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七章 热火
    “小吉祥,这就是你说的甬道?”

    “是的,三爷!”

    推开一扇黑色油板门,贾环就看到一条小巷子。

    宽大概有四米,两边都是高高的砖墙,长度的话……

    贾环远眺了下,大概有三四百米吧。

    这个距离贾环很满意,来回两趟将近一千米,对于他现在麻杆儿一样的身体,刚刚合适。

    “小吉祥,这个点儿,这里没人来吧?”

    贾环倒不是怕见人,只是不喜欢运动的时候忽然来个人,被人打断或者围观。

    小吉祥摇头道:“一般没人来,负责开钥和清扫的婆子在卯时初刻就做完事了。打前年东府的蓉哥儿娶了少奶奶,珍大爷成了那边的老爷,老太太就免了他们的晨昏定省。就算要过来请安,也是巳时时候的事了。而且珍大奶奶和蓉少奶奶她们前来这边,都是坐马车到前头的侧门,然后乘软轿到后院来,不从这种小路走。”

    贾环昨晚已经弄清了关于时刻的问题,所谓的卯时,就算清晨五点到七点,而辰时,则为早晨七点到九点,巳时的话,就是九点到十一点。

    现在是辰时初,也就是早晨七点钟,嗯,就算宁国府有人来,也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贾环自忖暂时还没有这么持久的锻炼水平……

    不过,这明明就是跨个门儿的事,她们怎么还要绕那么远的路?

    贾环问了后,小吉祥撇嘴道:“珍大奶奶和蓉少奶奶都是贵人,贵人一般都是不走小门儿的。”

    贾环闻言,看了看身后的小门儿,又看了看自己,然后看向小吉祥……

    “三爷,我们俩来玩儿赛跑的耍子吗?”

    小吉祥完全没有多余的想法,见贾环看向她,便兴致冲冲的道。

    贾环好笑,算了,他自忖也不是什么贵人,还是先锻炼身体为是,便凑趣道:“你想怎么玩儿?”

    小吉祥一怔,弱弱的道:“就……跑呗。比一比,看谁跑的最快!”

    贾环没意见,道:“好啊,不过跑步前,咱们要先活动开筋骨,热热身。”

    小吉祥没听说过这个说法,好奇道:“怎么活动筋骨?”

    贾环笑:“昨儿三爷教你跳的舞忘记了?”

    小吉祥闻言眼睛一亮,应道:“没忘,三爷,咱们俩一起跳吗?”

    贾环干笑了下,道:“我就算了吧?我脸皮薄。”

    小吉祥的小圆脸顿时掉了下来,皱着毛毛虫眉毛,气愤道:“三爷,我的脸皮也不厚!”

    贾环见状哈哈大笑,伸手要揉一揉她的脑袋,却被生气的小吉祥挡开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看着贾环。

    贾环觉得有趣,笑道:“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你脸皮厚。我是说,男人跳舞必须要有足够的脸皮才行,又没说女孩子。”

    小吉祥还是不满道:“三爷你现在还只是男孩子,又没有成亲,哪里算是男人嘛?”

    贾环摇摇头,道:“这个和成亲没关系,有些东西,用不用它都在那里。而且,男人和男孩子的区别不在成没成亲,而是看他心里有没有担当。”

    贾环语气有些奇怪,好像有些深沉,还有些哀伤。

    因为这个话题,是当年他父亲教给他的。

    担当,是衡量一个男人爷们儿程度的唯一标准,和年纪无关,和穷富无关,和地位也无关。

    “三爷……”

    小吉祥有些惴惴的道,虽然她完全听不懂贾环在说什么,但她纯净灵敏的心灵,却能感受到贾环的不妥。

    见小吉祥的可怜样儿,贾环乐了,他不愿意因为自己带坏气氛,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一起热身吗,来来来,咱们一起来,反正没人看到,不怕!对了,你没忘吧?看你一副笨笨哒的样子!”

    小吉祥是小孩子,听到可以一起玩,顿时又开心了,不过听贾环说她笨,毛毛虫眉又挤在一起,不满道:“三爷,昨晚我回房里还跳了哩!小鹊姐姐也跟我学会了,不过她不让我……”

    话都说完了,小吉祥才想起来,小鹊叮嘱过她不让她告诉别人,尤其是贾老三……

    小吉祥忽地双手紧紧捂着嘴巴,眼睛睁的溜圆,一副防备懊恼的模样,看的贾环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还不承认你笨,我看你别叫小吉祥,叫小迷糊算了。”

    见贾环笑的这么开心,小吉祥也乐起来,道:“三爷才是小迷糊哩!”

