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八章 美人可卿
    “三爷!你流口水了!”

    耳朵里忽然传来一声带着羞恼之意的怒吼,贾环忽然惊醒,反射性的抹了把下巴。

    咦,干的!

    贾环怒目相视旁边的小吉祥。

    可这小妮子一点都不觉得理亏,脸色愈发红了,一边用眼神示意,一边低声道:“还没流到那里,还在嘴角哩!”

    贾环闻言一怔,再一摸,咳咳,果然湿湿哒!

    “这个嘛,这个……嘿嘿!”

    饶是贾环脸皮厚如城墙,此刻也不禁面红耳赤起来,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解释。

    若是他此刻年过二十,那么这番举动会让人觉得猥琐不堪。

    可他今年才七岁,又天生一张俊秀的正太脸,这番动作,只让人觉得可爱。

    没错,就是可爱。

    如今毛还没长齐的贾环,还没有资本让女人“另眼相待”,夸他英俊帅气。

    至于彩霞和彩云事件,贾环后来想了想,这件事八成有隐情……

    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十来岁的丫头已经初懂人事了,而能跟在王夫人身边当主力心腹丫鬟的,怎么可能心怀异志?

    ……

    “三叔,你这是……”

    年轻妇人抿嘴轻笑道,身后的丫鬟瑞珠也咯咯轻笑着。

    “叔叔……叔叔……叔叔……”

    贾环脑里全是娇娇.柔柔的声音回荡着,整个人又有些痴呆样儿了。

    还是小吉祥在一旁看到对面妇人的脸色有些薄怒时,咬了咬牙,解释道:“大少奶奶,三爷他这……出了点问题,所以……”

    小吉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那妇人轻声道:“三爷以前的事都记不清了,人也不认得了,大少奶奶请多包涵。”

    大少奶奶……

    在荣宁二府中,少字辈的,都是草字辈份的人。

    比如说贾兰、贾蓉、贾蔷等。

    正因为他们,贾宝玉和贾环这些人,才能从“少爷”辈变成了“爷”的辈分。

    而被称为“大少奶奶”,说明她的丈夫是两府重孙辈最长的那一个,也就是贾蓉了。

    那么,她的身份自然而然就浮出了水面。

    秦可卿!

    不过,这个女人的名声,可不怎么好听啊。

    扒灰?

    唉!太可惜了,这么好的软妹子,怎么……怎么好这口?

    贾环没学过《冰鉴》,不懂相面之术,看不出秦可卿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

    可是他能感觉的出,对方美眸中流露出的浓浓的怜惜之色。

    一种对“智障”儿童的同情和惋惜神色……

    这样的人,想来不应该是坏人。

    前世读红楼,贾环知道,秦可卿之所以会死,其实是因为被撞破了丑事,心生死志。

    曹公原文本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她是自己吊死的。

    后来又删改成了病逝,但终究是因为心存必死之志,这才无药可救。

    这就说明,她并非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否则在贾珍一手遮天的宁国府里,她就算自在的活下去,谁又能将她如何?

    若秦可卿心存歹毒,她甚至有条件做出“宠妾灭妻”的勾当,除掉贾珍的发妻尤氏,甚至贾蓉……

    至不济,她只要将撞破丑事的丫鬟瑞珠灭口,谁又能知?

    在贾府这种豪门里,暴毙两个奴婢,不过是寻常的事罢了。秦可卿死后,瑞珠不就“触柱”而死了吗?

    可是,秦可卿却没有这样做。

    这就说明,她人不坏。

    其实关键不在于秦可卿人是好还是坏,关键在于她死不得。

    秦可卿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诸多红学家辩解不开的一个谜。

    首先,她是营缮郎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

    如果她是秦邦业亲生的女儿倒也罢了,营缮郎是工部的四品官,不算太差,配宁国府一脉长子玄孙,勉强也可以说的过去。

    可她只是秦邦业在养生堂,也就是孤儿院里,抱养的一个女儿,这个身份,就太差了。

    首先,她难以证明自己是一个清白人家出身。

    说不准是青楼女子抛弃到那里的,这个可能性并不低。

    而这种身份,在这个时代,又怎么可能嫁入如此高门,并做家门大妇呢?

    而且在古代“五不娶”中,其中一条就是失怙长女,不可为家门大妇。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女子自幼丧母,少了教道,那么这样的女子不能为家门长媳。

    这“五不娶”不管是不是封建糟粕,但在这个时代,就连普通百姓人家都很看重,更何况宁国府这种高门?

    要知道,就算不提她出自养生堂的身份,单说秦邦业是一个丧妻之人,秦可卿和秦钟并无母亲教养这一条,就足以将她摒弃在众多高门豪族之外了,了不起也就是一个妾。

    所以,秦可卿的身份有很大的可能是有问题的。

    而贾环记得,贾宝玉有一次在秦可卿房里午睡时,房内的家俬摆设,无不是名贵之极。

    贾环犹记大概是这样写的:“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武则天、赵飞燕、杨太真、寿昌公主还有同昌公主,这五人,无不是金枝玉叶,贵不可及。

    最后一点,秦可卿逝去后,她的棺木原本是“忠义亲王老千岁”用的,只是他犯了事,没来得及用上。

    贾环曾经就怀疑过,会不会是“父债女偿”?原本给忠义亲王老千岁用的,如今用在了他女儿身上?

