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三十章 背黑锅
    “你知道错了吗?你知道错了吗?你知道错了吗?”

    袭人脑子里回荡这这句话,面无表情的目送小吉祥扶着贾三爷离去。

    看着贾老三无比风搔的扭着屁股的背影,袭人突然发现她好像也没多生气了……

    和他娘一样“奸猾”,却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聪明。

    罢了,和他计较什么,一个刁钻的毛头小子而已,只要贾府有老太太和太太在,看他能翻起什么浪。

    心里暗自鄙夷一番后,袭人微微摇头,径自转身进了旁边的一进院落。

    ……

    “三爷,三爷你没事吧?”

    小吉祥惴惴的问道。

    贾环瞥了她一眼,道:“没被那个丑女吓死,也快被你这个迷糊虫气死了。”

    小吉祥一双毛毛虫眉耷拉成了八字,小圆脸上满满都是自责,溜圆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抿着小嘴不敢说话。

    贾环见状,嘿了声笑道:“你哭什么?三爷我批评你,那是因为我爱护你,看好你!”

    小吉祥眨着泛泪花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什么是看好我?”

    贾环哈哈笑道:“三爷我看好你在奴婢界的发展潜力,认为你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所以,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于小吉祥同志这次犯下的错误,三爷我决定处于你留府察看,以观后效的处罚决定。”

    对于贾环后面的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小吉祥完全没听进去,她急道:“三爷,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我听人说,大丈夫言而有信,一口唾沫一个钉儿,一口唾沫一个钉儿,一口……”

    “停,停,停,停!你再说‘一口唾沫一个钉儿’,小心三爷我吐你唾沫!有话说话,说人话!”

    听的头昏脑涨的贾环威胁道。

    小吉祥大委屈,低头道:“本来就是嘛,三爷明明说过以后要将人家收成屋里人,怎么还要让小吉祥在奴婢界发展。要发展,也要在姨娘界呀……”

    看着扎着两个小发髻的黄毛丫头,居然拥有如此远大光荣的志向,贾环拜服!

    不过贾环不忍心让如此有志气的小丫头“英年早逝”,便叮嘱道:“小吉祥,这种话咱俩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不能传出去。不然太太和二嫂那里,可容不得你的。”

    小吉祥闻言感动万分,小小年纪居然能做出娇羞状,低头把玩起衣角:“人家知道了……”

    “啪!”

    “唉哟!”

    小吉祥委屈的捂着脑瓜,不解的看着贾环,委屈道:“三爷,你干吗要打我?”

    贾环板着脸道:“以后要说人话,话说你刚才这么恶心恶俗的一套,跟谁学的?”

    小吉祥更委屈了,难过道:“跟姨奶奶学的啊,姨奶奶在老爷面前……”

    ……

    “小吉祥,刚才袭人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她不是跟宝玉住在老太太那里吗?”

    贾环疑惑道。

    虽然他对占地面积庞大的贾府的地图还不是很清楚,但他给贾母请过安,知道贾母的住处并不是刚才那套院落。

    在荣国府,赵姨娘和贾环居住的小院位于最东边,再往东就是宁国府。

    而贾母所在的一大进宅院在贾府的最西边,中间隔着老远,层层叠叠的院落一套接着一套,贾环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听到贾环的话,小吉祥笑道:“咱们刚才就在太太的正房门前,袭人姐姐肯定是去给太太说宝二爷的事的。宝二爷很小的时候就养在老太太身边,太太只好让袭人姐姐每天早上给她说说宝二爷晚上休息的情况。”

    贾环诧异道:“为什么袭人来说?宝玉给太太请安的时候说不一样吗?”

    小吉祥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同情道:“三爷,老太太和太太商量过,宝二爷因为身子骨弱,所以不用每天早上来回奔波,早上也不能起太早,一天里只要见过太太就行……”

    贾环气急反笑:“宝玉胖的都快成皮球了,身子骨还弱?”

    小吉祥解释道:“老太太和太太说,宝二爷只是外表看起来好,内里虚着呢,还说富贵人家的孩子都这样。”

    贾环伸出食指反指着自己,道:“那我呢?我这么瘦,是不是也可以……”

    贾环话都没说完,就见小吉祥翻着白眼儿认真道:“那怎么可以,咱们贾府最讲礼了,晨昏定省都是规矩,哪里省的?”

    贾环目视着小吉祥,叹息着语重心长道:“小吉祥啊,在往姨娘界的发展道路上,你的路还很漫长啊!最关键的是,首先你要学会站队,还要懂得维护你既定目标的立场,明白了吗?”

    小吉祥莫名其妙的看着贾环,摇头道:“不明白。”

    贾环好笑道:“那你知道什么是姨娘?”

