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七章 现行
    “珍哥儿,你府上有一个叫焦大的,你可知道?”

    贾赦眯缝着眼,慢悠悠的道。

    贾珍闻言一怔,看着贾赦的脸色,道:“是有这么一号人,大叔父,你知道他?”

    贾赦“哼”了声,不屑道:“我知道他做什么?是凤哥儿,她给老太太说,这边有个叫焦大的,是当年跟着宁国公出过兵放过马的老人,能教导环哥儿习武。”

    贾珍又是一愣,道:“焦大当年跟着老国公不过是牵马坠蹬的,他会什么……”

    “咳咳!”

    贾赦可能嗓子不大舒服,一阵咳嗽。

    贾珍随即醒悟,连忙改口道:“不过焦大也不是一般人,大叔父你想啊,宁荣两府,如今就属这个焦大最年长,他都快活成人瑞了。而且如今依旧身强体健,比侄儿我这个身子骨还强硬。”

    贾政本来对这两个没节操的气愤之极,不过听到这里,面色却缓和了不少,缓缓道:“是这样么?”

    贾珍连连点头,道:“错不了,侄儿岂有欺骗两位叔父的道理?二叔父你想啊,这焦大当年可是和宁国公先祖一起出过兵的,到如今蓉哥儿这一代,已经足足活了第五代了。”

    贾政闻言倒吸了口冷气,连贾赦都吃了一惊,狐疑的看着贾珍,道:“这么说,这个焦大还真有些名堂?”

    贾珍闻言苦笑,他能说什么,肯定回答得罪一个,否定回答又得罪一个,只能模糊道:“这个侄儿就不大清楚了,不过奇怪的是,这焦大也没费多少银钱,也没吃什么人参雪莲,他怎么就……”

    贾赦闻言顿时放心了。

    贾政心里却没什么谱,便建议道:“要不,我们去看看这位人瑞?”

    贾珍笑道:“二叔父要见他一个奴才,使人喊来便是,他算哪个牌位上的,让两位叔父亲自屈尊去见?”

    贾政摆手道:“他毕竟是跟着宁国老太爷出过兵马的人,又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不可轻辱。”

    贾赦心里也对这位活了这么大把年纪的人感兴趣,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长生秘诀,便道:“去看看也好,环哥儿有这个心,我们做长辈的得看看这个夫子到底如何。”

    ……

    “焦太爷,这样就行了?”

    贾环怀疑道。

    焦大哼了声,不悦道:“这是宁国老太爷传下来的方子,你敢不信?”

    贾环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不是不信,就是觉得太神奇了。只要小鸡炖蘑菇就能成功……”

    前世他小鸡炖蘑菇吃的还少?也没见怎么着啊!

    焦大否定道:“神奇什么?又不是说进了饭后就练成了。”

    贾环莫名道:“那您老的意思是……”

    焦大道:“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就是要你好好吃饭。当年我刚跟着老太爷时,他就是吩咐人给我做这小鸡炖蘑菇来补身体的。补了三个月,嘿,真香啊,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味道。”

    贾环明白过来,脸都气的快绿了,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总不能说:娘希匹,我裤子都脱半截了,你老就给我上份点菜单……

    “不要急,习武最考验的就是毅力和耐性,枯燥的很,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焦大毕竟活成了人瑞,一眼就看透贾环心里的失望。

    贾环也不掩饰了,直截了当道:“太爷,您就没什么秘籍心法之类的传给我?您看您这没儿没女的,现在就我这一个徒弟,将来也是我给你养老送终,抬棺材板儿,您还藏个什么劲儿啊?”

    “哈哈哈!”

    焦大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惊的马圈里的马一阵嘶鸣,焦大看着贾环道:“你小子,还真有荣国公当年的风采。宁国老太爷是沉稳稳重,荣国公却更有灵性。所以,后来荣国公立下的功绩,其实是超过宁国老太爷的。”

    贾环没有上当,道:“焦太爷,咱能不来虚的吗?您这到底有没有秘籍啊?宁国老太爷给你寻摸的那个身法秘籍呢?给我瞧瞧呗!”

    焦大摇头道:“没有什么秘籍,心法是什么老头子我听都没听过。倒是有一套训练的法子,不过我连字都不识,写不出来给你瞧。只能等你身体养好后,一点点的教给你。”

    贾环闻言彻底死心了,道:“好吧,今后的午餐就是小鸡炖蘑菇了,也不知道在府里我的政治待遇能不能享受到这个级别……”

    焦大道:“不废什么,就算自己花银子去买,也用不了几两。”

    贾环正色道:“太爷,您是知道我的,唉,别提了,一提满眼都是泪啊。别说小鸡炖蘑菇了,厨房里米饭都管不饱……

    要不然,你看我这身子骨能到这地步?

