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二章:打脸解恨
    嗡!

    “宿主身份确认完毕,正式进入运营状态,等待开启第一次任务!”

    一个诡异的金属声音钻进杨沫脑袋,杨沫瞬间打了个激灵,随即他就惊醒了过来。

    杨沫睁开眼睛,看见旁边一群人正围着自己,还有人在用力的掐自己的人中,胖子则在旁边打电话:“你赶紧过来吧!沫哥儿不行了,晕倒了!我估计是严莉那婊子刺激了他……”

    杨沫听见这声音,赶紧爬起了身,连忙冲过去去夺胖子的电话:“你跟谁打电话呢?你不是给周一一打电话吧?”

    周围围观的群众见到这幕,有些被吓到了:这小子刚刚还晕在地上?怎么一下子就爬了起来?还活蹦乱跳?

    围观群众被吓到,胖子也愣了,杨沫趁着他发愣,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对电话说道:“我没事,你忙吧。浩子跟你闹着玩呢。”

    说着,就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连忙跟周围的群众表示道谢,群众们纷纷走散。

    “你真没事了吗?”浩子拍了拍杨沫,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刚刚可吓坏我了。咣当一声栽地上,我听那声音都觉得疼。”

    “没走稳,摔了一下,正常。”杨沫呵呵一笑,道:“走,吃烤串去,我请客。”

    杨沫这么解释,浩子也没怎么好意思继续问。刚刚这事情,他再傻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来到路边摊坐下,点了烧烤,上了酒,借着酒劲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开解了起来:“沫哥,不瞒你说,我真是看那严莉不爽,什么玩意儿。不就是一野模吗?以前你俩谈恋爱的时候,我就觉得不靠谱…只不过一直没说…”

    “都过去了,别说了。”杨沫伸手跟他碰了一杯,示意他别再说了。

    在晕倒前一刻,杨沫也想明白了。缘分这种事情是没办法苛求的,既然她主动提出分手,那就分呗。虽然心里有点难过,但难过也不能当饭吃,日子总还得往下过。

    而且,经过这件事,他也终于是将严莉看透了。以前虽然觉得她有些物欲了些,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一个拜金女,只有钱能把她留下,就算今天跟了你也不安稳,随时会因为钱离开的。

    想通了这些,杨沫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

    “沫哥,照我说,你就应该跟一姐在一起。一姐多爱你啊,一姐长得也不比她难看…………”

    “喝酒,不提她。”胖子一提周一一,杨沫就听不下去了。

    胖子闻言,识趣的没有再做声。

    就在这时,又一阵轰鸣声由远而近的传来,不一会儿,一道白色的残影就在刺耳的刹车声中急停在了眼前。

    声势来的这么大,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侧目望了过去。随即,就传来阵阵惊呼:“我操!三叉戟!”“玛莎拉蒂!”“这车,至少得一两百万吧……”“…………”

    在惊呼声中,杨沫苦笑着垂下头,旁边的胖子却兴奋的站起身,摇晃着手:“这儿,这儿,一姐!”

    在胖子的惊呼中,车中走下一个身着修身牛仔裤外加短T恤的长发少女,简单的装束将她的身材显露无疑,看上去比之前那浓妆艳抹的姑娘清爽多了,透着清新自然的美丽。

    长发少女走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胶质靠椅之上,很自在的样子。让人丝毫联想不到她的车是玛莎拉蒂。

    “怎么?沫哥儿,失恋了呀?”周一一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杨沫心里早已经做好了被她挖苦的准备,所以很淡定的说道:“对啊。”

    “也没多伤心嘛。”周一一撇撇嘴,耸耸肩膀,说道:“要不,你干脆跟我好算了。”

    “你能不能别这么生猛……”

    杨沫算彻底无言了,只好又干了一杯酒。周一一别看长得花容月貌,清新雅致,可一谈到男女私情,就跟个女汉子似的。也不知道她中了哪门子邪,从初一那年开始,一直向杨沫表白,还强行夺走了杨沫的初吻。她也不怕别人笑话,一直这么疯着。

    “其实…按你的条件,你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杨沫有些苦口婆心的说道,这句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我就喜欢你,怎么着?”周一一一副无赖的样子,对胖子说道:“浩子,你说我跟沫哥儿配不配。”

