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三章 投靠
    贾环闻言,摸了摸鼻子,心中再次感慨,历史真的不一样了。

    女真人虽然也入关称帝了,可还没来得及继续南下,也还没发生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等血案,就被赢志打回了老窝,最终“国”灭族亡。

    就算有幸存的,也是世世代代为奴为婢。

    这再一次让贾环坚定了,赢志同学是他的穿越学长。

    否则的话,不会有这么具有针对性的报复行为。

    在没有赢志的世界,女真人杀了无数的汉儿,又奴役汉族两百多年。

    如今这个世界,却刚好相反,大秦屠尽清虏,并让女真后裔世代为奴。

    不错,很好!

    “三爷……三爷……”

    赵国基轻轻的唤醒了沉入思绪中的贾环。

    贾环回过神后,对众人歉意的笑了笑。

    不过大家似乎都能理解,毕竟昨夜关于贾环脑子坏掉的传闻已经传遍了贾府上下……

    贾环看着付鼐道:“你对于女真之事,心里就没有什么想法?”

    付鼐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一丁点儿高的小人,用这般严肃的语气跟他说话。

    不过贾环毕竟是主子,而且问的话可以说是诛心之言。所以他不得不严肃回答:“三爷,当时那是国战。先祖们在战争初期,也杀了大量的汉人,只在关外就杀了几百万的汉人。所以,战败后被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且,我们这些后人对他们只有怨恨,却没有敬意。若非他们,我们又怎么会……

    三爷可能不知,像小人还好,府上的主子都仁慈,从不苛虐下人,还能娶妻生子。可别的府上……就小人所知,国朝之初,那些被卖进勋贵府上的女真奴仆,女的尚还能有条活路,至于男的,哪怕是高不过车轮的男丁,最终大都没活下来。这都是拜他们所赐!

    所以,在奴才和奴才全家的心里,对贾府的主子只有感激和忠心,绝不会有半点怨言。小人愿用全族的名义发誓,若小人所说有半点虚的,必然……”

    “好了好了,我不过随口一说,你别说的那么吓人。付鼐,咱们府上统共有多少马匹?”

    贾环岔开话题道。

    女真基本上已经灭族了,其他的事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付鼐闻言,脸色也不再那么严肃,赔笑道:“统共有三十六匹马,十二匹母马,三匹公马……”

    贾环闻言一怔,道:“不对啊,这加起来才十五匹,你这……”

    众人闻言一阵大笑,付鼐也笑的很欢,道:“三爷,公马不能太多,留下几匹最壮的儿马子作种.马就行,其余的公马必须要煽掉。不然性子太烈,不容易控制,驾车的时候也容易惊马。不仅府上的马要阉割,就连战场上的战马,也是煽了后才能送上战场的。”

    贾环奇道:“这是为什么?战场上不就是要烈一点的才够厉害吗?”

    付鼐摇头道:“一来阉割后的战马容易驯服,二来,要保证战马的精力,不能让它们把精力浪费在母马身上,三嘛,就是预防敌人使用美马计!”

    贾环目瞪口呆的看着马场中的马,不可思议道:“还有美马计?”

    付鼐哈哈大笑道:“马可没有人那么有毅力,如果不煽掉那玩意儿,战场上敌人放出一群骚气的母马,公马保管要作乱。”

    贾环闻言,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道:“长知识了,长知识了。”

    这话,却说的付鼐等人眼睛一亮。

    这种事,可是贱役所为……

    “付鼐,你可会骑马?”

    笑罢之后,贾环看着付鼐问道。

    对于这个昂扬大汉,贾环看着比较顺眼。

    够大气,虽然是奴籍,但身上没有太多唯唯诺诺的窝囊气。

    付鼐闻言笑道:“我虽然不比帖木儿更擅长,但骑的也不赖。”

    “帖木儿是谁?”

    贾环好奇道。

    付鼐指了指身后那个典型蒙古面貌,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大汉道:“他就是帖木儿,他的祖先当年是蒙八旗的,后来也是因为老荣国公善待,家族才传承到今天,我们都是贾府最忠诚的仆人。他的骑术是我们中间最好的,不过我们也不赖。”

    贾环听到“最忠诚”三个字时,眼睛微微眯了眯。前世读红楼时,可没读到这些人的存在。

    是因为他们入不了贾宝玉的眼?

    还是他们并不像付鼐口中所言,是所谓的最忠诚的人,而是选择了大难临头各自飞……

    贾环无法确定,但他知道,这世上绝对没有凭白的忠诚。

    他不敢百分百的相信,单凭老荣国公当年的恩情,就会让他们全力效忠贾家。

    而且,真到了大变不忍言之日,就算他们还效忠贾家,又能如何?

