带你去。

    大伙儿都一样,没的让一个园子锁在家里做什么。

    再好看的园子,看的久了也就习惯了。”

    林黛玉闻言,抿嘴一笑,眼睛闪亮。

    史湘云笑道:“琴儿最高兴了,她爱出去逛!前儿还同我说,西域多好看呢。”

    薛宝琴坐在她身旁,模样乖巧懂事,史湘云比较喜欢她。

    听史湘云揭老底儿,她也不恼,只是咯咯笑。

    贾环道:“喜欢西域,那下次再同我去就是,反正往后我一年都要去一次。有想去逛的同去!”

    薛宝琴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其她人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因为除了薛宝琴外,谁也不想沿途跋涉几千里,去荒漠戈壁上吃沙子……

    薛姨妈看着薛宝琴道:“这傻丫头,自小跟着她爹四处走。眼界开了,再让她守在一处过日子,却是难为她了。

    不过,也是她的福气,能寻着环哥儿这般纵着她的。”

    薛宝琴闻言羞红了脸,低下头,心里却甜蜜。

    这话不假,这世道,除了一个“不着四六”的贾环外,其他还有谁能纵着她这般“胡闹”?

    越是豪门大宅,家中规矩越大。

    一入侯门深似海,寻常时候,连二门都不能轻易出去。

    唯恐让外人看了去,仿佛那就同失节一般。

    看个郎中,也只露出一截手臂来把脉,脸不能轻易露出。

    规矩森严。

    也只有贾家这里,有贾环在,才能如此宽容她。

    心里念着,薛宝琴眼神婉柔的看了贾环一眼。

    这是她自己选的男人!

    贾环感受到薛宝琴的目光,转头迎了上去,挤眉弄眼。

    薛宝琴登时乐不可支。

    这才是最难得的……

    薛姨妈在一旁看的心思复杂,想当初,为了能把薛宝钗嫁给贾环,她不知想了多少法子,使了多少心思。

    而且一开始,薛宝钗进门时,还不受贾环的喜欢。

    又耗费了好些日子,才解开心结。

    再看看薛宝琴……

    真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不过也好,毕竟是亲堂姊妹,日后能相互照应着些。

    薛姨妈做了半辈子的当家太太,内宅里什么事没见过?

    她又怎会看不出,贾环最宠爱的,依旧是林黛玉。

    这个丫头,真真命好啊……

    “环郎……”

    一屋子人正吃喝说笑着,忽地,一道身影飞速闯入。

    众人大惊,不过待看到来人时,又都松了口气。

    她们都认得董明月,虽极少来往,但也不算外人。

    薛姨妈满脸堆笑,招呼董明月落座。

    董明月强笑一声谢过后,看着贾环道:“环郎,宫里出事了。”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道:“发生什么事?”

    其他人也都变了脸色,站起身来。

    董明月道:“贵妃方才在凤藻宫生下一皇子……”

    “哎呀!真的?”

    薛姨妈闻言喜不胜喜,大声道。

    薛宝钗等人也满面喜色。

    皇帝亲子,又有这样强力的母族,日后少说一个亲王跑不掉。

    而贾家能有这样一个外甥,也是强援。

    满堂喜色,只有贾环面色肃然,沉声道:“可是出了岔子?”

    董明月点点头,道:“皇子落草,却没有哭声。幼娘和几个年老太医看过后,都认为是在娘胎里受了火毒,成了哑人……”

    “老天爷!”

    薛姨妈闻言面色煞白,喃喃道。

    薛宝钗、史湘云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纵然身份再尊贵,可一个哑巴……怕反而会更艰难。

    甚至,连贾元春都要受到牵连,被视为不祥。

    贾环脸色虽然也是一沉,但他总觉得不对劲。

    若只是如此,董明月脸色不该那么难看。

    这件事对贾家自然不算喜事,但董明月与贾元春并无交情,她这般着紧,应该还不至于……

    董明月是最明白贾家地位的人之一,她当知道,贾家并不是单纯的外戚。

    果不其然,就见董明月脸色阴沉的继续道:“皇子不能发声,幼娘一时也没法子,毕竟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

    可西府的二太太却认为,是幼娘不尽心的缘故,喝骂幼娘。

    还说她连环郎你的眼睛都能换,缘何不能治说话?

    贵妃得知皇子不能说话后,当时就昏死过去了。

    幼娘救醒后,她不言语也不理人。

    西府二太太见之,竟魔怔了般,又怪幼娘,还要打她。

    好在链二.奶奶拦下了她,不过链二.奶奶反被抓伤了……”

    “这个贱妇!”

