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九章 惊动!
    “哈!”

    “嘿!”

    “吼!”

    “哇!”

    ……

    清晨,秋露正浓,旭日尚未完全升起,刚刚露出个头。

    荣宁二府中间的甬道里,一个小小的人儿,扎着马,口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

    叫声弥漫在整个荣国府的上空,尤其是东边儿……

    其实单他一个人的声音,还造不成这种恐怖效果,关键是那条狭长的甬道,如同扩音器一般,将他的声音放大了很多倍,还带混响!

    和小吉祥跳完《健康舞》后,贾环就让小吉祥回屋补觉了,因为他要修炼盖世神功,不能让人偷看。

    小吉祥不屑的蹦蹦跳跳离开后,贾环就开始了他非一般的修行之路。

    只是,貌似动静有些太大。

    这里先解说一下荣国府的地理,首先,贾环和赵姨娘居住的小院叫做东小院,位于贾府的最东边。

    从东小院往西,紧挨着的就是王夫人房,王夫人房的北侧,紧靠着的一套小院,是李纨和贾兰的房。

    王夫人房再往西,就是荣国府的正间大正房了,不过这里不住人,有贵客来时在这里召见贵客。

    正房的北侧,隔着一条小道,小道的后面就是王熙凤和贾琏的院子。

    而正房再往西,就是贾母的院落了。而贾赦一房,则在荣国府东南角那一大片地方,有数座院落,自成一统。

    解说荣国府地理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想描述一下,贾环的晨练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贾母那里离的太远,自然波及不到,顶多院子里的丫鬟们隐约听到点动静。

    但是王熙凤房、李纨房以及王夫人房和赵姨娘房,那动静就大发了。

    王熙凤和贾琏,本来清早醒来还准备来一出晨练,结果贾琏刚刚入巷,王熙凤还没来得及爽,就听见突然一声鬼叫声浩浩荡荡传来,唬的贾琏当时就成了萎哥,尿了……

    而李纨这边,年纪轻轻寡妇失业的,早晨醒来,衿寒帘重,心里凄凉,只能畅想一番先夫在世时画眉之美,那贾珠正在给她画眉,两人相视无言,却更加温馨动人。

    正情意绵绵间,忽然一鬼怒叫一嗓子,眉笔画歪,美梦惊醒……

    再有王夫人,如今年已四旬出头,俗话说的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昨夜贾政难得没有歇息在年轻貌美的赵姨娘那儿,睡在了正房。

    夜里勉强缠绵一出,原本想男子清晨阳气重些,能再沾得一些雨露。

    谁曾想,没等她舒坦一二,贾政也被这突然的一嗓子给吼……尿了。

    最后还有一个赵姨娘,此人倒还好些。她正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呼呼大睡,昨天听说每月能多十两银子的巨款进项后,激动了半宿没睡着,所以此刻睡的正香甜。不想被这“嗷”的一声给吓的从炕上摔了下来,还以为见鬼了!

    除了这几个重量级的人物外,一些丫鬟婆子的屋子里简直可以用花容失色和鬼哭狼嚎来形容。

    ……

    但是,贾环同学此刻却完全不知这些动静。

    他还感动于自己能那么早起来,并且不惧辛苦的修练中。

    焦大告诉他,人每天清晨起来,肚里都积攒了很多废气。

    这些废气都是对身体有害的,所以,一定要尽力吐纳,深呼吸,然后大声喊出!

    贾环是个好学生,忠实的做了。

    吐纳之后就没什么玄乎了,还是跑步,慢跑。

    焦大说贾环的身子骨太弱,刚一开始跑的太快是自杀行为。

    等到贾环和正常人一般健康时,才能开始正式的训练。

    而且提前警告他,不要再想什么内功心法之流的。

    从来没有单纯的内功就能练就武宗的,所谓的内功,也没贾环吹的那么玄乎,一掌打出十八条龙这种本事估计只有玉皇大帝才有。

    所谓内功,就是呼吸吐纳,不同的内功就是不同的呼吸长短以及频率,然后可以锻炼不同的內腑。

    而所谓的练功走火入魔,就是呼吸韵律错了,把內腑练坏了,也就挂掉了……

    但只锻炼內腑是没有用的,还是得苦练外功。

    内外兼修方是王道……

    外功要练就筋、骨、肉、皮,那遭的痛苦受的罪,啧啧,反正焦大这种强人想想都能打寒颤。

    贾环不怕,他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赶紧练好身体,不要整天和鸡仔儿似的。

    身体确实太差了,只是慢跑了几个来回,加起来也没两公里,贾环就气喘吁吁如同老牛了。

    “呼哧!”

    “呼哧!”