    最重要的是,就算他们真的效忠于贾家,那也不代表他们效忠于他贾环。

    看着一直都笑眯眯注视着他的众人,贾环脑中忽然一亮。

    他道:“付鼐,你们这群人特意一起赶来,应该不是来帮我选马的吧?”

    付鼐和帖木儿等人对视了一眼后,笑道:“没错,帮三爷选马,我们随便来一个人就好了。”

    贾环心中有些激动了,不过面色却不显,似乎有些不解道:“那你们这是……”

    付鼐沉声道:“我们是来看看,让荣国公出手庇佑的荣国子孙,有什么变化没有。”

    贾环嘴角弯起,道:“那就你们来看,我是有变化,还是没变化?”

    付鼐和帖木儿等人闻言大笑,齐声道:“有大变化!”

    一旁的赵国基愣愣的看着众人,一会儿看看付鼐,一会儿看看侃侃而谈的贾环,一会儿再看看付鼐……

    他是老实人,听不懂贾环和付鼐等人再说什么哑语。

    其实贾环也不懂这群养马的想要干什么,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值得激动的事……

    他笑眯眯道:“付鼐,你说说看,我有什么变化?”

    付鼐道:“三爷比以前的三爷变了很多,是变好了。我们没有见过老国公,但听父祖辈们说,老国公是真正神仙一般的高人。老国公在时,马圈里的马要比现在多的多,这里养不下的,就养在城外庄子里。而且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也不是府里最卑贱的……”

    贾环闻言,若有所悟的看着付鼐,道:“你刚才不是说我们贾府里的主子都很仁慈吗?”

    付鼐苦笑道:“是仁慈,可也不重视。老国公在时,府上最多时有战马三百匹,驽马八十匹。那个时候,我们全族青壮老幼都有活干,或在府里养马,或在庄子上牧马。老国公也时常来看我们先祖,和我们先祖一起给马擦毛、扣蹄,还和他们一起喝酒高歌。可现在……我们家人已经没有马可放了,只能去种地。三爷,我们女真人和蒙古人要是会种地,当年也不至于……”

    贾环闻言挠了挠头,道:“这些你和我说没用啊,你应该讲给大老爷听。”

    付鼐和帖木儿等人再对视了眼,摇头苦笑不语。

    贾环也自嘲的笑了笑,他那位大爷,想来更乐意抱着小老婆喝花酒,他连官都不大愿意做,还指望他养马?

    贾环忽然明白了,他估摸着付鼐等人是不是想看看他是否被荣国公附身……

    贾环彻底无语了,这些人太迷信了吧?

    别说他不是荣国公附身,就算他说是,也要别人认可才行。

    贾环估计他昨天要是敢说他变成了荣国公,现在他应该已经被架到火堆上烧成灰灰了。

    这群人太过异想天开了。

    贾环无奈道:“行了,看也看过了,散了吧。你们过的苦,有机会我帮你们跟大老爷提提,跟链二爷说说也成。至于我,你们还是别指望了,跟我说半点用都没有。”

    付鼐苦笑道:“要是说有用,哪里还劳烦三爷您去说。早前我父亲就央求过老爷去跟大老爷提过,可是……三爷,不怕你笑话,我们这些人在大老爷和老爷的眼里,早就没用处了,和废物差不多。他们能念旧养着我们,已经是开恩了。”

    “三爷,你怎么看我们?是不是也觉得我们是废物?”

    一直沉默着的帖木儿忽然开口道,一双细目死死的盯着贾环。

    贾环无语的抚额道:“我当然不这么看,可就算我认为你们个个都是好汉,那有什么用?家里的事我一点话都插不上啊。”

    帖木儿道:“三爷,如果有朝一日你说话顶用了,你还愿意用我们吗?”

    贾环愈发觉得荒谬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拜托你啊,我今年才七岁,难道你想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个七岁的人身上?你对自己太不负责任了吧?”

    帖木儿摇头道:“帖木儿不是把命运寄托在你身上,帖木儿是把命运寄托在荣国公身上。荣国公是我们家世世代代最敬重的英雄,没有他的话我们家早就灭绝了。既然他会庇佑你,那么你就是他最信赖的子孙,也就是我们家族最信赖的人。”

    贾环愣愣的看了看帖木儿,又看了看点头赞同的付鼐,道:“要说离奇,我比不上我二哥宝玉吧?他衔玉而诞,比我这个还祥瑞。”

    付鼐和帖木儿闻言,均摇头,付鼐道:“以前我们也这样想,可我们接触过二爷后,发现他和大老爷、老爷一样,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

    贾环想了想,估计贾赦贾政等人的确不会将这些牧马人放在心上,更别提“清新不俗”的贾宝玉了。

    看着众人热烈期盼的目光,知道他们在等着答案。

    哪怕是明知他们这只是病急乱投医,贾环还是很享受被人期待当带头大哥的感觉,他豪气大发道:“没问题,等哪天我说的算了,一定再重用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