    贾环勃然大怒,起身就往外走。

    “环郎,她们不在宫里了,皇后也在凤藻宫,见二太太闹的太不像,就让老太太她们先回来了。不过留了幼娘在宫里……”

    董明月紧紧跟在贾环身后,补充道。

    贾环身形未顿,步伐往荣国府方向偏去。

    ……

    荣国府,荣庆堂。

    贾环尚未入内,就听到一阵哭声。

    除了王熙凤的声音外,还有贾母的。

    他带着董明月大步入内,之所以带上董明月,是因为这一次,她不准备再妥协。

    “老祖宗……”

    看着高堂软榻上,哭的泪人一般的贾母,贾环眉头一皱,道:“老祖宗,此事谁也不曾想到,乃天意。

    况且,也未必就一定不能治好。

    纵然真的不能治好,他贵为皇子,又有我等母族庇护,也能平安富贵长大。

    老祖宗年事已高,何苦这般苦恼?”

    说罢,他又看着伏在贾母腿上的王熙凤,道:“二嫂,这是怎么了?”

    贾环只知道,王熙凤为了护着公孙羽,被王夫人抓伤了。

    却还不知道被抓伤哪里……

    往日里活泼之极的王熙凤,此刻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趴在贾环腿上哭。

    “环哥儿……”

    贾母看起来伤心之极,也疲惫之极,她道:“环哥儿,没甚事,你且去忙你的吧。

    你大姐姐那里,有幼娘和太医看着,不碍事的。”

    贾环冷冷瞥了眼木然坐在一旁的王夫人,道:“孙儿并未担心贵妃,只是担心老祖宗和二嫂。”

    说罢,他大步走上高台,一把拉起伏在贾母腿上哭泣的王熙凤,而后瞳孔猛然收缩。

    只见王熙凤美艳的右脸上,五道触目惊心的抓痕,显得如此的刺眼骇人。

    泪水从红肿朦胧的眼中落下,又顺着脸庞滑落。

    只是触及伤痕时,被泪水中的盐分,蛰的抽搐的痛……

    “嘶!”

    贾环倒吸了口冷气,手伸向一旁的鸳鸯。

    鸳鸯瞬间明白贾环的意思,忙从袖兜里掏出汗巾递给贾环。

    贾环小心轻柔的为王熙凤拭去脸上的泪水,不让它们再流到伤痕处。

    可一时间,哪里又擦的完?

    “哼!不知廉耻。”

    满堂人都没说话,都看得出,贾环这般做,只是真心的关心自己的二嫂。

    唯有王夫人,今日也许受到的打击和刺激太大,有些失心疯了,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言一出,荣庆堂上的明白人心里纷纷一沉,暗道不好。

    贾母更是变了脸色,就要去抓住贾环,不让他冲动。

    可是莫说她年老体衰,纵然她年轻三十岁,也捉不住暴怒下的贾环。

    “啪!”

    一记响亮之极的耳光,震惊了所有人。

    而从椅子上翻倒下去,趴在地上嘴角滴血的王夫人,更是让人忘了言语。

    再怎么说,王夫人也是贾环曾经的嫡母。

    纵然贾环出继到宁国府,可王夫人依旧是他名义上的二叔母。

    长者为尊,孝道如天。

    在这样的时代中,掌捆一个妇道长辈……

    惊世骇俗!

    莫说其他人,连王熙凤都震惊了,怔怔的看着贾环。

    “明月,派人送这个疯妇去后面庵堂,严加看守。我不想再看到她……”

    贾环冷声道。

    董明月只拍了拍手,门外就进来两个身着青衣的女孩子,身形干练。

    这些能在贾家内宅里安身的女孩子,大多都是当年董明月为白莲教圣女时,收的奉教侍女,多为孤女。

    和董明月一同长大,最是忠心。

    “环哥儿!”

    贾母这才反应过来,大哭的唤了声,道:“不能啊,她是你大姐姐和宝玉的娘啊!”

