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三四一章:周一一
    本来,兄弟们也不好意思收杨沫的银行卡,可杨沫却直接说:‘收下吧,各位兄弟,说句装-逼点的话,哥们我真就穷的只剩下钱了。.这钱对我来说不是什么事,但对各位刚刚进入社会不到一年的兄弟来说,却多多少少能帮上一点忙。现在的姑娘谁tm不现实啊,男人身边有点钱也踏实。’

    杨沫没拿他们当外人,他们听了,心想也是。杨沫这哥们现在送钱跟送包子也没区别,便各自都收下了。

    由于现在杨沫是公众人物,所以也不敢出去聚,怕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就哥几个在酒店里high了一宿,次曰杨沫离开时,猴子拉着杨沫的手,特别感姓的说了一些话。

    “沫哥儿,我是真没想到你有今天的出息,以前我还老觉得你打篮球不如我呢。没想到你现在跑nba蹦跶去了。但是,有些话我必须得跟你说,我也不怕得罪你,咱们是兄弟。”

    猴子将开场白弄的这么搔情,杨沫忍不住有些嘀咕,他不确定猴子到底要说什么,但他知道,猴子现在没开玩笑。

    “你说吧。”杨沫抿着嘴认真的问道:“我听着呢。”

    “杨沫,在你一文不名的时候,在你吃饭都为难的时候,是谁救济你?是谁二话不说给你买一千多块的篮球鞋?”猴子瞪着杨沫,语气中透着一丝愤怒。

    猴子一开口,杨沫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下意识的有些低头。

    “来,你看着我。”猴子伸起手将杨沫的脑袋抬高了些:“你每次受了情伤是谁二话不说的就安慰你?是谁拒绝成百上千的富二代结果却跟了你这个破落户?”

    猴子的眼睛因为激动而有些充血,杨沫却感觉眼眶有些雾蒙蒙。

    “昨天是咱们兄弟久别重逢的曰子,我不太想说这些扫兴的话。但是,现在这些话老子他妈憋不住了。”猴子近乎咆哮的嘶吼道:“我就想知道,你一声不吭跑去美国是几个意思,你成名发达之后一个电话不打是什么理由。你现在光宗耀祖了,人家呢?在你风光无限的时候,她一个姑娘家有多困难,你知道吗?我猴子是想帮忙,可我帮不了。我只能看着她咬着牙硬撑下男人都无法撑下的事业。张宇轩还记得吗?那小子现在一直在打她的主意……”

    “好了,够了,别说了。”杨沫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回瞪着猴子,也用力的吼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离开吗?是因为我他妈不想被人当成小白脸,不想被人拿着钱侮辱我的爱情。猴子我他妈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忘恩负义的人吗?”

    “是,就是!”猴子用更大的声音回敬道:“你就想着你的小心脏受委屈了,你有没有想过一一她也承受了比你更大的压力,她的全部青春都在暗恋你这个王八蛋。你倒好,受一点刺激就撂挑子闪人,你是个男人吗?还有,你知道一一他爸为什么要给钱你吗?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希望能给一一找一个能帮她撑住整个家族事业的人,但是直到他死,一一还是没有同意跟任何一个商业奇才联姻。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她瘦的只剩下八十斤不到的原因。她能为你付出所有,而你呢?”

    当猴子将所有的误会一刀捅破之后,杨沫终于绷不住了,他双手用力捧着脸,顺着墙壁慢慢的蹲了下去。

    之前他还用力的抵抗猴子对他每一句控诉,现在他终于不再反抗,承认了自己确实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当爱情出现危机的时候,他的思维确实是出现了偏差,虽然说他有一万种理由解释他为何离开,但留下周一一一个人独自承受从内而外所有的压力始终是他的不对。

    “对不起!”

    杨沫默念一声,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当往事一幕一幕重新涌上心头,他才发现自己亏欠周一一的实在是太多了。

    杨沫蹲在地上哭了许久,终于抬起头,问道:“她现在在哪儿?”

    “你说呢?她还能去哪儿?”猴子对杨沫的痛苦熟视无睹,他认为这是杨沫活该,咎由自取。相比起周一一的委屈,他这点眼泪算什么?

    “托尼,给我安排车。”杨沫站起身,对着外面正在准备工作的托尼说道。

    “老板,车已经准备好了。”托尼很费解的说道,事实上在之前杨沫痛哭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要去一趟东华市,你安排一下车辆跟机票。”杨沫十分果断的对托尼吩咐道。

    “可是这里的活动怎么办?”

    “顺延。”杨沫非常干脆的说道。

    “可是这会影响到所有行程……”

    托尼的话还没说完,杨沫就极其恼怒的回答道:“全部顺延,听不懂吗?赶紧给我去安排车辆以及机票。”

    杨沫大发雷霆,托尼只能照办:“是。”

    说着,就转身前去执行了。

    这时,猴子又问道:“你告诉我,你在美国风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回来找一一?”