    “配!绝配!相当配!”胖子当然附和,三人从小一块长大,他肯定是最希望周一一跟杨沫在一起的人。

    “我这么跟你说吧,咱俩太熟了,你肚子里有几根蛔虫我都知道,感觉就好像跟妹妹谈恋爱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样不正好吗?省去了相互熟悉接触的过程,一开始就是以最真实的态度面对,直接进入结婚状态,多好。”周一一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杨沫说不过她,便摇摇头,说一声:“好了,我正失恋着呢,不扯这些了,喝酒。”

    杨沫说不提,另外两人也就没有再往这个上面扯,毕竟现在是他失恋,失恋最大嘛。只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喝了一会儿,浩子手机响了,他妈叫他回去吃饭,便赶紧撤了。

    浩子走后,周一一神秘兮兮的凑上前来,道:“沫哥儿,我带你去出出气?”

    “什么意思?”

    杨沫正一头雾水,周一一已经迅速买单拉着他的手上了车,疾驰而去。坐在风驰电掣的车上,杨沫的心却慢慢静了下来。他突然想起刚刚那个橘黄色的篮球来,赶紧扯开衣襟看了看,惊呆了,他居然在胸口处发现了一个六芒星的纹身,就跟他刚刚昏迷时看见的一模一样。

    我什么时候纹身了?

    杨沫一脸惊骇。

    这时,跑车已经急停在了一家夜店门口。杨沫还在惊骇的时候,周一一强行拉着杨沫的手走了进去。刚走进去,杨沫情绪便强烈波动起来。因为他看见严莉正和一位花花公子模样的家伙在舞池中央热舞。

    “沫哥儿,看到这一幕,你作何感想?”周一一转过头饶有趣味的问了一句。

    “关我屁事。”杨沫装作淡然的耸了耸肩膀,虽然说他已经放下这段感情,但她毕竟曾经是跟自己睡同一张床的女人,如今看着她跟别的男人欢愉,心里不愉快是肯定的。

    两人找个卡座坐下后,周一一主动点了酒水。然后跟杨沫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酒过三巡,她开口对杨沫说道:“沫哥儿,姐们今天给你出出气,如何?”

    “都过去了!”杨沫摆摆手,他可知道周一一的莽撞个性,万一惹出点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你舍不得?”周一一眉毛一挑,故意这么刺激道。

    “哪有。”杨沫下意识的解释起来:“跟那没关系,我都跟她分了,还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杨沫越解释,周一一就越觉得有事,她抿了一口酒,说道:“那**肯定仗着张子轩的钱羞辱了你一把吧?”

    周一一说着说着,语气瞬间就冷漠了起来。从小到大,她就跟杨沫他妈似的,谁让是让杨沫有半点不舒服,她立即就能提着刀去跟人干。也就是因为这女汉子爱的太彪悍,所以,杨沫才不敢跟她在一起。

    “也不算羞辱。”杨沫摇摇头,说道。

    他这模棱两可的话一出,周一一的脸当下就拉了下来。她将酒樽用力的往玻璃桌上一砸,喊道:“张子轩,给老子过来。”

    她这一记河东狮吼,立即惊动了舞池中央的张子轩,也让周围的一些女人侧目了过来;这女人谁呀?她嚷嚷什么?难道她想通过这个吸引张少的注意?

    在场很多女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们也抱有这种心思。谁不想攀上张大少的高枝,他们家可是有上亿的身家。

    舞池中央跟严莉热舞的张大少听见声音,立即扭过望了过来,他看到周一一之后,赶紧一溜小跑跑了过来,浑然没有注意到严莉的拉扯。

    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攀上金鼎集团这朵高枝,这可是金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自己要是能够娶了她,至少少奋斗五十年。他家说到底还是靠给金鼎集团代工谋生活的,一旦金鼎集团撤单,他们家的工厂离破产也就只剩一步之遥了。

    当张大少往周一一走去的时候,所有女人都对周一一感到羡慕嫉妒恨…‘啧啧,看来这姑娘今晚能够坐上张大少的法拉利了。’‘还真是走狗屎运呢,刚刚我要是喊他一声就好了’‘张少怎么会看上她呢?一定是错觉。’

    在所有人为周一一收获张大少的‘青眼有加’而感到羡慕嫉妒恨的同时,张大少本人的一系列动作让所有人大跌了眼睛。

    只见桀骜跋扈的张大少走到周一一前面,居然鞠了一个躬,紧接着还用谦卑近乎到谄媚的语气说道:“大小姐,您今天晚上怎么有空来这种地方玩呀?怎么不事前跟我打个招呼呢?”