    贾环不纠缠这个,活动活动了手脚,然后冲小吉祥挑了挑眉毛,道:“那就开始吧,让三爷瞧瞧,你到底忘没忘。”

    小吉祥有样学样的也晃晃手腕脚腕,昂起小脑瓜,道:“开始就开始,你先……”

    贾环哑然失笑,道:“好,小吉祥,来来来,跟三爷做个运动。”

    小吉祥兴奋的小脸儿通红,蹦蹦哒哒的边唱边跳起来,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

    抖抖手啊,抖抖脚啊

    勤做深呼吸,学三爷唱唱跳跳

    我才更美丽

    ……”

    贾环跟着小吉祥脆脆的歌声一起蹦蹦跳跳,本来以为会不大好意思,谁知跳开了后,整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了,颇有点神清气爽天地阔的情怀。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早起锻炼一小时,而且越会生活的人越如此。

    果然,运动运动确实不错。

    两人一起唱着跳着,浑然没有发现,距离两人不远处的一扇小门被打开,一个衣着鲜艳,容貌姣好的年轻妇人走了出来,身后似乎还跟着一个丫鬟。

    不过这个年轻妇人只迈出了一只脚,另一只脚却忘记了迈出。

    她完全被两个玩儿的不亦乐乎的孩童给“惊”住了……

    小吉祥毕竟还小,又从懂事起就进贾府里伺候人,不懂什么太多所谓的“礼”和《女戒》。

    所以她对贾环教的这种歌和舞蹈没什么惊讶,只觉得歌朗朗顺口,舞则好玩有趣。

    可年轻妇人却已经不小了,已经不少人事和世事,但从没见过这般……夸张的歌舞。

    即使她看过的最出格的戏里,都没有哪个戏子这般“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

    贾府不管私下里如何,但在面子上,绝对是非常非常重视礼仪的。

    像这种粗鄙的歌舞,要是被人发现了,被打个半死都是有的。

    不过……

    这两个不知羞耻的狗男女,似乎还是两个毛头孩子。

    原本准备上前好好训斥一番的年轻妇人有些踌躇了,她皱着眉,眼睛盯着浑然不知的两人。

    只是时间一长,她反而渐渐松开了眉头。

    因为两个小儿玩的太开心了,不时发出“咯咯”的欢笑声。

    童音清脆,笑声清澈。

    周遭的气氛唯有欢乐,却没有一丝邪浊之气。

    不知不觉,这年轻妇人也被这纯真的美好给感染了,嘴角浮出一抹微笑。

    只是她却不知,她这微笑有多美。

    跟在她身后的丫鬟瑞珠只觉得的小门里都明亮了许多,若不是前方嘻嘻哈哈的吵人,说不得她都要发痴看着大少奶奶……

    “来,小吉祥啊,跟着三爷一起做,要看好喔。

    嘿咻!嘿咻!嘿咻!嘿咻!”

    贾环粗着嗓子装老爷爷,假模假式的对小吉祥唱道。

    小吉祥圆圆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小脸蛋红扑扑的,喜滋滋的看着贾环,挥舞着小拳头,蹦跶着两条小短腿,边唱边跳道:

    “三爷加油加油,我们一起来答数。

    1234、2234、3234、4234!”

    “咯咯咯!”

    年轻妇人身后的瑞珠探着脑袋看到这里后,哪里还忍的住,咯咯笑出声来。

    这条甬道本来就不宽,围墙又高,原本不大的笑声却产生了不小的回声,唬了贾环和小吉祥一跳。

    这大清早的,原本鸟都没有一只,现在冷不丁的出现了声女笑声,多少有些渗人。

    贾环猛然抬头看去,正面看见年轻妇人后,整个人都呆掉了。

    贾环此刻只恨脑海里词穷,没有任何一个他已知的词汇,能够形容眼前女子的美。

    任何他知道的形容美的词语,在眼前这年轻妇人面前,都相形见绌。

    此女给贾环很特别的感觉,如果非要形容的话,贾环以为,她有国色天香的贵气之美,她没有通常有三分颜色便会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距离感。

    她的眸光似水,艳绝天下,但眸光中却始终有一抹难以释怀的哀伤,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想要呵护。

    王熙凤很美,可是和此女相比,却多了三分心机和俗气,还掺杂了许多戾气和盛气。

    林黛玉很美,可她年龄太小,而且她是灵性之美,眼神里透出的是灵气,是仙气。

    而此女,眼神中流露出的却是天成的风韵和情意。

    前世,贾环常看到和听到性.感这两个字,也看到过不少被人赞美为性.感的女人。

    但贾环却觉得那些人所谓的性.感实在是不堪入目,矫揉造作。

    而此刻,贾环却发自肺腑的认为,“性.感”这个词,就是为眼前这个女人而创造的。

    不妖娆,不露什么点和肉,不浓妆艳抹。

    只一个微笑,只一个眼神……

    就让毛还长出一根的贾环,腹部升起一团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