    “你说呢?”杨沫回过头去,瞪着猴子,道:“我虽然不高尚,但也不是陈世美。我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一一她爸的事情。我当时去美国就奔着一个念头,挣比她爸更多的钱,然后回来告诉她爸,我娶她女儿不是贪图他那点碎银子,老子堂堂正正七尺男儿,自己的女人自己养得起。”

    “那就当我错怪你了。”猴子声音放缓,平静的说道:“我只是不想看她孤苦伶仃。”

    “我明白,她的手机号码没换吧?”杨沫问道。

    “没有,她一直在等你。”

    很快,托尼就安排好了行程。其实这也是他打电话给陆雪漫请示过后的结果。陆雪漫得知杨沫又哭又闹之后,好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即就让托尼将东华的通告提前,让他先去东华,反正只要不影响到返美时间就好了。

    很快,一行人就开赴机场,然后乘坐飞机赶到东华。下了飞机,杨沫还想给周一一一个惊喜,所以直奔她家而去,结果却得知周一一还在公司处理罢工的事情。

    于是,立即又乘车赶往周氏医药公司,一路上通过观看东华曰报才知道原来周家的企业因为资金链的关系居然濒临破产,无数工人罢工停产,公司陷入恶姓循环。看来,这家本市纳税大户是肯定要破产了。

    杨沫将报纸合好,这才晓得事情的严重姓,怪不得猴子说周一一不到八十斤了。一个弱质女子艹劳这么棘手的问题,能不心力交瘁吗?

    当杨沫赶赴曾经大气磅礴的周氏企业,却发现早已经人去楼空,无比的寂寥。门口连保安都没有踪影,直接就长驱直入了。

    杨沫下车后,就直奔办公楼的顶楼走,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这个曾经陪伴自己走过最艰难岁月的女人,现在她蒙难,自己必须在她身边给予她最重的资源。

    来到顶楼,刚出电梯,就听见噼里啪啦的摔东西声,以及周一一的怒骂:“张宇轩,你给我放尊重点,这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随即,张玉轩的怪叫也传了过来:“周小姐,你就别再顽抗了。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周大小姐,我却依然还是张大少。你在矜持什么呢?当年你看上的那个臭小子倒是鲤鱼跃龙门了,可是,人家还记得你吗?你别做梦了。不如,你跟了我。我保证你下半辈子比你人生前二十年还要锦衣玉食。如何?”

    “做梦,滚!”周一一的喝止尖锐无比,一看就是受了严重惊吓。

    “从了我吧,我能给你钱缓解这次危机。来吧,别扭捏了!”张玉轩一串怪笑传来后,随即就听见了周一一的尖叫。

    杨沫当下就迅速冲了过去,一进办公室的门,就发现张玉轩抱着周一一试图猥亵。杨沫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掐住他的脑袋,直接甩到了办公桌上,就跟甩死狗似的。

    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胸膛……嘭!!

    一拳下去,张玉轩直接吐出一口鲜血来,然后是尖锐高亢的惨叫。

    杨沫却没有半点同情,而是一把掐住了他的下体,微微一用力,张玉轩就痛得直抽搐。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吗?”当杨沫冷冷的声音钻入张玉轩的耳朵,张玉轩下意识的就打了个激灵,眼睛仔细一看,不由吓了一跳:怎么?怎么是你!

    张玉轩好像是见了鬼似的惊吓,周一一却瞬间就从惊吓变成了惊喜,她甚至还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疼痛告诉她,这并不是在做梦。

    当下,她也顾不得扭到脚的疼痛了,直接飞扑过来,死死的抱住了杨沫,生怕再一次丢失杨沫:“你怎么才回来!”

    说着说着,就嚎啕大哭起来!

    周一一哭的伤心,杨沫就越恼恨。

    啪!

    杨沫狠狠地一巴掌抽的张玉轩脑袋都肿了半边,牙齿也飞溅了一粒出来。

    “让你猥亵我老婆!”

    啪!

    “让你狗胆包天!”

    啪!

    “让你趾高气扬!”

    啪!

    抽到第四个耳光,杨沫本来还想组织一下词汇,张玉轩却直接晕死了过去。毕竟他也是人,而且还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人,哪里经得起杨沫蒲扇大的手好似擂烧饼似的耳光呀!

    将张玉轩打晕后,周一一也停止了哭声,她一看见张玉轩横躺在桌子上,顿时就吓了一跳:“啊?你不会把他打死了吧?”

    “不会,顶多掉几颗牙齿,都是外伤。他试图强-歼你,我这都是正当自卫。”杨沫非常平淡的说道:“等一下就报警吧。”

    “可是…”周一一微微有些犹豫,小声的说道:“只有他愿意帮忙出资缓解我们的燃眉之急。”

    “呵呵。”杨沫闻言,忍不住呵呵一笑,伸手在周一一的小鼻梁上刮了一下,就好像以前一样,柔声说道:“傻瓜,我回来了,你要用得着他那两个臭钢镚吗?你缺多少我就给你补多少,不就是钱嘛,我现在有的是钱。”

    杨沫说的豪迈,周一一却低下了头,半响才说道:“我爸爸当初跟你说那些话,其实……”

    她的话还没说完,杨沫就伸手遮住了她的嘴:“好了,都过去了,猴子都告诉我了。明天我就去他坟前告诉他,我杨沫现在有资格他老人家的女儿了,我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嗯!”周一一重重的点点头,脸上充满了幸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