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暴力前锋 > 第一章:双重悲曲
    氐星篮球公园对东华市的篮球爱好者来说,就是篮球圣地。只有技术精湛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敢来这儿打球,不然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今天,最中央象征着最高舞台的球场边围了一圈又一圈的球迷,他们很激动,街球联盟的人在赞助商的带领下巡演到了这儿。而更让他们激动的是,号称街球王的巫游居然愿意接受东华的篮球爱好者的挑战。

    很多高手应战,但结果非常难看,人家毕竟是街球王。

    现在应战的是一个身材高挑但看上去非常匀称的小帅哥。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以前从没来氐星球场打过球,一开始球迷也没对他抱有任何希望,觉得他很快就会被斩落马下,说不准还会被街球王戏耍一把。但是,随着他一个接一个的将篮球放进篮筐,球迷们疯狂了,他们都是东华人,当然希望能有一个本地人战胜全国赫赫有名的街球王,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与有荣焉的一件事情。

    比赛在焦灼的进行着,你一球我一球,互不相让交错的累加得分。

    这时,突然人群中响起一声惊呼:“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东华大学的流川枫,我们东华大学今年进CUBA的八强就是靠他的三分绝杀!”

    什么?

    当场上那人的身份一被点破,围观的群众立即有些骚动。东华的篮球氛围非常浓烈,今年是东华大学第一次进CUBA的八强。所以…瞬间那个帅小伙就享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很多人开始齐声为他呐喊:“流川枫,加油!流川枫,加油!”

    流川枫只是杨沫的一个外号,在女生群中传播比较广,如今在这个球场上被人叫出来,他显得有些尴尬,事实上他更喜欢樱木花道。

    在助威声中,比赛很快来到了最关键的一球。前面四局比赛战成了二比二平,现在是第五局的最后一球,谁进谁赢,球权归属杨沫。

    杨沫弯着腰在三分线外运球,尽管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体力下降的非常迅速,但他还是有信心击中这个球。从小到大,越到关键时刻,他的投篮就越准。

    他投中过无数的关键球,这一次,他相信也没有例外。

    巫游很不想输,他是街球王,他比杨沫更输不起。但是,从技战术层面来说,他确实比不上杨沫,身高也没有优势,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力量。所以,他的防守动作非常大,好几次杨沫都被他从空中抱摔了下来,如果是正规比赛,他肯定会被罚下场。但这是街球,奉行的规则是:不见血就不算犯规,就算见血了也未必算犯规。

    嘭!

    杨沫突然来了个急停变相,动作幅度非常大,当下巫游就吃了这个假动作、重心不自然的向右侧偏转。杨沫立即往左一运,正准备利用这个间隙往篮下突破而去、上篮解决战斗。

    但是,这个时候,他的脚却猛地被人绊了一下,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篮球也失去了控制。

    巫游赶紧窜过去捡起篮球,然后冲进篮下,将球命中。

    “moRE-FREEEEEEEE…………”

    球场边的破音响爆出一声撕裂的声音,顿时,整个球场都疯狂了。

    一半的人是为街球王的胜利而喝彩,另一半的人是在为杨沫抱屈。刚刚那个球绝对非战之罪,他们想要最后一个球再来一次,哪怕球权归属巫游。

    但是,比赛已经结束。巫游已经在接受欢呼,并与人撞胸击掌,他好不容易胜利,怎么可能还来打一场?

    杨沫躺在球场中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不服气。他一肚子委屈,他从来没见过打球这么肮脏的人,防守靠抱摔,进攻靠肘子开道,这跟打架有什么区别?

    “妈的!”

    杨沫在心里骂咧一句,便双手撑地准备爬起来,这时眼前却递过来一只手,他将目光往上抬了抬,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写满臭屁得瑟的脸。

    杨沫白了他一眼,心中嘀咕‘是想要来表演一下你作为胜利者的高风亮节么’?有些不屑扫了他一眼后,自行爬起了身。杨沫一站起来,身高立即就压倒性的压制住了地垄沟小辫子巫游。巫游也就是一米七五左右,而杨沫足有一米九三,手长脚长,身材匀称。长相更是爆的他连渣都不剩。可是…那又怎样,现在的赢家是小辫子。

    “我想邀请你参加我们的球队,你是我们这次全国巡回中见过最厉害的挑战者,差一点我都输给了你。”这个被一些人称作是中国街球王的家伙扬着头很臭屁的跟杨沫发出邀请道,仿佛是在施舍一个机会一样。

    杨沫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如果不是出了点意外,谁赢谁输还不一定。明天我会再赢回来的。”

