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一五零章:处理问题
    更衣室大战挑起人是比斯利跟哈斯勒姆。原因是客队更衣室里面的洗浴室非常狭小,只能排队去洗。本来比斯利排的前面,哈斯勒姆却直接插了队,然后两人就起了争执。哈斯勒姆说你一个菜鸟到后面等着去,比斯利回你一个替补球员给我死开点,就这样争了几句,接着直接打了起来。

    这两人打起来后,比斯利的好基友钱莫斯抡着椅子加入了战团,那边的多雷尔赖特也果断搀和了进来。于是乎,四人一通乱战,将更衣室里打得一团糟。

    本来其他球员还想劝劝,可一见他们都打红了眼,一个个嚎的跟杀猪似的,为了避免不被伤及无辜,赶紧提着包跑向球队大巴,连澡都不洗了。

    而主教练斯波尔斯特拉见球员大打起来,急的团团转。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内部问题,让总经理知道,非得被臭骂一顿不可,甚至还有可能被撤职,毕竟维护球队稳定是主教练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他心急如焚,但是却不敢闯进更衣室劝架,因为里面各种板凳折椅横飞,他这小体格进去,三两下就得被打废了。

    就在斯波尔斯特拉急的快要报警的时候,杨沫跑了进来,他见到杨沫,高兴的都快哭了,连忙跑过去激动的拉着杨沫的手:“杨,你可算来了,里面都快打死人了!”

    “怎么回事?”

    “你赶紧去看看吧,要出人命了啊!”斯波尔斯特拉焦急紊乱的说道,他都快急哭了。

    杨沫见他这么紧张,又听见里面传来的噼里啪啦声,赶紧跑进更衣室。一进去,便有一个椅子砸了过来,连忙伸手一挡……嘭!椅子被挡开了,他的手却狠狠地痛了一下。

    但,此时也管不了痛不痛的问题了。直接冲上去用蛮力将四人甩开,将战斗制止后,大声吼道:“打什么?有什么好打的?有种跟我来玩玩?”

    杨沫一声怒吼,立即震住了全场。四人虽然手上都还拎着家伙,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但行动却停止了下来。

    “杨,你不知道这家伙有多……”见到杨沫过来,嘴角流血的比斯利连忙指着鼻青脸肿的哈斯勒姆控诉道。

    杨沫却没给他说完的机会,直接制止了他的话:“你给我闭嘴。”

    杨沫一声喝叫,比斯利下意识的就闭上了嘴巴。尽管他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球队核心、尽管他的选秀顺位远比杨沫高,但是站在杨沫面前,他气势上永远弱了一截,就好像是天生小弟似的。

    “可是…”

    比斯利还想说些什么,杨沫指着门口直截了当的说道:“你现在赶紧找条毛巾盖在脑袋上,然后去大巴上坐着。”

    “可我还没洗澡!”比斯利小声说道。

    “回酒店洗!”杨沫没好气的嚷道。

    “哦。”比斯利应诺一声,拿了条毛巾盖在挂彩的脑袋上,蒙着头往外走去。门口的斯波尔斯特拉见到这一幕,心里惊讶的不得了:“比斯利这个刺头居然这么听杨的话?他不是恃才傲物谁都不放在眼里吗?”

    “马里奥,你也先去大巴上坐着。”杨沫声音缓和了一些,对钱莫斯说道。

    钱莫斯点点头,狠狠瞪了多雷尔赖特一眼,转身走了。

    这四个人当中,就钱莫斯身上没挂彩,其他的人身上多多少少有些伤痕淤青。可见,在这种狭小的地方打斗,矮个子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将两位嫡系弄走后,杨沫捡起一把折椅,摆放在中间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然后对站在门口探视的斯波尔斯特拉说道:“把门关了!”

    斯波尔斯特拉闻言,下意识的就将门关上,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在关上门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我才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好不好?

    能够让对方下意识的听从你的命令,这就是所谓的领袖才能。

    显然,斯波尔斯特拉是没有这种才能的,他若是个统帅,旗下的队员根本就不会打架。而就算发生了打架,他也不会站在外面干着急没有半点对策,就好像眼睁睁看着老婆在手术室人流似的。

    “打架很好玩吗?”更衣室内的杨沫抬头斜眼望着站在对面的哈斯勒与多雷尔赖特,淡淡问道,感觉就像是政教主任教训打架斗殴的坏学生似的。

    两人都没有做声,但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感觉就好像犯了错误。

    此时,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已经将杨沫当成了上级,或者说领袖,哪怕杨沫只是个菜鸟而他们却都是老资历的球队元老。

    “我也不想听你们解释为什么打架,更不想把这件事告诉莱利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偶尔打个架很正常,也很健康,释放释放心中的压力,挺好。”杨沫非常放松的说道:“你们今晚的压力确实也比较大,打一架会好很多。”

    杨沫的话让他们松了口气,他们也害怕帕特莱利知道,因为以帕特莱利的脾气知道后肯定会重罚甚至会直接交易出队伍,杨沫这句话无疑让他们紧张担忧的心放松了下来。而且后面那番话还真是说到他们心坎里了,虽然打一架让他们身体遭了罪,这儿疼那儿也疼。但压抑的心情的确是舒畅多了,他们心里的那些憋屈释放了不少。

    “虽然你们因为什么打架我不知道,当然,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绝不允许再有下次,下次谁再打架,那就下场跟我玩玩,看谁能先把对方的脑浆骨髓打出来,我反正不怕!你们有种就上!”

    杨沫继续这么训话,两人还是不做声,但是心里却有了畏惧,跟比斯利打架他们不怵,但跟杨沫打架,他们根本就敢有那个心思。这家伙太毒了,下手就往死里揍,他们可不敢跟这样的人比狠。

    “还有,关于今晚你们孤立我的事情,我可以选择遗忘。但前提是,我要看见你们对胜利的渴望。在德怀恩不在的这几场比赛,我就是核心。你们心里可以不服,但是行动上必须高度配合我,不然…马里昂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莱利先生的话你们也是听到了的。”

    杨沫撂下这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从柜子里拿起自己的包转身就往外走,拉开门的时候,一直依靠在门上偷听的斯波尔斯特拉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是杨沫扶住了他。

    他显得有些尴尬,杨沫却没有笑话他,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大步往外走去。

    ……

    【终于上强推了,撒花!今晚三更,明天五更。ps,兄弟们记得给我留一张保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