    ……

    贾环坚定的心有些动摇了,嗓子眼儿里冒火一样的疼,肺部简直成了一个老风箱,两条小细腿儿不由自主的抖着。

    豆子大的汗珠沾湿了头发,冒着烟儿。

    这还只是慢跑,也才跑了短短一段距离而已。

    不过咬咬牙,贾环还是坚定的往下跑了下去。

    想想十数年后,他被人当奴才一样呵斥,要给人牵马套车,要给人端洗脚盆,这些倒也罢了,全当自己做服务业。

    可万一遇到不良主家,好龙阳,喜断袖,那可怎么是好?

    穿越一遭,就算不求称王称霸,可总不能贞操不保,菊花爆开不是?

    念及此,贾环只能咬牙坚持,先从积累本钱做起。

    当靠近荣国府一侧的小黑门被粗暴的一脚踹开,走进来一行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人群时,看到的,就是累的和死狗一样,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贾环。

    不知为何,气势汹汹的王熙凤、贾琏还有代表王夫人出面的李纨,在看到这一幕时,心里微寒,汹涌的气势也不由的一滞。

    一个对自己都能这么狠的人,对别人会怎样?

    贾环对着众人扯出了一个牵强的笑脸,不知道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干吗来了,不过随即他就知道了原因。

    赵姨娘才不管别人呢,她捂着摔的发青的额头,散着头发,上前几步就要拽贾环的耳朵出气。

    可看到贾环累成这个熊样儿,又心疼的不得了。

    下不了手就骂,还是老样子:“你这蛆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你真是失心疯了,难怪别人都道你脑子坏掉了,大清早的,太阳都没出来,你在这里鬼吼什么?瞧瞧,老娘的脑子上都摔出包了!”

    赵姨娘一开骂,其他人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尤其是贾琏,摇着头离去。

    李纨也叹息了声离开了,倒是王熙凤根本不在乎赵姨娘是贾政的爱妾,皱眉道:“行了,环兄弟小孩子,有话好好教导,说那些做什么?环兄弟过来。”

    贾环闻言,吃力的一步一步的扶着墙走了过去,无辜的眼神看着王熙凤。

    王熙凤本来还想说几句责备的话,可看他这么个可怜样儿,却又说不出口了,道:“行了,你赶紧让你姨娘带你回去,洗个热水澡,换一身干爽的衣服。你仔细了,一会儿给太太请安的时候有话问你。真是……”

    屈指敲了敲贾环的脑门算是惩罚,王熙凤看也没看赵姨娘一眼,转身离去。

    门后面叽叽喳喳的一阵声音,想来应该还有不少媳妇婆子们。

    “娘,这是怎么了?”

    贾环咧着嘴,看着拿眼睛瞪他的赵姨娘。

    赵姨娘气道:“你还问我怎么了?刚才你喊什么呢?‘哈’、‘啊’、‘嘿’的,整个府里都猫狗不宁。我过来的时候,还听到太太屋外走廊上挂着的鸟在乱叫。看看我的头,都是被你吓的从炕上摔下来摔的。哎哟……”

    贾环傻眼儿了,道:“我这不是在练功嘛……”

    赵姨娘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懒得再教训他,拉起他的手,道:“就你怪事多,行了,赶紧跟老娘回去吧,一会儿风吹的着凉了。”

    贾环“诶”了声,不过一迈步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腿酸疼的厉害,走不动。

    苦着脸看向赵姨娘,赵姨娘气急,骂道:“我真是欠了你这个孽障的了。”

    然后她半蹲下来,弯着腰,冲贾环喊道:“还不上来!”

    贾环不好意思道:“这不大合适吧?”

    “扯你娘的臊!再啰嗦老娘大耳刮子伺候!”

    赵姨娘不耐烦的骂道。

    贾环嘿嘿笑了两声,既然诚心诚意的相邀,再客气不是他的作风,然后趴了上去……

    “唉,环儿,你得多吃饭啊,太轻了。连娘都能背的动,你说你有几两重?”

    背着儿子,赵姨娘又有些担忧的说道。

    贾环呵呵道:“娘,父亲给你说了没?以后每天我都要吃小鸡炖蘑菇。补身体!”

    赵姨娘不领情,撇嘴道:“有什么了不得的?鸡和蘑菇都是家里庄子上现有的东西,又不是人参鹿茸,瞧你那点子出息。”

    贾环好奇贾家到底有多少财产,问道:“娘,府上有很多农庄吗?”

    赵姨娘嘿了声,道:“再多有什么用?不值几个……你小孩子家懂个屁,不要乱问。”

    还好,甬道离东小院最近,没走几分钟就回屋了。

    进屋后,将贾环往里间的炕上一扔,赵姨娘就吵吵着呼喊起小鹊和小吉祥。

    让她们去要热水,拿澡盆子,给贾环洗澡!

    贾环闻言,心里一热,小鹊和小吉祥伺候着洗澡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