    小吉祥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撇着小嘴小声道:“就是小老婆呗,我听嬷嬷们说,老爷们都最喜欢搂小老婆喝酒了。”

    贾环目瞪口呆道:“那你知道小老婆是干什么的?”

    小吉祥莫名其妙道:“小老婆就是姨娘啊,也是主子。”

    贾环恍然,原来这个黄毛丫头根本不知道姨娘的真谛!

    撇开这个技术性极其深刻的问题,贾环道:“对了,小吉祥,你知道宁国府的焦大吗?”

    小吉祥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这些奴婢都是内宅的,哪里会知道外门的事,而且我也不是府里的家生子。”语气还有些自卑?

    家生子,就是指他的曾祖是奴才,他的祖父是奴才,他的父亲还有他,以及他的子孙都是奴才,也就是所谓的世仆了。

    贾环对这个词有些反感,他看着才七岁就已经开始服侍人的小吉祥,语调有些深沉道:“小吉祥,你……你是怎么进贾府来的?”

    小吉祥道:“当然是被人牙子卖进来的。”

    贾环犹豫了下,还是轻声问道:“那你爹娘呢?”

    小吉祥闻言,本来还很快乐的脸登时沉了下去,脸上布满了难过,悲伤。

    贾环见状,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若小吉祥的父母无恙的话,他们又怎么舍得让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儿,这般年幼就卖身为奴。

    果不其然,小吉祥悲伤道:“前头的事我也记不大清了,只约莫记得,好像是家乡发了大水灾,家没了,娘没了,爹带着我逃难,后来得了重病,也没了。再后来我就被人领着进了贾府,跟了姨奶奶。呜呜……”

    贾环见状,心疼坏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很喜欢眼前这个乖巧可爱的小丫头。

    不是亵渎的喜欢,更近乎于,对女儿一般的喜爱。

    至于姨娘不姨娘的,贾环只是当玩笑话听而已。

    此刻见小吉祥哭的那么伤心,贾环一边自责,一边想要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想要安慰她。

    “啪!”

    后脑一阵剧痛,贾环怀疑他会不会被打成脑震荡,大怒回头,却见他老娘比他还愤怒的怒视着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怒骂道:“你真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蛆了心的种子,没造化的混账。老娘还以为你如今学好了,没想到还是这么没出息。你有能耐出了门儿去欺负别人呐,你哪怕欺负小鹊老娘也算你能耐。你欺负小吉祥算什么本事?来来来,你有本事和老娘来过过手。”

    虽然贾环的躯壳里装着的是一个青年人的灵魂,但此刻他的身体却实打实的是一个瘦弱的孩童。

    被赵姨娘大力一击,虽然还不至于脑震荡,但还是疼的他眼泪花花的。

    这是对疼痛的条件反射,和心态无关……

    贾环郁闷道:“娘,你们走路怎么都不带声的?我……”

    贾环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王夫人的背后,一人面色不善的走来。

    一身衣裳鲜艳的和只锦公鸡似的,不是王熙凤又是哪个。

    可能也是因为走路不带声的缘故,直到她走近跟前了,赵姨娘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贾环。

    难怪小吉祥这般忠心,原来赵姨娘对她确实还不错……

    “大清早的又怎么了?”

    王熙凤爽利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赵姨娘的谩骂,并成功的唬了她一跳。

    慌忙转过身,赵姨娘赔着笑脸道:“哟,这么早你就……”

    话没说完,就被王熙凤粗暴的打断道:“环兄弟小孩子家,一点半点儿错你只教导他就是,说那些淡话作什么?凭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你就大口啐他?他现在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

    一番话说的赵姨娘脸色一阵青白,王熙凤却也不理,一双丹凤眼瞪向贾环,道:“环兄弟过来!”

    贾环无辜的看了眼赵姨娘,赵姨娘想骂却又不敢做声。

    贾环也没法子,走到王熙凤跟前看着她。

    王熙凤道:“你也是个没气性的,原道你病了一遭,如今好了,谁料你还是上不了台面。我给你说过多少回,这么多兄弟姐妹嫂子,你想跟哪个玩就去跟哪个玩,自己不尊重,偏偏去跟一些黄毛丫头小幺儿们厮混。这倒也罢了,你无缘无故的欺负人家又是做什么?”

    贾环无语,看了眼吓的和鹌鹑似暗自发抖的小吉祥,原本想要辩解的话怎样也不能说出口了。

    小吉祥自幼丧父丧母,可怜归可怜,可论起来也算是不祥之人。

    这倒也罢了,偏偏大清早的又在府里哭哭啼啼,贾府的人那么迷信,说出来别人说不定会认为她晦气而惩罚她。

    在这个奴婢没有人权的时代,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否则小吉祥现在也不会被吓成这样。

    没法子,贾环只能背上一个欺负奴婢的黑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