    董明月看向贾环,其她人也都看向贾环,但贾环一言不发。

    董明月自不会听从贾母的话,轻轻一摆手,两个青隼干将,押着王夫人便离去了。

    在两个自幼从武的高手手下,王夫人别说挣扎,连话都说不出口。

    只是用怨毒森狠的目光,看着贾环,甚至是每个人……

    在她这种目光下,连贾母都忘了再给她求情。

    这个人,真的疯了……

    等王夫人被带走后,贾环才再度开口,还是对董明月,道:“派黑云马车进宫,带回幼娘,给二嫂看伤。”

    董明月闻言,不再耽搁,直接离去。

    贾环对依旧发呆的王熙凤道:“我刚瞧了瞧,就是看着唬人,只伤了表皮,没伤到里面,不打紧。

    回头幼娘配些好药,抹上就能好,不会留下伤疤的。”

    说罢,又对堂下一直做垂头鹌鹑的贾琏道:“二哥,带二嫂回去吧。好生照顾着,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该收收顽心,照顾照顾家了。”

    说来也可怜,贾琏前半辈子最怕的人是贾赦。

    贾府以孝治家,尊长真的是可以随意责骂甚至杖打子嗣。

    就算是成了亲后,贾琏也没少被骂。

    好不容易熬到贾赦挂掉,贾琏最怕的人,又换成了贾环。

    这个更惨……

    贾赦打他,还不虞被打死。

    可贾环……

    这可真是个浑身带着杀气的魔王啊。

    所以对于贾环的话,贾琏更不敢反驳,忙赔笑道:“三弟放心,如今我极少出去应酬了,每日里都陪大姐儿好些时候。”

    贾环此刻没心思和他说这些,点点头,道:“那护着二嫂去吧。”

    贾琏更不愿多留,赶紧带着王熙凤走了。

    今日贾政带着贾宝玉、贾芸、贾荇、贾兰、贾菌,并贾族内眷李纨、娄氏、尤氏,还有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一起去清虚观打醮,为贵妃祈福,并不在家。

    所以此刻,家里已经没甚人了。

    贾环看着一时间似乎老了不止十岁的贾母,叹息了声,挨着她坐在软榻上,拉着她苍老的手道:“老祖宗,您先别恼,也别慌,不是大事。

    家族太大,人太多,总难免出些坏了心的。”

    贾母辩解道:“二太太今日只是受了些刺激,她心并不坏啊。”

    贾环轻笑道:“孙儿又岂是只为了今日之事?老祖宗怕是不知道吧,二太太早就和外人勾连在一起,暗自谋事了。

    虽然孙儿还没查清楚,她到底所谋何事,但只看她这般鬼祟行径,就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事。

    孙儿原本想着放长线钓大鱼,顺藤摸瓜,抓到背后捣鬼之人。

    可孙儿近来心累,没心思再和他们玩阴谋诡计了。

    最重要的是,孙儿怕家里人有个闪失,那才后悔莫及。

    二嫂之事,给孙儿提了个醒……

    所以,才借这个机会,将她拿下。

    这不是目无尊长,而是提前除害!”

    “当……当真?”

    贾母惊骇问道。

    不过,想想王夫人方才离去时的眼神,一时间,贾母心里相信了八成。

    那不是看家人的眼神,那是看仇寇的眼神。

    贾环笑道:“若无十分把握,我也不会如此行事。

    老祖宗不必难过,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平心而论,咱们贾家不曾亏欠她分毫,老祖宗更是每每护着她。

    她最重视宝二哥,老祖宗亦视宝二哥为命根子。

    她这般和孙儿作对,可孙儿可何曾因此迁怒过宝二哥?

    这些,老祖宗当亲眼看见。

    可她犹不知足!反而变本加厉……

    罢了,不说这些了。

    孙儿只想告诉老祖宗,没有她,咱们贾家照样兴旺,而且过的还会更好!

    老祖宗不必为一个心不在咱们贾家身上的人,甚至还想谋害咱们贾家的人伤心。

    至于宫里,老祖宗也不必担心,孙儿保证,一定会护着贵妃和皇子的周全。

    那孩子不仅是赢秦的皇子,还是我贾家的外孙,谁敢欺他?”

    贾母闻言,心里松快了许多,说实在的,她也早受够了不识时务的王夫人,只是还有些犹豫,道:“可是,你宝哥哥他……会不会怪你圈了他娘亲?你们兄弟两个,可千万不能闹仇怨。”

    贾环哈哈一笑,想了想,措词道:“老祖宗,孙儿不是说宝二哥不孝。

    只是……

    该怎么说,应该这么说:只要王氏没有性命之忧,只要贾家不苛待她,不给她衣穿,不给她饭吃。

    宝二哥应该不会关注,她到底是在荣禧堂礼佛,还是在后面庵堂礼佛的。

    上一回,宝二哥不就是这般?”

    贾母闻言,面色一僵,手缓缓垂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