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七十八章;铁血真汉子
    在科林斯狂叫的那一刻,导播已经切换到了回放的镜头,从兰多夫转身,到杨沫将他逼死,再到兰多夫沉肩撞人,最后情急之下后仰跳投被封盖……画面回放的一清二楚。

    杨沫的动作非常干净,没有半点犯规动作,反倒是兰多夫有一点走步嫌疑外加沉肩撞人。

    这个画面一出,通过头顶大屏幕观看的现场球迷看到最后都是捂着眼睛,不敢看杨沫咬牙切齿狠狠地盖帽的那一下,因为看上去太像是一个残忍的屠夫了,哪怕杨沫长得非常帅气,符合东西方人的双重审美,但是…表情实在是太凶悍了。而兰多夫被砸的满脸是血也证明了这一点、杨沫是一个暴力的防守者。

    “这个防守确实是没有问题。”巴克利在拍了拍胸膛平复心情之后,很客观的说道。

    “防守的确是没有问题,但是…他的表情太凶恶了,他的封盖力量用的也太足了。现在兰多夫满脸是血,肯定无法继续比赛了。无疑,这是一个有预谋的封盖。”史蒂夫科尔这话说的明显带有主观臆断。

    “这绝对不是一个有预谋的封盖。”巴克利非常强硬的反驳道:“没有人能预知球场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算是迈克尔乔丹也不能。而且,如果杨存心想伤害兰多夫,他完全可以落在兰多夫身上为自己的身体做一个柔软的缓冲,而不是顺势倒在一边的地板上,后者对他本身的伤害更大一些。”

    “那他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凶狠?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力气?他完全可以轻轻一拨将篮球打掉,这样不是更和气吗?”史蒂夫科尔也据理力争道,两人争着争着,演播厅都有了些火药味,但是观众就是爱看这个,自从杨沫与兰多夫进入单挑模式后,t-n-t的收视率直线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

    巴克利闻言,不由冷笑一声,明显带着轻蔑的口吻说道:“抱歉,我没法跟你一个外线三分射手来讨论禁区的防守。你们投三分球讲究柔软,而我们在禁区讲的是肌肉,是热血,是每球必争每球必杀的决心。没有一颗强硬的人,是不可能在内线生存的。我欣赏杨,我非常欣赏他,我觉得他这个盖帽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球就是本年度最佳封盖,甚至是本世纪最佳封盖,毋庸置疑,谁也别想否认。”

    巴克利越说越激动,甚至想撸起袖管跟史蒂夫科尔拍桌子叫板了。

    主持人科林斯见巴克利这么激动,赶紧打圆场道:“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争辩了,裁判并没有吹罚犯规,那么…这就是一个正常的盖帽。”

    t-n-t的解说员吵成一团,央视演播室却显得一团和气,他们是从t-n-t买的信号,所以能够听见他们的吵架,甚至还拿他们说起了事。

    “关于这个略微有些血腥的封盖,我们的美国同行都在那边吵成一锅粥了。前nBA著名射手科尔觉得杨沫这个球太残忍了。前篮板王巴克利,也就是曾经因为嘲笑我们的姚明而亲吻驴屁股的巴克利这一次却站到了杨沫这边,他觉得这个球是一个非常好的盖帽。”央视主持人于嘉一开口,屁股就完全偏到了杨沫这边,毕竟是中国人嘛,自己人不挺,谁挺?

    “我想巴克利可能是因为咱们的姚明而学乖了,去年他就非常看好易建联,今年他又果断看好杨沫,都快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球评杨毅也是向着杨沫这边。

    他俩一唱一和,就跟说相声似的,一点都没觉得杨沫将人盖的满身是血不省人事有什么不对。毕竟是自家孩子,若是杨沫被人冒的满脸是血,早就人道主义抗议谴责了。

    自家孩子打了人,顶多当着外人面口头说两句,自家孩子被打了,非得闹翻天不可。

    这是人之常情。

    解说员怎么争论,球场上的杨沫可不管,他惊讶的看了倒在血泊中的兰多夫几眼,果断回到了板凳席。刚刚一番折腾,他又有些饿了,便从旁边路过的小商贩那买了一只热狗,若无其事的咀嚼了起来。

    他并不觉得恶心,也没有歉意。在球场上就是这样,什么意外都会发生,如果是他自己被扣杀的满头是血,他也不会怪责,只要对方没有违反体育道德。

    打篮球不出血叫打篮球吗?谁还没被人开过眉角流过血?

    杨沫本人觉得没事,球迷们却觉得杨沫这样太残忍了。刚将人打的血流满地,自己转身下场居然还能满嘴血红的吃着热狗,这不是天生冷血吗?

    “杨,刚刚这个球干得好。”帕特莱利走到杨沫身边,找了个板凳坐下,由衷的夸赞道。他那会执教纽约的时候,手底下一伙能拼敢干仗的硬汉,他最爱的就是这种铁血球员。

    打的人血流满面下场吃热狗怎么了?爷们就是这个暴脾气,爱咋咋地!

    “兰多夫太不经打了。”杨沫将最后一口热狗塞进嘴里,含糊着说道:“我估计这场比赛拿下没问题了,尼克斯的内线见了这么多血,肯定不敢再冲击我把守的禁区。”

    “当然,现在的尼克斯没有一个硬汉。”帕特莱利也是一脸轻松的说道,事实上几分钟前他还在为比分的落后而一筹不展。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用八号签选中杨沫是一个英明的选择了,这绝对会成为他职业生涯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杨沫趁着帕特莱利高兴,赶紧问道:“关于昨晚我没有回酒店的事情能不能一笔勾销了?”

    “赢了比赛再说!”帕特莱利微微一笑,显然是不愿追究了。

    杨沫见此,心里特别高兴,顺手又拿了一个热狗,指了指旁边的库勃:“待会儿找库勃要钱。”

    库勃见此,一脸苦逼相:凭什么呀?刚刚买的牛肉和通心粉你们还没给钱呢?

    但是,他还真不敢跟杨沫抱怨,看着地板上那一滩血,他就觉得后背的皮毛慎得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