    当然,整部《红楼》都是一部难解的谜,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红学大家辩个几十年都没辩出个对错来。

    所以,贾环只是猜测,无法肯定。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红楼世界中,贾府兴衰的转折点,就是以秦可卿去世来划分的。

    正所谓“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所以,为了不被宁国府里的那两个王八龟孙给坑了,贾环绝对不能让秦可卿按照原来的轨迹死去。

    如果让他选择,贾环宁肯让贾珍和贾蓉俩孽障去死。

    ……

    虽然洋洋洒洒一大堆,然而在脑海中过一遍也不过电光火石,一闪而逝而已。

    贾环听到小吉祥的介绍后,作恍然状,拖长声调“喔”了声,开始装起“蜀黍”来:“原来是蓉哥儿媳妇啊?”

    这就是宁国府里尤氏和秦可卿等人不愿意到荣国府这边来的原因,随便遇到一个阿猫阿狗的,辈分都长的吓人。

    遇见哪个都得行礼,忒不自在。

    哪像在宁国府里,天老大,她们虽说算不上第二,也是能够做主的。

    秦可卿听到贾环的话后,好看的嘴角抽了抽,有些哭笑不得,却还是弯腰福了福,道:“见过三叔。”

    至于她身后的跟班丫鬟瑞珠,看起来傻乎乎的,瞪着一双小眼睛凶巴巴的看了贾环一眼。

    耶?这还了得!

    简直岂有此理!

    贾三业的护法女仆小吉祥两只小胳膊叉腰,鼓起小圆脸,怒视反击之。

    “三爷,你们刚才是在……”

    瑞珠这小娘皮看来是想找破绽,嘴角擎讥笑的问道。

    小吉祥闻言小脸儿霎时涨红,这种有些羞羞的舞蹈,要是被瑞珠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贾环倒很无所谓,光明正大道:“三爷我在和小吉祥跳《健康舞》,锻炼身体!”

    瑞珠小眼睛聚神,往贾环身上打量了圈,尤其在他细胳膊上特意看了两眼,然后撇嘴道:“就健成这样……”

    贾环没来得及反击,就见小吉祥又开始叉腰了,还歪着小脑袋,吵架道:“你懂什么,你懂什么?三爷今天才是第一天出来练。要是再过几个月,保管能把……”

    小吉祥说到这卡壳了,因为三爷发的誓实在太不雅了。

    瑞珠见状得意了,咯咯笑道:“保管什么?保管能被风吹跑?”

    贾环是看出来了,别看他是大字辈的小蜀黍,可他的地位,绝对比不上重孙辈第一得用的秦可卿。

    所以,瑞珠并不怕贾环,更不用说小吉祥了。

    而一旁的秦可卿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一样,颇有兴致的看双方丫鬟斗嘴。

    在这个没有电脑、平板和手机的年代,女人又不能出门抛头露面,所以她们的娱乐活动通常就是这种斗嘴,看看谁更牙尖嘴利……

    小吉祥听到瑞珠满是嘲讽的打趣后,气的小下巴都抖了起来,挥舞着小拳头尖声道:“我们三爷说了,他一定能练到……他一定能练到把驴撂倒!!”

    惊世骇俗的一言,直接把秦可卿和瑞珠主仆俩碾压成了渣渣。

    尤其是秦可卿,本来还一脸微笑的脸,闻言后顿时僵住了,一张红润的小口也成了“o”形。

    不过随即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而后是不可抑制的捧腹大笑。

    把驴撂倒……

    而且小吉祥的口气,仿佛这还是一件和“马上封侯”一样光荣骄傲的壮举!

    这实在是……太可乐了。

    似乎这一刻忘记了世间所有的烦恼,秦可卿尽情的大笑着。

    一双标致的让人心颤的美眸,弯成了最美的月牙,眸光如湖水般温柔。

    贾环静静的看着她,仿佛看着世间最美好的花儿在绽放。

    这一刻,贾环便坚定了,绝不让此花凋零的信念。

    “小吉祥,我们走。”

    贾环面无表情的沉声说了声,便转身离开。

    小吉祥气呼呼的朝瑞珠做了个鬼脸,然后迈着一双小短腿“蹬蹬蹬”的跑着跟上。

    看见两人离去,笑的身子发软的秦可卿倒也没在意,她倚着墙壁,臻首靠在墙壁上,看着贾环离去的方向。

    笑的真痛快……

    心里不苦不甜的念叨了句后,秦可卿就什么也不想的靠在那里休息。

    大笑过后的人通常会有些无力。

    “大少奶奶,你看吧,是真的哩,这环三爷真的是傻子哩!”

    瑞珠平息了笑声后,兴奋的对秦可卿道。

    倒不是说她的心真的有多坏,看不得贾环好。

    她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对离魂症感到好奇罢了,贾环离魂的消息,昨天晚上已经传遍整个荣宁二府了。

    这也是她们主仆二人今天过来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