    对于张紫轩的谄媚,周一一很受用的点点头,接着表情故作冷淡的指了指埋头喝酒的杨沫说道:“本来没空,但是为了他,不得不来呀!”

    张紫轩顺着周一一的目光望向杨沫,原来他以为这位埋头喝酒的家伙肯定非富即贵,否则怎么有能力让周大小姐深夜来这种地方喝酒?所以,他的眼神极为恭敬谦卑,腰也低低的弯着。但,当杨沫那张俊脸映入他眼帘的时候,他忍不住狠狠的错愕了一下…怎么会是他?

    他揉了揉眼睛,确定就是杨沫后,张紫轩难掩鄙视的对周一一说道:“大小姐,您怎么会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啊?”

    “嗯哼?”周一一用鼻子发出一个抑扬顿挫的音调,眼睛稍稍注视了一下张紫轩,意思很明显:什么意思?

    “他啊,完全是那种不务正业的臭**-丝,每天只知道打篮球。他还以为自己能打NBA呢?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还有…很傻很天真。”张紫轩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对杨沫评头论足道,他说的极为酣畅,因为他觉得他在杨沫面前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你最引以为傲的女人都被我抢过来当玩物了,你不是失败者是什么?

    张紫轩说的很是慷慨激昂,杨沫却丝毫不生气,表情依然平淡。不过他的眼睛却始终盯着严莉,他希望从严莉的眼中得到一丝丝情绪波动,哪怕是同情,用来证明这段感情没有完全失败。

    很可惜,他得到的是毫无反应。事实上,尽管杨沫的眼神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她,她的眼睛也没有离开张紫轩左手臂上的劳斯丹顿手表哪怕一秒钟。

    听完张紫轩的称述,周一一突然诡异一笑,眉毛一挑,道:“噢?你怎么这么了解我男朋友呢?”

    周一一这句话一出,顿时张紫轩与严莉都懵了,他们都没有想到杨沫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女友。而且,这个新女友起码超过前女友一亿倍。

    他不是应该在自我放逐吗?他不是应该像电视剧里被甩掉的**丝男那样发疯吗?他怎么一下子就找到女朋友了?而且还是金鼎集团的接班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两人没反应过来,杨沫却起身端起两杯酒,一杯递给不可思议的严莉儿,一杯端给张紫轩。递出两杯酒之后,杨沫也弯腰端起一杯鸡尾酒,碰了一下严莉手中的酒杯,仰头喝下一口,面无表情的说道:“谢谢你让我明白什么叫做‘戏子无情,婊子无义’,谢谢。”

    喝完,就转过身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很显然,严莉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被杨沫排除在了心门之外。

    紧接着走到张紫轩面前,跟他轻轻碰了一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之后,居然还半鞠了个躬,很有诚意的道歉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把她的下面捅的那么大。请你不要因为牙签搅水缸而感到自卑,更不要因为这个而埋怨上天,这只能怪你爸你妈。”

    说完,杨沫整个人已经有点头重脚轻了,刚刚在大排档喝了那么多啤酒,刚刚又喝了两杯伏加特外加这杯鸡尾酒,腹内早已经翻江倒海。

    周一一见此,连忙上前架住杨沫并往外走去。走的时候,不忘回头嘱咐一句有些垂头丧气的张紫轩:“对了,小张同学,走的时候麻烦把我那桌也买了。”

    “好的!”

    张紫轩虽然心里难受的跟被猫抓了似的,但回答的时候还是毕恭毕敬,谁叫她是金鼎集团的大小姐呢?

    周一一与杨沫走后,严莉立即端着酒杯走过来,轻声问道:“紫轩,那个骚女人是谁啊?”

    啪!

    话还没落音,张紫轩充满愤怒的耳光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落在了她的左脸颊,顿时无数粉末纷纷落下,接着肿起五个骇人的红色手指印。

    巴掌过后,是更加大声的咆哮:“你个**还有脸说人家?给我滚,马不停蹄的滚,我一刻也不想看见你这张破脸,半点也不想操你那个破逼。”

    “呜呜呜!”

    严莉啜泣,捂着脸在众人的鄙视目光中快步逃出了酒吧。

    今天,她算是鸡飞蛋打了。不仅丢了爱他如命的前男友,还让有钱的张大少给一脚踹了。而且更让她难过的是,她的前男友现在过的比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