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三章:化身鲨鱼?
    【哥几个,怎么说,都来点推荐票吧!欢迎我回家呗!)-(】

    在周一一的搀扶之下回到玛莎拉蒂,杨沫早已意识模糊,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身处何方,更别提什么方位了。

    嗡!!

    玛莎拉蒂猛然启动,一阵凛冽的夜风迎面拍打的杨沫脸上,顿时萦绕在嘴边的酒气被吹散不少。他的意识也顺带着清醒了不少。

    “你早就知道那对狗男女会出现在这里,对吧?”趁着酒劲还未重新占据思维的间隙,杨沫抓紧时间问了周一一一声。

    “是!”周一一没有否认,很快就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噢!”杨沫点点头,这时候他酒劲已经渐渐上头,在思维被完全侵袭之前很诚恳的说了句:“谢谢!”

    “谁要你的谢谢?”周一一一听这句,顿时声音增大,偏过头很是严肃的警告道:“杨沫,我告诉你,我不要你的谢谢,我只要你。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男友了,你必须负责,知道吗?”

    很可惜,回答她的只有耳畔被车速带动起来的呼啸声以及杨沫轻若蚊吟的微鼾。

    降慢速度确定杨沫已经睡着之后,周一一脸上慢慢浮现一抹苦笑。她侧过头望着熟睡的杨沫。小声的嘀咕道: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呢?我早就说过那严莉不是什么好女人,之前还偏要那么死心塌地,现在知道后悔了吧?知道谁最爱你了吧…………

    车开的很慢,跟老两口散步差不多,周一一不想这么快就走完这段独处时光,她心里实在是有太多的话想要对杨沫说了。

    等到她说完这些年压抑在心中的委屈以及绵绵情意,时间已经来到凌晨一点。这时,玛莎拉蒂也恰到好处的停在了杨沫家楼下。

    车停了,杨沫却仍旧没有醒。今晚他喝的酒有点多。

    周一一见杨沫醉的如此深沉,只能摘下高跟鞋,慢慢的将杨沫搀扶下车,然后很是艰难的朝楼上走去,费尽千辛万苦将杨沫放到床上之后,周一一早已累得全身湿透,气喘吁吁。只得跟着杨沫躺在床上。

    当周一一躺到杨沫的身边,随着杨沫的呼吸跟着慢慢起伏胸脯的时候,她开始慢慢地觉得气氛有些暧昧。渐渐地,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这可是她第一次躺在男人的床上。

    很快,唇齿之间越来越干燥,她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呼吸吐纳的全部都是白腾腾的热气。

    于是,她十分艰难的褪去自己的衣服,将维多利亚限量款的胸罩暴露在空气之中。她认为杨沫反正已经睡着了,这房间也没有其他人。而且,就算给他看见了又如何?大不了搭上自己的第一次呗。女汉子的思维就是这么彪悍。

    这么一想,她倒是拖得极为坦然了。反正她恨不得早点成为杨沫的女人。

    衣服脱掉之后,她也并没有感觉身体上的热量减弱一些,反而燃烧的更加强烈。她很想离开这间热气腾腾的房间,但又怎么都迈不开腿。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纠结之下,生性豪迈的她索性脱掉了裤子。觉得还是热之后,一不做二不休的就把全身脱-光光了。

    在她看来,反正杨沫看不见,脱了等于没脱。

    就在这时,在周一一为身体仍然高温、呼吸依然急促炙热而感到迷惘的时候,杨沫整个人突然自胸口发出一阵七彩光芒,紧接着毫无征兆的翻过身压住了她的身体。周一一甚至还来不及尖叫,杨沫便迅速的将身上的阻碍物全部撕碎。

    不要啊!不要啊!沫哥儿,你怎么能够这样子?

    当周一一意识过来,发出警告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杨沫的身体已经进入了。

    进入的刹那,周一一痛苦至极,只感觉自己好像被撕裂了。

    但是,很快,一股暖洋洋的舒服感充斥了整个身体。在来回抽动间,她有种整个人生就此圆满了的感觉。她从未如此饱满的充实过。

    她喜欢这种充实感,于是,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吟叫。

    战斗持续了许久,满足的吟叫声也在满天星辰的注视下、在宁静的凌晨弥漫喧嚣了好久好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沫终于在强烈的运动刺激摩擦之下,没能继续守住精关,一倾如注。随着杨沫的最后一个‘会心一击’,早已如烂泥的周一一忍不住发出一声高亢的嚎叫,紧接着整个人陷入酥麻麻的昏迷状态。

    与此同时,杨沫的灵魂在那一刻瞬间被抽离,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七彩空间。刚想问发生什么,就听见耳畔传来一声毫无人性的金属声音:任务开启。任务名称:拒绝横扫。任务奖励,沙克奥尼尔的百分之六十的力量。

    这句话刚一结束,杨沫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灵魂被抽离出七彩空间,紧接着只觉耳朵一阵轰鸣,然后赫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人声鼎沸的球场。环视一周之后,杨沫惊呆了--自己身边全部都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而且,这里压根就不是中国,全部都是英文字母或者金发碧眼以及黑色人种。

    “怎么回事?我是穿越了吗?”杨沫喃喃自语道。

    而他的喃喃自语还未完成,耳畔就传来一串流利的英文:“沙克,准备好了吗?今晚可是我们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没有人想被横扫,整个奥兰多都不想我们在家门口被该死的休斯顿人横扫出局。”

    英文不奇怪,自己能够听懂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当杨沫转过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俊俏清秀,能够将这两词汇套用在一个人身上的NBA球员不多,黑人球员更少,没错,说话的居然是便士哈达威!

    “你是便士?”杨沫很是震惊的问道。

    “你被球童扔过来的篮球砸晕了吗?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讲笑话。没错,我是哈达威,这只球队的控球后卫!”哈达威很不耐烦的说道,他讨厌奥尼尔在关键时刻还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那么我是?”杨沫继续问道。

    “沙克奥尼尔!”哈达威更加不耐烦了。

    “我是奥尼尔?”杨沫愣在当场,好像被雷劈了似的。

    得到这个类似天方夜谭式的告知之后,杨沫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结果他更加骇然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肤色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黑色,而且身体至少膨胀成了之前的一点五倍,观看其他人的视角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俯视。

    滴!

    时间没有给杨沫太多骇然的时间,球馆里一声急促的尖叫声将场内的拉拉队员、工作人员驱散干净。

    现在,球场是球员们了的。

    而,杨沫或者说沙克奥尼尔,还没有战斗即将打响的概念。

    “走啦,沙克。”

    在杨沫发呆的同时,身旁一位矮个子轻轻的推了一下他。

    “噢!”

    杨沫有些魂不守舍的点点头,如机械式的脱掉身上的训练外套,跟着队友走向场中。刚来到场地中央,一张熟悉的面孔迎面走来。这位明显不是队友的家伙轻轻拍打一下杨沫的肩膀,道:“沙克,你还年轻,别沮丧,未来会是你的。”

    语气很和善,不像是对手之间的杀伐斗争。反而像是长辈对晚辈的安慰提携。

    杨沫低头一看这人:奥拉朱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一点:刚才那个什么说任务是拒绝横扫,而历史上火箭队确实是在94-95赛季总决赛横扫了魔术队,难道?是我替代奥尼尔来改变这段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