    说着,杨沫就转身往外走去。

    巫游心里有些畏惧杨沫,他比谁都知道这次赢得有多么不容易,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折了街球王的名声,便大声的说道:“尽管放马过来,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明天见。”

    杨沫撂下这话,就往球场外挤去。

    杨沫挤出球场后,身后立即追来了一个大胖子,身高跟杨沫差不多,体重却是杨沫的两倍。他气喘吁吁的追上来后,很不服气的抱怨道:“这根本不公平,那家伙打球就跟个陀螺一样,不停的转圈,而且还两有很多两次运球,翻腕,拉人犯规。要是正规比赛,你肯定能够打他一个五比零。”

    杨沫耸耸肩膀,笑了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没办法,他们说那是街球,没有规则。”

    “那干嘛不去打橄榄球,抱着个球到处跑,多好。”

    “不管了,明天再过来打爆他。先填饱肚子再说。”杨沫拍了拍肚皮,指着前面一排刚刚营业的大排档说道。

    “走嘞!”胖子一提到吃,立即就兴高采烈了起来,连忙拉着杨沫往前走去。

    两人刚准备穿过马路,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就由远而近的传了过来,刺得人耳膜生疼。

    两人停下脚步,准备等这辆车过去之后再过马路,一道红色影子却在一声‘呲’的刹车声后停在了眼前,紧接着,车门慢慢的升起,伸出一条修长白皙的**……

    法拉利主人从车内钻了出来,美艳不可方物,清新脱俗中又带点狂野风情,表情既有圣女般的贞洁又有荡妇般的魅惑。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个秒杀绝大多数女明星的美女。

    “嫂子!”旁边的胖子先是有些诧异,随即又惊呼出了声:“你怎么过来了?”

    杨沫见了这姑娘,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惆怅。

    被胖子称作嫂子的美女明显不悦的白了胖子一眼,道:“谁是你嫂子?”

    胖子闻言,有些没反应过来,抬头看了看杨沫,道:“这不是……”

    他的疑惑还没说出来,杨沫就开口将他支开了:“浩子,你先过去,我待会就过来。”

    胖子瞄了那一脸冷漠的美女一眼,嘴里碎碎念两句,快步穿过了马路。

    胖子抬腿刚走,美女嘴里就蹦出了一句冰冷的话语:“杨沫,我们分手吧!”

    杨沫听了,打了个激灵,他感觉后脊梁有些嗖嗖的凉意。一下子,他不禁有些慌,以前的和海誓山盟甜言蜜语莫名其妙的涌上心头,他感觉胸口很堵,说不出话来。

    “干脆点吧。我不想再跟你这样耗下去了,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法拉利,你一辈子都买不起……”美女的话越来越冷,越来越锋利,扎得杨沫心里的血哗哗的流:“你连父母都没有,我不想跟你吃苦。”

    “我跟你说过,我会努力……”杨沫咬着牙努力的想要辩解一下。

    但是,换来的却是更沉重的打击:“努力?你觉得如今这个社会努力有用吗?现在讲的是拼爹,你再努力有什么用?认清现实吧,杨沫,别这么天真了。”

    严莉冷漠的说出这话时,杨沫迷惘的望了她两眼,这一刻,他觉得这个跟自己同床共枕两年的女人陌生极了。原来…一直以来,自己认识的都只是她的假象。

    这一瞬,杨沫突然死心。用力的深呼吸两口,缓缓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那就分手吧,祝你幸福。”

    “谢谢!”严莉淡淡一笑,转身钻进车内,又向杨沫友好的摆了摆手:“再见!不,再也不见!”

    严莉冷漠的摔下这话,戴上墨镜,一踩油门就疾驰而去了。

    “原来、爱情也没有想象中的牢不可摧!”

    杨沫淡淡一笑,脸上都是爱情的死灰,他用力的甩了甩头,突然指着天空咆哮:“什么‘有情饮水饱’,都他妈骗人的,只有钱,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我操!”

    杨沫咆哮着,试图将心里的愤怒全部排解出来。突然,他发现自己愤怒目光注视的天空发生了一丝诡变,一道亮光从遥远的云端疾驰下来。

    流星吗?

    杨沫心中下意识的嘀咕一声,那团橘黄色的光亮已经来到了眼前……居然是一个黄色光网交织成的篮球。

    我是在做梦吗?

    杨沫揉了揉眼睛,突然感觉身体一震,那橘黄色的光网篮球重重的击中了他的胸膛,紧接着他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杨沫脑袋空白浑然忘却周遭一切东西之后,只感觉胸口一阵阵的发烫,紧接着他竟然发现有一颗闪烁着七彩光华的六芒星在胸内缓缓转动……这是一种很荒谬的感觉,但杨沫真的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