    是真苦啊!我是真正的苦孩子,穷人出身。现在您老也算是我师父了,要是哪天我有个不济,您老可不许抠门,舍不得给银子。现在就咱爷俩,您给我说说,您活了这么些年,到底攒下了多少家底儿?我也好有个数……”

    焦大闻言,嘴唇都开始哆嗦起来了。

    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铁拳是松开了又握紧,握紧了又松开。

    不过随即,眼神却古怪了起来。

    “太爷,您说说,人攒那么些银子做什么?像我,一向都是视钱财若粪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腌臜物,藏着有什么用?不如拿出来咱们爷俩高乐高乐……不,拿出来做实事,办大事!唉,不是我不孝,惦记着您老的养老银子,实在是……说出来都是泪,命苦啊!我一个姨娘生的,连饭都……”

    “饿着你了吗?”

    就在贾环喋喋不休的诉苦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

    贾环一个激灵,再看焦大奇怪的神情,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艹!

    贾环缓缓转过身,就见贾赦、贾政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三人一起用一种怪异的目光,齐齐的盯着他。

    贾政不仅目光怪异,而且还脸色铁青,盯着贾环再次喝道:“问你话,饿着你了吗?”

    贾环闻言,小脸儿登时绽放出极其灿烂的笑容,连连摇头笑道:“父亲大人哪里的话,儿子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儿子生在贾府中,长在父亲的庇佑下,那日子过的叫一个滋润!”

    “噗嗤!”

    跟在贾赦和贾政身边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喷笑了出来,然后对贾赦和贾政连连道歉,又道:“二叔父,没想到三弟是这般风趣的一个人,天生富贵手段,日后必成大器,必成大器。”

    贾赦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道:“是啊,果然是天生的富贵手段。不过回去我倒要问问凤哥儿,府上的厨子是不是真的如此放肆,连我侄儿都敢饿着……”

    贾政的脸色已经从铁青变成黑色了,怒视着贾环,厉声道:“你这个孽障!跪下!!”

    贾环见这群人不讲规矩,居然伸手打笑脸,便转换思路,小白菜上身,凄凄惨惨的跪下,泪眼巴巴的看着贾政。

    贾政虽然看的心疼,可面子却不能丢,而且他觉得,如果不把贾环身上这股歪风邪气给刹住,日后恐怕出的乱子就更大了。

    贾政继续呵斥道:“你个孽障,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贾环一边流泪,一边哽咽道:“回父亲大人的话,我听说,听说……”

    “听说什么?”

    贾政一张脸都有些狰狞了,而一旁的贾赦和贾珍却好像没事人一样在聊天,这让贾政愈发气愤。

    贾环好笑被吓坏了,瘦弱的身体抖了下,然后哭泣道:“孩儿听说,习武是一件很费银钱的事。姨娘也教育孩儿,说父亲大人很不易,很辛苦,不能再给父亲大人添恼了。呜呜,所以,所以孩儿就想自己解决,不让父亲大人作难……”

    贾环一个六七岁的小儿,一边哭一边说,偏偏说的话很触动贾政。

    贾政脸上的黑色褪去,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薄雾,放在身体两侧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了。

    心里感动道:真是……真是一个好孩子!

    贾赦在一旁和贾珍面面相觑后,奇怪道:“既然你这般有孝心,为何不干脆不练了?去好好进学不是更好?日后也能有个官做。”

    贾珍附和着点头。

    贾环却缓缓的摇头,很坚定,面带神圣之色,道:“回大老爷的话,小侄万万不敢有此念头。因为,小侄要从武,是遵从祖宗的吩咐。若非蒙祖父大人出手相救,小侄此刻说不定已经身赴黄粱。所以,祖父大人的话,小侄一定要做到。大老爷,您说小侄应该不应该?”

    贾赦闻言一滞,然后干笑道:“应该,应该。”

    贾珍也是嘴角抽了抽,对贾政道:“二叔父,老三是个好孩子,只是还小,这个手段有点……不过不要紧,心是好的。咱们这样的人家,最看重的就是礼,本朝礼教首善孝道。三弟虽然年幼,但却颇有孝道。二叔父还是不要多多责备他了,让他起来回话吧。这天儿可不暖了,地上凉。”

    贾政正愁没有台阶下,听到贾珍的话后,点点头,然后对贾环喝道:“孽障,府上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没听见你珍大哥的话吗?还不滚起来,让哪个去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