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床头吵床尾和
    杜若在心里撇了撇嘴,果然男人是禽兽一点儿不假,开口道:“我想去山上瞧瞧。”

    陆景天:“山上正在翻盖房子又是泥又是土的,你去做什么?”

    杜若:“那图可是我画的,以后也是我住,我总要监工吧,万一他们盖出来跟我想的不一样,岂不白费功夫。”

    陆景天低头看了她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有句话说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和,虽然两人不是两口子,经过了床头床尾也算和解了。

    杜若天天都要去一趟山上,看翻盖的进度,跟工匠头儿沟通一下自己的想法,表现的极其用心,好像真要在山上住一辈子似的。

    陆景天陪她来过两次之后,便回骑营料理军务去了,仍是三天回别院一趟,两人貌似恢复了以前的和谐,其实杜若却心急如焚,别的都能等,自己的肚子却等不了,她记得昨儿陆景天还说了句自己胖了些,哪是胖了,分明就是肚子大了,好在她骨架小,还瞧不出来,可要是月份再大些,想瞒也瞒不住了。

    可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杜若也不敢轻举妄动,经过上回的教训,她明白了一个道理,跟陆景天来硬的绝对没好果子吃,这里并非现代的法制社会,在这里有权势可以问所欲为,更何况自己是陆家的寡妇,扣着陆家这顶大帽子,陆景天这个陆家的家主,别说把自己圈在别院里,就是把自己一刀剁了之后埋在后院里,估计也没人过问。

    好在陆景天相当自负,大约觉得自己除了依附他,没有别的路好走了,加之哪方面颇为和谐,便不再盯着自己了,由着她每日往山上跑,一去一天也不会说什么。

    正在杜若心急如焚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好像什么番邦来了个什么王子,皇上举行了一个什么狩猎大会,招威武将军随驾,这一去至少得半个月。

    杜若心情大好,半个月总有机会跑了,她可不想跟他这么耗下去,更不想给他生孩子,只是杜若万万没想到,陆景天竟然要带自己一起去。

    杜若以为自己听差了,不禁道:“你说什么?”

    陆景天拢了拢怀里的人儿,这些日子有些肉了,抱在怀里软绵绵的舒服非常,他自来不是终欲之人,可是一抱她就忍不住想把她揉进自己身体里,若非骑营里没有女人,他恨不能把她带到骑营里去,所以他决定这次随御驾狩猎,也把她带在身边。

    想到此,遂道:“这次狩猎大会在都城外的皇家猎场,可以携带女眷,那猎场风景极好,想必你会喜欢。”

    杜若:“虽然可携带女眷,我算什么女眷?”

    陆景天:“你不乐意去?”

    杜若笑了:“我自然想去,只是怕若有人认出来。”

    陆景天:“放心吧,没人注意你,便注意也不认得。”

    杜若心说,怪不得他敢把自己带去呢,是啊,虽外头都知道陆家有个守寡的二奶奶,可这位从不露面,除了陆府的人,外头没人见过,他带着自己去,别人只会当自己是威武将军的姬妾,绝不会想到自己是他的弟媳妇。

    甚至杜若怀疑,即便别人知道,这厮也不在意,什么伦常在他眼里就是个屁,真要在意伦常也不会跟自己弟媳妇人扯上干系,虽说之前自己把他错认成了猎户,但杜若绝对相信,从第一面他就知道自己是谁。

    杜若很清楚如今这厮可不是在山上任自己奴役的蛮牛,山上那会儿任劳任怨的,杜若觉得大概是这家伙的恶趣味,估摸是主子当惯了,想找点儿另类的刺激,其实是个霸道男,他决定的事儿根本不允许反抗。

    他说要带自己去参加狩猎大会,自己除了跟他去别无选择,既然知道没有选择,再做无谓的抵抗也没有任何意义。

    杜若唯一能期待的就是或许这是一次机会,可以脱离这厮奔向自由的机会,要说以前杜若还想过跟他这么混日子,如今这个念头已经打消的一丝都不剩了,毕竟自己向往的是归园田居的生活,而不是当一个霸道男圈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作为一个现代女性,若落到那种境地也太丢人了。

    杜若的沉默陆景天理解为顺从,怀中娇柔温暖的身子,令陆景天心中冒出丝丝怜惜,紧了紧怀里的人儿,低头在她的发鬓上亲了亲:“你若想学骑射,我教你。”

    杜若摇摇头:“不想。”

    陆景天语气略有些沉:“为何?”

    杜若:“骑马会变成罗圈腿,至于射箭,不是有你在吗,我学来做什么?”杜若这婉转的马屁拍的极有技术含量,本来心情就不赖的男人,更觉熨帖无比,然后用一种近似娇宠的语气说了句:“懒丫头。”

    杜若有些扛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男人以为她冷了,拉了锦被盖住两人,低声道:“时候不早,睡吧。”

    杜若撇了撇嘴,心说,亏了这厮好意思说,要不是他没完没了的折腾,自己早睡好几觉了,不过肚子这个也真够结实的,这么折腾都毫无动静。

    转天一早,天没亮,就被唤了起来,杜若勉强掀开眼皮看了一眼窗外不满的道:“天还黑着呢,再睡会儿。”翻个身闭上眼打算再睡。

    婆子要上前唤她,陆景天挥挥手示意婆子下去,弯腰把她杜若抱了起来,裹在自己的斗篷里,走了出去。

    婆子愣了一下才回神忙跟了出去。

    杜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蛮牛怀里,微微有些摇晃的感觉估计是在马车上,这么被他抱着,让杜若觉得自己格外娇小。

    杜若睁开眼对上蛮牛的目光,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然觉得他的目光有些温柔。杜若摇摇头,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这个霸道的禽兽怎么会温柔,他只会发情。

    杜若眨了眨眼:“什么时辰了?”

    陆景天:“刚过辰时。”

    辰时?杜若在心里算了算,辰时就是九点了,记得昨儿晚上他说需卯时出发,也就是六点,这么说已经走了四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