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寡妇种田记 > 半推半就
    杜若一宿没睡着,转天一早两个婆子进来伺候她洗漱,她说要见陆安,婆子应了出去,不一会儿陆安来了:“奴才给二奶奶请安。”

    杜若拿出休书:“大管家这休书是不是陆家出的。”

    陆安点头:“回二奶奶,是。”

    杜若:“既如此,我跟陆家应该就无干系了对不对?”

    陆安:“二奶奶,这休书千真万确是陆家出的,上头有家主的具名,但并无效用,若到了官府是不认的。”

    杜若一愣:“为何?”

    陆安:“休书应是丈夫具名,可二爷已命归黄土,二奶奶是陆府的未亡人,即便犯了再大的错也没有休弃之理,虽如此,这休书却是大爷亲笔书具名,大爷是陆家的家主,陆家一族都得听大爷的吩咐。”

    杜若:“你的意思就是,这休书他说有用就有用,他要说没用就是一张废纸。”

    陆安:“大爷对二奶奶如何,奴才们都瞧在眼里,二奶奶何必纠结这些。”

    杜若冷哼了一声:“大管家是你糊涂了还是我糊涂了,就算休书没用,我也是陆府的二奶奶,他是你们大爷,这大大伯子总往弟媳妇屋里钻也不像话吧。”

    陆安咳嗽了一声:“那个,二奶奶放心,别院里没人敢乱嚼舌头,二奶奶若无其他吩咐,奴才先告退了。”忙不迭的走了。

    出了院门,陆安才喘了口气心道,也不知这位是怎么想的,在山上的时候明明好好的,陆安可不信她不知道大爷的身份,就算一开始不知道,后来也知道了,两人心照不宣,他们底下的自然也装糊涂了,虽说这大伯子跟弟媳妇搅合在一块儿传出去是不好听,可有大爷撑着,也没人敢说什么,更何况就瞧大爷对这位的上心劲儿,也不会让这位受委屈,不过这名份只怕是没戏,以大爷的身份,娶正房夫人可不是说娶就娶的,得上奏请婚,毕竟将军夫人可是一品诰命,这位的身份的确尴尬。

    其实陆安真挺佩服这位的,以前在府里真没看出来有这么大本事,大爷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府里虽有不少侍妾,没见大爷对哪位上心过,说起来大爷什么都好,唯独子息不旺,到如今已近而立膝下也没有一个少爷小姐的,府里的侍妾也都是为了传宗接代才纳进来,要是这位肚子争气,就算身份尴尬,相信也必能有个结果,就不知这位有没有造化了。

    想到此,叫了婆子来吩咐了几句,那婆子会意,进了屋话寻个机会便开始话外的劝杜若:“二奶奶别嫌奴才多话,奴才也是为了二奶奶着想,您刚过门二爷就去了,若是改嫁,陆家断不会答应,您这青春年少的这么守着啥时候是个头呢,倒不如就早拿个主意也寻一条出路。”说着顿了顿:“大爷是陆家一族的家主,又是当朝万岁爷亲封的威武将军,战功赫赫,大夫人进门没一年就去了,府里虽有些侍妾,却至今也没一个有信儿的,大爷对二奶奶这般,若二奶奶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往后这一辈子还愁啥。”

    婆子本是听了管家的吩咐来劝杜若别跟大爷较劲儿,可听在杜若耳朵里,却更觉心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先头自己只说古代人大都重视子嗣,若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估计会让自己生下来。

    陆家这么大的家业,如此显赫的爵位,唯独缺一个继承人,要是知道自己怀了孩子,结果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逼着自己把这孩子生下来。

    而她若继续留在别院里,这肚子可藏不住,早晚得露馅儿,故此,当务之急得尽快出去,目前来说,别说出去就是走出这个院子都不容易,那男人恼羞成怒真把自己关起来了。

    不过杜若也知道,他把自己关起来并不是要如何,而是想让自己服软,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好吃好喝好伺候的了。

    所以想出去还得从他身上下手,杜若如今有些拿不准了,先头觉得自己聪明的不得了,真把他当成了一头蠢笨的蛮牛,如今看来,不过是披了一张假牛皮,牛皮下面说不准是一头狼。

    可事到如今不管是牛是狼,自己都得硬着头皮上,念头至此,装作被婆子劝活了心思,略问了一句大爷可在别院,婆子忙道:“大爷昨儿晚上去了骑营,二奶奶若想见大爷,奴才这就去知会管家,递个话过去,估摸着一会儿就能回来。”

    杜若摇摇头:“不用了。”

    婆子见她一副别扭纠结的神情,估摸是因昨夜里刚吵闹过,虽心思活络了却一时拉不下脸来求和,便善解人意的出去寻大管家说了。

    陆安愣了愣:“你是说二奶奶想通了,这么快?”

    婆子:“奴才照着大管家说的劝了一番,二奶奶是聪明人,想是觉得奴才说的有理,又想到大爷对二奶奶的好,心思便活了。”

    陆安:“这倒是,行了,你回去伺候着吧,我这就让人去骑营。”

    晌午头上陆安让人送到信儿,刚过晌午大爷就进了别院大门,可见有多心急,穿院过廊径自往杜若住的院子来了。

    杜若吃了晌午饭,正在窗下的软塌上歇午觉,不知是不是怀了孩子的缘故,她最近有些嗜睡,先头在山上她是从不睡午觉的。

    睡到一半儿被人抱住,接着便来扯她的衣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杜若有意缓和两人关系,自然不会太反抗,半推半就的成了事。

    得了逞的男人,火气降了下来,通体舒泰,  把杜若揽在怀里,亲了亲:“工匠都上山了,我交代让他们照着你画的图盖,这几日你好好想想,若想加什么就知会陆安,让他吩咐下去。”男人说话虽称不上温柔似水,但跟昨晚上的冷硬相比也是天壤之别。